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前女友要赔偿,威胁前女友

一次就调配好了颜色?

难道不用试色的吗?

“也许向专家是先调配出个中间色来,然后再慢慢调配出需要的颜色吧。”

向南如今正集中精神在工作,老朱也不好出声发问,只好自行脑补。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老朱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只见向南从墙上取下一只小楷狼毫笔来,蘸取了少量调配好的颜色,在调色盘边刮去多余颜料,直到刮不出时,再用宣纸边角吸去一部分,并把笔毛理顺,就对着已经上了墙的画芯,开始了全色工作。

他将笔杆垂直,以笔尖梢头轻轻触碰画芯右下角一个小孔,微微点了一点,让笔尖的颜色沾染到画面后,就将毛笔拿开了。

老朱看到,补全上去的颜色,若不是还稍稍有些湿润,几乎就和画芯底色一模一样!

这颜色究竟是怎么调配的?

其他修复师在全色之时,威胁前女友要赔偿为了调配出合适的颜色,几乎被折磨得欲仙欲死,不调配个二三十次,根本就别想进行下一步工作。

“恩!”林予希态度有好的让顾漓陌都开始怀疑人生。

“我去!你也是能好好的跟我讲话的嘛,我还以为你就是那么的看不起我呢!”顾漓陌十分找抽,就是喜欢没事找事,可是林予希并不想和他计较。

“我拿你当人的时候,请你尽量装的像一点!谢谢。”林予希淡定的说了这么一句,就要向酒店的门口的方向走去!

在古代的条件下,打仗就要死人,尸体处理不好就会有瘟疫产生。

时代进步了,但病毒也一直在进步,他那个世界,对于病毒的蔓延,还是有些束手无策。

很多预测都认为,人类最终不见得是因为核武器而毁灭,怎么样能威胁到女朋友而是因为高度进化的病毒而消失。

可这个世界不应是因为病毒而衰退?怎么会变得更加的先进呢?

金鑫却很是关心的看着牌桌——沈约再次下注,虽然不多,但已经突破了底注,黝黑那人只是跟注,但帅得布耀随即加注到100万间。

帅得布耀手上是张方块九,那黝黑之人拿到的是张八,牌桌上另外一个老外拿的是张四,看了眼底牌,凝神半晌,终于还是跟着落注。

那巨富模样的人手上只是张方块二,已经算是最小的牌,却笑了笑道:“跟100万。”

沈约终于看了那个巨富一眼,微笑道:“先生贵姓。”

他感觉这人真的不差钱的。

“姓史,史一坨。”那巨富淡淡道。

《双喜图》属于立轴古画,一般是悬挂在墙壁上欣赏的,因此,向南采用了立贴进行全色。

但在全色之前,他还有一项准备工作要做,那就是调配颜色。女友以死威胁不分手

调配颜色是全色的基础,调配不出准确的颜色,是很难做好全色工作的。

一般情况下,负责全色的修复师,只有不断试色,才能逐渐调配出接近画芯本色的颜色来。

但对于向南来说,就完全没有这种顾虑了。

他是亲眼目睹了崔白是如何调配颜色的,如今只需要略作微调,使得调配出来的颜色比画芯底色稍稍淡一些就可以了。

向南将吴茉莉早就准备好的矿物颜料粉末取出来,将所需的颜色取出来,按照当时崔白调配颜色时的比例,很快就调配好了全色用的颜色。

调配颜色这一步,对于一般的书画修复师来说,实际上是很消耗时间的,有时候花上一整天时间,也不一定能够调配出适用的颜色来。

然而,到了向南这里,依旧是快得无以复加。

站在一旁一直盯着看的老朱也是看傻了眼。

他看着表,又等了一会。

发现两个黄毛不说话了,不时地看看他的汽车,骂骂咧咧的,以死威胁的前女友似有撤离的倾向。

顾平严肃地说道:“朴彤,你看着姜雨泥,不要下车!”

不等姜雨泥有反应,他打开车门,下车。

那两个黄毛一愣,相视一眼,收回刚跨出去的脚。

他们发现顾平居然在向他们走近!

两黄毛炸毛了!

挑衅!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黄毛们的眼中,只有别人怕他们!

不教训这小子一顿,让他长点记性,岂不白白染发了?

两黄毛相视一眼,目露凶光,向顾平逼近。

顾平笑道:“黄毛!赶紧将偷的钱交出来,跪下来认个错,看在你年轻的份上,我就饶过你。”

哇!

他敢这样!

两黄毛再次炸毛!

“草你老母!”两黄毛冲上来。

顾平亮了亮手里的家伙。

对于这何家老祖的实力裴君临有些略微失望,虽然对方是老牌的圣人,但是生机已经衰落,寿元耗尽,不足以检验他的实力。

“你说完了没有?说完了都下来受死,你的孙儿做的恶,就让你这个做爷爷的来替他还债吧。”裴君临单手举起一片乌黑的阴风呼呼刮来。

天地的规则纷纷被吹破,分手后遭受前男友威胁在整个城市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似乎天都被人撕去了一片。

这骇人的景象让整个城市的所有人都发出尖叫,因为谁都没有想到,城池上空有顶级的高手作战,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之中有不少修炼者,看到这种骇人的景象也都闭门不出。

裴君临无意伤害无辜,所以他出手的时候十分的注意分寸。但饶是如此那魔神之爪的巨大威力,完全敞开的时候,仍然是十分惊吓的。

何家老祖眯起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次惊人的光芒,他看到裴君临右手中散发着乌光,心中有些猜测。

可是当裴君临施展招数的时候,毁灭天地的威力,终于让这名老者认定,裴君临手中的东西绝对是一件圣器。

不过转念一想,老朱又有些心动了起来:

“待会等向专家忙完了,威胁前女友犯法吗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指点指点我?”

想到这里,老朱看向向南的眼神之中,忽然之间就充满了火热。

老朱在一旁思绪万千,向南是一点也不知道。

因为画面气色变化无穷,全色就要灵活多变,就连调配的颜色,也要根据画面颜色的浓淡干湿不同,多调出几种来,灵活加减,全出深浅变化,色随意转,才能气韵生动。

因此,向南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一丝也不能松懈。

他按照全色的基本准则,先全小洞,有利于试色是否对路,看是否漏矾。

如果色笔所到之处出现深色点,说明矾性过小,那就需要再刷一遍淡胶矾水,方可继续着色。

摸清了色路之后,再给大洞全色,相对来说,就要容易得多了。

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向南才将画芯之上十多处破损之处一一着色完毕。

全色结束之后,向南并没有急着去接笔,而是将毛笔、调色盘放到一旁后,分手后威胁前女友重新来到画芯之前,前后左右每个角度都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当然了,比起他适才赢得的两亿间,输的这点小钱可以忽略不计。

沈约看向了豹哥,“这里打牌,不允许说话的吗?”

豹哥有些蒙圈,半晌才道:“倒没有这个规矩。”

允许说话,可没有你这种说话方式啊。

豹哥见过太多的赌徒在赌桌上唇枪舌剑、各呈机心,但真的没有见过哪个赌徒在赌桌上研究世界历史,顺便赢个几亿的。

女荷官嘴角带丝微笑,再次发牌,沈约手上的明牌是张红桃十,却已经是牌面的最大,他依旧不看底牌就要扣牌放弃的模样……

帅得布耀见状讽刺道:“沈先生还要做缩头乌龟?”

沈约皱了下眉头,终于没有弃牌,叫牌道:“二十万间。”

转头看向了金鑫,沈约关心道:“瘟疫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兵之后,必有凶年。

兵者、不详之器。

老子说的这些话能流传数千年,其中自然是蕴含着极为深刻的道理。

‘我听夫君的!’夏青莲自然不会反对杜龙的任务决定,一旁的夫诸也没什么意见,紧跟着答应了。

杜龙微笑点了点头,这才朝一名工作人员招了招手,那家伙立即挤出谄媚的笑容迎了过来,很快便来到杜龙跟前恭敬道:“这位公子可是初步选好星级冒险任务啦?!”

“把恐星、贪狼星两个常年组队任务的详细说明各来三份!”杜龙爽快应道,同时要三份说明,他就可以跟夏青莲还有夫诸同时观看,省得浪费时间了!

“好的!恐星、贪狼星常年组队任务各三份,盛惠六百紫金币!”这名工作人员翻手就取出六份说明书递了过来,就好像生怕杜龙会临时改变主意似的。

也算他机灵,若是再慢上一步,一旁的夏青莲正要劝说杜龙不用买那么多份,眼见人家把东西都拿出来,就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杜龙接过六份说明书分发给二女各两份之后,这才翻手取出紫金卡,当场划了六百紫金币到那个工作人员的卡中,全程由联盟阵灵掌控,绝对出不了半点差错!

“谢谢公子,呆会若有看中其它任务说明,还请务必招呼小的!”这个冒险联盟的工作人员客气了一声后,也不再打扰三人,到一旁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