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威胁恐吓的心理,分手后男的拿照片威胁

“走?你走得了吗?”郭正林说道“既然你是我的敌人,你觉得我会让你活着得知我们强兵南境总部的位置吗?”

“哦?你真的想拦着我?你确定能拦住我吗?”江天逸皱了皱眉,语气也变得阴冷了下来。

“哼~我郭正林想拦的人,还从没有人逃走过!如果你真想去找万强,那就让他来这里当着我的面谈,我决不能放走任何一个潜在的威胁!”

“没想到你这么谨慎!”江天逸冷笑一下说道“不过我江天逸从来都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指使和威胁!”

“那我恐怕就只能强行把你留在这里了!”

“如果你真的认为可以,那你就试试!”江天逸说道。

虽然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但江天逸心理还是很想和他过过招的!

况且江天逸今晚必须要回去,要不然七姐和肖染找不到自己,前男友威胁恐吓的心理不一定会闹出什么事情呢!

“好,很好!”郭正林突然大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冷静,最自信的年轻人!”

“啊?1,500万,我去!”

大曼开始争先恐后了。

“我脱!”

二曼也开始胡言乱语了。

“脱什么脱?你们只是互相掩护,微微露点雪白即可,主要的道具还是大衣,懂吗?”

庄姐夫边笑边指点着。

“你的意思是我们互相配合,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利用大衣的遮盖完成掉包的大戏。这就跟我们玩杂耍似的,都得用一块布盖着的道理是一样的,这有何难?我们最擅长玩这些了。”大曼的信心又上来了。

“对对,这些都是我们的基本功,演戏的人没有不会的。”

二曼一激动连实话都说出来了。

“什么?基本功?弄了半天你们耍我玩的?”

这回轮到庄姐夫生气了。

“你以为呢,你设计的这些都是我们玩剩的把戏,男朋友恐吓威胁怎么办你还以为你多高明似的?”

大曼也是自豪的抨击着庄姐夫。

“还活的道具?还大衣?还脱衣舞?……你仔细看看,我给你变个魔术,看看私章是怎么不见的?”

他又去吃肉夹馍,老板看见他就打招呼:“来啦,这次要几个?”

许问伸出五根手指,老板爽快地说:“行,马上就来!”

旁边一个大婶吃惊地说:“小伙子可能吃的呐!”

“那是的,常客了,经常到这里来买早饭。我特别爱做给他吃,吃得可香了!”老板一边忙活,一边笑呵呵地说。

许问笑笑,没有说话。

那边的许问是个还在长身体的少年郎,正是最能吃的时候。回到这里来,胃口好像也跟着回来了,早饭吃五个才刚刚好。

而且在老板看来,他是每天都会过来吃,分手后骚扰能报警吗但在许问这边,这一早和一早之间,其实隔了整整一个世界的生活呢。

不过这次他带了个球球,刚开始吃球球就过来跟他抢,几次撞到那个毛鼻子,都被许问推开了。

最后他非常无奈,对老板说:“我能再加点钱单买块肉吗?”

“行!”老板正笑呵呵地看着他跟球球斗智斗勇,非常爽快地答应,切了块五花肉放在纸上递给他。

一阵嬉戏打闹之后,庄姐夫又开始一本正经地导演了,“还有最最重要的两个道具,你们一定要用好了。”

“啊,那么多道具啊,我们能用好吗?”

大曼有点胆怯了。

“所以我们要抓紧练习,时间不等人啊。”

庄姐夫也开始着急了。

“你还没说是哪两个最后的道具,我们怎么全面练习?”

二曼也开始较真了。

“等会我再告诉你,现在演习开始。对付前男友威胁恐吓大曼先登场,我来扮演盖章的,看看大曼是怎么调包的,三二一,开始!“

庄姐夫的导演细胞又上身了。

只见庄姐夫不慌不忙的用小玻璃杯的底部当做公章,认认真真的在桌子上盖好,然后就想去拿私章加盖。二曼一看时机到了,赶忙配合姐姐啪啪的按着电子,干扰大家的视线。大曼啊的一声佯装没站稳,稍烫的茶水就向庄姐夫的手上倒去。庄姐夫被烫得啊了一声,赶忙叫了暂停,”你来真事啊?烫死我了!”

“你不说真实表演的吗?能有多烫?瞧把你矫情的!”

他的衣服有点脏,但衣服是衣服,裤子是裤子,周正整齐。他的表情也很安适,长腔吆喝中气十足。

果然是不一样的世界。

许问把最后一点肉夹馍塞进嘴里,拎起也吃完了正在舔爪子的球球,放回到自己的肩膀上,跟老板打了声招呼,对付前男友威胁的办法转身走了。

这次他没找文传会或者陆立海打听,而是打开手机,搜到了一个网站。

那是一个行业网站,属于内部交流的那种,里面分类列举了很多厂商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后面还有星级评价。

许问选了一个五星评级的,规模偏中小、离得比较近的石料厂,叫了辆车就去了。

大厂货品的种类质量可能会更高一点,但重点服务对象通常是同样大型的厂家与批发商,对他这种以个人名义去的不一定有利。

的士停在了郊外一个偏僻的小河边,四周杂草丛生,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闸门拦在面前,隐约可见门后堆积的石料。

就那样随便堆着,上面盖块塑料布,有的连布也没盖,露天敞着。

“柴哥,我没有王侯之命,更没有你说的这种境界,我就是个小草根,目标也不远大,只要让身边这群兄弟们能好好活着就行,跟远大前程比起来,我更在乎的是怎么带着他们把当下的日子过好。”杨东同样点起一支烟,声音不大,但态度坚定的回应道。前男友纠缠威胁耍无赖

“是啊,这个社会上,很多人往往会把忍耐和懦弱混为一谈,尤其是社会上的人,过度的隐忍,更会让人觉得你软弱可欺,也正是因为你这种坚守底线的性格,所以我才喜欢你,可是你要知道,好钢易折。”柴华南停顿了一下:“就比如你这次把古长澜送进去的事,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用这件事去跟古保民谈判,那么他能带给你的,肯定是巨大的利益,而你现在亲手把他的儿子送到了看守所里,结下的可就是解不开的梁子了,面对能够带来利益的隐忍,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柴哥,你的这番话,我不敢苟同。”杨东听完柴华南的话,缓缓摇头:“你也知道,我这次把古长澜送进去,是因为他想利用D品,让我的一个弟弟身陷囹圄,如果事情按照古长澜的预计去发展,碰到分手就威胁的男人我真的无法想象后果,李静波加入三合,是因为他信得过我杨东,可是我如果任由别人对他肆意欺凌而视若无睹,那我凭什么值得他信任呢?何况这种用兄弟换来的钱,我花着不舒服,用手足袍泽换来的酒,我也咽不下去,所以你刚刚说,在古长澜这件事情上,我应该退让,柴哥,我跟你说句实话,其实我不是没想过找古保民谈,可是思来想去,我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在我看来,这并不是隐忍,而是卖友求荣。”

大曼终于报了刚才被电击的仇,得意洋洋地埋汰着庄姐夫。

“你呀,真是小气鬼,一点亏也不能吃的。”

庄姐夫笑着揭穿了大曼的小把戏。

“就你好,净占我们的便宜。”

二曼也开始打抱不平了。

“好好好,我们继续,还没完成调包呢。”

庄姐夫明知纠缠不清,赶忙又命令到。

谁知。

这回私章倒是调包成功了,但众目睽睽之下也太明显了,毕竟他们是生手不是快手,更不是无形手!

“看到了吧,很勉强!”

庄导演仔细的点评着。

“那怎么办?我的手还没有姐姐的快呢。”

二曼也没有信心了。

“所以说还需要两个活的道具来掩人耳目。”

庄姐夫不怀好意的看着两个鲜嫩的小姨子笑着说。

“你该不会打我们的主意去跳脱衣舞吧?”

她们开始不乐意了。

“啊?”三人都惊呼一声,她说的,就是这个男的。

她前夫被这个男的给撞死了,结果她还和这个男的在一起,这不是······胡闹了吗?

难怪他们俩进来,这么一个情况,还都不想说的样子,相互隐瞒着,好像是这女人的前夫回来,要找他们算账了啊!

“那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女的叹了口气:“那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人,非常幸福,我前夫在苏氏药业工作,生活条件非常好······”

“啊?你老公是苏氏药业的?”

舒丹惊呼一声:“叫什么名字?”

“你······认识?”

女的也被舒丹给弄晕了:“你也是苏氏药业的?”

“不,不是!”

舒丹知道自己太冲动了,连忙改口说:“我就是有亲属在苏氏药业工作,或许认识呢!”

“哦,那未必认识,我前夫死了七年多!”

女的摇头说:“我前夫叫石继海,一天晚上,出去吃饭,就出了车祸,当时撞他的就是守志,开的是大车,为了躲避另外一辆车子,就撞在我前夫车上,可怜我前夫······当时就·····不行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