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纠缠可以报警吗,被前男友纠缠报警不管

从内心来讲,程清妍对于合资开办这个芯片厂并不感兴趣,5,000万美元基本上就是天音电子厂目前的全部家底,而且这笔钱大部分都要用来购买原材料以及工厂的各种生产成本,所以如果真的按照日方要求一次性缴纳5,000万美元的话,那么明年开始,天音电子厂想生产随身听产品就必须要向银行借贷。

辛辛苦苦两年多,一朝回到解放前。

其实如果段云和东芝公司合办电视机厂的话,那么程清妍肯定是举双手赞成的,因为东芝彩电,在国内销量确实可观,合资办厂可以很快就把成本收回来。

而对于芯片领域,程清妍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她甚至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芯片的制作原理,而且丈夫这次投资生产的还是一种市场前景未明的闪存芯片,能不能卖出去还是个未知数,风险非常的大,搞不好就会连在天音电子厂这边一起破产,这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可是段云的意志很坚定,被男友纠缠可以报警吗无论妻子怎么劝阻,他就是要和东芝合资办厂,程清妍无奈之下也只能接受,只是心里暗暗希望这次合资办厂的事情不会成功。

“慕凡,你要让奴家,等至何时?”

“此时已过三更。”

她的声音幽幽,萦绕在我的脑海。

随即。

她又站起来,轻抚衣带。

红色喜袍,款款落下。

空气中,还弥漫着那种香味儿,这是狐媚之术所散发的香味儿,也是一种特制的香,能够让人神魂颠倒。

我暗中掐了一道静心诀,稳住了心神。

表面上。

我并不会露出破绽,整个人装出木呆呆的样子,往胡子媚那边走过去。过去后,她则牵着我的手,走到了床边。

我主动抱着她,躺了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我如果再不抱着她,她恐怕就把采薇身上的衣服全都给丢了。

当然,也在这一瞬间。

我提了一口气。

手上暗自掐出了驱魂诀。

我和她躺倒在红纱帐之内,被前男友骚扰可以报警吗她闭上眼睛,冲我凑了过去,而我,抬手以指诀摁在了她的眉心上。

“回来再慢慢看,对了,差点把这个给忘了!”林桥一拍脑袋,打开箱子取出了里面的柑橘,“这袋是咱们的,这袋去给隔壁宿舍发一发。”

“我可是自打你一回去就在琢磨这个,南江的柑橘就是好吃,又大又甜水还多,比市面上卖的那些酸不拉几的柑橘好太多了!”舍友们一人拿了一个,然后拎着袋子在楼道里喊了一声,分发干净,这才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上了公交车,来到全聚德门口,这地方前些年被改名为北京烤鸭店,年初才换回原来的名字,重新挂上了全聚德的招牌,走到跟前,王富廷站在门口望着招牌不动了,“咦,你们看,这全聚德的德字怎么少了一横?被人纠缠可以报警吗是不是错别字啊?”

“这还真不是,德字以前有两种写法,可以有一横,也可以没有横,国子监孔庙的清朝康熙皇帝御书《大学碑》上的德字就没有一横,郑板桥的书画里,德字,有的带一横,有的不带一横,全聚德的匾额和郑板桥处于同一时期,所以这么写不算错。”

吴运强摇头晃脑地说道,他在宿舍里算是个奇葩,其它人都热衷于工科,唯独他专业课成绩平平,写起文章来却是一等一的好,大学三年发表了好几篇文章,这才被《人民日报》看中要了过去。

LPL季后赛的总决赛,对于夏国的观众们来讲,肯定是不容错过的一场比赛。

这一场比赛上,谁能够拿下冠军,谁就是LPL赛区的一号种子,将以一号种子的身份参加S世界赛。

S世界赛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这是《英雄联盟》每年最盛大的一场全球性质的比赛。

除了战队粉丝与直播间观众之外,对于FY战队来讲,分手后极端男不停的骚扰还有一个人的到来,是非常重要的。

这个人便是丁跃。

作为雾城文理大学的校长,丁跃虽然平时工作很忙,但是一般这样自己学校的学生们参与的重大事情或者比赛的时候,丁跃通常都会到场加油打气的。

这一次的季后赛决赛也不例外。

今天,丁跃带上了自己的小伙伴黄友杰和徐斌俩人,秘书文若涵也跟着一块儿,甚至连智能机器人大白,都给带上了。

电竞馆里,比赛的赛前准备工作正在进行着。

今天参赛的两支队伍都已经抵达了电竞馆里的战队休息室中。

因此。

在LPL赛区里,流传着春季赛黑马FY战队,夏季赛黑马LC战队的说法,这两支战队都是实力强劲,敢打敢拼,打法十分多变且厉害。

所以这一场季后赛的决赛,雾城FY战队对上了龙城LC战队,可以说是LPL赛区的焦点瞩目之战了。前任一直纠缠可以报警吗

老牌的战队们似乎逐渐失去了生机。

新崛起的战队,则是越来越令人感到惊艳了。

就连丁跃在了解了这个龙城LC战队之后,都不禁感慨这个战队还真是群英荟萃,聚集了一批《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极具天赋的年轻一代人啊。

不过没关系。

自己手底下的FY战队的每一个队员们,也都非常刻苦。

他们过去曾经享受过超级黑马的荣誉,也拿下过春季赛的冠军奖杯,但是也遭遇过挫折。

在季中赛的舞台上面,FY战队的几个小伙子们,输给了棒子国实力强大的大老虎战队,这让FY战队的几个小伙子们回来之后,可谓是夜以继日的训练,努力提升自己的技术。

“诶,这么大的好事儿,不喝酒可不成!”郑秋实招招手,他的助理就一溜小跑过来,从包里提溜出来两瓶酒,“五二年的茅台,到现在都快三十年了!以前老付找我要了几回我都没舍得给,有人纠缠我能报警吗今天给你拿出来庆功了!”

林楼愣愣地看着瓶身,只见上面写着“贵州省专卖事业公司仁怀茅台酒厂”的字样,瓶子也不是日后常见的白瓷瓶,而是土陶瓶,标签也不是飞天造型,而是一颗金色的五星。

“正好你这儿有地方,咱们也不用回去了!你去把食堂的大师傅喊来,让他把家伙事儿都带上,来这儿给咱们整一桌!”郑秋实嘿嘿一笑,我这么好的酒拿出来,你忍得住不喝?

这种茅台我真没喝过!林楼看着酒瓶,眼睛滴溜溜乱转,这么好的酒直接喝了有点可惜吧?要不咱们喝一瓶留一瓶?剩下一瓶送我算了,我藏到酒窖最里面,然后等再过三十年再拿出来,那可就是六十年陈的茅台了!

“小林,赶紧给说道说道,你们是怎么赢的?”众人回到屋里,一边等着厨师做菜,一边听林楼和徐家平讲述竞标的经过。

“嗯。”听到这里,程清妍脸上闪过一丝甜蜜。

来深圳创业也整整两年多了,段云和程清妍一直都非常的忙碌,因为俩人都很年轻,而且是事业的关键时期,所以一直都没有要孩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结婚两年多了,被前任纠缠可以报警吗还是没有孩子的话面临的社会压力也比较大,主要是双方父母老家那边的风言风语比较多,这也让两边的老人有些抬不起头来,虽然也知道儿女在深圳的创业不易,但无奈之下,还是会偶尔打电话给段云夫妻俩人施加压力。

而段云决定接双方父母来深圳,就说明已经打算要个孩子,其实段云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妻子一旦有了身孕后,有家人嘘寒问暖照顾,她就不会那么辛苦。

而段云之所以这次突然打算要孩子,也有他自己的考虑,最主要的是他也一直希望和妻子程清妍能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另外一方面就是段云知道妻子对自己合资办芯片厂的事情内心有些抵触,而如果这次有了孩子的话,至少可以转移妻子的一些注意力。

当天晚上,程清妍给丈夫熨好了衣服,准备好了行李,还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若是说秦先生到场,算是很给薛家面子的话,那我来这里,是不是就算是我们萧家敷衍了事了呢?”少女来到薛家庆面前,略带揶揄地说道。

薛家庆一听这话,立马摇头,苦笑道:“萧小姐可别折煞我了。你能亲自到场,那简直都让我们整个薛家都蓬荜生辉了。”

这少女,薛家庆可是认识的。

他也很清楚别看这少女只是个后辈,但其地位,绝对是不容忽视的!

这少女人如其名,名为茉莉。

萧茉莉是萧家的后辈,也是萧家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女。

萧家是有名的灵药世家,在整个古武门中,甚至是在三大裁决世家中,地位都非常特殊、格外尊崇。

而萧茉莉,正是萧家有名的灵药天才,备受整个家族的重视和喜爱。

就算是方才那秦先生秦翰云,平日里行事霸道强硬、作风狠厉,但在萧茉莉这里,最多也就口头说上几句,不敢有什么实质上的冒犯。不然,萧家的怒火可不是随便能平息得了的。

萧家肯派这位掌上明珠来参加这场宴会,那当然跟敷衍了事是完全扯不上边的。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