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任威胁能报警吗,被前任威胁报警有用吗

他经常在报纸电视上露面,所以郭郁青认识他。

确认了周庭昆,她也就能确认,那个威严的中年人,是周庭昆的儿子周云,至于红衣年轻人,她还是不知道名字,不过是周家人没错了。

“怎么回事?”看着从车前盖上抬下来的满脸血污的保镖,周庭昆皱眉。

“没事的爷爷。”红衣年轻人一脸乖巧的道:“今天是你百岁大寿,这些小事,不需要你管的。”

说着挥手:“快抬走,一点眼色也没有。”

“等一下。”周庭昆沉着脸:“我还没死呢,周家的人就当着我面给打了?”

“爷爷,你放心,我事后肯定找回来的。”红衣年轻人表态。

“你要找回来,很好。”周庭昆点头:“但为什么你不现在找回来呢?”

“我。被前任威胁能报警吗”红衣年轻人一时间僵住:“我是怕爷爷你骂我?”

“如果你做得对,爷爷为什么要骂你?”周庭昆问:“爷爷从小教育你,不惹事,但也不要怕事,只要你是对的,爷爷永远支持你。”

“你的话我记住了,爷爷。”红衣年轻人点头。

“你真的记住了吗?”周庭昆道:“那现在你为什么不践行,如果你是对的,是别人故意要找周家的麻烦,你为什么要退让,还是说,其实是你先惹事,给我撞到了,所以不敢再嚣张了?”

“爷爷。”

红衣年轻人一张脸胀得通红。

“不愧是白手起家的大豪,虽然老了,思维却仍然敏捷。”郭郁青暗暗点头。

“你。”周庭昆向保镖中的一个指了一下:“过来,把这里发生的事,给我从头至尾说一遍。”

那保镖给周庭昆老眼盯着,脸色煞白,不敢有一字隐瞒,把前后经过说了。

“所以。”周庭昆转眼看着红衣年轻人:“是你仗势欺人,把人家赶走不算,还要人家姑娘陪你喝酒,于是就给人家丈夫打了是吧。什么程度骚扰可以报警”

“爷爷,我……”

红衣年轻人还想辨解。

旁边的周云猛地一个巴掌扇过去:“畜生,跪下。”

“他有今天,但不是从今天始,是吧。”周庭昆看着周云。

比小林都不如,那就是海归之说根本站不住脚,也没有作品能够作证。所以,刘思羽的父母都认为,还是跟陈老师学习更保险。

但刘思羽一口咬定自己见过杨凌作画,水平绝对在陈老师之上,反正跟着画就是画得舒服,不管父母怎么劝,此后就是不愿意去找陈老师学画,父母也不可能拿绳子绑着她去,所以也无可奈何。

陈老师长时间不见刘思羽去画,问明状况后,居然想出了一个主意,要找几个县城美术圈的同行一起直接到乡下去找杨凌打擂台。他说,如果这个人水平确实比他高,那就算了,如果不比他高,就要继续跟他学,不能半途而废,前途不是用来玩的,人生的路一步都不能走错——后面是显示他道德高尚,为人坦荡的一段话。

刘思羽爸听了当然感动,刘思羽妈听了则指着刘思羽的鼻子数落,分手纠缠报警无效大意是根本没必要打什么擂台,人家陈老师的水平本来就是全市公认的,一个连正经工作都没有的流浪汉怎么比……

可是最终拗不过刘思羽,还是批准了,跟刘思羽约好周末一起去,本来刘思羽爸妈也想跟来的,被刘思羽挡了架。刘思羽就给外婆挂了个电话,要杨凌作好准备。

这样就到了周末。刘思羽本来想自己去坐客车到外婆家的,结果陈老师很热情地开了车过来接她一起去。刘思羽虽然不喜欢跟陈老师坐一个车,但考虑到可以节约点车费,也不好给陈老师难堪,就没拒绝。

陈老师一边开车一边跟刘思羽说,他找了几个本地十分有名气的美术圈人士,他们另开了一个车随后过来,他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为了刘思羽的前途考虑,要与那个画家做一次公平公正的较量,如此而已。

刘思羽说知道了,然后又告诉陈老师,她有晕车的习惯,乡下的路不好走,所以不想说话,陈老师就很体贴地让她打开车窗,闭目养神……

只一个多小时,车子就到了外婆的诊所,刘思羽看到了搭好的茶棚,外婆说的没错,被前任骚扰已经影响生活果然是空荡荡的,只有杨凌孤伶伶地坐在那里看书,看来是一点不着急,看得非常入迷。刘思羽就跟陈老师说到了,要下车。又告诉陈老师可以把车停到对面的初中。陈老师就停车让她下来,自己开着车进了初中。

刘思羽来到杨凌身边,杨凌还没发觉,还在看书,刘思羽叫道:“懒虫,我外婆真是没冤枉你,是这样做生意的吗,不想办法拉客人,看什么书呢。”

“涵涵啊,你真不认识他?以前见过他吗?他还上学嘛?多大了大概?”对周小昆的态度有所转变后,苏涵涵她妈问话的语气也温柔了很多。

苏涵涵知道她妈的心思,没好气的说了个不知道后,直接拦了辆出租车走了。

出租车走后,周小昆也开着自己的大G朝家走去了,他也想到自己喝成这样可能会被查酒驾的给查到,但他无所谓了,骂前女友她报警有用么反正车很快就要卖了,能开一次开一次,就算是被查了扣分拘留了,那也无所谓了……

二十分钟后。

陈英俊跟几个兄弟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他们给周小昆打了很多个电话,现在仍然打不通。

“这逼心情差的很,不知道要喝多少酒,不会喝多了睡在路边了吧?”陈英俊问。

“要不咱们去找找吧?”老六提议。

“去哪里找啊,省城这么大,咱也不知道他去哪里喝酒去了啊?”

也就这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他们还以为是周小昆回来了,结果过去一开门,是温朵。

“周小昆还没回来?”温朵之前已经来过宿舍了,也知道周小昆独自一人去喝酒了,她心里不知道咋的,很关心周小昆。

“附加能力:

谁与争锋:此剑仅能被屠龙刀破坏,前男友纠缠报警有用吗长剑出鞘,所有者力量临时+50,并且会随着掌握的熟练度而递增;

剑气化形:倚天剑身为玄铁所铸造的名剑,拥有超凡力量,可以凝聚所有者的力量,以长蛇形态加以释放;

剑气释放:将所有者的力量通过剑身为媒介,由剑脊凝结至剑尖进行发射。”

接收到倚天剑的信息之后,陆九骁心中狂喜。

这把倚天剑在被拿在手里的时候,居然能够增加所有者的力量属性,而且本身还带有技能。

捡到宝了!

“魔教妖人!简直猖狂透顶!我以代掌门之名下令!全派上下发动进攻!不死不休!”

宋青书见周芷若的倚天剑都被抢走了,此时也是双目赤红的发出了一声怒吼。

“列玄金剑阵!”

诸多武当弟子闻言,再度变换方位,组成了一副剑图,而且悉数将内力发散到了极致,使得空气中都出现了氤氲的波纹。

五行当中,金主杀伐。

此刻这些武当弟子结出的剑阵,已经代表他们做好了鱼死网破,不死不休的准备。

“父亲。”周云平素为人威严,这会儿却一脸惶恐:“是我疏于管教,被前女友骚扰报警有用吗以后一定严厉管训,三个月不许他出门。”

“我一直担心,我死后,周家也许会很快衰落。”周庭昆叹了口气:“现在看来,周家的衰落,会比我预想的还要快得多。”

他轻轻摇头,突然咳了一声,一口血喷出来。

“父亲。”周云大惊。

周庭昆身子往后一仰,闭上了眼晴。

“孟医生。”周云急叫:“我父亲他……”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立刻取一根银针出来,扎在周庭昆人中上。

周庭昆身子动了一下,眼皮半睁,随即又无力的合上了。

“孟医生……”

周云急问:“我父亲他没事吧。”

“今天的酒,只怕做不成了。”孟医生摇摇头。

周云急了:“你不是说,借你的针术还有药力,至少可以撑过今天吗?”

“但周老刚才受了剌激。”孟医生摇头,一脸为难。

三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哭,这场面如果放在其他时候可能有点滑稽,但这时候大家心情都很低落,没人会觉得搞笑,整的温朵心里也很难受了。

从这也证明了,三兄弟的感情绝对是真的。

第二天早上,周为民又给周小昆打了个电话,督促他赶紧去卖车卖饭店卖别墅,然后回老家给工人们发工资。

“孟医生,请你一定帮帮忙。”周云道:“我们请了不少人,呆会都会赶过来,但父亲要是撑不住,那就……”

他说到这里,一脸焦急的道:“孟医生,请你一定尽力,无论多少钱,都好说。”

周庭昆只要活着,人脉就在,这一次,他们借着周庭昆八十大寿,请了很多重要人物,就是想让周庭昆卖最后一点面子,尽量夯实周家的基础。

为此,周云出了重金,请孟医生施针下药,让周庭昆精神起来,无论如何要撑过这一天,却没想到,最后关头出了岔子,周庭昆气怒之下喷血,居然就撑不住了。

“这不是钱的问题。”孟医生摇头:“我的针术,做不到这一点,如果是医大的于雪老师在,她的针术或许可以。”

说话间,一辆豪车开过来,车停,下来一个女子,却是石娇。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