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不肯删别的女的,男友舍不得删暧昧过的女孩

逛街的话,他和楠哥倒是逛过好些次了,例如开校时在商业街买生活用品,军训完逛超市,不过印象中的情侣一起逛街好像目的性并没那么明确。

那这叫什么呢?

一起去买东西?

周离摇摇头,起床开始洗漱了。

顺便洗了个头。

今天已是周四,有最后一节基础物理和微积分,然后下午晚上都没有课。

到了中午时可以发现,天气也比昨天阴一些,外边吹着有清风。像昨天那样的天气并不适合在室外行走,太晒了,今天就刚好。

两人吃完午饭。

楠哥依然挎着那个周离熟悉的黑色挎包,并从中掏出一大包抽纸,刷刷扯了两张,递了一张给周离。

擦完嘴,她端起盘子说“走吧!”

这应该算是邀请了。

可周离怎么也没想到,她带他去逛的,居然是附近的一个二手车市场。

她说要先试试水,了解下行情。

行吧,什么街不是街呢!

热度还行。

讲的是……

突然,男朋友不肯删别的女的周离感觉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

!!

槐序扭过头,眨了下眼睛“你抖了一下?”

周离无语。

槐序继续看着荧幕,却是偏着身子凑近周离,问道“你们两个这两天在干嘛呢?怎么感觉怪怪的?”

周离……

在扮约会啊你个魂淡!

槐序继续边看边问“你们是不是已经偷偷开始谈恋爱了?”

理所当然没得到周离的回答。

没关系,他不介意,吸了吸鼻子继续问道“你们晚上吃的什么?这么香!”

这老妖怪真的没有一点点观影素质。

电影看到一半,楠哥就把自己的爆米花吃完了,便伸手去拿周离的,同时她隐隐发觉了周离的表情异样,小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电影太烂了?”

“没什么……”

“你的爆米花怎么没了?”

“我……我吃的。”周离的体验没了,他要把楠哥的守护好。

检查了一遍房间的门窗,还有厕所的窗户,发现都贴了符纸,这些这些符纸都贴得紧,而且一窗两张,要求男朋友删掉异性算有备用的,那既是说就算出事也没什么大不了,顶多烧香送走了就是。

拿出了从山洞里抄下来的转换身体纸条,我背诵了一遍,然后取出了那枚仙缘再续丹,准备内视下身体后吞入了腹中炼化,但就在这个时候,楼顶上传来了‘踏踏’的异响,我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人也住在上面,也就没怎么理会,只是放开了感应,探查附近的情况。

但这一探,发现周围都是能量反应,一时心凉了半截,毕竟自从进入了这关中市,好像到了下界磁场絮乱的地方,感应持续失效,但仔细一想,或许是地域仙气的原因,毕竟杨正林说这里和大荒不一样,可能有什么高人曾经在这里设置过阵法什么的。

我之前去过黑衣人开的裂缝,上界体验和这里的仙气显然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这就代表着或许同界面,但未必是同一个地方,现在不需要太过烦恼,只要修为够了,始终能见到要见的人。

虽然这里的窗户都没有窗帘,一眼就能看到外面走廊和过道,但既然有人帮我布阵防鬼,我也就没必要去害怕,坐到了床上后,我入定闯入了灵魂的深处。

“叶孤城这个贱人。该不该删对象暧昧的女好友”秦霜恼怒一喝,提剑便要冲过去。

人参娃已经很放过他了,可这家伙居然如此卑劣。

“不要乱来。”冥雨赶紧起身挡住秦霜,冷冷的将秦霜挡在自己的身后,道:“对方人多势众,贸然冲进去,只会白白送命。”

“是啊,秦霜姐姐,叶孤城打你,人参娃都已经气成那样了,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它不得气死吗?”秋水也急道。

诗语也慌忙的点点头。

秦霜无奈的看着几女,绝望道:“难不成你们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它死吗?”

不顾那么多,秦霜直接推开几人,正要冲前。

此时,只闻乱军中人参娃一声大喊:“老婆,不要过来。”

说完,人参娃看了眼吴衍等人,冷冷一笑:“怎么?想抓老子?”

“这玩意攻击又强,还能治人,留它活口,必有大用,韩三千重伤突然痊愈而归,就是靠他。”叶孤城用尽力气冲吴衍喊道。

吴衍等人急忙点头,刚才一切,他们尽收眼底,如今又有叶孤城的真相,顿时间一个个冷笑不已。

唐建华被打的浑身都紫了,只觉得后背发凉,毕业后把同学全删掉了“我不是遇到鬼了吧......啊......”一声尖叫,逃也似的跑开了。

唐中华看到唐建华逃跑的样子,笑的前俯后仰。

唐小娟也觉得痛快极了,但是她看着自己手上的凶器棍子,立刻吓的扔了出去,“快扔掉,被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唐小涵倒无所谓,她已经好久没有释放天性了。这次替唐中华报仇,也算是寻找丢失已久的青春回忆。

做完这些,唐中华就像没事人一样去上学了。

唐小涵和唐小娟早早的下地干活,挣工分。

就在一家人下地干活到大中午时,一片嘈杂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

唐小涵直起腰望了几眼,看到乌压压的学生们竟然放学了。

“怎么就放学了?”余玉兰望着这些学生,也纳闷儿。

一群学生都闹哄哄地从学校回来,在农田里干活的人也都直起腰探着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唐中华也在这些人里面,他远远地走过来,书袋子被他拖在地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突然相信,哪怕来了洪荒野兽,苏惜儿也会义无反顾挡在自己面前。

“惜儿,没事,别想太多了,女朋友不愿意删了前任你不是绝症,也不会死去,相反,你脱胎换骨了。”

叶凡给苏惜儿又把脉了一会:“这些流出来的,是你身体的杂质,渗出来后,你身体更轻松更有力!”

“以后不管你是学医还是学武,你都能一日千里,说不定你很快就能成为金芝林的第三高手了。”

叶凡没有再逗弄苏惜儿,而是把情况跟她简述了一遍。

他判断,一定是洛神的针法、拈花的心法、还有菩萨的药丸,让苏惜儿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

至于苏惜儿没有自爆而亡,很可能是当初承受过的九幽火莲,也就扛住了这次伐毛洗髓。

苏惜儿闻言高兴喊了起来:“真的吗?我没事?不用死了?”

“真的不用死,不过这杂质排出的有点慢,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叶凡取来银针和酒精:“待会我给你施针,让你杂质全部排完,也让你身体更通透,不过有点痛……”

“有什么电影好看呢……”楠哥一边小声嘀咕一边摸出手机。

“决战中途岛和被光抓走的人。”周离也在她身边坐下,扭头看向她的手机屏幕,这个距离能闻到楠哥头发的香味,让男人删微信号为啥不删“最近没什么好看的电影,也就这两部评分还行。”

“你查过了?”楠哥问。

“查过了。”

“你想看哪个?”

“你们上次寝室一起去的,看的什么?”

“决战中途岛。”

“哦……”

一群女孩子去看这种类型的电影,让周离觉得有点神奇。

他点头说“那就去看被光抓走的人吧。”

“昂!我买票了!”

“好的。”

楠哥查找了一下最近的电影院,很近,选了七点钟的票,预留了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

“好了。”

她扭头看着周离。

两人离得好近,互相对视着又分开。

起身,跟着导航慢悠悠走。

这对于焚心殿来说,是伤筋动骨的损耗。

顿时间,上万支箭矢呼啸而来,造成的动静犹如暴雨倾盆,这种攻势下,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火神躯体很快便会消散。

我说不出话来,只是歉疚的看着思思,嘴里内血止不住的往外冒。

“老板,你别一副看淡生死的样子,咱们死不了。男生为什么删女生好友”思思说着,手里拿出了一张金色的符篆。

我心中一愣,这是遁符,当初爷爷从王黎的本体处敲诈而来的东西,在我的印象中,那遁符早就没在我包里了,我还以为是打架的时候无意间给弄丢了呢。

但是我心里清楚,这焚心城是有护阵保护的,就算发动遁符,也遁不出焚心城。

遁符和遁术一样,遁术同样遁不出高等级的阵法和结界。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思思,突然间,我感觉到了不对,这遁符怎么会在出现思思的手里?

还来不及多想,万支箭矢激射而来,全部射在了火神躯体上,火神躯体瞬间溃散。

而思思也用力一捏,捏碎的遁符,顿时金光大作,直接裹住了我,下一秒,强烈的眩晕感轰散了我的意识,不知道是被射死了还是被遁符给卷走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