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前女友威胁怎么办,一直被前女友骚扰能报警吗

他咬了咬牙,接着将手里的演讲稿卷起来,神情悲痛的说道,“我何自臻愧对华夏同胞的兄弟姐们,愧对生养我的土地!我自己的兄弟战友英勇就义,但是我却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我何自臻,无地自容!我们镇守边境,答应保境安民,但是却让那么的百姓被外人杀害,我何自臻,罪该万死!”

他的声音颤颤发抖,隐隐带着哭腔,悲痛万分。

其实在来之前,上面要求他不要把这次发生的具体事件讲出来,但是他刚才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消息早就已经泄露出来了,这些自发而来的市民,绝大部分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他愿意坦坦荡荡的接受在场众人的批判和辱骂,是他这个军人做的不称职!才让这么多的手足同胞蒙此劫难!

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人出言辱骂他甚至是责备他!

“不丢人,你们是好样的!”

“对,你们是英雄!”

“谢谢你们,谢谢!”

……

阿丽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你是不是九龙总探长李峰?一直被前女友威胁怎么办”

李峰对着阿丽笑了一下,然后钻进跑车就离开了。

大飞和龙一这时也走了出来。

龙一看着跑车不断远去的背影,问道:“他是谁?”

阿丽用震惊的语气说道:“他就是新上任的九龙总探长李峰。”

“嘶!”

大飞和龙一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远处的大比也是一副死了全家的模样。

驱车离开的李峰心情不怎么好,自己耽误了半天时间想来触发个支线任务,竟然毫无动静。

李峰郁闷的想道:“也许是因为我现在层次太高了,像大飞和大比这种街头小混混根本没资格触发任务了?但是龙一是个黑帮头子呀!他为什么也没能触发任务。”

李峰也发觉虽然现在看似自己积攒了不少的任务,但是没有一个是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分手后前女友骚扰恶心

在刚穿越到这个世界,在九龙城寨里面的时候。一次街头打架、一次偷窃、一次抢劫就能触发个支线任务。但是后来,除了一些跟电影剧情相关的事件,想要触发任务根本是不可能了。

白浩还真未必非要反客为主。

但,正是发生了一系列事,让他彻底看清了省城白家饶面目,所谓的亲情早已打动他的心,之所以愿意和白家谈判,到底,还是因为他了解自己的父亲,叔叔,包括过世的爷爷,他们内心深处,并不想与白家决裂。

一个人从出生开始,他身上流淌的血液便是注定的,有些关系就算你不认,也不能否定它的存在。

是以,白家可以回归,却不会由于所谓的亲情而白白奉上利益。

“老爷子,诉我直言,白家虽然在本省省级家族中名列前茅,前女友纠缠可以报警吗但想要蜕变为区域家族几乎有没有可能。”

白浩停顿了一下,淡淡道:“而青市白家虽目前仅仅是够上省级资格,但未来蜕变区域级的几率很大,或许三年,或许两年,甚至只需要一年...”

随着他缓缓的语速,白家诸人眉头渐渐皱起,白老爷子眼中闪过精光,沉声道:“白浩,武道之路充满变数,哪怕几率再大,没有够着之前都只是水中花镜中月,况且,武道修炼出了赋之外,资源乃是重中之重,甚至某种意义来,比赋更加重要。”

“砰!”

李峰一脚踹在龙一的胸口,把他踹飞。

“你老爸就是被龙儿干掉的,我想接下来就是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李峰整理一下衣服,冷漠的说道。

到了现在也没能触发任务,李峰也没心情在这里看戏了。分手后男友拿照片威胁

龙一躺在地上,捂着胸口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的。”

李峰不屑的笑了一下,在港岛连自己都不认识。看来龙一混的也不怎么样。

“啪!”

李峰把手里的枪丢在龙一身边,说道:“你还是担心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吧,龙儿连老爸都杀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龙一看着李峰沉声说道:“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李峰点上一根烟,毫不在乎的挥挥手就往酒吧外面走去。

李峰没管外面人震惊的目光,打开车门就要离开。

“等等!”阿丽欲言又止的说道。

李峰回头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凡事以和为贵,打打闹闹总归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白老爷子“哦了”声,目光转向白浩:“刚才的一点不愉快,是素素失礼了,你也惩罚了她,就此掀过,如何?被前女友各种威胁

白浩点头一笑,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他本意不是来白家闹事,自然不会揪着插曲不放,刚才冲冠一怒,更多的是为白灵出气。

白山诸人一个个脸色难堪,但白老爷子态度明确,他们也不好什么,算是忍了。

接下来,白老爷子又重回正题:“浩,白家是X省省级巅峰,若是青市白家回归,我可以答应青市白家拥有一定自主权,利润分配方面,可以采取合作方式,或许你心中对白家当初的做法依然有怨气,但有一点,我相信国怀若是还在,他也不希望白家散了。”

白国怀是白浩的爷爷,所谓白家,正是从白老爷子一代,五兄弟起步的。

给予青市白家一定自主权,再加上利益上的合作分配制,地位已然凌驾分支之上,比起省城白家也只是少了对整个白家的决策权。

相当于封王了,而且还是能在自己的封地内独立做主的封王。

要不是何自臻非要自己去边境,他本可以在京城的军部里安稳度日的!分手后被前女友威胁压根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

广场内的人群立马自发有序的站好,收起脸上嬉笑的神情,面色严肃的朝着主席台的方向望去。

因为今天主要是烈士安葬活动,不是什么动员大会之类的,所以前来参加仪式的领导都没有安排发言,唯独让暗刺大队的何自臻上台发言,等他发言结束之后,便是烈士安葬仪式。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身挺拔军装的何自臻昂首挺胸,迈着监事的脚步朝着主席台方向走去,手里还攥着一份演讲稿。

与他英姿飒爽的身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悲痛与阴郁,每一步看起来都迈的十分有力轻松,但实际上每一步都踏的非常沉重。

等到他迈步走到讲台上之后,他扫了眼台下的众人,啪的打了个敬礼,从左侧到右侧旋转了半个身位,不只跟小广场内的众人敬礼,还给小广场外围自发而来的市民们敬礼。

接着他打开手里的演讲稿,扫了手里的演讲稿一眼,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大飞也站起来,分手后前女友一直骚扰我大声说道:“你说什么?你就是个送货的,这件事你抗的了吗?这件事算是我的。”

李峰看着两人笑了笑,拿着枪走回自己的座位,把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看着龙一说道:“龙一,看来很喜欢这里的生活呀!”

龙一被李峰叫出名字的一瞬间,气势立刻一变,目光阴沉的看着李峰,沉声说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老二的人?”

李峰没回答龙一的话,继续说道:“你还不知道,你老爸已经死了吧!”

“什么?不可能,老爸有老二照顾怎么可能死了!”龙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

李峰摇头可惜的说道:“你离开了弯岛,就连一个可以信任的手下都没有。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人通知你。”

龙头怒视这李峰,大步冲过来,愤怒的吼道:“你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老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龙一的手就抓向李峰的脖子。

“哼!”

李峰目光冷淡的看着龙一。

赤蚊从卫生间出来,将手机战战兢兢地递给了萧乐。他刚才在卫生间里瞧见了胸口被她捏坏的肌肉,那里已经乌黑一片,可见她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萧乐拿过手机道:“霸下么,武功秘籍对于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

霸下笑着说道:“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我会传你最好的心法,你可得好生修炼,许鸣昊就交给你了。记住,一定要把他带到我面前,我们一起亲手剁碎他。”

萧乐没想到霸下和许鸣昊也有这般深仇大恨,如此这般也是甚好,两人可以各取所需,只是到时候这许鸣昊的性命一定是要自己亲自取下的。她同意后没多久,一部名为血玉诀的心法便传送到了赤蚊的手机上,霸下随后又打来电话:“萧乐,我得提醒你,这血玉诀乃是至阴至邪的心法,同时也是一门双修功法,也只有这样的功法才能让你的功力在这个年纪得到速成。”

萧乐挂了电话仔细地研究了一番这血玉诀,看完后她仿佛打开了新世界一般,这血玉诀以血为媒介,一遇鲜血功力大增。萧乐两眼放出精光,这功法果然邪门至极,只是这双修的方式令萧乐多少有些犹豫,她看了眼身边仅有的男人,再看了看手机里的心法,最后把心一横。她先拼命记着心法里的紧要环节,接着便扑向了赤蚊。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