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一个纠缠不休的男人,死缠烂打的男人很恐怖

“哦,好的,柳老大。”胖虎的想法和柳老大完全一致。

不过,唐宗翰却是插口句:“不!就走大路!”

“可是唐哥……”暼了眼后视镜,胖虎跟进:“咱突围成功,郑振那边得知消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咱们走,他们要堵截在,区里几个主干道肯定留了人手。咱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嘛。”

胖虎觉着唐宗翰的反对不太靠谱。

“我们这么想,郑振那边同样会考虑到。”唐宗翰言简意赅回了句。

柳贝细细琢磨,点点头:“嗯,唐哥的分析还是有道理的。是人都会想咱走僻静小路,我们这波反其道行之,就走大路!没准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那……咱走大路?”胖虎不置可否。

柳贝果决道:“走大路!!”

两个老大都这么敲定了,胖虎没啥好顾虑的。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刚才能从茶庄那么危险区域顺利逃脱……说明老天爷今天还是眷顾己方的。碰到一个纠缠不休的男人

最关键,胖虎对唐宗翰和柳贝有信心。

如果仔细看得话,会发现这每一道阵纹都似一把利剑。

这是剑纹,蕴含杀生奥义,剑符就是用这种纹络写就出来的。

这墙壁和地面上的无尽剑纹,就相当于无数枚剑符,同时爆发。

“师父,万剑归宗大阵上一次开启是什么时候?”古寒玉看得头皮一阵发麻,向萧天舒问道。自从入得天玄剑宗以来,他是第一次见到万剑归宗大阵开启。

萧天舒沉吟片刻,说道:“得有五十年了吧!”

“不错,差不都五十年了。当时一个大成地仙散修,想窃取我宗正在淬炼的天玄神剑,被万剑归宗大阵困了三天三夜,最终活活被消磨死。”一个长老接着说道。

“困杀大成地仙!”古寒玉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很震撼,同时也无比的激动。

“我宗虽然没有地仙,但是有万剑归宗大阵在,自可保我宗山河无恙,根基永存。”另外一位长老说道,遇到偏激纠缠的人怎么办眸光犀利,很傲然。

这时,剑域牢笼之中,就见到不可思议的一幕,身处绵密的剑雨之中,面对无尽的杀芒,叶天竟然负手而立,不闪不避,不仅没有做出任何的还手,连任何的护身法宝都没动用。

从赤峰宫东大门入内,想要抵达核心区,还有四五百里路要赶,一行人自然不可能徒步前进,而是直接凌空飞行赶路。

沿途,龙女九公主东看看,西瞧瞧,根本没有半刻消停过!

整个赤峰洞府外围区域,几乎没有什么楼房,杜龙只是按戒灵美女的规划,将一片片花园弄出个雏形,预留出一些平地将来兴建房舍用!

故此,除了成片的花海让人眼睛一亮以外,其它还有许多都没有建起来,可就算如此,已经让龙宫这支使者团倍感新奇了!男人纠缠不休的心理

无数海底景观,珊瑚礁,海草地,海沟山脉应有尽有,其间被无数陆地上才有的花草团团包围起来,海底景观与陆地花草树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虽然只是个雏形,却已经显现出设计构造者的独特匠心!

“哇!好美的景观!和咱们龙宫只会用奇珍异宝来装饰的俗气比起来,这里的一切更加自然脱俗,我今天才知道这陆地景观与海景相结合,居然会产生如此独特的美景!呜呜。。。”在数百米高空飞行,双手抱拳俯视着底下的无数美景,九公主红鳞娇声赞叹道。

“你们不用进去了,手持摄像机给我吧。”

“好。”还在想万一要是一定让二人进去二人要怎么拒绝的苏晚晚的摄像师在听见这句话后,看苏晚晚就像看见了天使一般,将背后里的手持摄像机递了过去。

在教会苏晚晚怎么用之后,苏晚晚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在这边休息一下,就走了回去。

“哇,你竟然带了手持摄像机。爱上偏激的男人很可怕”

林心也反应过来了摄像师的尴尬,此时看着苏晚晚就像在看哆啦A梦一样,眼睛里带着光。

苏晚晚有些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二人走了进去。

只是没想到摸头这个动作又让两个直播间的人激动了起来。

【从前怎么没发现我们晚晚这么撩啊?】

【嗷有没有发现心心子在苏晚晚面前好奶啊!】

【感谢苏晚晚让我见识到一个不同的心心子!】

【所以两人真的是好朋友吧?不是在作秀吧?二位可都是演员啊!】

…………

“我乃是龙宫三太子敖天是也!奉我父皇之命,特来赤峰宫拜贺贵宫的建宫大典!”三太子倒也不摆什么架子,直接亮明身份!

“原来是龙宫三太子殿下驾临,失敬失敬!快快打开大门,让三太子率领的使者团入内!”负责守卫赤峰宫东大门的化神阶统领不敢怠慢,男人纠缠不休怎么办慌忙命人打开东大门。

便见新建不久的东大门缓缓开启,露出一个可供人员出入的能量幕,这种能量幕很是玄妙,正好与那护宫大阵能量罩交织,平时关闭时任何人不得入内,一旦开启,人员器物随意出入,海水却会被分隔在外,无法寸进!

三太子等人自然不会客气,开始井然有序地穿过能量幕,进入赤峰宫护宫大阵之内!

“三太子殿下!这些天不断有宾客前来,在下就不亲自送您入内了,请您跟着这支小队进赤峰宫吧!”那位负责驻守东大门的化神阶统领立即客气地安排了精干小队,让他们带领龙宫使者团进入赤峰宫核心区域!

“有劳了!”三太子倒也不介意,这些都是惯例。

就好比有人到访龙宫一样,通常都会安排专门带路的小队人马,守卫大门的主将是不可能轻易擅离职守的!

二人进店里后,店员也愣了一下,后来似是反应过来,神情隐隐有些激动。被婚外情人威胁怎么处理

是苏晚晚吧……是吧?

她紧握着的手因用力而有些泛红,面上却在强忍着。

林心在看,苏晚晚跟在后面,两人时不时的交谈一句,画面看起来异常的和谐。

店员看着出神,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停了下来,不小心撞了上去。

“对不起对不起。”店员还没站稳就先开始道歉,因为紧张,脸看起来有些红,却因苏晚晚的一个动作更加的紧张。

突然被人撞到,苏晚晚回过身去,却看见自己后面的店员一个趔趄马上就要摔倒,苏晚晚立马伸手扶住了她的手臂,将人扶稳。

“没事吧?”

没想到自己喜欢的人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她激动的眼睛里都蓄满了泪水。

苏晚晚以为人是被自己吓到了,毕竟自己从前的脾气挺差的。

“没关系的,你别哭。”

“我……没……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撞到你了。”

“是的,这一看就是把宝刀啊!”白云梦说道“只是这么一把宝刀为什么会被放在这个洞里?”

“不知道!”程可儿的脑袋像拨浪鼓似地摇了摇,“云梦姐,你说阮卡会不会是借着这次访问的机会,来这里寻宝啊!男人纠缠不休是痴心吗

“有可能!”白云梦点了点头“不过我觉得不是借着访问的机会,而是拿访问当幌子,专门来这里找这个匕首的!”

“对!没错!”程可儿听后连忙双眼放光,“云梦姐我真佩服你,你从一开始就看出问题来了,没想到他们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啦不要拍马屁啦!”白云梦笑道,“你看他们又在干什么?”

阮卡他们在洞穴门口,仿佛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而是在四处寻找着什么,不多时,仿佛是没有结果,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云梦姐,他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啊!”

程可儿问道,不知不觉间,她竟然将决策权交给了白云梦!

“其实我们之所以藏在这里,也只是满足好奇心而已,反正他们做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而且天也快黑了,我们也快点回去吧!”

“哼,竟然用我宗的万剑大阵淬炼肉身,真是不知死活。”剑老眉头发黑,一声冷哼。

轰轰轰!

随着他双手划动,一道神瀑般垂落的剑气化作一柄通天大剑,粗大如水缸,长达数十丈。

锵!

大剑破空,一下子劈裂了苍穹,光华刺目,堪比地仙一击的破灭力,迎头斩向叶天。

这是一记绝杀,速度快如闪电,如果是寻常人等,多半要饮恨了。

轰隆!

叶天挥动金色的拳头,一拳暴击九重天,摧枯拉朽,打得天穹颤栗,不仅那道粗大的剑芒爆碎了,就连绵密如雨下的滔滔剑芒都倒卷而回。

剑老的身形猛地一晃,险些栽倒,勃然大怒,道:“找死!星河九剑,给我斩!”

轰轰轰!

星河般浩瀚的剑雨中,突然九道粗大的剑光冲起,每一道都比水缸还要粗大,仿佛可上抵九霄,下冲九幽。

天穹一下子就破灭了,像布匹一般被撕碎,九道粗大的剑光锐利无匹,立劈而出,带起漫天光辉,让日月星辰都摇颤。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