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打骚扰电话,前女友骚扰能报警吗

蓝羲玄自然知道不会仅仅这么简单的原因,他没有说话等着刘柔接着说“然后她问我我们怎么样才能离开,我我说她离开了我们自然就会回去了。”

“何为她离开,又怎么离开?”

“身身陨,或者离开地星。”

蓝羲玄脑海里不断的转着,现在也找到了白幽若拼命修炼的原因,只是她回到神界的话也算离开,但回不去怎么办?

见蓝羲玄不说话刘柔紧张的道“我真的已经都告诉你了,没有半分隐瞒。”

“你回去吧,如果敢伤害这具身体,就算是追你到冥界,我也会让你魂飞魄散。”

“是是我一定不会对这具身体做什么的。”

蓝羲玄不再言语刘柔便离开了,她是真的害怕了,此时的她没有了半分一开始的嚣张气焰,前女友打骚扰电话蓝羲玄回到酒店便看到白幽若正在打电话,电话那边是院长,如今院长病好了,而且看起来更是比以前年轻了几岁,最高兴的莫过于白幽若。

蓝羲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神情不对白幽若跟院长没说多久便挂了电话,她走到蓝羲玄身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嗯。”

几日之后蓝羲玄等人已经跑了很多的地方,虽然刘柔体内的那个死魂不能强行驱逐,但不代表其他的都不能,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不断的奔走在各个城市,只要有些风声他们便会去看看,所以隐世家族的这些跟在蓝羲玄身边的人也都分成了几个小组各自去解决此事。

白幽若在这段时间努力的修炼下灵力也增长了很多,但是如果说进阶那是不可能的,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够进阶,但是也知道急事没有用的,唯有努力修炼,才能离下次进阶更进一步。

她的变化殷焕左宁也都看在眼中,因为上次他们也是一起去了冥界所以蓝羲玄并未隐瞒他们二人,分手纠缠报警无效对于这样的事情二人也感到很无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小嫂子冥界的入口才打开,可是他们看到白幽若这么没日没夜的修炼也都很心疼,毕竟她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她现在正是爱玩的年龄,可是谁见过这样的十七岁孩子,身上突然背负了这么多人的人身安全,她的压力有多大即使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们也能够感同身受。

果子这段时间叹气的次数已经达到了巅峰,他觉得这几日他将这辈子的气都叹了出去,虽然他的一辈子很长很久,久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死,可是他如今就是有这样一种感悟,看着白幽若,不自觉得就会叹气出声。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我不要。”陆勋跪地求饶,不断的磕着头。

“我没有牙签,只能用另一种方式代替,不过感觉应该差不多。”林勇抓扯着陆勋的头发,把他拖到了茶几旁边。

把陆勋右手死死的摁在茶几上,前任报警说我骚扰她林勇操起烟灰缸,一根又一根的手指头,砸得血肉模糊。

别墅里荡起陆勋凄厉的惨叫,听得陆峰毛骨悚然,但是眼前这一幕,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毫无其他办法。

“爸,救我,快救我。”陆勋对陆峰吼道,整只右手的指头已经全废了,撕心裂肺的剧痛让陆勋感觉生不如死。

“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陆峰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时候他只能心狠的让陆勋承受这个结果,不然刀十二亲自出手,换来的代价更大。

当左手摆在茶几,陆勋绝望了,慌乱的摇着头,对韩三千说道:“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韩三千虚弱的瘫坐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道:“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在场的人,每个人都红了眼。

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眼中的眼神都看得出来一个词——贪婪!

没人能例外。

抢夺!

绝对要抢下来据为己有!被前任纠缠可以报警吗

光芒一去,便有仙帝一边使出神通向功法抓去,一边往身后爆发一个威力巨大的法诀,企图抢占先机。

可是,在场诸多仙帝,谁不是蓄势待发,一场惊天大战就此爆发……

最终低阶仙帝刚开始就被秒杀,无耻仙帝,抓住一个机会,以超越大部分人的速度抢到了功法。

谁能想到一个默默无闻,籍籍无名的人速度竟如此之快,令人猝不及防。

无耻仙帝刚抢到手,便有若干神通、术法等向他轰来。

可无耻仙帝也不是盖的,凭借一身的极品仙器,和强横的肉身抗了下来,当然也身受重创,换作在场其他任何人都会当场惨死,魂飞魄散,渣都不剩。

无耻仙帝不愧是无耻仙帝,顶住这些伤害之后就立即激发他悄悄布置下的空间大挪移阵法挪移逃走,并丢出数件上品仙器和极品仙器自爆。

心里却在暗自想到:‘没读过什么书更好,还用不着太多的弯弯绕绕!骚扰前女友警察管吗

“哦,是,是!我会继续努力的。”漂亮前台连忙开口说道,神情有些慌张。

高旗笑了笑:“没关系,放轻松!我没那么大的架子!不用太紧张。”

“待会儿记得上来一下,三楼办公室,给你安排一个任务!”

“安排任务?我……我吗?”漂亮前台一脸惊讶惶恐的指着自己不敢相信的问道。

“嗯!”高崎点了点头:“我觉得你条件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一下。”

“我……我……我有些不方便。”漂亮前台连忙开口拒绝。

高崎皱着眉头笑了笑:“有什么不方便的?很快的!很快就好,不麻烦。”

高崎神情温和的笑着说到。

温和的笑容在漂亮前台的眼中,仿佛张开血盆大口要吃人的饿狼!

漂亮前台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前女友骚扰我可以报警么连忙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见韩三千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陆勋又对陆峰吼道:“你怎么当父亲的,你儿子现在都快被人废了,你还无动于衷,陆峰,老子可是陆家唯一的传承人,陆家还要我传宗接代,你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陆峰心里一沉,他只有一个儿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无限度的宠溺陆勋,不管他做什么,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陆峰都会不顾后果的袒护,如果让他早知道有这一天,他绝不会如此放纵陆勋。

“是我养成了你的性格,但也是你自己狂妄无度,这次就当给你一个教训。”陆峰说道。

随着林勇的烟灰缸砸下,陆峰不忍的转过头,不忍心再看,这到底是他的儿子,被人打成这样,终究会于心不忍。前男友骚扰可以判刑么

十根手指血肉模糊,陆勋一度痛得晕厥过去,但是又被林勇一盆凉水浇醒。

父子二人,齐齐跪在韩三千面前,那些手下已经全部被赶出了别墅。

陆峰心情非常复杂,他无法猜测究竟要以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得到韩三千的原谅。

“韩三千,我陆家在基岩岛的资产,可以给你一半,只求你放了我们。”陆峰说道。

“想,我想。”陆勋埋着头,眼露凶光的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今天能够活下来。

“杀了他,我给你活下来的机会。”韩三千指着陆峰说道。

陆峰身体一颤,惊恐道:“你说什么,你让他杀了我!”

“你没听错,杀了你,你猜你的儿子有这样的胆量吗?”韩三千笑道。

陆峰咬牙切齿,说道:“他怎么会杀我,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韩三千冷眼看着陆峰,说道:“我和他的恩怨,不过就是永恒项链,而且我光明正大竞拍而来,但是你们却觉得丢了脸,所以把我抓来,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这件事情,是我陆家做得过分,但是你要陆勋杀我,你太小看我们父子的感情。”陆峰坚定的说道。

哐当一声。

一把匕首落在陆勋面前,当陆峰看到陆勋伸出血肉模糊的手时,脸色顿时间大变。

“陆勋,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爸。”陆峰呵斥道。

陆勋表情阴沉,如果只有杀了陆峰他才能够活下来,他只有这么做。

嘴上说着,脚下却有些瑟瑟发抖!

“行,记得别忘了,尽快过来吧。”高崎笑着说了一句,临走前还不经意得打量了一眼漂亮前台。

“是个不错的肉,得想办法吃到手!”高崎在心里暗自琢磨想到,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欲望。

看着高崎转身离开。

漂亮前台脸上的表情再也保持不住,脸色慌张的急忙收拾自己的东西。

面前的电脑上,正打开着一个新闻网页……

高崎一路慢慢的跟着电梯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过去。

一路上众多的职员看见他,表情都有些异常奇怪,甚至是厌恶恐惧的表情看着他。

“高……高总好。”

“高总……高总好……”

迎面两个女职员神采飞扬的不知道在八卦说着什么东西,脸上时而厌恶。

时而害怕恐惧。

聊的不亦乐乎。

高崎脸色阴沉的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一路上遇见众多的职员,居然一反常态的表情。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