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前女友就恶心,想到前任就恶心什么心理

而余飞做这些,要是拿不到土地,那就是真的肉包子打狗,喂了白眼狼了!

所以白永宇看来,余飞两份合同绑在一起签,这是很正确的事情,总不能余飞买下来房子之后,又被村民卡脖子,然后地拿不到吧?或者出高价拿地吧?

“余老板!余老板你消消气!这些人都是一个混蛋,都是些目光短浅的蠢货,你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

白永宇急忙冲上来,将就要离开的余飞拉住。

白永宇可是得到了消息,余飞能够答应下来,那可是王德才亲自出面求余飞,要是他们把余飞气走了,王德才能够绕了他白永宇?

到时候王德才一气之下不管了,这事再次传出去,恐怕圣母都无法挽救他们柿园村了!

“他们才不是蠢货,天底下就他们最聪明了,便宜都要他们来占,亏都要别人吃,我这个老实人,还是回去好好过我的日子,让我看看这些聪明人,以后是不是家家户户都要飞黄腾达了!”

余飞冷冷的看了一眼白永宇,脸色十分的冷酷,大声的对着那些村民说道。

而且余飞知道,想起前女友就恶心给这些人绝对不要给好脸,你给他们好好说话,他们就会觉得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你给他们好脸,他们觉得你就是好欺负。

这次合同签订完之后,余飞在柿园村会严格按照合同办事,给这些人一点情面都不会留了。

这些人自然全都知道,余飞是来签订购房合同来了,但是余飞突然提出来,要买地的事情,很多人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可都是打算以后在土地上搞事情,余飞竟然将购房和买地绑定在了一起。

要是今天和合同签订了的话,那柿园村百分之八十的土地,就会被余飞拿到手。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要么是一些本来就偏僻的不好的土地,要么是他们本来居住的房子所占据的土地,那他们以后就真的没有啥可以和余飞扳手腕了!

顿时很多人都不想签这个合同,但是余飞已经很明白的说了,不给地房子我也不要了。

要是余飞不要房子,他们的外债就还不上,甚至有些人借的是高利贷,每一天都在利滚利,拖的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来到松树下,祁东斯放下李大叔的遗体,一想到前任就头晕恶心李芷芫说道:“就把我叔叔葬在这里吧。”

“什么?直接埋葬这里?”祁东斯有些惊讶,因为现在这个时代,土葬已经很少看到了,如此低调地就将李大叔埋葬在荒无人烟的松树下,未免有些草率了。

“对,我叔叔生前四海为家,他喜欢在大自然中生活,他曾和我说起过,他希望死后仍然能够一个人自由自在,我当时以为他只是开玩笑,没想到……”李芷芫解释着自己为何会决定将叔叔埋葬在此,可说着说着,便又哽咽着流泪了。

祁东斯终于明白了李芷芫的用心,这个地方正好满足了李大叔生前的愿望,幽静、自由、美景、开阔,还有比这里更合适的归宿吗?

祁东斯找来了一些木头,用手中的匕首将其削成尖锐锋利的弧形刃,以此当做挖掘工具,李芷芫想帮忙,被祁东斯阻止,“你看着你叔叔,我一个人就可以。”

祁东斯拥有非常丰富的野外生存技能,他很快便自制成了一把木质铲子,找了一个位置较好的地方,开始进行挖掘。

下一刻,吴大管家遥遥望着台下的叶凡,前任戴着我的东西出去玩咄咄逼人道: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拍卖会中每一件拍品,都经过严格的鉴定,你难道是在质疑我吴家的能力么?”

“切!”

叶凡闻言,不屑道:“垃圾就是垃圾!我只是在实话实说而已!”

说话时,叶凡眼皮都不抬,那副姿态,倒像是前辈高人,全没有将吴大管家放在眼中。

听到这番话,几乎所有宾客都瞠目结舌,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议论纷纷道:

“我靠!哪来的毛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拽的二五八万的!”

“哼……竟然敢跟吴大管家抬杠,简直是在作死!”

“依我看,这家伙就是在哗众取宠!”

一时间,舆论呈一面倒,对叶凡口诛笔伐起来。

“刺啦!”

突然,段罡如利刃斩出,直直刺向叶凡,额头青筋根根竖起,像是压抑着熊熊怒火。

刚才他对这三清铃爱不释手,甚至开出五亿的价格,霸道无比地想要占为己有。

走过几个小房间时,陈文看见化妆师正在为演员们装扮。想起和前任亲密恶心

胖子把陈文和唐瑾带到了一个大房间。

两人进门,胖子退身离去。

“你俩总算来啦!都在等你们呢!”欢哥的声音率先传来。

陈文和唐瑾抬眼一看,立刻发现了欢哥和振姐。

“欢哥好!”

“振姐好!”

陈文和唐瑾跑前几步,一边一个,一人抓着欢哥的手,一个牵着振姐的手。

振姐微笑着向两人打招呼,指了指自己的咽喉,没说话。

欢哥解释道:“她马上就要登台了,暂时不敢随便说话,怕消耗嗓子,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

陈文和唐瑾连忙说没关系,让振姐千万别说话。

“还有我呢!你俩啊,姐姐我想死你们了!”宋姐从欢哥身后跑了出来。

陈文和唐瑾又是一阵请安。

“宋姐,你是想我们俩呢,还是想我给你带来的两首歌啊!”陈文开玩笑道。为什么想到前任会很恶心

这说明有些人穷,自然有穷的道理!

在如今的社会,只要你不懒,去工地搬砖都能获得一个月几千块的收入,绝对不可能饿死人。

王春明看到柿园村村民的模样,他都感觉气的胸口疼,转头看了一眼余飞,发现余飞气定神闲的坐在原地,仿佛对此毫无感觉,仿佛拿出来那么多的钱喂白眼狼的不是余飞自己一般。

王春明顿时十分佩服余飞这胸襟和度量,说实话余飞的成长之快,超乎了王春明的预料,之前还是一个毕业之后,待在家里游手好闲的废物青年。

可是余飞真正抓住机会之后,整个人做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王春明看来,这就是一个人要一飞冲天的征兆,不光有能力,还有远见有胸襟。

“大家请保持秩序,现在让余飞老板讲几句话,请掌声欢迎!”

白永宇感觉自己尴尬的讲不下去了,便将话筒递给为了余飞,然后带头开始鼓掌。

可是除过村委会的几个人,下面柿园村的村民,想到前女友就觉得想吐跟着一起鼓掌的渺渺无几,个别人只是敷衍的抬起手,两只手碰了碰就放下来了,所谓掌声如雷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

而对于他个人来说,也能够一直有个平等交流的朋友了。

原本李家那些陷入思索中的人,在这一句句话传入他们耳中之后,他们猛然惊醒了过来,脸上被喜悦和期待给取代了。

刚刚确实是他们太目光短浅了,格局根本没有这些老家伙的大。

如若真的按照这样的推测发展,那么李家真的要迎来另一个巅峰了。

……

与此同时。

在白袍老者开始招呼着自己的老友去喝酒的时候。

北域。

紫云山巅。

沈风对于这一切并不知晓。

之前,他在送了一些三玄元液给小五等人之后,他便重新回到了修炼密室内。

接着,他又进入了第一古画内部的世界。

眼下,他正坐在器灵刘弃居住的山洞里。

刘弃给沈风倒了一杯茶,两人十分悠闲的聊了一会。

这刘弃完全是把沈风当做自己的子侄来看待。

“刘叔,那我先去一趟天血族所在的地方了,我下次再来这里见您。”沈风也把刘弃当做是自己的长辈看待。想起前任会有点恶心

可是余飞还是表现的太和善了,至少看起来忍耐性太好了。

有一个道理很多人都不懂,那就是你一味的忍让,不一定会获得尊重和理解,只会获得的得寸进尺。

这个道理在柿园村村民的身上,简直就是精彩的演绎了出来,这些人就是如此,上次他们闹事,是一点理都不占,可是余飞已经被他们逼到了用货车堵住大门,请外援将人骗走。

他们有理都不动手的余飞,自然觉得余飞软弱可欺了,这些人最擅长的就是欺负老实人了。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个话绝对是至理,现在很多人喜欢宣传,穷苦山区里面的人多么的朴实,多么的和善,那都是睁眼说瞎话。

越是穷的人,其实内心的恶越严重,越是穷苦的地方,其实民风越彪悍,而彪悍就意味着不讲理。

有一个名人说过一句话,自古以来要饭的从来都不要早饭,为什么呢?难道是什么行规?

其实根本不是行规,这个名人接着说道,要是要饭的能够早起,就不至于要饭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