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前任的纠缠,前任一直纠缠如何拒绝

对此,这些灵药师没有一丝保留,把自己所知道的,包括许多经验都传授给夏天。

这一日,他与那个老者闲聊半晌后,准备离去时,老者忽然问道,“谷主,之前应当是我们误会了,您应该是新加入万劫阙的吧。”

嗯?

夏天愣了愣,点点头,“对,是这样的,王老哥好眼力。”

老者名为王珣,闻言后,赶忙摆手,“谷主谬赞了,其实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只是不好询问罢了。”

夏天笑了笑,沉吟一下,“老哥,如果我想要成为万劫阙高层,需要怎么做?”

王珣脸色微变,随即笑道,“不知谷主想要成为的高层……是什么位置,在万劫阙中,真正高层的位置并不多,护山长老算一个,内门长老算一个,分阙阙主也算一个。”

夏天道,“就内门长老吧。”

他早在之前就知道,若是八相空间的名额发放下来的话,如何解决前任的纠缠只会在内门长老中选择。

护山长老和阙主,并不会去八相空间。

“内门长老?”

豹爷风风火火的带着报信的人往场子里面赶去。

而就在这时候,任天还夹着那人的脑袋。

“听懂了吧,我是个小人物,我可不敢这边闹事。”

那人现在欲哭无泪,只能疯狂的点头。

“好了,既然听懂了,那就……”

任天松开那人的头,“那就拿钱吧!”

这人刚才还想说谢谢任少放开他呢,听到这话,直接懵逼了,“拿钱,我,我拿什么钱啊?”

任天还在笑嘻嘻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是不是连你都瞧不起我?嗯?”

那人被任天这脸色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任少,我,我怎么可能瞧不起您啊,不过我实在不知道要拿什么钱啊!”

“不知道?你们也不知道?”

任天这下不光针对刚才被他夹脑袋的人了,指着周围一圈人问到。

这一圈人面面相觑,如何摆脱执迷型前任的纠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中有人比较敏感,感觉出要出事了,悄悄的往后溜走。

但,没有成功。

“开门啊!”

这不知道是谁在绝望的第一个喊出来。

“赶紧开门啊!这天堂在搞什么!?”

慌乱的情绪在酒吧里面开始迅速传播。

“天堂要搞什么?”角落里面的周小昆重复了一下这话。

“问的好,天堂当然是要搞成天堂了啊!”

他,笑了,眼神有点邪魅的残忍。

“对啊,你们一定要好好处理这件事,不然谁还敢来你们这酒吧,这太黑心了吧!”

“诸位,放心,放心,今天我们酒吧不会多收你们一分钱,有我在,没人敢!今天大家受惊了,每人一瓶百威,我请客!”

“切……”

众人嘘了一下,这一瓶百威还不如不送。如何拒绝前任的纠缠

“大家不要围在这了,想走的可以走,没人敢拦你们。”

“呵——吐!”

豹爷感觉鞋上有个东西,转头一看,发现一口浓痰恶心的沾在了自己鞋面上。

“哎哟,不好意思,不过你咋不躲呢,这可不怪我啊!”

“你!找!死!”

豹爷早就忍不住了,身子直接宛若其名一般化成一个猎豹,冲着任天扑去。

任天没动,但他身后那黑瘦的影子直接顶了上去。

人群中的角落里,两个男人坐在这丝毫不起眼。

但两个人都带着鸭舌帽,要是有人掀开这鸭舌帽的话,会发现其中那个兴奋的正红着眼睛的那人,居然是c市天大的人物。

“对了。”

王珣似又想起了什么,“挑战内门长老还需要一个条件,必须达到神藏大圆满才行,那些长老基本都是这个层次的强者。”

夏天笑了笑,话锋一转,“老哥,经过我这段时间观察,在灵药种植这方面,应该达到大师级别了吧。前任结婚了还纠缠怎么办”

王珣愣了愣,险些没跟上夏天的话题。

几息之后,他才苦笑一声,“别的行业领域,一旦达到大师级,身份地位都会转变,唯有灵药师……”他摇摇头,“灵药师的地位太低下了,我就是大师又能如何呢。”

这是整个武道界修炼环境使然。

灵药师哪怕成为大师级别,地位同样底下的可怜。

夏天流露歉意之色。

这种大环境下,他个人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哈哈,谷主,说起大才,我们万劫阙还有两位女仙,那是真正大才啊。”

王珣脸上涌现崇敬与叹服。

“那两位女仙丢医道卦卜、星象五行、阵道阵法、奇门遁甲、炼丹炼器、画符制符、灵药种植,都到了一个令人恐怖的程度。”

就像是任天当时听到的。

郑有龙给了一个任天无法拒绝的条件。

“有签名的一万,听歌的五千,前任纠缠怎么办这价格公道,不给的,打断腿!”

任天这会终于是说出这话,这话一出,再无退路!

因为这是在天堂酒吧,说这话,就是在跟天堂酒吧宣战。

“哇,凭什么,我们就是来这酒吧玩的,我都不认识这女的,凭什么让我给钱!”

“要怪,你就怪这酒吧啊,谁让你们来这酒吧的!”

“你他妈的这是在勒索!”

“没错,我就是勒索你了,再说一遍,要怪就怪这傻逼酒吧!”

砰!

任天拿酒瓶直接给那人开了瓢!

“任少,别,别这样啊!”

乐乐然过来劝几句,毕竟这里面很多都是她的粉丝,要是这事传出去了,她以后还怎么混?

“你是我培养出来的人,天堂酒吧请你来一分钱没给,我收点钱怎么了?你有意见?”

说着她哭了。

林辛言只觉得心口被火灼了,生疼。

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情绪,扭头走出房间。

独自一个人坐在走廊里的长椅上。面对前任的纠缠怎么办

“言言。”何瑞泽穿着白大褂走过来。

林辛言站了起来。

何瑞泽走到她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让她坐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林辛言坐回长椅上,何瑞泽坐在她身边,“你看到了吧。”

“嗯。”她双手握在一起,掌心都是汗。

“你做好心理准备,这样的情况很难恢复完全。”何瑞泽叹息,“她是受的打击太大,爆发起来是很严重的,她会选择性的忘掉一些,特别痛苦的事情,记忆出现混淆。”

林辛言咬着唇,“她忘记了辛祁已经没了的事实,问我怎么没带他一起来看她。”

何瑞泽伸手搂住她,揉着她的手臂,“别哭,有哥哥在呢,你放心,你妈这里我会照顾着好。”

林辛言低着头,说,“谢谢。”

王珣的眼睛逐渐明亮,“谷主志向远大,若是您有一天成为内门长老的话,以您慈悲的胸怀,我们灵药谷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他先是小小拍了一下马屁,继而正色道,“其实想要成为内门长老的程序很简单,只需要向其中一个内门长老发起挑战,战胜他就能得到总阙主的认可。”

“这么简单吗?怎样对付极端纠缠前任”

夏天有些诧异。

“并不简单,要挑战内门长老,首先要成为内门弟子。”

王珣干咳一声,“您虽然是谷主,其实只能算是外门弟子,等您有机会进入内门,才有资格挑战。”

顿了顿,又道,“当然,还有您的身份来历这些,都必须经过调查,不是某个势力的派来的细作,也不是大恶之人。”

夏天流露恍然之色。

他问道,“那些分阙阙主,应该是内门弟子吧。”

“当然。”

王珣眼中涌现一抹向往与羡慕,“分阙阙主算得上实权人物了,不过……比之长老的地位,还差上一些。”

围着乐乐然最近的这圈人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隔段距离就站着一个像是保镖一样的人,看见有人想要走,直接把他们给塞了回去。

如果要是有人从二楼俯视的话,会发现一个很神奇的场景,明明是没什么阻拦线,这舞池中的人居然被分成了两部分。

其中一部分,什么事都没有,而靠近乐乐然的那群人,圈子在慢慢的说缩小,慢慢的缩小。

就像是被聚着到一起的羊群一般。

“哈,问你们呢,你们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要拿钱?”

“疯子吧,我们怎么知道啊!”

“对啊,再说你要他钱,关我们什么事,我们要走!”

“嘘!!”

任天冲着人群做了一个夸张的大大的禁止出声音动作。

“你们弄错了一件事,不是他要拿钱,是,你,你,你,还有你,你们,都要拿钱!”

这下人群一下就炸开了,这被那些保安给围起来的那些人估计得有三十个人,这些人都要给钱?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