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说我骚扰她要报警,前女友说我骚扰她要报警

“我们又可以世代居住在叶家村了!”

“真是感谢你们啊!”

听到这个消息,村民一个个喜极而泣。

这段时间。

他们饱受拆迁的困扰。

杨风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这等于是救了所有人的命!

以后大家可以睡的安稳踏实了。

再也不用担心,半夜有人开着推土车把自己家的房子给推了。

杨风继续道:“另外,马氏房地产公司已经倒闭,剩下来大概一个亿的资金,我准备把这一个亿的资金用于叶家村,改善村民的生活跟居住条件,同时设立一个助学基金,以后叶家村所有孩子读书,都可以免费上学!”

闻听此言,所有村民顿时一愣。

片刻之后,大家才反应过来。

“活菩萨啊!前任说我骚扰她要报警你们就是活菩萨!”

“好人,你们真的是大好人!”

“我们叶家村的村民感谢你们!”

......

哗啦啦!

村民激动的痛哭流涕,一个个跪了下来。

“你们起来啊!”

“你们不要这样,我们也是叶家村的人!”

“是林少啊,相见不如偶遇,一会可一定要到我那边去喝几杯。”

邱书记热情的招呼,他看了一眼羞答答的苏盈盈,不得不为她的容颜所惊艳。

“好说,一会一定去。”

林木客气了一句,随后转头看向柳四爷,看他想怎么样。

柳四爷脸色自然是更加难看。

他的手下愣在原地,不是一般的懵逼。

原本还以为把邱书记叫过来,能够为所欲为,没想到竟然是老熟人,这下只怕是不好办了。

“我说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拽,给前女友打电话算是骚扰吗原来是因为认识邱书记。”

柳四爷终于开口,他说道:“邱书记,这种人可不能深交,打着你的名义,在外面可是猖狂的很,这不,连我都不放在眼里。”

“我劝你还是好好的管教管教,不然哪天祸从天降,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次轮到邱书记一阵懵逼,林木具体的身份他虽然不知道,但是绝对非常的吓人。

就连金陵十大家族的大少,对林木都毕恭毕敬,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也都是他的功劳。

那可真是生不如死,被烧之人心中怨念何等恐怖,便会被必法吸出附着于这些骨头之上。

这骨甲之术也是有强弱之别的,强弱当然取决于怨念的多少。

所以,这施法之人还会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折磨此人,就为了压榨出些怨念而已。

古时出了一个恐怖的宗门,叫做骨宗,便以修此法为主。虽然人数不多,可是个个实力强大,不易对付。

但也因为太过狠毒,被前女友骚扰报警有用吗无论目标可不管你是正是邪,惹得正邪两边群起攻之,最终完全被消灭。

这都已经绝迹了上千年的禁术,居然重现,如何让人不惊。

这岳钟云为了保命,此刻也顾不上这么多使了出来。

“没想到啊,天风宗居然修炼此等邪术,真是让人不耻。”当先开口便是梦德禄,虽然几人联袂而来。可眼纯阳门还自认为是明门正派,自然不能与其相提并论了。

就连血冥宗的红绿二魔也是一脸忌惮,凝目皱眉。

“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先过了这关,有命再说吧。”肖枯冷哼一声,提醒了一句。

“盈盈,有句话叫做红颜祸水,看样子不是开玩笑的。”

林木调侃了一句,他不仅没有放开苏盈盈,反而搂得更紧,更是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林木,我和他们不熟的,都没有见过几面,你不要误会。”

苏盈盈连忙解释,生怕林木会误会什么。

“放心吧,傻瓜,我跟你开玩笑的,谁要是敢打你的主意,我就剁了谁的爪子。”

林木开口安慰,这话威胁的意味可是非常足,前任骚扰可以报警吗在这里威胁十大家族柳家的人,只怕他是独一份。

“好大的口气。”

柳四爷终于开口,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在没有搞清楚林木的身份之前,他也没有轻举妄动。

他使了一个眼色,身边的人连忙起身离去,这是打算打个电话,叫人过来教训林木。

虽然说这里不是他们柳家的地盘,但是他们两家毕竟是十大家族,说话还是很有震慑力。

“四爷,邱书记也在酒店,已经过来了。”

中年男子回到了包厢,他汇报工作,

在主席台上落座之后,经过了一番介绍,轮到柳浩天发言。

柳浩天坐在主席台的正中,扫视了一眼主席台下上百号的面孔,无视了他们脸上的表情和眼神中的各种异样,甚至是不屑,柳浩天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同志们,我是新上任的县委书记柳浩天,刚才和魏成虎同志交流的时候,他说,咱们降龙县很多基层的干部,对于我这个从北一省交流过来的县委书记并不感冒,他还说,大家对于我的个人能力存在着很多的疑惑,纠缠我的前女友安静了认为我不足以胜任降龙县县委书记这个位置。在这里,我要正式回应一下大家的关切。”

苏盈盈有一些愣神,随后脸颊立即红润起来,似乎被说中了短处,有一些不自然。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除非是瞎子,不然都能看出我们的关系,莫非阁下年纪一大把,还能是叔叔伯伯吗?”

林木立即反击,他上前拉开一个凳子坐下。

更是搂着苏盈盈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故意在这里刺激他们。

苏盈盈自然是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林木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带着她出来见别人,此刻还这么亲密,她脸皮薄,实在是有些难为情。

“放肆,年轻人,知道坐在你对面的人是谁吗?口无遮拦,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总这样的女神,又岂是你可以亵渎的,立即放开苏总。”

柳四爷还没有开口,他身边两个中年男子已经忍不住训斥起来,就差直接动手。

苏盈盈,前女友再也没纠缠我了已经被他们视为柳四爷预定的女人,做为他最忠心的手下,此刻自然是要着急的表达衷心。

柳四爷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确实是对苏盈盈朝思暮想,此刻看着她腻歪在林木的怀中,真的有一种要发狂的冲动。

不过,让柳浩天比较头疼的是,在降龙县,魏成虎非常的强势,可以说,整个县委常委会上,他说话的分量,要比前任县委书记更重,这也是前任县委书记为什么会被调走的原因,面对魏成虎强大的压力,他束手无策,不管是因为性格的原因还是因为实力的原因,前任县委书记在降龙县的这三年执政相对来说比较失败。

而魏成虎在这三年的时间内,几乎掌控了降龙县的很多大事。

魏成龙的强势对柳浩天来说并不是好事,因为柳浩天也同样是一个强势之人,从之前两人发生的两次冲出来看,两人在思想观念上存在着极大的矛盾。

第2天上午,分手后前女友一直骚扰我柳浩天来到了降龙县所在的白鹿市市委组织部,办理完了相关的手续之后,由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副处长冯小宁送柳浩天上任。

通过和冯小宁的聊天,柳浩天这才弄清楚,之前把他从北一省挖到南一省的省委书记洪智浩已经被调到别的省份去担任省委书记了,新任省委书记沈俊哲刚刚上任。

柳浩天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怎么都没想到,最为欣赏自己的洪智浩被调走了,这也就意味着从今往后,柳浩天在南一省将会是孤家寡人,没有任何的依靠,没有任何人会再为他提供支援。

三座山丘都被硬生生抹平了。

足有几十道青龙虚影,形成连击的节奏,轰炸着地面。

再接着便是烈焰,黑山,全都笼罩在一个位置肆虐,震动八方!

“叶……叶修!”

看到这一幕,玲珑惊呼出声,她毫不犹豫的化作流光,向叶修所在的位置冲去。

纵然,她知道这种恐怖的手段下,就算是九变大能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除非叶修是天神下凡,否则绝无生还的可能。

她这一去,怕是连尸体都收不到了。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尘归尘,土归土!

空中荡漾一圈圈涟漪,霎时壮观,那是被力量所破坏后,留下的灭痕。

很难愈合!

山林消失,化作了空荡荡的地面。

而地面却遍布了巨大的坑洞,或是冒着烟,或是燃烧着烈焰,或是雷光闪动。

方圆一公里的范围,都化作了废土!

玲珑看到了一道傲立虚空的身影,却不是叶修,正是在释放感知力,寻找乾坤戒指的无野。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