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说再骚扰她就报警,女孩说再骚扰她就报警

苏二二小脸一红,娇媚地白了杨天一眼,然后转回头来,对着姐姐道:“咱们继续下吧。”

苏一一嘟了嘟小嘴,道:“这还差不多。”

两人又下了几步棋。

没有杨天帮助的苏二二,很快就不知道怎么下了。

于是,苏二二又忍不住回过头,问杨天道:“这样下,对不对啊?点头yes摇头no。”

杨天还的确没说话。

他摇了摇头。

“这样下呢?”苏二二又问道。

杨天又摇了摇头。

“这样?”苏二二问道。

杨天点了点头。

“那就这里啦!”苏二二笑嘻嘻地落子。

苏一一却是顿时满头黑线,狠狠地白了妹妹一眼,道:“喂,说好的不求助杨天呢?你是鱼的记忆吗?”

苏二二却是调皮一笑,道:“这个……我让他不说话,他的确没说话啊。这不算耍赖吧?”

“哪有这样的?”苏一一翻着白眼道,“再这样我不下了哦!”

若不然,前女友说再骚扰她就报警今天能不能活着回去,还得打个问号。

姜天成想象中第一天让对方放弃习武的计划失败了。

那个捂着肚子跑完之后在墙壁干呕的少年,在他眼里似乎变得也没那么贼眉鼠眼,好像还有些可爱!

蓝叶一阵心疼,毕竟是自家弟弟。

虽说那小子的体力完全不像个男人,但那股倔强的脾气,还挺爷们!

训练结束,姜天成适时的叮嘱两句,“多休息,吃好点,别省。”

顿了一下,满面笑容道,“明早继续!”

赵浩虚浮的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姜天成抬头望了一眼已经有些酷热难耐的天空,向两个姑娘笑道,“走,请你们吃饭。”

姜漫泽“啊”了一声,有些负气,“为什么不叫上赵浩一起?”

“呵!”

人家的表姐还在这里,我能说怕他对你有想法吗?

思索几秒,他叹气回道,“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吗?让他回家吃饭,乖乖休息,这是为他好。跟着我们,哪有休息时间,明天还怎么练?”

将阿横送回房间,姜天成连忙溜走,免得这小子醒来后又缠着自己进行训练。

妹妹的事情还没着落,前女友不停骚扰纠缠彭清又在他乡,自己每日受相思之苦,哪有闲心情陪这个暴力分子。

红日西下,漫天云彩,霞光万道,千姿百态。

整个城市都被蒙上一层红色的轻纱,楼房树木,行人车辆,也沐浴的金红色的海洋之中。

姜天成驻足向西方红彤彤的火烧云观望,叹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明日,又是一个燥热的天气。”

就如他现在的心,躁动不安。

在公园的一面长椅上坐下,活泼的小孩撒欢似的嬉闹奔跑,远处的小广场是广场舞大军,绿海般的草坪中花团锦绣,生机盎然。

望着眼前幸福的画卷,姜天成突兀的想起岭西齐村刘福家的小虎子。

那个胖乎乎的健健康康的小家伙,早已失去了父母,却陪着爷爷快乐的成长。

可是那杀千刀的宏柏为了自己的邪术,连这样的小孩也不放过。

那小胖墩不但失去了疼他爱他的父母,被前女友骚扰报警有用吗又失去了相依为命、将他视若珍宝的爷爷,更连自己还未开始的人生,都失去了。

“耍帅啊,你不觉得我背着它十分帅吗?而且这样别人也能知道我是一个刀客啊。”那个男子自豪的说道:“对了,诸葛王朗,你说的那个羽鹤真的那么厉害吗?他难道比我还聪明?”

“能比吗?”身穿西服的男子名叫诸葛王朗。

“我说也是,这根本就没法比,我承认我洪武的智慧比你差上那么一点点,但是那什么羽鹤跟我确实没法比,我比他聪明一百倍。”洪武一脸笑容的说道。

“别误会,我说的是你跟他没法比,他用脚趾头跟你比你也输定了。”诸葛王朗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先生们,接下来我准备先行探索一下这座宏伟的山丘,开辟出一条直通山顶的安全道路,并消除登山途中遇到的安全隐患,以及山顶可能存在的危险。

大家可以看到,这座山丘上的植被非常茂盛,在山丘上的那些花花草草和藤蔓之中,不乏天使的号角之类的剧毒植物,女朋友报警说我纠缠还有捕人藤这种恐怖的玩意。

除了这些剧毒的植物和捕人藤,在那些花花草草和藤蔓的下面,必定还隐藏着很多毒虫,比如毒蛇、巨型蜈蚣、游猎蛛等等,每一个都非常致命。

为安全起见,所以我才准备独自登山,等开辟出一条安全路线,后续探索小队就可以等上这座山丘的顶部,进行挖掘,看看能发现什么样的惊喜。

由于时间有限,咱们还是跟之前一样,只挖掘山丘的顶部,确定这座山丘里面埋藏着什么东西之后,就离开这里,等回头再来进行全面的挖掘”

“好的,斯蒂文,这样安排不错,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这座山丘更高,隐藏着的危险肯定也更多,我们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德尔加多教授接茬说道,双眼之中充满了期待。

“今天下午,前女友上门骚扰怎么办千影外出谈业务,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声道,“我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便给客户那边打电话询问,客户告诉我她下午不到六点就走了,而且她的车我也找到了,一直停在明辛街上!”

听到这话,林羽心头咯噔一颤,突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莫非,这个杀手从李千影这里下手了?!

“李大哥,你先别着急,兴许千影只是手机没电了呢,你没派人出去找找她吗?!”

林羽沉声说道。

“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切道,“我本来也以为她是手机没电了,或者跟朋友出去吃饭了,但奇怪的是,就在刚刚,公司园区门口处突然来了一个快递员,问我妹妹是不是找不到了,还告诉我,唯一能找到我妹妹的人是你!去找前女友她报警了

“是我?!”

林羽陡然一惊,接着背后一寒,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陡然间反应过来,他猜得没错,那个杀手果然找上了李千影!

那边的声音依然清冷,但他可以听出有些音调的颤抖中带着一丝火热,“还行。你呢?”

“我?大体还行,只是偶尔会想你过的怎么样?”

手机中传来“噗嗤”的笑声,想是彭清被自己逗笑了。

“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

“我其实在等你的电话。”

“我是女生!”

“...”

一阵沉默后,姜天成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苍天,你何其不公?

命运,你又何其残忍?

他闭上了眼睛,一点一点的沉入悲伤的海洋,聚恶体内挣扎的血影,他们曾都是活脱脱的生命。

他们也有自己的爱情,他们也有自己向往的生活,他们对未来也是充满美好的憧憬。

只是如今,拥有力量的人,将他人的生命视若蝼蚁,生冷的剥夺了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仅以满足自己那缥缈的力量追求。

姜天成觉得自己的心逐渐变得冰冷,前女友说我骚扰她要报警又变的热情似火,在这忽冷忽热中,他的脑海也开始翻腾。

待他冷静下来,睁开双眼时,看到的这个美好的世界。

终于,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又发现自己内心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后背,感受着那只凤型的纹身。

他决定了,为了守护眼前的美好,怎么也不能这么沉沦下去。

拿出手机,驱散内心的胆怯,鼓足勇气拨出号码。

“清,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吗?”

那些家伙从科潘瑞纳斯和雨林各个地方出发,就像潮水一般,跟着空中的三架直升机就冲进了雨林深处,显然是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

随着那些家伙冲进雨林深处,咱们设置的那些机关陷阱,接二连三地被触发,干掉了不少蠢货,分散在雨林中的伙计,也跟那些家伙交上火了。

雨林中的一些洪都拉斯军警也加入了战斗,冲着黄金城宝藏而来的那些家伙之间,时不时也会互相攻击,外面现在热闹极了,到处都是战场!”

听到这番通报,叶天不禁冷笑了起来。

“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通知那些分散在雨林深处的安保人员,没必要跟那些蠢货死磕,只要适当拖延一下那些蠢货的速度即可。

在没有当地玛雅人充当向导的情况下,仅仅外面的热带雨林,就能吞噬很多蠢货的生命,将他们永远留在热带雨林深处,充当肥料。

他们想洗劫那尊玛雅祭司黄金雕像,根本没有可能,即便他们突破阻击,接下来的那条险峻异常的山脊,将会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