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纠缠男友对我厌恶,不纠缠后突然想她了

章萍并不相信,她别过脸不去看季溪。

最后还是云丽瑶过来打圆场,她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找不到,很多客人第一次到我家做客时都会找不到。”

“我以为我可以的,没想到我高估了自己。”季溪又说了一句。

但章萍依然阴沉着脸。

季溪觉得情况不妙了,刚才她还主动邀顾夜恒一起去游玩,现在章萍又看到她从顾夜恒房间出来,这两个信息点加起来章萍肯定会误会。

操!季溪暗骂了一句,果然一旦跟顾夜恒这个人沾染到关系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季溪决定跟章萍解释一下,话说到一半章萍就打断了她。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的。”章萍低着头绕着手指一副委屈的样子。

很明显,她是真的误会了,不愿听是不愿相信。

季溪却笑了,章萍这神情跟之前的她还真是像。

顾夜恒警告她不要生出妄念时,她也是这样低着头一副委屈模样。

她摇摇头问章萍,“你是不是喜欢顾夜恒?”

“她还拜托我帮她打听顾夜恒对女人的喜好,分手后纠缠男友对我厌恶我答应了。”季溪看了叶枫一眼,“你怎么看待我答应她的这件事?”

“你应该是骑虎难下。”叶枫给出了答案。

季溪笑了,她觉得叶枫还是之前的那个叶枫,自信且保有理智,而且能理解她。

她上去抱住了叶枫,动情地说道,“我昨天晚上跟章萍说会有一个天使去爱顾夜恒的,但我今天想说终于有个天使肯爱我了,你就是那个天使。”

她仰着头看着叶枫,深情表白,“我也希望我能成为你的天使。”

叶枫有些感动。

“季溪,我要跟你道歉。”

“道什么歉?”

“昨天你主动提出让顾总带我们去鬼洞探险,有那么一秒我怀疑了你。”他看着她,有些自责。

季溪却笑了,“我昨天晚上主动相约其动机确实让人起疑。事后我也觉得自己是没事找事。但当时吧,我是冲着跟顾夜恒搞好关系的目的去说这事的。”

“你肯定会说两个人已经分开了不存在还有什么关系可言,所以没必要强求。”

“明天应该就到了,你要跟我一起去接机吗?”韩三千笑着说道。

“你从华夏找的人?分手后纠缠2个月再断联”袁玲不解的问道。

“袁玲,你不过是我的助手而已,干涉的事情会不会太多了,难道我决定要做的事情,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韩三千冷着脸说道,他没有在袁玲面前摆过架子,但是不代表袁玲可以左右他的决定。

袁玲一愣,这才觉得自己似乎的确有些过分了。

她有什么资格去干扰韩三千的决定呢?

一个小小的助手而已,难道还能控制韩三千这种高层?

“对不起,我也是为公司着想。”袁玲低着头说道。

“你说的这些我们一会儿再讨论,笔记本里有网站的资料吧?我现在能不能看看?”

高牧径直打断了他的介绍,没有准备继续听他吹嘘。

典型的注水大师,到底是玩虚拟经济的,虚化能力超强。明明是一只快饿死的小鱼,被他吹嘘的快要鲲之大一锅炖不下了。

说的正兴致勃勃,被高牧咔擦一下打断,邵一搏下面的话被卡在了喉咙里。纠缠过了断联还有用吗

吞咽一番之后,重新组织语言 :“当然,当然可以看,洋英。”

谭洋英从专用手提包里掏出厚重的IBM,打开电源,操作了一番后,把电脑屏幕转到了高牧的面前:“趣味网的所有网站功能都已经备齐,目前正在做内部测试。”

高牧点点头,没有说话,手指滑动鼠标点击了几个此页面,还模拟注册了一个账号。

“这些页面的商品,牌子,有没有真实的?”

这话问的,尴尬了不是,谭洋英手指撩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目前还只是搭建了网站内容,招商的工作还没有来得及开始。”

当然,网络的发展还有一个标志就是快,网络体量的膨胀,是以往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新兴行业都没有的。

以蒸汽机、汽船、火车为代表,标志着人类进入蒸汽时代的第一次工业革命;

以电力、内燃机、飞机、汽车为代表,标志着人类进入电气时代的第二次工业革命;

都无法和以计算机、原子能、航空航天、遗传工程为代表,标志着人类进入信息时代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相比较。

串联信息的基本就是互联网,不纠缠不联系你的女人而互联网爆炸式发展的根基则是网民,只有网络发展到一定程度,网民达到一定的基数,网络经济的发展才会迎来新的篇章。

而国内泛义的互联网经济,包括电子商务,及时通讯这一块,都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儿。

前景很光明,却长夜漫漫。

所有的网络人,都希望这黎明能来的更早一些。

邵一搏和谭洋英已经不知道如何对话了, 趣味网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底 裤也被高牧拆穿,今天的谈判注定万分的艰苦。

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

沈风懂得积少成多的道理,况且他也明白,如今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天玄境七层,往后需要的异变时空之泪数量,恐怕将会多到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

而江义光等人则是在这里四处查看,不过,他们会时不时的摇头,在这里很难找到他们用得上的宝物。

至于异变的时空之泪,如若不懂得使用的方式,只有在第一次的时候才会有奇效。死缠烂打后马上断联

江义光等人之前在某些势力内,已经获得过一定数量的异变时空之泪,如今他们对这种宝物完全不感兴趣了。

当沈风想要将这一个个瓶子收入血红色戒指的时候。

忽然之间。

有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外面掠了进来。

来人是一名身穿红色裙子的少女,其模样倒是长得挺貌美的,不过,从她皱紧柳眉的样子判断,这丫头的脾气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此人身上隐隐泛起半步凝道的气息。

这丫头第一时间来到了沈风的旁边,她随手拿起一个瓷瓶打开之后,脸上随即浮现了欣喜之色。

“马少,沭阳带人踩了我的场子,你小心点。”电话拨通之后,光头大汉说道。

马飞浩正在某私人会所享受生活,身边好几个身材极品的女人,女人断联后心理定律有按肩的,也有按腿的,还有用嘴送水果的,可谓享受至极。

听到光头大汉的话,马飞浩露出了不屑的笑容,说道:“沭阳这个垃圾,居然还敢找你麻烦,你随便找点人搞定不就行了。”

“马少,他带来的人,可不简单,一个人,把我场子里的所有兄弟都打趴下了,就连我都差点死在他手里。”光头大汉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

马飞浩坐起身,对身边的女人做了一个滚蛋的手势,神情严肃的问道:“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一个人?”

“马少,我哪还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呢,你要是不信的话,亲自来我这里看看就知道了。”光头大汉苦笑道。

“你那破地方,还有资格让我亲自去呢,脏了我的脚,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吗?”马飞浩不满的说道。

光头大汉虽然知道马飞浩这种富家少爷很鄙视他这种小地方,但是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还是会让他心里不爽,只可惜这份不爽,只能安奈在心里。

向南站在这尊跪射俑的身边,来回察看了几遍,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这才拍了拍手上残留的泥巴,笑道,“我去洗个手,男人会烦前女友纠缠吗然后回来收拾一下,差不多就该下班了。”

“哦,好的。”

王民琦应了一声,没有跟上去,等看到向南走远了,这才转回头来,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这尊跪射俑。

这尊跪射俑的修复,他从头到尾参与了整个修复过程。

也正是因为此,王民琦对向南的修复技术才有了更深的了解——其他人一直都在震惊于向南的修复速度,可他们没有注意到,向南对于修复过程的把控那才是真的吓人。

自己要是跟着向南多学习一段时间,那绝对会进步迅速,能够独立修复兵马俑。

想着想着,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

“要不,我跟向南回魔都,学古陶瓷修复?”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王民琦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

自己真要是这么干了,估计汪震海会一路追到魔都来,然后活活把自己给打死。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