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女友跟我要钱,女朋友分手给我钱要不要

乔希自己的脚脖子应该还是不会碍事的。

想到这里,乔希更加慢吞吞的喝起了自己的果汁。

但是叶凡着急啊。

叶凡身上还有着寻找自己的老婆的重任,他等不起。

叶凡不住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一次又一次的看着自己手机上的时间。

“乔希妹妹,你能快点喝吗?”终于,叶凡忍不住了,催促了乔希一句,说道。

“……”乔希没有说话,看着叶凡焦急的神情。

“乔希妹妹呀,别看了。”叶凡见到乔希一直盯着自己看,无奈地说道。

“……”乔希知道自己失去了仪态,于是赶紧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气氛一度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叶凡哥哥,我喝完了。”

乔希自己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拖延时间了,于是乔西放下手中的果汁杯子,说道。

“嗯,那我们就现在出发吧。”叶凡点了点头,说道。

“嘶……”乔希准备站起身来,却忘记了自己的脚脖子刚崴了一下。

“谢谢刘哥关心。分手女友跟我要钱”武胜谢过刘辰之后,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心里面便再次豁然起来。

“好了,不打扰你们逛商场了,就这样吧,记住,对女孩子要尽可能地大方,好了打电话给我,我来接你们,先挂了。”刘辰主动找了一个合适的时间点结束了话题,同时还不忘再次叮嘱,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上心。

“嗯,谢谢刘哥提醒,再见了。”

“拜拜。”

刘辰挂断了电话,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一眼望去,薄薄的云层围拢在太阳的周围,为大地带来一片阴凉,不时地吹来阵阵清风,下午的天气渐渐凉了下来,不再是那么的酷热,真是个游玩的好天气。祝愿武胜和唐西诗经过这天的游玩,能够增加彼此深厚的感情。

为武胜的感情操心完后,秦思的电话也适时地打来了,刘辰接起电话就知道秦思是来汇报情况,不出所料,一切都按照计划完美地进行了过来。

面对姐姐突然的追问,小志很豁达地笑了笑,很看得开:“呵呵,分手要钱的女人能怎么样啊,我跟她也就普通朋友呗,我估计她都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纪霖渊关心道:“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她没信心啊?”

小志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略带严肃地回答道:“不是啦,其实……其实如果她是别人的堂妹,或者说和苏家没有什么关系,我倒是会主动去追求,但是她现在是苏宗明的堂妹,你也知道苏宗明是个怎么样的人,对我们做了些什么,所以我不确定她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小志看似一个大大咧咧的人,其实对于身边的事,尤其是酒吧里的事关注的挺细致,和苏宗明的接触基本上都是姐姐在安排,他多次旁敲侧击也是有所了解,他知道苏宗明盯着他们星光酒吧的目的不纯,苏小小是苏宗明的堂妹,也是领航投资的秘书,立场肯定站在苏宗明那边,所以小志的顾虑也很正常。

得知弟弟是因为苏小小和苏宗明的关系而对这段感情有些不自在,女友分手后索要分手费纪霖渊作为姐姐,她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弟弟参谋一下,于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实以我对苏小小的观察,我觉得她和她的堂哥苏宗明不是一样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她为人善良,做事有原则,但至于是不是她伪装起来也不好轻易下定论,呵呵,我忽然觉得,我们姐弟俩的感情路咋都这么不顺呢。”

一个白人美女记者率先提问道:“施怀雅先生您好,我想请问对于打赢这次太古狙击战您是不是有十足的把握。”

约克-施怀雅:“说实话我之前并没有十足把握,包子轩虽然经商时间不长。也的确是一个天才,研发出很多优秀产品,在国际上赚了很多钱。施怀雅家族虽然经商超过百年,可是还真的不一定有他的现金多。”

“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白搭,因此我曾一度担心会失去太古集团的控制权。如果太古集团在我手上被人夺走,那么我必定成为家族的罪人。”

“其实这不单单是太古集团的问题,香江其他企业一旦被包子轩盯上都在劫难逃。我想既然我一个人不是你的对手,分手后女朋友给我钱要吗那我就要找强大的盟友,一起联合起来与其对抗。”

“二战前期德国可以说横扫整个欧洲,不过最终不也失败了吗!就是因为他一个国家想要对抗整个人类文明社会,这必定会失败。”

“一个施怀雅家族不是敌方对手,那加上船王家族、在有强大的汇丰支持,在香江我不怕任何威胁。这就是现在有十足把握的信心,我有着必胜的排面。”

“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叶凡很疑惑,扭过头看了一眼乔希,说道。

“啊,没事,没事呀。”乔希赶紧摆了摆手,说道。

“别发呆了,快上来吧。”叶凡示意乔希,叫她赶紧上来,自己好背着她。

“唔,谢谢叶凡哥哥。”调息以为叶凡是在关心她自己,心里暖暖的,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动着。

乔希爬到了叶凡的后背上之后,又轻轻地把自己的脑袋靠在了叶凡的肩膀上。

话说回来,叶凡活到现在也只背过两个女生。

一个便是他最喜欢的人,柳梦雪。

另一个便是他不得已需要背着的女生,乔希。

叶凡稳住乔希,分手了她只知道找我要钱然后慢慢的站起了身来。

不得不说,乔希还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

叶凡背着乔希走路,却丝毫不觉得很沉。

“你挺轻的啊。”叶凡随口说道。

“呃,是呀。”乔希趴在叶凡的背上。

不得不说,这一对儿人走在马路上还是挺引人注目的。

接下来,只有各种债主开始上门讨债,伦勃朗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顿了,而且这种困顿一直贯穿了伦勃朗的余生,再也没有任何改善。

在伦勃朗晚年时期,他的一幅画作甚至只能卖一百荷币,从此,一个高贵的灵魂就此沉沦,一度辉煌的荷兰画派也就此开始没落。

据我判断,今天发现的这幅巴洛克风格风景画,应该创作于伦勃朗被群起而攻之、被所有人嘲笑的那个年代,而且仅此一幅。

那个时期的伦勃朗,生活没有任何希望,只有无尽的黑暗、整个人都被绝望彻底笼罩了,所有这一切,都表现在了这幅画作里!想主动分手还想要分手费

我之所以说,这幅风景油画的价值不低于《夜巡》,是因为它代表了伦勃朗生活中最黑暗的那个时期、代表了一个高贵灵魂的沉沦!

它还是荷兰画派就此没落的开端和标志,在艺术史上的地位独一无二,它所表现出的悲怆与绝望,可以看作是荷兰画派的挽歌!

当然,这些鉴定结论还需要证据支持,但我相信,在这幅独一无二的伦勃朗作品上,一定能找到更多证据,支持我的鉴定结论!”

点头的同时,大家也暗自唏嘘不已。

什么叫明珠暗投,这就是再完美不过的例子。

稍顿一下,叶天继续接着说道:

“正是在那段被无数人嘲笑的日子里,伦勃朗又遭遇了另外一次重度打击,他的妻子生下最后一个儿子泰塔斯之后不久,就不幸去世了!

伦勃朗和妻子共有四个孩子,但只有泰塔斯活了下来,其余全都夭折了,为照顾这个幼小的儿子,他请了一个没有文化的年轻村妇来做保姆。

这个村妇名叫韩德瑞克,来到伦勃朗家后不久,这位年轻村妇就成为了伦勃朗的情妇,分手后男方问女方要钱并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这在当时并不为人们所接受。

消息一经传出,整个阿姆斯特丹都彻底兴奋了,人们认为他们的感情是一个丑闻、是一种通jian,当地教会甚至正式谴责为‘罪恶的生活’

在当时,阿姆斯特丹整个小市民阶层都陷入了一个有机会对高贵的灵魂泼脏水的兴奋境地,每个人都在看好戏、每个人都在嘲笑伦勃朗。

当地加尔文教派的牧师,也开始谴责伦勃朗的情人韩德瑞克,这又引发了另外一场更加猛烈的风暴,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请伦勃朗作画了。

“就是背上那个小女孩儿,他爹是一家外企的老总。”路人的朋友低声说道。

“这么牛?”路人表示很惊讶。

“不过那小女孩据说交了好几个男朋友。”路人的朋友又低声说道。

“是吗?那这个是她新交的男朋友嘛。”路人若有所思的看着路过的叶凡和乔希,说道。

其实这个声音虽然说比较小,但是也不是很小,因为这两个路人离叶凡和乔希不算很远。

“……”乔希听见了路人的窃窃私语,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趴在叶凡的背上。

乔希想要看看叶凡是什么反应。

乔希希望叶凡能出手帮自己。

虽然那些路人们说的也的确都是事实,但是叫乔希听着还是很不舒服的。

很明显的是,叶凡也听到了人们对于乔希和自己的窃窃私语。

“有功夫在那里嚼舌根,不如看看自己的不足。”

叶凡对于这种只会在背后嚼舌根的小动作很是瞧不起,于是,叶凡在路过的时候轻轻的说了一句。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