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前女友被厌恶了,被前女友纠缠到很讨厌

“呃?那……会是怎么回事?”杨天皱起眉头,道。“我们现在也是一筹莫展,实在是没办法了,不然也不会通知你,”赵秋实道,“现在医院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来看病的病患听说了这事基本上都立马跑掉了,而住院的病患们也都十分惶恐,都喊着要出院

。闹事的病患家属情绪也越来越激烈了。这样下去,恐怕真得闹出大麻烦来。”

杨天现在身处苏家,当然没法切身地体会到医院是什么情况。

但从赵秋实这话里,他就感受得出来,医院里恐怕已经是一团糟了。

不然,赵秋实恐怕也不会这么急切地来找到他。

“这情况看上去很复杂,我在这边也帮不上忙。要不这样吧,我马上赶回去,等我到了再说?”杨天想了想,道。

“你能回来么?那当然是最好的。”赵秋实道,“我们……的确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如果你也处理不了,我们就只能求助于警方了。”

米高-嘉道理说道:“这次的确是半岛酒店失误所致,我不求包船王原谅,只要他老人家不生气就好,看看包生能不能帮忙说和说和,纠缠前女友被厌恶了在下感激不尽。”

包子轩:“这个我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两个谈话事情暴露对他的影响很大,需要你们自己去沟通。说实话如果不是郑生相约,我现在还真不敢来你这里,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看着包子轩向郑裕同定的包间走去,米高-嘉道理一时之间没有想明白包子轩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多事情只能够意会,谁也不会说出来。

看到包子轩过来,郑裕同站起来说道:“包生,你好啊!我们可是很久没有见面,不过最近总是听到佳佳提起你。”

包子轩:“郑生客气!我还要感谢郑小姐,他是我母亲的忘年交。我经常不在香江多亏有她在陪着,要不然我母亲一定非常无聊,所以有什么事情请直说,包某能够办到的绝不推辞。”

听到这里郑裕同有些犹豫,毕竟如果用了这层关系那么郑佳佳之前的努力很可能白费。女儿对于包家的人情也会在这次交易中被自己用掉,分手后纠缠被女友讨厌可是自己和包子轩并没有什么交集。到底是牺牲女儿,还是牺牲自己利益他有些拿捏不清楚。

“这个家伙很危险,我估计他暂时应该不会出现了,否则他脸上的伤他也没办法解释,再说国家又不傻,他想杀我们的动作那么明显,现在国家肯定在调查他。”夏天倒是不担心他最近出来,因为夏天十分清楚,自己的那一拳有多重,而且使用那么告诉的血遁,不可能没有副作用。

“恩,我也是这么猜的。”叶婉晴点了点头。

“这些我并不关心,我最关心的是现在江海市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夏天一脸严肃的看向叶婉晴,对于他来说江海市才是他最关心的。

“江海市现在可是很有意思的,有人在江湖中放出风说,你手上藏有一件至宝,而你就在江海市,所以最近江海市来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人,分手后把男友纠缠烦了有富商,有投资者,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叶婉晴说道这里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对了,还有一个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不过已经被处里的人给拿下了。”

“裤子里藏刀的生意人!!!”夏天微微一愣,这也太雷人了吧,那些人就算是想要带武器进入江海市也不应该直接藏在腿里吧,直接走个黑市不就好了。

阿横气焰滔天,周身的火焰比起两个月前更显凶猛。

对面,姜天成插兜直立,双目森然。

“哈哈!姜天成,受死!”

阿横嚎叫着凝聚出最强的力量,若狂风暴雨、火龙出世般向姜天成扑了过去。

“啪!”

“额~”

一记手刀打在阿横的脖颈旁,小伙子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

窗外的离初月淡淡道,“阿横哥哥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姜天成,更是深不可测。”

“是啊!”

铁六想起那天彭清带姜天成来时,他还是个呆萌无知的菜鸟。

现如今,却成了S级的顶级战士。

更可怕的是,这小子的战斗能力和体内的异能能量,竟也不断快速成长。

问题是,没怎么见他训练过!男人会烦前女友纠缠吗

望着场中有些尴尬的姜天成,他觉得自己仿佛站在深渊之前,窥视那深不见底、阴森可怖的黑暗深处。

林羽心头怦怦直跳,额头上一时间也是冷汗直流,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杀手竟然会从李千影这里动手!

他只担心着这个杀手会拿他家人开刀了,竟然忽略了身边的朋友!

“家荣,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惊慌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现在就过去!”

林羽稳了稳心绪,急声道,“对了,李大哥,那个快递员你扣住了吗?!”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抓过自己的外套,开始穿鞋。

“扣住了,我没让他走!”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急忙道。

“好,你等我一会儿,我们见面再说!”

林羽说着便挂断了电话,把前女友纠缠到厌烦穿好衣服作势要出门,但是即将开门的刹那,他身子一顿,突然想到了一点。

这一切会不会那个杀手故意设置的调虎离山之计?!

将他引开之后,然后再对他的家人出手!

想到这里,林羽嗡鸣作响的大脑瞬间冷静了下来。

这样的关系,只能说是天性使然。

彭清本就是清冷的性子,若不是遇到姜天成,她可能还会把自己的内心藏在恒古的冰山之巅。

而姜天成,对待情感,可谓榆木脑子,朽木不可雕也。

虽然心中对那个姑娘朝思暮想,却也不会拿起电话诉说情谊。

面前的两女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之感。

只差找个桃园,摆上贡品和禅香,再配上一首《这一拜》,就成亲姐妹了。

浑然不顾迷失在情感世界的老哥哥。

吃罢饭,两女相约去逛街,姜天成偷偷的给妹妹转了两万,因为纠缠她已经厌恶我了自己一个人去了基地。

近两月不见,看到这群熟悉的面孔,还真有点亲切。

幻离扔下初月,就屁颠屁颠跑过来求抱抱。

把小丫头抱在怀里,铁六穿着一件宽大又舒适的大红袍走了进来,腰部拧的就像《英雄》里的梁朝伟。

后面,跟着带着耳机,跟着音乐旋律不停摇头的阿横。

给了哥哥你大你有理的眼神,小姑娘挽住蓝叶的胳膊,笑嘻嘻道,“蓝叶姐姐今天好漂亮啊!吃什么,你说!”

这小妮子,怎么老说大实话!

蓝叶偷偷瞧了一眼姜天成,见他东张西望,等着打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顿时有些泄气。

“看你的意思喽!”

一家看起来很干净的餐厅,几人点了牛排、意大利面和红酒,稍微对付着。

窗外的阳光打在光滑的玻璃面上,几碟鲜嫩的牛排睡在洁白的盘子中,刀叉斜放在旁,又被折射的光线照射,更显出牛肉的品质与厨师的手艺。

两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聊着,关系似乎很亲近,而姜天成就坐在她两的对面,默默的切肉吃肉,脑海中又浮现出彭清那时而御姐、时而顽皮的表情。纠缠过前任 被厌恶了

她还好吗?

走了这么久,两个人竟忍着相思,从未通过电话。

若是别的小情侣,两地分离后,恨不得一天到晚把手机捧在手里诉说相思,而这二人,竟能做到互不打扰,好像已经想不起对方的存在。

“你什么时候回去问题都不大,最主要的是冰冰得先回去了,她要去控制一下现在江海市的局面,那些人来了江海市也不全是坏事,至少他们都是需要一个身份的,这个身份就是投资者。”叶婉晴淡淡的说道。

有人投资那对江海市的发展可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好吧,警花姐姐你现在是江海市特别行动处的处长了,先回去忙吧,我这里没事的。”夏天虽然十分不舍,但是他也知道,这个身份对于林冰冰十分重要。

“恩,那我就先走了,你养好伤再回去吧。”林冰冰点了点头。

“好了,你在这里好好的养伤吧,我们先走了。”叶婉晴说完站起身来,带着林冰冰离开了病房,此时的病房内只剩下夏天一个人了。

此时的江海市之中。

“你个白痴,居然会被人抓起来。”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说道。

“他说他是警察,让我举起手来。”那个男子无辜的说道。

“好吧,你这么说,那我原谅你了,谁让你天生就害怕警察呢。”那个身穿西装的男子郁闷的说道:“对了,你的刀能不能藏的更隐秘一点?”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