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威胁报警有用吗,前男友一直威胁能不能报警

钱宇,此时进入了卖惨的巅峰状态~~他状若癫狂,仰惨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物质,钱,对你们女人,就那么重要吗”

“我的真爱,无处安放!”

(°ー°〃)?

江辰一脸无语,拿起那枚戒指,要递给钱宇。

“喂,你的。请继续你的表演!”

钱宇惨笑道:“我不想见到这枚戒指了!给我扔进去!扔进去!”

他一指火锅。

江辰:“哦~~”

扔进了火锅。

谁想到,钱宇又开始卖惨,一脸崩溃大叫道:“你还嫌弃欺负我不够?还要我用手去抓火锅里的钻戒?这可是我全部积蓄买的钻戒啊!”

周围的人,纷纷开始同情这钱宇了~~

“太TM可怜了。被前男友威胁报警有用吗”

“真的好惨,惨不忍睹!”

“真的假的,同学这么不讲究?

.......

江辰一脸无辜,看着只有60分的女服务员,转向了一旁同样一脸懵逼的绝色女神苏晓晓。

苏晓晓,95分!

女服务员,60分!

我身边就有95分的女朋友,然后,我当着她的面,去勾引一个60分的普丑女友??

我脑子进水了吗?

这话,带脑子了吗?

一些人也看出破绽,哄堂笑道:“人家女朋友,比你女朋友漂亮100倍好不好?”

“人家放着自家的鲜花不要,却来抢你手中的狗尾巴草?脑子瓦特啦?”

“噗嗤!我感觉好逗啊。”

“...”

钱宇却不管不顾,发誓要把戏演到底。

“哼!江辰,我算是看透你了!虽然你表面上,第一次见到悠悠,但其实你跟她暗度陈仓很久了吧?把我蒙在鼓里?”

“朋友妻,不可戏!”

“但江辰你有钱,就专门以欺负我为乐趣对不对?”

文霜打趣了她一下,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刚放下手机准备出去,铃声再次响起,被男友威胁杀人可以报警吗苏晚晚看到名字,马上接了起来。

“老师。”

“哎,晚晚啊。”

来电话的正是谢昀,他从景老爷子那里知道苏晚晚刚拍完戏,就被其他老家伙们催的打电话。

“老师,我在。”

“嗯,你最近还忙吗?是这样的,你那副字,不是拿了第一名吗,京大和书画协会的几个老伙计想见你,让我问问你。”

说完,谢昀没等苏晚晚说话,他又急忙说道:“你不想见就不见,我也知道你不太方便,就是他们催的紧了,我才给你打电话问问。”

闻言,苏晚晚笑了一下,“老师,没事的,我最近刚拍完一部电影,有时间,您定好时间告诉我。”

听到她的回答,谢昀也十分开心。

有这么一个宝贝徒弟,他当然也想炫耀炫耀。

“那我就去跟那几个老伙计说了,到时候安排好时间我就提前通知你,你也好协调自己的工作。”

“恩……”念儿鼓着小嘴,琢磨了半天,忽然望着天空中掠过的五颜六色的鸟儿,小手一指,嘻嘻笑道:“爸!威胁到什么程度可以报警好漂亮!”

“念儿,妈妈说过,外面很危险的,我们只能在院子里玩。”苏迎夏适当的提醒道。

听到这话,念儿微微的垂下了脑袋,有些失落。

韩三千顿时心里一紧,强颜欢笑道:“不过,爸爸可以答应你,总有一天,爸爸一定会带你走遍世界,捉各种好看的小鸟,好吗?”

“真的吗?爸爸?”念儿眼巴巴的望着韩三千。

“爸爸不会骗念儿的。”韩三千坚定道。

念儿伸出可爱的小拇指,提到了韩三千的面前:“爸爸,拉勾勾!”

“干嘛呢?”

任小芹不满施清海这样没有商量就带她走的举动,但虽然嘴上嘟囔着,手却没有挣开,而是任由施清海牵着。

“我脸都被你丢光了,我还没有受到这样的误解。”

施清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长期被骚扰报警没用一脸无奈地说着。

他时刻谨记自己身份,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没有什么恋爱经历的单纯男人,而单纯男人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非常窘迫!

被提及此事,任小芹一下子又害羞了,骂道:“谁让你偷看老娘的,你刚才的眼光真的是太猥琐了,简直就是两个人!!”

施清海挠挠头,尴尬地说道:“这不是男性本能的反应吗?”

说完,施清海还对任小芹的身材做出评价:“其实你身材蛮好的,咱们东方女性像你这样好身材的人还真不多见。”

任小芹脸色泛红,害羞得脑袋都冒烟了,攥着小拳头:“你再说我就要打你了!!”

“好吧,我不说了。”

施清海连忙服软,然后指了指最上方的舞台:“你现在要不要跟我跳支舞?”

“我呸!你癞蛤蟆想吃鹅肉,不照照火锅,看看自己那副尊荣?能配得上我吗?”

她甩开了钱宇的手,前男友骚扰可以判刑么以及手上托的求婚钻戒,径直走向了江辰,眨眼笑道:“这位帅哥啊,一看就是有钱人!比某个跪地的服务员,强倍啊!这盘水果算我送你哒~能不能认识一下呢?”

钱宇跳了起来,一脸悲愤,指着江辰道:“大家评评理啊。这个江辰,居然仗势欺人,欺负我穷,居然挖我墙角,用钱勾引我最爱的女孩。我的命,真的好苦好苦啊~~”

这超级经典(老套)的嫌贫爱富的一幕,激怒了周围围观众人。

众人纷纷怒斥。

“有钱,这么了不起啊?”

“连同学心爱的女孩都勾引?不够兄弟啊!”

但也有些理智的,在一旁反驳。

“你哪只眼看到,这个帅哥勾引那女服务员了?”

“明明是女服务员爱慕帅哥,跟有钱没钱没关系好吗?”

“总觉得,这服务员的表演,有点夸张了好像故意在处处碰瓷?”

这是一首比较简单轻松的交际舞,基本上只要走几个有节拍的小碎步就可以。任小芹一开始还有些紧张,不过在施清海的指导后,前男友威胁我能报警吗她“勉为其难”地搂着了施清海的腰,随后两人一起在诺大的舞池上缓缓漫步。

刚才的任小芹心中还在羡慕着舞池上的男女,转眼间自己也成了这里的一份子,这样的转变令任小芹心里有些异样,心脏稍微跳快了些。

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两人的身高差有二十厘米左右,与任小芹对视的并不是施清海的眼睛,而是施清海的下巴。

这还是任小芹穿了高跟鞋的原因。

这家伙,下巴都这么好看……

不对,他的胡须好像没刮干净,真是粗心,不知道这样出来很不礼貌吗??

任小芹思维发散,脚步一致跟着施清海,舒缓的音乐曲也在这种温馨的气氛中落下帷幕。

好巧不巧的是,这一首舒缓的音乐曲放完,就响起了浓浓拉丁美洲味道的探戈舞,分手威胁报警有用吗节奏突然变快了。

好些情侣适应不过来节奏的变化,只能相视一眼而后苦笑着走下去,任小芹心里也有些遗憾,她刚刚找到感觉呢,音乐就没了,真的是差评!

“那怎么办?还给他吗?”苏迎夏道。

韩三千一说,她便已经明白了这各中的道理。

“不,我老婆给我的,当然要收下。况且,我也确实需要用人。”韩三千道。

扶莽有一句话,韩三千非常的认可,那便是要想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就要让自己变的足够强大。

所以,韩三千需要人。

韩三千笑笑,将牌子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苏迎夏见他收下,长出一口气,眼神里充满了认真的望着韩三千:“三千,一切小心,我和念儿,永远都等着你回来,如若你敢死在外面的话,那就麻烦你在下面稍微等等,我会带着念儿来找你。”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所以他们的威胁,往往只会让我更愤怒,但你是第一个完全的成功了,我投降,放心吧,我一定回来。”韩三千笑道。

“那我们带念儿出去玩玩好吗?”苏迎夏笑道。

韩三千点点头,一把将念儿抱在怀里,温柔的道:“念儿,想玩什么?”

“你没有中毒?刚才是你装出来的?!”

二护法见林羽双手已经恢复了自由,身子猛地一顿,再没急着动手,沉着脸冲林羽质问道,说话的同时他冲独眼龙使了个眼色,示意独眼龙去取刀创药,救治汉恩。

而此时门外的一众隐修会成员迅速的涌了进来,呈一字排开堵在门口,虎视眈眈的望着林羽,在没有得到动手的指令前,他们身子皆都一动不动。

“中了!”

林羽淡淡的说道,“只不过我又解了罢了!”

“不……不可能……”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