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一找她就要报警,找女友复合她说要报警

白幽若笑着挤出一滴精血,焰心神一震,虽然没有与人类契约过,但是白幽若这滴血散发出来的力量她也明白其中含义,于是焰也挤出了一滴精血,二人脚下同时显出了契约阵法,同时二人之间也有了不可违背的联系。

契约完成之后在一旁看着的果子还有幻走了过来,白幽若道“带着焰去戒指里休息。”说完又对焰说道“你身体还虚弱,有什么话等你好些我们再说,现在你先去休息。”

焰的身体便小,带着三只睡得香甜的小兽与果子一起进入了戒指里。

“他们与你在一起以后一定会很幸福。”

“他们跟那两只不同,我离开他们与我的契约也解除了,而焰不一样,我真心疼爱那几只刚刚出生的小兽,焰也很可怜,我们以后不仅是契约关系,也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确实,虽说乌琳也很好,但是焰更好,至少你们的关系会一直保持不会变,没有背叛与心机,而那些即便用心交的人,不知何时可能就会背叛自己的好友甚至是亲人,前女友一找她就要报警这样的人连一只感恩的异妖都不如。”

叶修不禁有些怀疑,这娘们……是不是人格分裂啊!

“建立第四门,还我梵音!”

叶修淡淡一笑,毫不犹豫地说道。

他知道对方必然会拒绝自己的要求,便随口提出了这个意见。

因为,他不想伺候这个女人,也没想着能够对方能同意。

“哦?胃口之大,鲲鹏都能吞下。不过,我允了,那便还你梵音门。别浪费时间了,春宵一刻值千金!”

木瑾岚抬手,抓着叶修的手腕就要往外走。

迎面便撞上了抱着酒坛子,摇摇晃晃的法恩。

法恩挠着头,看着二人之间的动作,疑惑地问道:“老三……你这是被挟持了么?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老僧刚才给他托梦了。

不对,好像不是托梦。

总之,在他睡意朦胧的时候,仿佛听到尊师在洞口前嘀咕了几句就走了。

他悠悠醒过来,分手了女朋友转钱给我才感觉到尊师出远门了,方才是在和他告别。

叶修看到后心里一暖,还是自家同门够仗义。

当日突破时,法恩不惜丧失尊严,都要为他换来资源突破。

这份情谊,无比沉重,今生不忘!

“你确定,要阻我?”

木瑾岚微微皱了皱眉头,冷冷道。

“呃……容俺想想!”

就当叶修以为法恩会毫不犹豫地表态时,法恩挠着头,咧着嘴,陷入了为难中。

法恩活在木瑾岚阴影下很多,心里有阴影,对其十分忌惮。

不巧,前些时日刚偷了她的内衣,更是结下了梁子。

叶修叹了口气。

同门师兄……有时候,也很不靠谱啊。

“那你继续想吧,人我带走了!”

木瑾岚不屑地挥动玉手将法恩推到一旁,强行拽着叶修冲入空中,消失在了夜色下。

“三弟啊,别怪俺不讲义气!这娘们太邪门啦,俺会在这里给你祈祷一晚上,你可一定活着回来啊!”

法恩叹了口气,喝了一口酒,愁眉苦脸道。

武道者到了这种程度,已经凌驾在了某种领域之上。

在普通人眼里,他们是‘神’一样的存在。前女友借钱是借还是不借

而在叶修眼里,通神界王境,只是伪神罢了。

真神,根本无可抵抗。

而伪神,若是有足够的战力和天赋,结合各种元素,是可以越阶挑战的。

叶修自从修武以来,便是越阶挑战的教科书人选。

他的对手,从来就没有同境界修为的。

当然他所承受的压力,也如大山一般,就连他武神境的阅历,也仿佛已经不够用了。

叶修冷笑一声,道:“哄你睡觉?可以啊,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对方现在玄胎复苏,修为无尽。

动手的话,能赢的机会不大。

既然对方不能强迫,他也无法抗拒,还不如要点好处。

“好处当然有,不过我想知道,你认为自己的价值是多少呢?”

木瑾岚莞尔一笑,柔声道。

现在的木瑾岚与白天那个冷漠无情的她,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当时他失落不已,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巴掌。

尊师出远门,身为弟子,本该庄重送行,而自己竟然呼呼大睡。

他惭愧了好一会儿,叫前任还钱的最好方法这才带着酒来找叶修寻求开导。

毕竟同门三兄弟,叶修废话不多,所说的基本上都是精髓,至少,在他听起来很深奥很有道理。

“二师兄……帮我!木院太强势,我扛不过。”

叶修心思一动,赶忙出声道。

有法恩在,他不信木瑾岚还敢明目张胆地再说那些露骨的话。

至于她同意归还梵音的名义,权当玩笑听听罢了。

谁当真,谁就是傻子!

这女人喜怒无常,晚上温顺得很,白天就翻脸无情,格外冷血。

“岂有此理,光天……化夜,居然敢到梵音掳俺三弟!木院,你有很意图,想要带走俺三弟,且留下理由,否则别想带他离开半步!”

说完,法恩的那股倔劲儿拿了出来。

一横身子,满脸慷慨之色。

“与人交际对我来说真的很累,而我也很怕我付出了真心最后回馈我的只是背叛,有了那一次的经历我已经吸取了教训,但是即使如此我也不胆怯去交朋友,前女友借钱不还可以起诉吗只是很难在付出真心罢了。”

此时果子出来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寻宝兽来回跑已经快疯了。”

“这就回去。”说完白幽若的身影消失在了此处,再出现时已经回到了与寻宝兽一起挖灵草的位置,她蹲下来将最后一株灵草采下来“焰还好吗?”

“嗯,已经休息了,我让她在灵池里吸收灵力,那几只小的也在旁边,不过她倒是被戒指里的一切吓到了,我告诉她你会与她说的,她这才休息。”

“嗯,一会我们去别处看看,这里转完就回去,这一忙都快天黑了。”

“那寻宝兽之前发现的那几个地方你还去不去?如果不去,怕是那小东西会记仇吧。”

白幽若突然觉得脑仁疼“你不说我倒是真的忘记了,那我们动作快些吧。”

几人分开行动,而那两只异妖也被白幽若吩咐出去找灵草,终于两个时辰过后他们再次汇合,几人手里都拿着不少的玉盒,白幽若也不看,神识一扫确定没有遗落然后将玉盒放进了戒指,欠前女友的钱要不要还而戒指里面的寻宝兽早就已经被她吩咐着将玉盒里的草药种在药田中。

“只是有夏姑姑和章素离帮衬,我并没有做什么。要换我自己来,早就搞砸了。”我苦笑起来。

“术业有专精,哪有什么都能干好的人才,人的性格就决定了往后努力的方向。”郁小雪说起了大道理,表情还一副泰然,和以往的小姑娘完全不一样了。

“穆锋白穆老我们俩都没遇到,小活阵已经让我们给解出来了,但现在还无法彻底归零,我们需得重新编撰一套活阵的解法,毕竟以前找到的古籍和现在的活阵大不一样了,黑龙跟你说了吧?到时候我会亲自将东西送去天一道。”瑞泽哥说着,靠近了墙壁那边,见你四个**境的正在努力破解大阵,顿时皱了皱眉:“我和黑龙出去赶走这四位,小雪就负责收起小活阵吧。一天,你要找穆老前辈,可能还要往更深层次去寻找,因为我们也没有把握就能面面俱到。”

我点头说道:“真希望穆老没事,要不然我这辈子都会觉得亏欠他老人家。”

“放心吧,穆老肯定没事的。”瑞泽哥对穆老也很敬重,前女友借钱是什么心理当时扛龙村一战,穆老曾经和他有过交集。

“你还能笑?你知不知道易青山如果得不到圣栗,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姜莹莹的。”费灵生说道。

“你认为我对付不了易青山吗?”韩三千看着姜莹莹,嘴角微微上扬,这时候的他,比以前更有信心,何来对付不了呢?

“你难道没有自知之明?”费灵生反问道。

当费灵生说完这句话之后,韩三千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压制,导致费灵生差点没有站住。

“你……你……。”费灵生一脸惊恐的模样,说不出话来,此时此刻的韩三千,竟然会给她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就连极师境在他面前都无法反抗,这意味着什么?

“你说我是变弱,还是变强了?”韩三千笑着说道。

费灵生喘息变得沉重了起来,能够对极师境强者形成这样的压制力,这难道不是意味着韩三千已经进入了真正的神境吗?

表情逐渐目瞪口呆的费灵生,结结巴巴的说道:“你……难道你已经,已经到了神境?”

所谓的神境究竟是什么样的,韩三千没有见过,也没有去感受过,所以他不知道自己的境界应该怎么定义。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