面对纠缠不休的前男友,前任纠缠威胁要毁了我

“这个来自龙族的敖轩大哥倒也有点意思,感悟修炼女娲时空步法过程中,居然还想找个伴一起联袂前进?!”

暗暗有些好笑地嘟囔了一句后,他便不再多言,而是继续施展女娲时空步法第二重的身法,在暗无天日的地底洞道内高速前进着。

咻,咻,咻!

如此大概持续赶路数十年后,杜龙终于与陆墨老道遭遇上了,陆墨也由刚开始的错愕,再到后来的好奇兴奋,同样也向杜龙请教了关于修炼女娲时空步法方面的某些疑问。

“什么?!老龙敖轩也进来啦?!他居然还让你带了句这样的话语?!”聊到最后,杜龙将敖轩让自己带的话说出来后,陆墨则是满脸的错愕。

“是的!”杜龙笑眯眯地回答道:“敖轩大哥说女娲时空步法传承空间内部太过无聊,面对纠缠不休的前男友希望陆墨老哥能够稍微放缓速度,他才好尽快赶上来与您联袂同行!”

“好吧!我知道了!”陆墨无奈应道。

就这样,杜龙再度与陆墨分道扬镳,各自踏上了女娲时空步法的修行之旅。

“这种料子柔软轻薄,不会打皱,特别的垂,很适合夏季的各款衣服。”

说到关于自己的领域,她总是能侃侃而谈。

宗景灏静静的看着她,这样的她,特别的有魅力。

“所以我一定要请到他,如果不能,我能学会也行。”

“既然已经是濒临失传的手艺,肯定工艺复杂,学起来不容易。”若是简单,早该有人学了。

林辛言惆帐起来,“是啊,我国多少手工艺术都失传了。”但是她很渺小,并不能阻止这些,她打起精神,“辛苦我也不怕,这是我的事业。”

也是她的梦想与热爱。

“对了。”想到白胤宁毓秀的渊源,她的神色郑重了几分,“他会救我,分手后对方纠缠不休是因为毓秀。”

宗景灏给她按摩的手,顿了一下,这个他确实有些惊讶。

白胤宁和毓秀有关系?

林辛言伸出手,迎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看手腕上通透的玉镯,这个镯子到底有什么秘密?

“我觉得他有秘密。”林辛言说出自己的猜测。

“圣龙族出事,我也收到些消息,只是赤峰宫距离星辰大陆太过遥远,故此所知甚微,不知三位陛下对于此事可有详细的了解?!金龙对此事非常好奇,万望详细告之!”眼见圣鳞皇只是大概地说了两句就停下来,杜龙忍不住追问道。

“此事详细经过外间知者甚少,不过我们倒知道一些大概!”圣鳞皇与龙皇、玄娲女皇互相对视一眼,见二者没有反对便开口如此说道。

“噢?!”杜龙眼睛一亮。

一直以来,他都有借助紫云宗、赤峰宫的力量在暗中查探当年圣龙族出事的内幕,可惜,一则星辰大陆太过遥远,二则此事被严格保密,故此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此次,正好故意借机将话题转入这方面,没想到三皇居然真知道一些情况,这由不得杜龙不暗暗惊喜若狂,怎么对付纠缠不休的前男友表面上却还要表现得很淡定!

圣鳞皇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翻手取出一块阵石握在手中,只听见嗡地一声轻响,一个能量禁制凭空诞生,将三皇与杜龙四人罩住!

对此,杜龙并没有抗拒,他瞬间明白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隔音小禁制,在这个隔音能量禁制将四人罩住的瞬间,杜龙就再也听不见能量罩外面的声音了。

看到金龙王目光扫视过来,大部分势力的高层都纷纷向其微笑点头礼貌回应,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杜龙认识的,曾经参加过赤峰建宫大典的存在,还有如紫云宗副宗主龚豹这个知道其真实身份的存在,杜龙自然是逐一点头表示回应。

“金龙王!此次为了朱雀钥,可以算是各方势力尽出!现场大部分势力阵营相信你都有所了解,估计你还是对有些势力阵营不甚了解吧?前男友极端一直纠缠!”龙皇热情地向杜龙介绍了起来。

首先第一个介绍的对象便是右首第一个阵营所在地,獬豸宫所属阵营,在大量黑甲海族将士威风凛凛簇拥下,那道体形壮硕,脸色略阴森的身影便是宫主獬豸皇了!

似乎感觉到龙皇与杜龙的目光投向自己,獬豸皇面无表情地转头望了过来,双目开盍冷光乍现,扫了二人一眼后,就没任何表情波动地重新转头望向冥水衍天阁大门方向!

对于獬豸皇的表现,杜龙略感愕然,若非早就听闻他的性格冷傲不群,还真会认为自己在哪里得罪了这位獬豸皇而不自知呢!

‘别搭理他!这个獬豸皇猜疑心甚重,从不相信任何人,也不与外界交往!’龙皇适时传音道,而后继续指着獬豸宫旁边的另三个妖族势力介绍道:“这三个分别为星辰大陆妖兽之森核心区域的神兽金翅青鹏族,前男友一直纠缠族长展枭!神兽铁牛族,牛魔皇!神兽雪猿族,雪猿皇!”

“我拖住他,你们杀天族狗!!”影也明白,自己的境界提升到了这个等级,那身上的担子就要加重几分。

所以。

现在这种情况下。

他必须站在最前面。

挡住最强的那个敌人。

“对,你的任务就是挡住他,记住了,尽量将仇恨点拉在你身上,不然的话,以他的实力,肯定有其他的手段偷袭别人!!!”夏天非常清楚。

大祭司这种人。

手段是肯定非常多的。

摆脱影的几次拦截还是很正常的。

“我明白!!”影现在也没有以前那么猖狂了。

以前的他。

什么事情都喜欢说的死死的。

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样。

但认识夏天之后。

他发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

他们这种人,平时没有天敌。

所以。

他们自己就是自己最大的天敌。

他单手抄兜,另一手解着衬衫纽扣,淡淡的开口,“一点踪迹没有吗?”

沈培川摇头,“没有,我想他应该藏匿起来了,若是想要保命,必定离开这儿,若是心怀怨恨,恐怕还是会伺机而动。男人纠缠不休怎么对付

何瑞泽没下落,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出现。

这个人不能留。

“带来的人不多,你派两个人出去查找他的行踪,剩下的都留下来。”两个孩子还有林辛言身边不能缺人。

“好,我这就去安排。”沈培川转身去安排。

宗景灏独自一个人站在窗口像是在沉思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掏出手机给关劲打了一通电话,让他查一下白胤宁以及他管理的白氏企业,那边关劲说好。

他挂了电话,转身回房间。

房门推开,目光所及,一片幽暗的光线,一室安静。

两个孩子打闹的累了,都窝在林辛言的怀里睡着了。

林辛言怕他们睡不好,便把灯关掉,只剩下一盏光线微弱的床头灯。

“你为什么要走,什么约定的期限啊。”于雯看着唐芊芊说道。

唐怀宇冷笑了一下,“看来你们都不知道吧,两年之内,天阳公司必须进入全国百强,意思就是,你们的营业收入必须达到千亿,现在约定的时间到了,前男友纠缠不休怎么拒绝你们唐总失败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场的人都震惊了,全国百强,目标真的是太远大了。

再说了,就现在天阳公司的营业收入,也才达到百亿而已,离千亿还是有距离的。

“也不是我说,你们在场的谁能替她完成啊,恐怕没有吧,那你们就好好等着换总裁吧。”唐怀宇一脸得意的说道,总算是替自己争了一把脸面。

“他说的,不会都是真的吧。”于雯看着唐芊芊,真是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一切。

唐芊芊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了,她也没有必要瞒着了。

“没错,两年前,我答应我的父亲,要把天阳公司发展成全国百强的企业,现在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失败了。”唐芊芊的眼里闪过了一丝

悲伤。

萧云南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搭在白军的肩上,着急的说道。

手掌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你,你放开。”

突然间,自己的肩膀,被一个异性紧紧的抓住,白军的心中,不由得产生怪异的感觉。

白军的声音,突然把萧云南惊醒了。

看着自己现在的动作,顿时之间不好意思。

急忙把白军放开。

尴尬的对着白军说道。

“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刚刚太着急了!”

“不过你真的找到她了吗?”

“你找到雯雯的母亲了吗?”

萧云南的眼神,依旧是非常的急切。

白军看着萧云南,如此急切的眼神。

喃喃自语道。

“什么时候?”

“你也会对我如此着急啊!”

“如果有那么一天。”

“那该有多好啊!”

白军说的很小声,萧云南并没有听清楚。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