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纠缠不休怎么办,渣男威胁恐吓纠缠咋办

“哈哈!”被自己的两个亲人如此夸赞,杜龙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自得神色大笑道:“好了!都说说看,你们俩在第九时空岛百万倍时间加速下,在法阵一道现如今达到何种境界?!”

便见二女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还是由玄玉开口回答道:“杜龙!你的这个宝贝女儿在法阵一道的天赋实力真是了不得啊!”

“噢?!”杜龙眼睛猛然一亮道:“此话怎讲?!”

“很简单!你若是现在就让她离开这个空间的话,估计立马就会迎来天劫了吧?!”

玄玉满脸慈爱地笑望着一旁有些脸红的绝美少女:“杜龙!你的这个宝贝女儿现如今已经突破达到帝阶灵魂境界了,而且还是由法阵入的道呢!”

“以法阵入道?!而且还成就天帝级别的灵魂境界?!”杜龙脸上剩下的唯有错愕。

“是的!”

玄玉感慨万千地点头笑应道:“还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的这个宝贝女儿在法阵一道上的天赋,比之你这个当爹爹的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

紧接着发生的战斗画面,更是让他们愕然张大嘴巴,男生纠缠不休怎么办眼底满满的全都是不敢置信。

盆地内,巴鲁凭借着身法速度上的实力,率先冲出了已经没有被域外能量场域笼罩的盆地。

然而,当他发现自己仍然身处禁空领域后,整个人立马随之脸色大变。

不用回头都知道,此刻杜龙跟他之间的距离非常近,而这个禁空领域显然是对手释放出来的,其目的不言而喻,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

咻!

屋漏偏蓬连夜雨,冲出盆地以后,也代表着干扰法阵失效,杜龙毫不犹豫地施展出女娲时空步法,整个人瞬间从巴鲁身边高速划过!

噗!

众多刀光瞬间划过他的身体,巴鲁身上的光明替死傀儡随之启动,成功守护住他的要害神魂不被杜龙所镇压!

‘又是替死分身?!’

杜龙心底想到的却是当初暗黑至强统领绅龙所施展出来的替死分身,然而二者之间却不太一样,只是原理有些类似罢了。

无论是域外的替死符纹,还是暗黑一脉的替死分身,再到巴鲁的光明替死傀儡都好,他们都极其珍贵,就算是帝阶至强统领级别的人物也不太可能大量配备。

小海娃点点头,说一定。

正是这句话,在小海娃的心里深深扎了根,男友纠缠不休什么办法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本身这次拍这个短视频,就是周小昆的团队发掘的他,也给了他机会认识了很多朋友,还有影视公司的老总,实际上他的命运在这时候已经发生了一些扭转,他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周小昆,如果自己以后真的火了发达了,他是一定会报答周小昆的。

他觉得这才是一个人。

离着过年还有十天的时候,周小昆的公司放了假,周小昆谈对象的事,上次因为钻大背头裤裆,周为民是已经知道了,他也告诉了老婆刘慧,这时候到年跟上了,刘慧就给周小昆打了个电话,跟他聊了聊苏涵涵的事,意思是回老家的时候,把苏涵涵带回去,让老两口把把关。

“哈哈!”杜龙非常清楚玄玉师尊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跟自己开玩笑,当即朗声大笑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请玄玉师尊赶紧替我解惑才是!”

于是乎,在玄玉的解释下,杜龙终于明白事情的经过。

历经数万纪元年的漫长苦修,杜莲儿在法阵一道接连不断地获得突破,死缠烂打的男人危险以法阵入道得以成功晋级为帝阶灵魂境界!

在玄玉的分析之下,杜龙这才明白自己的宝贝女儿为何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天赋了,敢情她也拥有着极其敏锐的阵纹天赋。

还真不愧是杜龙的种,杜莲儿竟然也能够清晰感应到阵纹的变化,外加她本人在法阵一道的天赋惊人,其成就早已经超越玄玉,只能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来形容也不为过了。

“帝阶灵魂境界?!我杜氏一族又要出现一位帝阶强者了吗?!”在听完玄玉的解释后,杜龙忍不住有些兴奋地喃喃自语道。

尼亚大声抱怨着从阶梯上窜下来,“你们干了什么?你们干了什么?塔都要塌啦!”

安克兰转过头,饶有兴致地盯着小个子的盗贼。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尼亚警惕地后退了半步,“虽然我偶尔也穿穿裙子……但我是不会嫁给你哒!”

没人笑得出来。

安克兰淡淡地收回视线,分手后女友一直纠缠不休拉着泰丝向后退了两步。

“你说得没错。”他说,“塔是要塌了。”

火焰瞬间烤干了满地血迹,焦黑的血块一片片化为灰烬,血迹之下,那颗巨大的、看似坚不可摧的红色宝石,不知何时已满是裂痕。那些裂痕如蛛网般渐渐扩散,发出细碎的声响,一片死寂之中,每一声都惊心动魄。

有一小会儿谁都没能做出反应,只是怔怔地发着呆,仿佛无法理解“三重塔会倒下”这样的事实——他们从小就被告知,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而且,这个作为塔基的这个空间,似乎也没有怎么晃动……只有光线愈发疯狂地闪烁起来,仿佛某种不祥的征兆。

周小昆很欣然的把小海娃介绍给了炮哥,在他看来,小海娃如果能混出名堂来,前男友们纠缠不休那对自己的公司和账号也是有很好的宣传作用的,只不过这时候马上过年了,而且是春运高峰期,小海娃也不好去北京了,不然周小昆会直接把小海娃送到北京去见这个炮哥。

后来有一次公司里的人聚餐时,周小昆还开小海娃的玩笑,他说:“人家影视公司的老总看中你了,估计过了年就要好好包装你了,以后火了,可千万不能忘了我啊,记得拉我一把,我也想去京城发展啊。”

小海娃憨厚的笑了笑:“周总,我要是火了,我肯定不会忘记你对我的恩情,有啥需要帮忙的,你给我说,不过我觉得我火不了,拍电影跟短视频不是一回事啊。”

旁边另外一个员工这时候起哄说:“周总,你要小心小海娃火了成大牌了不认你了,不行你就跟他签个合同啥的,对方纠缠不休怎么办回头他就算火了,也是咱们公司的员工,相当于卖身契啥的。”说着,他还坏笑着看着小海娃:“你觉得我这法子行不,你应该没意见吧?”

小海娃是个憨厚老实很实在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眼,人家这么说,他也只好点点头,说可以签,周小昆赶紧摆摆手:“签合同就不用了,我信任你,相信你以后起来了,肯定也不会忘了我的。”

“林木……”

宁采儿心中在骂骂咧咧,不过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咽声。

至于旁边的中年男子,完全懵了,看着宁采儿被这么欺负,他怎么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咦,这不是林总吗,你不是已经有了苏总那个绝世佳丽吗,怎么又来骗宁总呢?”

中年男子惊呼出声,他有些兴奋,仿佛抓到了林木的把柄,不是一般的得意。

在他看来,像宁采儿这种心高气傲的美女,肯定不允许自己的男人脚踏两只船,要是她他知道的话,现场就会发飙。

果然,宁采儿立即反抗,抬起一只美腿把林木给踹开,然后擦了一把嘴角残留的口水。前任纠缠不休的心理

“林木,你混蛋。”

宁采儿指着他开骂,一脸失望加愤怒,似乎还想动手。

“宁总,这个真的不能怪林总,只能说那个苏总太漂亮了,那个天姿国色,那个沉鱼落雁,完全不比宁总差

。”

中年男子在旁边添油加醋,林木直接拒绝他的投资,让他内心不爽。

“砰——”

就在这时,他们只听一声震动,走廊外面传来了一记巨响。

两人抬头望向监控器,正见一名识破的白大褂医生,对着十几名朴氏精锐大打出手。

“砰砰砰——”

在白大褂女子的横冲直闯中,十几个朴氏精锐惨叫跌飞。

数名福邦保镖脸色一沉,拔出匕首横挡过去。

结果却是咔嚓咔嚓声响,一个个脖子扭断倒在地上。

白大褂女子去势不减,目标直取病房大门。

无数保镖从两侧病房吼叫冲出,不惜代价要阻挡这个敌人。

白大褂女子身手强横,出手狠辣,双手挥舞之下,无一合之敌。

宛如鹰爪一样坚硬锋利的手指,将横挡的几十名护卫全部肢解。

“佐雄,难道大人您说的是那个佐大夫大人的侄子?”左护法微微一愣。

“就是他,他的生命血线出现了,也就代表他死了,他可是四鼎九阶的高手啊,而且深的大人的真传。”那名佐大夫的手下解释道。

“这怎么可能究竟是什么人杀了他?”左护法更加的费解了,一般来说,四鼎九阶的高手可是很难被人击杀的。

“等等看,如果他临死前留下了信息,那么我们就能找到凶手。”那名佐大夫的手下一直看着自己的手心。

“怎么回事?”贪狼也注意到他们这里的情况了。

“前辈,是刚才过来那二十个高手里面其中一个人死了,现在我们正在等,看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讯息。”左护法恭敬的说道。

“出现了。”就在这是那名佐大夫的手下大声喊道。

于是大家都看向了他的手心,此时他的手心里面出现了两个字:夏天。

如果说别人的名字他们可能不太熟悉,但是夏天这个名字,他们实在是想不熟悉都难啊,他们之所以在这里形成一个大的队伍就是因为一个共同的目标。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