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朋友威胁,被女朋友威胁了怎么办

“呃,那敢情好,等你来了我们当面说吧!”孙姓老头儿安慰的说道。

“恩恩,好的!”苏志海点头答允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自已现在宝安医院,物理距离裕和雄伟的大楼虽说没从公司到雄伟的大楼那么远,然而依旧要坐将近半个钟头的公共汽车,自已现在上路,刚刚好可以逐渐的追上和孙姓老头儿的顺利移交。

站在—边儿的王小思听见苏志海说要赶去的那瞬,内心深处立刻—寒,甚至于可以听见自已十分的伤心的声音。

王小思泪珠子立刻哗啦啦啦~而下,她对苏志海转眼觉得无助,分明点头答允好要陪伴着自已,不复去想公司内部的事儿。

可是时间还没有过1小时,苏志海而又拿起电话,甚至于还有了离开的征兆。

哪个—点事也没有?王小思这几日为好生生的陪苏志海就经过—番抉择之后选择放弃了2个亲笔签字儿,被女朋友威胁可是自已为他辛苦的付岀的这些他知道么?

自已为他熬通宵保卫,跑上快速的奔下的抓药打伙食,忍住—直—直—直安安静静的待在这样的—个紧窄的空间,这些他知道么?难道自已辛苦的付岀的这些全徒劳无获么?

宋红颜娇柔一笑:

“金芝林也换了一个更大的门面,我把华烟雨调过来主持大局了。”

“我还把七十二金屋收购了下来,打造成我们在象国的落脚点。”

“半岛城邦销售一空。”

“十大药厂完成整合!”

“象国手尾正朝着我们的计划慢慢完成。”

“不过我今天来电话不是跟你汇报象国战绩的。”

宋红颜坐在一个白色露台的单人沙发上:“我是来跟你说慕容家族的事。”

恰好翻了几页资料的叶凡笑道:

“慕容无心是唐平凡小舅,也算是你亲戚,要求情?”

他刚才看到慕容家族跟唐门的那一层关系也很是意外。

不过他现在已能坦然面对,江湖事江湖了,慕容家族不招惹自己,自己也不会对他下手。前女友用生命威胁我

但如果慕容家族想要捅刀子,叶凡也不会念叨宋红颜的亲戚手下留情。

“求情?”

宋红颜绽放一个娇媚笑容:

叶凡点点头:“放心,我有分寸,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他出手的,不然都不会意思拿掉慕容家族。”

“不愧是我的男人,越来越有野心和魄力了。”

宋红颜幽幽一笑,接着伸伸懒腰: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洗牛奶澡了,可惜你不在,不然咱们可以一起洗。”

“不过没关系,拍婚纱照那个晚上,我们可以泡一晚。”

她调戏一句:“我还会在身上藏个礼物让你找一找……”

叶凡脸颊一烫笑道:“圣诞很快就会到了……”

挂掉电话,叶凡没有再翻看资料,而是消化宋红颜的电话内容。

随后,他陷入了沉思,寻思一挑三该怎么走。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分手时女友自杀威胁我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这个男人以前本该是属于她的,这份温柔也应该是属于她的。女朋友拿刀威胁我可是现在却属于了另外一个女人,她心里不怎么舒服。

宋夫人调整好情绪,对桑榆也能露出笑脸了,让她不要见外,“来到这里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

桑榆笑着说好。

宋局让女儿拿了一瓶酒,“陪我喝点?”

沈培川说,“我开车来的,下次我再陪你喝。”

“陪我爸喝点吧,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宋雅馨给沈培川倒酒,故意压低身子在他耳边道,“我离婚了,他心里不高兴,就陪他喝一杯吧。”

她靠的沈培川太近,显得暧昧,沈培川撤开身子,说道,“那就喝点。”

宋雅馨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似乎沈培川的距离和疏远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或者是失望他对自己的冷淡感到不舒服。她很快就调整好情绪恢复自然,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笑看着桑榆,“你会喝吗?”

桑榆将她刚刚的举止都看在眼里,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由的握紧,很明显她在故意靠近沈培川,或许都是女人,能感觉到对方的用意。女朋友用哭威胁我

华韵依旧淡然,语气却很坚定:“夫人中的是邪毒,体内气息流转不畅,气血淤堵至极,此时如果服用天才地宝炼制的丹药,岂不是如同给病情添柴加火,让病情更加严重吗?更何况,黄医生的丹药得来的手段不正当,本来就附有猛烈的邪毒,夫人服用后,邪毒之气上更添猛烈的邪毒,岂不是立刻就会要了性命?”

此话一出,黄医生直接气得跳脚,指着华韵狂骂:“污蔑,你这是赤果果的污蔑!”

“这丹药本来不属于你,是你谋害了别人性命,强行盗取的!”华韵的声音不大,话语却很清晰。

上官文宣不禁蹙眉,他立刻想起,七八个月前与黄医生一同出差的陈医生忽然突发急症死亡,那可是一个只有五十多岁的年轻国手,身体一直十分康健,怎么就突然离世了呢?

黄医生气得脸都变形,和男朋友分手他威胁我十分失态的想去推搡着华韵:“滚出去,江湖骗子!滚滚滚!”

华韵怎么会让他碰到自己,身形不动,黄医生在两步之外,已无法再靠近。

“那黄医生不妨说说,这丹药里都用了哪些天才地宝?”

“你算什么东西,三十六档紫宸星,笑死人了,哈哈哈!”

他在故意发出夸张的笑容,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嘲讽叶凡。

“在这个赛场上,只有我才是主宰,我是要取得最高荣耀的人,而你只是我的手下败将之一,你将会跪伏在我的面前,祈求我的饶恕,这是你应该做的。”

“可是现在,我不想浪费时间了,我要打到你跪下,让你受到那种无法言喻的耻辱,这是我要做的。”

“北辰,你将会和我前面的对手一样,不,你会比他们更加地惨烈一百倍!”

魏人杰疯狂地放出狠话,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强调自己的存在感。分手后被前女友威胁

众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叶凡的话,会对魏人杰造成如此严重的影响,这让很多押注魏人杰的修士,第一次感受到了丝丝的压力,因为赛场上,气势在反转。

北辰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让魏人杰失去冷静,这就太恐怖了。

虽然魏人杰还在不断地吼叫着,但是叶凡就站在那边,负手而立,如同一个神秘莫测的高人,一点都没有受到魏人杰的影响。

“我是来打擂台的,不是来斗嘴的!废话少说,一切都用实力来证明吧!”叶凡冷冷地回应道。

虽然没人看清楚叶凡此刻的表情,可是从那语气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那种傲气。

似乎,他才是不想浪费时间的那个人,是魏人杰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样一来,气势完全反转了,众人甚至一瞬间忘却了叶凡的三十六档小星辰的标记,真的被他震慑到了。

魏人杰脸色大变,在这个擂台上,他才是主角!

为什么有一个臭小子,作为他的对手,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如此硬气地回应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作为这个赛场的主宰者,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眼前的叶凡,该跪下来和他讲话,只有如此,他才可能手下留情。

之前,他想要让叶凡跪下认输,然后滚出去,可是现在,他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叶凡惹怒他了。

“可恶!”

魏人杰冷眼看着叶凡,气氛无比,他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如此狂傲。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