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前女友很反感我,前女友非常抵触讨厌我

但他们根本顾不得身上的剧痛,没有一丝犹豫,快速开门下车。

“都站着别动,谁动,谁死。”

一道冰冷的声音自他们身右侧响起。

声音并不高。

只是传入奥兰多耳中犹如惊雷在炸响,他的身形如遭雷击一般,浑身冰冷,刹那僵硬。

他下意识望去。

只见右侧站着一名穿着西装的青年,青年的背上,背着一个身穿晚礼服的漂亮女子。

亚历克斯自然也看到了来人。

一瞬间,绝对是一瞬间,他只觉得耳鸣眼花,头晕脑沉,双腿发软。

是他!

那个恶魔!

“这,这位先生,请,请问你有,有什么需,需要我……”

这时,奥兰多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但他的眼皮在狂跳,嘴角在抽搐,连声音都在发颤。

“咻咻!”

夏天没有说话,骤然抬起右臂,手中枪迸发火星。

“噗噗……”

那两名试图从怀里摸枪的保镖,分手后前女友很反感我额头同时出现一个血洞,咚咚两声,尸体栽倒地面。

“啊……不要……”

亚历克斯大叫一声,双腿已然站立不稳,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裤腿已经肉眼可见的浸湿,传来腥臊之味。

他竟被吓尿了。

奥兰多也强不到哪儿去。

虽然依旧站在地上,但整个人却犹如犯了羊癫疯一般,剧烈抽搐起来。

即便是趴在夏天背上的洛千金,在听到枪声也不由娇躯一颤。

此时此刻,她的神色之间惊慌,骇然,畏惧,幸福,甜蜜……种种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她本以为夏天是个打架非常厉害的人。

可是今夜的一切,彻底颠覆了她对夏天的所有观感。

不论一脚踏碎地面,用碎石片杀人,还是后面展现出冷血无情的杀人手段,以及刚才,他只是一脚,便将车头踹成了九十度。

他展现出的一切,都是不属于人类是速度和力量,还有冷血与残忍。前女友特别讨厌反感我

楚云穿着一身睡觉穿的破烂衣服走了出来,佯装不解道:“奶奶为什么非要赶着三婶四婶去打猪草?

她们一年四季在田里干活儿,今天国庆节难得休息一天,你就让她们休息一下吧。

就不能让大丫他们去吗?他们难得回来一趟,干下活儿又不会死。”

让大丫他们去打猪草,自己的几个孩子也得跟着去,桂枝可不愿意,那她宁愿自己去打猪草。

就知道这个小贱人没有那么好心会帮她妯娌说话,原来是想为难她家和大房的几个孩子。

虽然桂枝不愿意,可是翠枝愿意,因为她和她的孩子都不用去打猪草。

忙接过楚云的话道:“对!让大丫他们锻炼锻炼,哪能尽躲在城里享福哩?”

楚云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很不满的瞪着她的吴中光,故意道:“大伯就不想让村里人看看你教子有方吗,前女友分手后改变很大孩子们一个都没被你养歪,回来就干农活儿。”

三个孩子自从去了城里就十指不沾阳春水,吴中光哪舍得他们干农活儿?

但是小贱人的话很有道理,他得让全村人看到他教子有方,因此把大丫姐弟叫起了床,带着四丫姐弟一起去打猪草。

尽管大丫六个孩子像看仇人一样瞪着楚云,可是楚云半点都不怕,如果瞪眼有用,她早就把吴家所有人全都瞪死了。

回到小破屋里准备继续睡回笼觉,却看见楚月眼睛瞪得铜铃大,一脸泪痕。

楚云心疼的把小楚月揽到怀里,问:“怎么了,这是?”

她走的时候她还在睡觉,没被吵醒,回来时她就这样了……

楚月把她搂得紧紧的:“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爷爷奶奶把我们给卖了。

只要一想到奶奶会把我跟姐姐卖了,以后再也见不到姐姐,我就很害怕。”

楚云拍了拍她单薄的背:“昨天不是一下屋顶我就跟你说了吗,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你还要担心,你难道就这么不信任姐姐吗?”

“信任,可就是怕。”楚月的声音里充满惊惶无助。

楚云轻轻拍着她:“别怕别怕,一切都有姐姐。前女友讨厌自己怎么办”

纤细的腰肢,被一条白色的腰带轻轻系住,更显清纯柔婉。

白嫩的藕臂,两截纤细光洁的小腿,都露在了外边,很是可爱。

白嫩颀长的脖子上,一张精致而清纯到极点的面庞,更是倾国倾城,让人一看便挪不开眼睛。

这次动员集会是开学之后大家第一次正式集会。

班上的大多数同学对于其他同学都是完全陌生的,更叫不出名字。

但这女孩一出现,不少人便很快叫出了她的名字。

“韩雨萱!”

“哇塞,校花来了!”

“这就是校花么,本人比照片还要漂亮得多啊!”

“天哪,太漂亮了,我一定要追她!”

……一众男同胞已经快要疯狂起来。

而杨天这边,王杰、刘超、张涛三人也都早已挪不开眼了,满眼都是灼热的爱慕之意。前女友说我恶心反感

“哇,这校花,真得……名不虚传啊!”刘超结结巴巴地说道。

“那当然。这么漂亮的女孩,要是能做我女朋友,我少活十年都愿意!”王杰说道。

“唰~”

冥天甚至都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

江天逸手中的匕首便闪着金光从他的喉咙处滑了过去。

“啪塌~”

紧接着,冥天的脑袋就脖子上掉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几圈,沾了一鼻子灰。

而他的身体,也很快的就倒在了地上!

身首分离,这种死法,真的可以说是很惨!

冥天做梦都想不到,堂堂血魔联盟三护法,竟然会被人斩下头颅!

而江天逸,在一击毙命之后,甚至都没有回头去看一眼,因为他根本不用看。他的神识已经可以很清楚的探索到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

走到前面,蹲在塞班的面前。

此时的他,趴在地上口吐鲜血,虽然还活着,分手了去找她会反感吗可也是行尸走肉,和死人并没有多少区别。

“哼~”

看着他,江天逸不屑地冷笑一声。

随即伸出双手抓住了他的脑袋,只听“咔”的一声,塞班和冥天的下场一样,身首分离!

对待这种伤害自己姐姐的人,江天逸不会有任何的不忍。

陌生。

她对夏天感到很陌生,与平时那个懒懒散散的模样判若两人。

但不知怎地,她并没有生出惧怕的情绪,不由的双臂搂紧了夏天的脖子。

感觉到洛千金微微颤抖的娇躯,夏天缓缓吐出一口气,强行收敛杀意,淡淡道,“看来给你们这些黑帮家族的教训还不够,上次我就应该全灭了你们。”

话音刚落,原本面色惶恐的奥兰多不由一愣。

下一秒。

他的一双眼睛猛然张大,一眨不眨盯着夏天,只是越看,脸色越难看,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剧烈。

不止如此,他的额头溢出大量汗珠,嘴角哆哆嗦嗦不自然的抽搐着。

“您……您……您是……人,人世间的……”

夏天斜睥着他,“看来你还没有变成白痴。”

轰隆隆。前女友说联系她很恶心

他的这句话带着很明显的嘲讽,只是传入奥兰多耳中却如雷鸣在脑海中轰然爆炸开来。

两年前,西尼有八个黑帮家族。

亚历克斯收集的信息资料根本不准确。

不是天级战力!

在奥兰多看来,对方至少是神级……不,神级巅峰!

当今世界,神级高手并不多,可在庞大的人数基数之下,却也不少。

但神级巅峰……

“该死!”

一想到自己会得罪这样超级高手,奥兰多的冷汗哗哗流淌,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一会下去,你们守在大厅。”

奥兰多敢肯定,对方肯定早已经察觉到了狙击手的存在,不敢有丝毫大意。

“是。”

身周十几名保镖齐齐应声,一个个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坐电梯很快到了一楼大厅,除了两名贴身保镖之外,剩下的人都留了下来,各自寻找位置。

“我们走后面。”

奥兰多恶狠狠瞪了一眼亚历克斯,迈大步疾走。

看他如此,哪怕亚历克斯再蠢,此刻也意识到了不妙,那张英俊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惶恐无比。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