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不休的男人突然冷淡,暧昧期男生突然冷淡

叶凡的武道意志,是他见过的最为坚定的天骄,甚至超越了很多势力的长老级人物,这种天赋确实惊人。

他现在想要为九玄圣地,取回失去的名誉,那么就只有下定决心斩杀叶凡。

“哈哈哈,想要我死,那就拿出你的决心和实力,说大话,没用啊。”

虽然身处极度艰难的境地中,叶凡依旧不会放弃自己的狂傲和豪气,这就是他的本性,不管遇到何等强大的人物,他都会保持自我。

“真是一个硬骨头,好啊,那就让你碎裂!”

石浑长老眉峰一凛,怒上心头,周围山峰急速塌陷,巨大的重力,让叶凡的身体持续扭曲,已经进入了极限状态。

“叶凡!”

在远处观战的元霸,纠缠不休的男人突然冷淡内心纠结,他在想自己是否要出手,按照他的一贯风格,肯定是要出手的,但是战斗之前,叶凡也说过,这是他自己的战斗,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而且,叶凡的脸上,曾经露出多么自信的笑容,难道一切都是假象吗?

他还在思考,他认识的叶凡,可不是一个会说大话的人啊。

他要的那两个人被送出了门外,孔宫桐微笑着看着陈江。想到他这么给自己面子,陈江心中还有点过意不去。

他正想给孔宫桐道个歉,这样两个人都有台阶下。

然而没成想,一根骨刺突然从其中一人的口中窜了出来。那个人愣在原地,下一秒,无数根尖锐森白的骨刺从他后背上冒了出来。那个人踉跄着栽倒,趴在地上死不瞑目。

陈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直接就懵了。男人不理你千万不理他还剩下一个人,那个人见他的同伴死的如此凄惨,吓得屁滚尿流。他不知道该往哪儿跑了,无意间,他的目光和陈江对上。他眼中露出祈求的目光。

“救……”话音未落,他的身体骤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撕成两半。

孔宫桐神色如常,陈江脸色铁青。

二人气氛由此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你在玩我?”陈江压抑着胸膛里翻滚的怒意。

“倒是你,无缘无故闯我道场,真当我孔宫桐好欺负吗?”孔宫桐倏忽出现在陈江面前,一掌排出,一股沛然巨力朝陈江袭来。陈江抬起头,子母连星镜在这千分之一秒中放大数倍,孔宫桐的那一掌就打在了子母连星镜上。

“??这男的还是人吗?”

“这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这男的是个畜生吧,这样子看起来才十多岁吧?”

“是啊,还穿小裙子,指不定初中都还没毕业呢?”

“报警!报警!把这人抓了!”

…………

一时之间,一招搞定忽冷忽热的男人几乎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夏凉的身上。

没办法,实在是苏艺这幅样子实在太有杀伤力了。

大家还是习惯性得把错误都归结在夏凉身上。

毕竟在她们看来,苏艺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是不可能撒谎的。

而苏艺的直播间中,看到苏艺这一翻举动,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我尼玛,三年这一招太狠了吧?”

“夏凉小哥不会真要被抓紧警察局了吧?”

“会不会太过了?”

“我觉得就应该这样,谁叫他这么嚣张的。”

…………

拉着夏凉手的苏艺还在洋洋得意,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夏凉。

刘辰想喊喊不出,想追出来,也迈不开脚步,独自站在那里,绝望地目送着李蓉霏和苏以柔相继离开了这里,带着对自己深深的误会。

刘辰转过身,呆呆地望着桌子上皱巴巴的“罪证”,越想越气,突然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只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和委屈,他很想哭,很想放肆地流泪,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件事一定是老头子在背地里搞的鬼,只有抓到这个人才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暧昧的男同事突然冷淡

让刘辰感到奇怪的是,李蓉霏的妈妈是如何得到这些照片和视频的,而且还有窃听器里录下来的内容,难道她妈妈跟老头子有关系???

李蓉霏的妈妈苏以柔的出现让刘辰这边的情况变得更加麻烦,仅仅是和李蓉霏的感情这一块就足以制造出**烦了,如果真的跟老头子这些人有所牵扯,那么自己到时候该如何选择,如果她妈妈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自己还会下得了手吗,毕竟不管对错,她永远都是李蓉霏的亲生母亲,最亲的人。

刘辰曾经听李蓉霏说起过,她妈妈苏以柔以前是个江下小有名气的歌星,也算是娱乐圈里的人物,娱乐圈是什么样子大家多少有些了解,鱼龙混杂,利益至上,能够在里面混过来而且混出头的人,哪个不是精明的人物,苏以柔所接触的人物也都是各个领域的大腕,不可能跟她女儿李蓉霏一样单纯,很难保证她不会跟老头子这样的人接触。

“你说,我应该怎么吃你才好呢?暧昧对象突然冷淡”

风掀动孔宫桐身上那件被撑裂的袍子,他胸口那个鲜红色的纹身便在长袍的起伏间若隐若现。陈江的吸引力被那个纹身吸引了过去。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家伙的胸口应该是纹了一头饕餮。

由于他身子里封印着饕餮的缘故,他对古书上任何带有饕餮字样的句段都尤为敏感,更别说看到图像了。

他抬头望向孔宫桐,一个大胆的猜测,在他脑海中产生。

“我说,你和饕餮是什么关系?”

孔宫桐勃然大怒:“饕餮圣祖的名讳也是你能说叫就叫的吗?”

稳了,今儿日个,是碰上一个饕餮的小迷弟了。

陈江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赶紧用意念呼喊饕餮,让他出来看看他的迷弟长什么样。

还圣祖!

陈江要不是现在被掐着脖子,得乐的捧腹大笑。

孔宫桐三百年前本来是一放牛娃,互相暧昧 但突然不理人不出意外,他得放一辈子的牛,然后娶个婆娘生个孩子,再让他孩子继续放牛,如此循环几代人。

唐宗翰的兴趣完全是被调动了起来。

扫了眼邱天逸,柳贝,他给盒盖打开,应时一股异响飘出。

探手取出玉盒内里东西。

唐宗翰搁在掌心仔细端详。

这是张羊皮卷纸,当从成晒看……有不少年头了。

邱天逸适时开口:“唐哥,据萧家人说,这玩意是他们祖上留下来的。只有萧家核心成员才有资格阅读。”

“是吗?”唐宗翰随即给羊皮卷纸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张地图。

“唐哥,这地图上标志位置是在岭湖区和地江去交接处的一座高山,山名叫……层云山,当地人更习惯称呼它为云鬼山。”

“云鬼山?”听着邱天逸报出山名,唐宗翰不禁眉尖上挑:“有什么说头吗?”

“哦,我也是听萧家说的。他们解释……这层云山,山高过千米,山脊线常年云雾笼罩,层层叠叠故此得名层云山。好基友变冷漠至于为啥叫云鬼山……那是因为当地村民时常因为山林迷雾迷失方向。每年都会发生人员走失失踪案件。久而久之,当地人私下就将之称呼为云鬼山。”

“叶凡,还不进行最后的反击吗?”石浑长老问道。

“最后的反击,需要吗?”

叶凡表情自然,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这让石浑长老更加不解了。

“嗯……”

他沉思着,冷眼锁定叶凡,可是他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只是叶凡的身体在承受着巨大无比的压力。

这种压力下,他是否连思考都变得不能了,是否叶凡是因为重力的压制太大,而放弃思考,等待自己的死亡呢?

这样陷入麻痹,然后在无意识间死去,也许是最为平和的死亡方式,让自己不再痛苦,一定是这样的,石浑长老似乎找到了解释的办法。

他之所以迟迟没有施加最后的毒手,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叶凡让九玄圣地丢掉了太大的面子,居然让一名圣地长老自裁,这种事件的影响力还是太大,一旦传开,不堪设想。

所以,绝杀叶凡是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同时,他还不想叶凡那么快速死去,折磨他,更是能够找回面子的事情。

“活该,叫他这样无视三年,让他吃点苦头。”

“你们说三年会怎么作弄夏凉呢?”

…………

在众弹幕的猜测声中,苏艺跑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夏凉的手。

在夏凉的目光下。

苏艺先咳咳清了下嗓子,随后用一双天真的双眼看着夏凉。

接着苏艺压低声音,变得无比清脆,如同一个孩子。

“夏蜀黍~我好累呀!你不是说带我去看金鱼~请我吃棒棒糖吗?怎么还没到呀?”

???

我尼玛什么鬼?

夏凉也是有些懵逼。

这特么这个家伙在干什么?

这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吗?

要知道,商贸街的人可不少。

加上夏凉和苏艺。

这一俊男,一萝莉的组合。

更加吸引了不少人。

再加上苏艺是特地方大了声音。

这也让周围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