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说联系她很恶心,分手前女友说自己恶心

灵堂距离门口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他们俩人却足足走了七八分钟。

等把骨灰盒摆放在凳子上时,苗苗和壮壮瘫坐在地上喘粗气,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

老爸伏在我耳边,低声说:“你可真会为难他们,不过看着解恨。”

我回应道:“不是我难为他们,而是赵二爷为难他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重头戏在后面呢!”

“什么重头戏?”老爸愣愣地看着我。

我拿起三炷香,递给壮壮:“来吧,给赵二爷上香,看看他老人家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我说的比较隐晦,导致壮壮和苗苗很不理解,歪着脑袋,像两只好奇的鼹鼠。

我催促道:“点香吧,别愣着了,这都是早晚的事。”

壮壮颤颤巍巍接过香,靠在蜡烛上点燃,然后笨拙地插入香炉。

“需要说点什么吗?前女友说联系她很恶心”苗苗轻声问道。

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紧盯着缓缓冒烟的长香。

围观群众们也停止了议论,大家将目光锁定在猩红的香头上。

张婉和戴饶是陈文的女人,不着急立刻去找她们,晚上肯定能住一块。

这次回帝都,陈文带着一个自找的小任务,就是收购唐瑾爸爸的那家国营冰棒厂。

折腾这事,陈文需要拉巫小柔的那个地产商爸爸巫向阳入伙。

照着巫向阳名片留的电话,陈文拨打通了他的大哥大。

巫向阳在他公司,让陈文直接过去。

打了一台面的,抵达向阳地产的大楼。

地处北三环,一幢三十几层的大楼。

楼门口大厅墙上挂着一大片的公司牌子,向阳地产是其中之一。

乘坐电梯来到正确楼层,出了电梯,看见左侧半边楼层是向阳地产的办公环境。

公司前台,坐着一个漂亮小姑娘,前女友说她现任很好礼貌地询问陈文找谁。

陈文说:“我叫陈文,和你家巫向阳老板约好了,请帮我带个话。”

小姑娘立刻笑得更漂亮了:“我们老板刚才已经交待过了,陈先生您请跟我来。”

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门口,小姑娘敲门再推门。

支持正版,请来纵横中文网,作者有福利送给正版读者~~

……

巫向阳又从烟盒里拽出两支无厂标的卷烟,扔了一根给陈文,微笑说道:“你把这三个位置上的人拿下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用钱还是用女人,只要你撂倒了他们三个,你老丈杆子那个破厂的房地产项目一定能成。少一个,你这项目肯定不行。”

陈文上半身靠到沙发靠背上,长长地吐了一口烟箭,马勒戈壁,原来房地产项目的启动是这样一个过程啊,从1992年开始,前世未来的几十年里,我们国家管房地产的那些人,前女友说恶心什么意思他们该拿了多少好处哇!

巫向阳的话已经很直接了,他没有实力和人脉去做杭城的项目,但他给陈文指明了启动冰棒厂项目的方向。

这个方向,陈文知道了,却也无力实施。

一方面是陈文没时间,他马上要去非洲。

二方面是他财力有限,手里拿一个多亿的钱正在愉快地搞金融投资,扔到房地产里有点像胡闹。

三是陈文的兴趣不在房地产,他懂娱乐业、又与金融业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但是他不懂房地产。

胡天宇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和演戏,他和林小婉是一类人,随便一开口戏本子就会出来。好在他之前听朋友说起过,战瑾煵收购某小区等待自己妻子回来的事。

“你说……是你包下这个小区的?就是为了等我回来?”之前她听住在这里的女人说有个有钱人把这小区买下来,就是为了等妻子回来……难道说就是胡天宇在等自己?

林筱乐不敢相信,毕竟当初这个男人对她那么狠心。

“嗯。筱乐我发誓我不骗你。前女友说我很恶心”胡天宇擦着眼泪,苦苦哀求,“我已经知道错了,筱乐,你看在我们两个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帮我跟战瑾煵求求情好不好……我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战瑾煵,他要逼死我们全家,我要破产了,我爸气昏了天天在医院挂吊瓶。”

胡天宇也没有想到林筱乐听了那些话,原本冷酷的脸色刹那间变得缓和起来。

管他什么战瑾煵,又管他战瑾煵是不是等自己的妻子,反正只要是他能利用上的就利用。现在没有什么能够比救胡家公司重要的了。

林筱乐不知道胡天宇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可若不是他买下的小区,又会是谁刻意买下来呢?

“这处老小区你是怎么知道的?”如果当初胡天宇真的知道她的住所,为何她怀孕数月,他都没有来过这里,最后还是林小婉带着人出现的。

“是……”他今天是第一次来,还是跟踪她才找到的呢。“是林小婉那个贱人告诉我的,她说你死了,前女友说她有对象了我愚蠢的相信了她的话。因为心里后悔,我想要弥补才会买下这里,保存住属于你的回忆。”

之前他有听林小婉说过,林筱乐一直都躲在哪个老旧的小区里,兴许指的就是这儿吧。

“你先起来。”林筱乐不愿意看着胡天宇这么跪着,毕竟这里是小区,还有很多人在周围看到,她觉得影响不太好。

苗苗看不去了,也用手托着骨灰盒,不料她也发出了感叹:“奇怪,里面好像是铅块。”

我一看形势不妙,瞬间想起抬赵二爷上灵车的情形。

“你放手!我来试试看。”我走到壮壮对面,伸出双臂托住骨灰盒。

壮壮叮嘱道:“你托住了,估计有一百多斤。”

我点点头,扎稳马步,内心没有太紧张,毕竟刚才老爸已经试过一次,就是不知道放在我手中沉不沉。

“三二一……放手。”我轻声喊道。

壮壮随声放手,我将其托在手中,并没有感到太重,完全是正常重量。

别说是双手了,哪怕一只手都可以将它举起来。

壮壮通过我自如的神情,看出了端倪,问道:“不沉吗?”

我摇头道:“不沉。”

瞬间,前女友说她快结婚了壮壮的脸色变得煞白,嘀咕道:“可为什么在我手中感觉有几百斤,我连路走快走不了。”

我没有回话,细细琢磨里面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和抬赵二爷出门完全不同,出门的时候,赵二爷还是肉身,分量自然要重一些,并且当时不论男女老少都觉得沉。

女人有这种资本,走到哪里可都是抢手货,根本不怕嫁不出去。

“如果来找你就是轻贱自己,那你致自己于何处?”

蔡家小姐对余飞的话不以为然,反而伶牙利嘴的开口反驳。

“#¥%……”

这还真的是一个吵架高手,让余飞瞬间哑口无言,自己好言相劝,她竟然无动于衷。

“对了,我弟弟前几天来过了,说你这里的饭特别好吃,让我问问你们余家招上门女婿不?”

蔡家小姐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前女友说她过得挺好的忽然露出如同骑士小周般那股邪魅无耻的笑容问道。

余飞愣住了,原来小周不姓周,而是姓蔡,真名是蔡周!

那个货的饭量

和厚脸皮,刷新了余飞的认知,余飞现在都在害怕,他的姐姐长相如同鬼怪,此刻才知道猜错了。

不过就算如此,余飞还是消受不起,这姐弟两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我们家一脉单传!”

余飞急忙回答,这姐弟两个怎么都想要倒找的架势,自己可养不起。

”额,伯父,你好。“

师天成似笑非笑地哼了声,白浩天有些尴尬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干站在那里,任由着对方打量。

“我听说你和我女儿有些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

不是审问的语气,却是让白浩天心头一紧,见到没有立刻回答,师天成的眼神渐渐多了一份锐色。

“目前是男女朋友关系,未来她会是我老婆。”白浩天没有沉默太久,一字一句说道。

师天成眉头皱起:“你凭什么?”

“凭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

白浩天不卑不吭,师妙云的父亲出现,又直言要害,白浩天知道,自己已经避无可避,又想到师妙云已经不避讳彼此的关系,代表了师妙云已经有了决断,既如此,他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也不会畏畏缩缩。

师天成眼中一丝玩味:“就凭你两互相喜欢对方,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你觉得自己有资格配上她?”

不等白浩天回答,他又道:“我知道,你事使境五品入青云榜,创造了青云榜的入榜记录,想必你对自己的武道天赋很有信心,可我要告诉你,有些高度不是信心和天赋就能达到的,武道天才我见得多了,最终能够攀上巅峰的又有几人?”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