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总是骚扰怎么办,分手后前女友一直骚扰我

而韩东来等人神色也异常的难看。

一群人灰溜溜的走了。

而洛尘则是让其他人重新布置了一下大厅。

这个时候,张老板倒是很客气的走了过来。

“这位朋友,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异人协会?”张老板拿出一张邀请函。

他是异人协会的人,几乎很少回国,这一次是因为要调查一件事情,所以才回国的。

“异人协会?”洛尘眉头一挑。

他现在可是被异人协会盯上了,毕竟当初一剑灭一城的事情,异人协会怎么会放过他?

这个时候居然有人邀请他加入异人协会?“这样吧,这位朋友,我也不要你现在做出决定,你考虑考虑再说,我今晚还要飞往欧洲那边,回头你要是想通了,带着着这邀请函去各国异人协会的分部办理一下手续就

行了。”张老板开口道。

他是感觉洛尘应该没有那么简单,毕竟一个一级异人是怎么拿出一百万功勋值接下那个排名第三的任务的?

“呃,我这个地方也差不多。前女友总是骚扰怎么办”女人看见另外的—名女人颔首反复的琢磨的片刻也笑道。

“2位可是要做好决定,合同签了就倶备律法效应了。”苏志海看着两个人又—次提示道。

两个人相互凝望—眼,回过头同—时间对苏志海点下头。

看见两个人颔首之后,接着的事儿就十分的简单多了,苏志海掏岀来合同仔细的填好,让两个人签名,抄用电和用水等等等等,—连串的事儿搞定,苏志海就慌慌张张的下楼了冲着综合社区大门边儿奔去。

七单岀房子最后摆平,苏志海看了看时间,现在刚刚好是5点三十分,距离争夺竞赛结束还有三十分钟的时间,接着便是猫玩老鼠的时间。

摆平了手里边儿的所有事之后,—切的事情都顺,不禁心空放晴,光照万里无云,苏志海也不着急原路返回,决意放—下松,就来到公司这—层楼的下面的咖啡馆。

—进入咖啡馆,二名穿着专款制服的女人弯腰亲切的问安,在这之后—位女人将苏志海直接带至—个座位上坐下来了。

‘难道说。。。’杜龙愕然猜测道,不等他说完就被绿青云打断道:‘没错!骂前女友的话不带脏字我跟绿竹妹妹会尽量节约材料,看能否用六份仙药材炼制出两枚丹药后,还能够拼凑剩下三份仙药材,到时候就拿它们来完成爷爷对你的承诺!’

‘。。。。。。’虽然已经猜到这个结果,杜龙仍然感觉有点怪怪的,‘真没想到,身为药王的绿淼前辈,居然连售卖区区三份仙药材的权力都没有,还要如此拐弯抹角才行。’

其实,杜龙还是有些想歪了,身为药王谷之主,绿淼怎么会没有权力售卖区区几份七星仙药材,主要是他不愿意在众多反对声音中这么做而已!

若只是些普通仙药材倒也罢了,类似于炼制七星融元丹的仙药材,售价绝对贵得惊人不说,它们还是每百年都会迎来一次购买高峰,对于许多大家族而言,自然是能省则省了!

试想一下,类似于今天这种日子,炼丹实力达到七星级别的存在足足有数十人,却仅有里面实力最顶尖的那几个人选择炼制它们,其它人虽然也有炼制的实力,却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另外一个信息则是,洛尘是一个异人!

那么很有可能,电话短信骚扰前女友怎么办洛尘也是恐怖游戏的一员。

这两个信息合在一起之后,推算出的结论让张老板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这位洛先生,我想向你求证一件事情。”张老板开口道。

“可以。”洛尘点点头。

“恐怖游戏那个排名第三的任务?”张老板目光炯炯的看向了洛尘。

“是我接的。”洛尘没有否认,大方的承认了。

这下子,张老板便是忽然一阵大笑,然后也带着戏虐的目光看向了陈建斌一群人。

“张老板,你这什么意思?”陈建斌见张老板露出和洛尘相同的戏虐神色,顿时心中一个咯噔。

这里面难道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

“你们以为是他被耍了?”张老板忽然冷笑道。

“可笑,可笑至极!”张老板冷哼道。

“张老板,你到底什么意思?”韩东来开口问道,虽然他有怒火,但是他也不敢太得罪了张老板,毕竟张老板背后的势力的确有点可怕。

看见两个人没显露岀什么,一直被前女友骚扰能报警吗苏志海暗暗欣喜,只需要两个人关系谐和自然,两方合租就可能。

房子在十七楼,楼层面向都不错,—直接入门看见房里精心配置的装饰却是让两个人眼睛—亮。

这—套房子的精心配置的装饰虽说不太奢靡,然而装备却十分窝心,大厅中有—套软软的超长款沙发,—套大大的有线电视挂到桃红色的墙上,宽敞明亮的主卧室和平躺都相差不多,—样的美丽。

“怎么?”苏志海笑意盈盈的看着两个人问到。

“呃,还是不错,租房款多少钱啊?”那—名个头儿小小的启蒙老师看着苏志海问到。

“四千二佰元,如果是你们合租的话,各人在二千—百元左右。”苏志海笑意盈盈的对两个人说道。

苏志海—说完之后,两个人耷拉着脑袋,在心里面闪电般的速度的周密的运算,虽说房子很好,被前女友威胁可以报警吗然而他们—定必需要依照自已的情形来下决定。

“我这个地方没有问题。”个头儿小小的那—名女人看着苏志海点下头说道。

“……小伙子,你是……”

中年男人脸上笑着,走到廉歌跟前,看着廉歌出声询问道,

再看了眼那院边,虚掩着的堂屋门,廉歌转过了视线,看了眼这中年男人,

“过路人,不请自来。不知道能否讨杯寿酒喝。”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闻声,中年男人先是打量了廉歌一眼,紧随着,在脸上笑着,应着,

“……来了就是客人,小伙子到了我们村子,就是缘分。自然欢迎。”

有些热情着,中年男人回身领着路,

“……小伙子,这边请,先坐,我去给小伙子你倒杯水。”

领着路,走到张摆好的圆桌前,中年男人招呼着廉歌坐下后,紧随着,又脸上笑着,朝着堂屋里走了回去。

“……老常,这二十几张桌子,你这院子里有点摆不下啊,你看是摆在堂屋里,前女友上门骚扰怎么办还是怎么着。”

就在这时候,又将张圆桌从车上搬下来的帮工,看了看已经摆满桌椅的院子里,出声朝着那中年男人喊了声,

母亲跟着上了车,坐在他的尸体旁,紧紧的攥着他的手,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儿,你放心走,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下去陪你。”

对于她来说,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儿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林羽顿时急了,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缴费之后,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

“不要!”

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林羽瞬间崩溃。

随着肉身的燃烧,林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被前女友骚扰报警有用吗

地狱!

“不过!以咱们药王谷的规矩,稀缺类仙药材是不能够随意对外出售,只能通过两条途径才能出售,其一是通过包括本谷主在内的所有长老同意,其二就是通过年度考核获得某星级第一名,才能够购买相应星级的稀缺仙药材!”

“做为药王谷的谷主,我不愿意破坏谷中的这个规矩,于是决定让杜龙参加咱们的年度大赛,完全是按照规矩办事,这点连同诸位长老都赞成了,不知道远枫小子为何会质疑此事呢?!”

药王绿淼话音刚落,观众席上便传来阵阵嗡嗡的议论声,有对药王如此遵守谷中规矩表示赞美的,也有对陆远枫不识好歹,居然敢质疑药王谷主表示愤慨的,不一而足!

“远枫!此事乃我们诸位长老与谷主一道通过的,你小子休要胡乱质疑!”主席台上,跟药王绿淼坐在一排的几位长老当中,一位面容略显阴柔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

他不是别人,正是陆远枫的亲爷爷,虽然看起来还只是中年模样,实际上,他的岁数却不比那些看起来垂垂老矣的长老们小多少。

“噢!孙儿明白了!”面对谷主外加爷爷亲自开口后,陆远枫只能服软,不过他却也因此而变得有些恼羞成怒地望向杜龙道:“哼!杜龙!虽然你因为谷主的关照拥有参加年度考核的资格,不过。。。想要获得此次年度考核第一名的好成绩,并抢走十份炼制七星融元丹的仙药材,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话――门都没有!!”

咧了咧嘴,无视了这个讨厌鬼那么久之后,杜龙终于转过头来望着他不冷不热地笑应道:“嘿嘿!在下才刚突破七星实力不久,在丹道实力不如药王谷中的诸位师兄师姐们倒也不奇怪,总之,杜龙必定尽力而为,至于能否取得七星级别第一名的成绩,那就只有看天意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