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前女友得了抑郁,前女友抑郁症自杀了

并不是这家私人咖啡屋的服务态度多好,也不是说看施清海太帅所以忍住了没开口,重点在与私人咖啡屋的前面的两个字。

私人!

谁的私人?

施清海的私人!

“客人已经在oo8包厢等候了,老板。”

刚一进去,店长就赶紧上前,弯着腰为施清海指路。

虽然施清海很少来到这种地方,但是店长的眼力劲可一直都在。

并且也不存在说什么施清海在这边等待余师,在上层社会了先来后到的观念十分明显,位置低的位置高的先到那肯定必须的,位置高的跟他一起到则是属于一种情面。

但很显然,作为福市最大的混混头子兼龙牙队员,此时的施清海可没有打算跟他一同到场。

要不然,施清海也不会在早上的时候在那边进行论证花费时间了。

走进包厢,一个中年人正坐在座椅上,留着一撮小山羊胡,看起来让他更显得老了几分。

用真气感受了下,施清海发现余师的境界在灵台初期,这也很符合他的预期,毕竟福市这边可算是自己的老巢,分手后前女友得了抑郁要是凭空出现一个仙台之境的强者,那就该轮到施清海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了。

不过,庄道忠则是加了一个自己的条件。

那便是让陈威给他炒一盘清炒虾仁,如果满意的话,庄道忠便不要利息把钱借给他们。

清炒虾仁这么一道菜,看上去实际上并不难,一切的烹调过程都有迹可循。但其中却能够检验出一位厨师对火工的精准把控力。

陈威那时也是极为自信的,毕竟他离开之前,已经在苏记获得了大师兄地位。

很多时候,苏记的菜品烹饪,都是他作为主厨带领师兄弟做。

所以,陈威欣然接受。

结果不言而喻,陈威自然是失败了,清炒虾仁并没有真正做到顶尖水准。

多年过去,如今听庄道忠又提起当年的事情,又说起这道“清炒虾仁”,陈威心底的疙瘩明显是没有解开的。

迟疑了片刻,陈威只能无奈说:“师叔,我承认,现在让我做清炒虾仁,可能比当年水准还要略逊一筹。”

这其实倒是不能怪陈威,前女友因为我得了抑郁症毕竟他这些年是整个餐厅集团行政总厨,而且身在国外也很少会做清炒虾仁这类菜肴了。

金素妍真的从舞台那边走了过来了。

而且的的确确的走向了洛尘。

万众瞩目之中,金素妍摇摆着走到了洛尘面前,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金素妍对洛尘微微笑。

“洛先生,你叫我?”金素妍此刻还没有关麦克风,这句话直接是在音响里出来的。

顿时全校的人一瞬间就把目光投向了洛尘。

似乎因为金素妍察觉到了异样,赶忙把麦克风关掉了。

“嗯,帮我给她签个名。”洛尘指了指周莉莉。

“小事一桩,我等下让人拿笔过来,这位小姐,无论您要签哪里都可以。”金素妍对着周莉莉浅浅一笑。

一旁的丰惠子和余梦婷这一刻已经彻底愣住了。

特别是在刚刚金素妍自己主动开口说出那句洛先生你找我之后。

“金小姐,你为什么?他?”余梦婷实在想不明白。

金素妍可是连府山宋家家主的面子都可以不给的人,怎么会因为洛尘随便勾勾手指头来了呢?

“可是.......”

帕尼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又被泰妍打断。刚分手女朋友得了抑郁症

“没什么可是的,至于那些布置......就随他去吧。”

一路无话。

回到房间内,泰妍没有换上自己熟悉的睡衣,还穿着那些衣服,直接爬上了床,靠在床头,抱着自己的双腿,下巴拄在膝盖,娇小的身躯蜷缩在了一起,不知盯着什么,怔怔出神,可是仔细看去,会发现那双星眸中,没有一点焦距。

帕尼坐在另一张床上静静的看着泰妍,嘴角忍不住浮现苦笑。

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泰妍刚刚打开了一丝缝隙,又重新的闭合,只是那完全封闭的世界中,是不是再也没有了一点的光亮......

依稀的记得,从前的自己感觉没有任何人会比自己更懂泰妍的心思。

只是随着关系的愈发亲近之后,帕尼却是知道。

关系越好,却越难懂。

或许从始至终,真正能懂泰妍的也就只有jessica了吧!

此刻,那些盘腿而坐的修士,完全是投入到了感悟之中。

在这名胡子花白的老头,跨出白色光芒的范围,来到沈风等人身边的瞬间。

只见那几个盘腿坐在最前面的修士,忽然之间,身体快速融化了起来,女友提分手后得了抑郁症他们根本是来不及反应,身体便化为了一滩血水。

虽说这一动静发生的极为快速,但某些天玄境九层的强者还是感觉到了。

不过,很多修士想要从地面上站起来都来不及,他们的身体快速被地面中的恐怖力量融化。

刚刚那灵煞宗宗主的儿子,只见他喉咙里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整个人便化为了一滩血水。

一时间空气中四散着浓郁的血腥味。

最终,只有一名上天位强者,以及一名中天位强者,从其中快速的掠了出来。

而那名中天位强者便是灵煞宗的太上长老,他及时催动了灵煞宗内的顶级法宝,靠着损坏一件法宝,给自己争取到了逃出来的机会。

至于某些下天位的强者,他们连激发法宝的机会也没有,而其余中天位的强者,虽说他们能够有激发法宝的机会,但是他们的法宝不够强大,根本没有给他们争取到时间。

而且居然态度还这么恭敬?

“我今天就是特意为了洛先生来的啊。”金素妍这句话一出口,四周一片安静。

不要说丰惠子和余梦婷了,就是周莉莉都震惊了,一张嘴巴瞬间张的老大的看着洛尘。

她是知道洛尘的能耐,前女友为我得了抑郁症但那是在国内啊!

在国外,自己的老师居然还有这么大的面子和能耐。

影响整个高丽的pj娱乐公司当红新人,居然都是为了洛尘而来的。

这个面子可就大的有点过分了!

余梦婷和丰惠子这一刻已经说不出来话了,整张脸上都充满了惊愕之色。

“我说过,他可以做到的。”周莉莉笑着看了看丰惠子,然后又带着冷笑看了看余梦婷。

“我听说你一直想进pj娱乐公司?”周莉莉忽然看向了余梦婷。

“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周莉莉的话犹如狠狠的一耳光打在余梦婷的脸上。

余梦婷当然知道周莉莉的意思,她原本和洛尘算是认识了,算是有交集的。

说着,似乎心情瞬间变的无比低落,连没心没肺的田小蕾都感觉到了状态有些不对。

而身后的简阳则是盯着泰妍的背影,张了张嘴巴,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被抑郁症前女友纠缠

只是低下头,叹了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泰妍呐,怎么了?”帕尼小声问道。

“没,没什么。”泰妍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难道又失败了?”

很快,帕尼想到了这个可能。

“可能从来都没有过开始吧。”

泰妍轻叹道:“没有开始的故事,哪能算得上失败?”

说着,自嘲一笑道:“可能真的只是一场梦罢了。”

“那后面的设置怎么办?”

帕尼低声道:“难道就都不管了吗?”

“不管了。”

泰妍摇头:“这一趟的旅行本来就是冲动而为,连带着,弄的这些东西也都属于冲动,而现在.......”

泰妍喃喃道:“我觉得冲动的已经够多的了,是时候,应该恢复一下冷静的自己了。”

苏澜馨短暂愣了一下神,紧接着便说:“我才不需要老顽固可怜我。”

庄道忠站起身,凝视着苏澜馨说:“你觉得那是在可怜你?前女友抑郁了但是在我眼里,那是一位疼爱女儿父亲心中的不忍,想要尽力去为女儿再做些什么,哪怕女儿恨他。”

没有给苏澜馨再次开口,庄道忠接着说:“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如果你的父亲真的是因为什么‘传男不传女’古板思想,不传授给你厨艺,你真的能有机会偷师吗?”

说到这里,庄道忠觉得已经没有必要留下,转身便准备要离开。

走到门前的时候,庄道忠最后说了一句:“你父亲是因为疼爱你,甚至厨子的辛苦,不希望你和他以及你哥哥一样守着灶台,所以才不传给你厨艺。

言尽于此,我老头子也表明态度,我不会支持你们去拿苏记老匾。

那块老匾是属于你大哥的。”

言罢,庄道忠老爷子没有停留,打开包间的门便走出去。

包间里剩下苏澜馨和陈威两人,陈威看着苏澜馨温声细语说:“不要再继续固执下去,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已经获得成功,老匾对你早已没有价值。”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