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说我恶心什么意思,分手后很恶心前女友

“还能是什么?估计是Lin的设计吧?”

“有的时候觉得上帝真不公平,给了Lin完美的身材和脸蛋,还给了她那么惊人的设计天赋。”

“谁说不是?羡慕嫉妒啊。”

“不过Lin这个也太高产了吧?她一个月前才刚刚办完了时装周的秀,这一个月里她又出了新系列了?这让我们这些老设计师怎么活?”

“我估计是爱情的力量,”安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加入了话题:“我听说Lin这次是带着她男朋友一起回去的,估计是见家长了,感情稳定了灵感就有了。”

“这么小就见家长了?也太快了吧?”

而且这股香味还有着一丝古怪的味道,能让人心中生起一些奇妙的想法,好比一些男欢女爱的事情,我一想到这,当即就谨守心神,运起了仙力抵御。然而就算现在这么做,显然也有些晚了,生理反应也没能抑制住就抵在了龙玥的身后,这让媳妇姐姐立即阴风就挂了起来,前女友说我恶心什么意思而龙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着说道:“把你的剑收起来,我们还不至于与它们为敌,我有办法躲过它们的追踪的!”

“……”我瞬间无语了,此‘剑’如果想收起来就收起来,这世界上可就没那么犯罪的人了!

龙玥看我还不打算收剑,以为我是害怕。当即要伸手来抓我的‘剑’,我吓得脸色铁青,只能伸出手握住了她的五指。

“你握住我的手做什么!”龙玥有些疑惑,而我立即说道:“快施法,要过来了!”

“嗯!可你一手在我腰上,另一手握着我的手……那这剑……”龙玥点点头,但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会多出一把剑来,我连忙说道:“有……备无患,快施法啊!”

龙玥不大相信的施法了。霎时间,一团浓烈的金云就把我们笼罩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巨大无比的龙形虚影也张牙舞爪的朝着我们咬来!这巨大的嘴巴,足有一间房子这么大,但忽然而来的金云,别人说我恶心 我回什么却让它犹豫了起来,张大的嘴巴就这么张在了那儿,我已经把手放开,随时准备念咒跑路,但看这龙的眼睛居然疑惑了下,我也冷静了下来。

可是这么高的悬崖,又怎么能上的来。

众人起身就要往后走。

“那就这样不管了?”王沐彤

“我也留下来!”楚雪昭站了出来,

陈小天救了她一命,在他为难的时候怎么能离开呢。

“你们把团团带回去吧”王沐彤看着机长说道。

机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要拉团团。

团团把手缩了回去,摇了摇头。

“不行,我要留下来等爸爸。”

“团团听话。”王沐彤摇了摇头。

“你们确定不回去?虽然不知道这里会不会碰上兽潮,但是留下来并不安全。”

“既然你们执意要留下来,给你留点食物,如果要回来的话,一定要赶在天黑之前回来。”机长再三嘱托道。

………

陈小天看着高耸入云的悬崖皱了皱眉。

“这么高的悬崖怎么可能爬的上去?分手了前女友说我恶心”

“算了,还是先找点东西。”陈小天决定先找到食物,有了食物就可以寻找出路。

“这也是他每晚只能对赌五局的缘故。”

“不是他不想一直赢下去,而是精气神不允许,再多赌两局,估计就要吐血了。”

叶凡一语戳破司徒空的想法:“所以你就不要想着走这些歪门邪道了。”

司徒空闻言也是额头渗汗:“明白,明白。”

“叶少,你说九爷被沈小雕操控……”

司徒空话锋一转:“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对赌呢?”

“二十一点,我猜测……”

叶凡转身拿了一瓶苏打水喝着:

“如果九爷的牌不好,不超过十五点,他就不会再叫牌一搏,任由沈小雕大概率压过自己。”

“如果九爷的牌好,比如十九点,二十点,九爷就会继续叫牌,超过二十一点自爆。”

“很简单的玩法,却能制造巨大的效果。”

“在我们眼里,分手后突然特别恶心前任九爷和刀仔是绝对可以信任的。”

“也就因为这份信任,让我们只盯着沈小雕有没有出千,却忽视了九爷他们的‘里应外合’。”

“你说的那种催眠只是普通意义的催眠。”

叶凡淡淡出声:“沈小雕使用的是顶尖催眠术,它真正名字叫神控术。”

“你可以把它当成西方淬炼出来的一种精神武道。”

“它不仅能控制人的言行举止,还能控制人的七情六欲。”

“普通的催眠,只能把人一股脑迷惑,变得僵直笨拙,意识也是模糊不清。”

“神控术则可以细致的操控到喜怒哀乐某一方面,能让你大笑不停或者嚎啕大哭。”

“传闻牛叉的人,甚至不用跟你眼睛或者身体接触,可以用声音或者一幅画,几个图案就把你控制住了。对曾经喜欢的感到恶心”

飞往港城的航班上,叶凡出于对七王妃的好奇,就把神控术资料过了一遍。

司徒空大吃一惊:“这么厉害,那练到极致,岂不是能杀人无形?”

在司徒空看来,如果神控术真这么厉害,学会这玩意,完全可以操控精神脆弱的敌人,毫无端倪去自杀或杀人。

就算无法让精神强大的敌人自杀,也可以通过控制对手身边人捅刀子。

按照小说里的剧情,这时候要传授自己功法了。

“前辈你是不是要传授我功法。”

老头听了一愣,随机笑道。

“你这小子还是挺聪明的,不过你都猜出来了,我就不随你意了,我就不传授给你。”

陈小天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自己这个乌鸦嘴……

这个老头也是不按套路出牌。

“别呀,前女友说一联系就烦恶心前辈我错了还不行。”陈小天赶忙赔笑。

“跟你开个玩笑,在玉简里千百年来,活的倒有些孤单,不过修行一人,必定要抛弃俗世一切的烦恼和喧嚣,孤独倒是最基本的”老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再告诉陈小天。

“前辈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我早就忘了,你叫我雷尊者就可以了,你是叫陈小天是吧?好烂的名字。”雷尊者吐槽道。

“……呃呃,雷尊者你怎么在玉简里……”陈小天弱弱的问道,他当然知道这雷尊者肯定是陨落了。

“被宵小之辈偷袭,幸好残魂留在了玉简里,千百年来一直待在玉简里,你是第一个碰到我的人。”

“而且他不仅赌术过人,赌品也是一流,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从来没有任何丑闻发生。”

司徒空神情犹豫了一下开口:“无论是出千还是勾结外人,他都从来没有干过。”

“九爷五年前就金盆洗手不再对赌,是我三顾茅庐和动用人情才请出来的压轴。”

“他也没有什么相好和后人,平时就逗逗鸟种种花,他应该不会跟沈小雕勾结。”

看到叶凡盯着九爷审视,司徒空心里一阵发毛,担心自己重金聘请的九爷有问题。别人说你恶心什么意思

他把九爷来历和细节全部告知叶凡:“他被我聘请之后,几乎就住在船上了,很少跟外界接触。”

“九爷赌品没问题,以前没问题……”

叶凡依然盯着九爷面部表情:“但不代表九爷现在没问题。”

司徒空一愣:“什么意思?”

叶凡看着九爷一双眼睛开口:“你难道没发现,九爷的眼睛少了一点清明吗?”

司徒空忙凑过来审视。

他惊讶发现,九爷眸子虽然一如既往深沉,但好像少了一丝灵动。

“胖妞,吃慢一点,喝杯水,小心噎着呀!”

“帅哥哥,人家也想吃你做的饭呀,我能去找你吗!”

……

谢道清从屋里拿出二胡,走到院中一个小板凳上坐下,用五万人气值从琴棋书画一栏中兑换了一门《胡乐》。

“叮,恭喜宿主获得《胡乐》,可精湛的演奏二胡这一乐器,拥有一流大师技艺!”

他长出一口气,酝酿了一下感情,眼神微眯,拉了起来。

一时之间,悠扬的旋律回响在院中回响起来。

“这首曲子的旋律好熟悉,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哪位老哥知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呀!”

“我知道,李克勤的月半小夜曲!”

“帅哥哥二胡拉的好好听呀,人家听的都有些陶醉了!”

“主播666,送上一个大墨镜!”

“主播牛逼,这二胡声,我给跪了,上一架飞机!”

“二哥没想到你二胡拉的这么好,上一个嘉年华!”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