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威胁纠缠不放,前男友纠缠威胁要杀我

但是林风利用特殊道具【神秘花盆】种下了一枚幽冥石,然后收获了十枚幽冥石,于是他的手里一下子就拥有了十一枚幽冥石。

前段时间,林风在凤凰神坛内突破到五级进化者的行列,花费了一枚幽冥石,现在又将七枚幽冥石送给了他的七位新婚妻子。

嗯!没错,林风的手里还剩下三枚幽冥石!

不过,只需要再过几天,林风就能再次使用【神秘花盆】种植幽冥石了!

只要给林风足够的时间,他完全可以将整个凤族都打造成清一色的武神,到时候,凤族面对联邦皇室,未必不能一战!

接下来,不用林风多说什么废话,凤家七姐妹就火急火燎地进入了浮屠塔闭关突破修为。

用幽冥石进行突破,并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早一点达到武神境界,就能早一点获得自保之力,凤家七姐妹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可是,林风在知道了有关于联邦皇室的事情之后,这家伙根本就坐不住啊!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与其傻傻地在凤凰神殿里干等着,还不如主动出击,先去联邦探听一下有关于皇室的虚实,也好提前做出相应的对策!

“是的!被前男友威胁纠缠不放”苏菲菲点了点头。

“他还说什么其他的没有?”姚静问道。

“没有了…女士,这件事情我已经向上级部门进行了汇报,你放心吧,上级部门会尽快查清楚此事,还你的丈夫一个公道的。”苏菲菲说道。

“你为什么帮我们?”姚静皱眉问道。

“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对你们不公。”苏菲菲说道。

听到苏菲菲的话,姚静愣住了。

这是多幼稚的人才会说出这样幼稚的话。

这世界上不公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公也是这世界的常态,难道就因为你觉得不公,你就愿意帮我?

“这件事情可能会涉及到你们龙族的高层,你这么做,会给自己招惹麻烦的,也会给你那个头儿招惹麻烦。”董建说道。

“是我的头儿载我过来的,他现在在楼下等我,我想,他跟我一样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对,但是他的身份摆在那,他必须听命行事,而我只是一个实习生,无足轻重,上面对我的约束力也很有限,所以我才能站出来为林先生打抱不平。”苏菲菲说道。

是,极具攻击性?前男友纠缠威胁耍无赖还会主动攻击身边的生物甚至非生物?这就很奇怪了。”

“的确很奇怪诶,会主动攻击身边的其他事物,这……不就跟丧尸一样的么?难道真有这样的病毒么?”一旁的米玖道。“丧尸片里那种丧尸病毒,现实里应该是不太可能存在的。毕竟那太虚幻了。一个病毒感染你,就能让你变成另一种物种,获得比原来还强大的力量,并且还能长时间地存活,这本身就是很不合逻辑的事情,”杨天道,“这报道上也说了,所有感染者都已经无一幸免的死去了,而且从感染到死去经历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这应该还是一种瘟疫

或是疾病。”

“那么有没有什么疾病是和这个症状类似的?”姜婉儿好奇地问杨天道。

“对了,会不会是狂犬病啊?不是听说狂犬病也会让人变得很暴躁么?分手后继续纠缠的男人”薛小惜道。杨天苦笑了一下,道:“狂犬病是狂犬病,又不是狂人病。如果是狗得了,的确会变得非常暴躁,具有很强攻击性。但,狂犬病在人身上,体现出来的就主要是对患者本身

的破坏性了。在发作的过程中,患者的确也会有一段兴奋期,会变得极其敏感,也可能因此而变得暴躁易怒,但一般还是有理智的,不会说拥有极强攻击性。”

不过,大家依旧没有太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因为此时传送带上已经开始有行李转出来了,大家都忙着用视线搜寻自己的行李呢。

就这样,又过了一分钟……

这中年妇女咳得快要不行了。

但就在她看上去都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

她忽然不咳了。

她缓缓蹲了下来。

忽然颤抖起来。

双手隔着兜帽抱着头,就这样哆嗦起来,抽搐得有些厉害。

周围的人们总算发现不对劲了。

有个热心的健壮男子看了这人一眼,走过去,男的纠缠不放威胁要死用英语问道:“Hey,madam?AreyouOK?”

健壮男子的声音并不小,周围的其他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可是中年妇女却好像听不到。

她依旧抱着头,颤抖着,抽搐着,甚至开始发出压抑不住的痛苦的嘶吼声。

而且这嘶吼声还越来越大。

“嘶……啊……啊……啊哇啊!”

“我现在不需要你打抱不平,我只需要你确保我丈夫的人身安全!”姚静说道。

“抱歉,这一点,我没有办法保证。”苏菲菲摇头道。

“董建,你认不认识相关的人,能不能说上话?”姚静问道。

“黑暗监狱独立于全国监狱体系之外,由龙族直接管理,我们在龙族内没有关系,目前来说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法子。”董建摇头道。

“黑暗监狱就是一个地狱,里面没有任何规则,以强者为尊,除了不能离开那个地方之外,分手被威胁报警有用没在里面做什么事情都是被允许的…我们只能祈祷你的丈夫好运。”苏菲菲说道。

姚静深吸了一口气,紧握住了拳头。

一切的变故来的太快,一个多小时去她还跟林知命一起送林婉儿去幼儿园,她还问了林知命中午行吃什么,她可以去食堂给林知命加个餐,没想到,现在林知命竟然就被送进了黑暗监狱那样的地方,内心的挂念与愤怒,在这时候已经达到了顶点。

“林先生让我带的话我也已经带到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苏菲菲说着,双手抱拳,而后转身离去。

好吧!

看在你们护殿有功的份上,哥们以后绝对不会轻易出手揍你们了!

乖!都给老子闪开,本圣子要出宫微服私访了,众卿家切不可大张旗鼓、铺张浪费,沿途更不能惊扰了老百姓……

从森林里走出来之后,林风掏出了一枚七彩的玉佩,只见眼前的迷雾突然自动散开,前男友纠缠可以报警吗然后就有一条‘迷雾通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枚七彩的玉佩,是凤家七姐妹各自的身份令牌,融合之后而变成的崭新玉牌。

它不仅象征着林风圣子殿下的身份,同时也代表了他是七位公主殿下的夫君,总之,这枚玉佩让林风在凤族之中,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

其实,凤霓裳还教了林风一种特殊的手法,可以直接打开眼前这条‘迷雾通道’,但林风就是要拿出这枚玉佩,来显摆一下自己的身份。

好吧!

这家伙看来很享受圣子殿下这个身份,十足的屌丝一个,没得救了!

就在林风穿越了这条迷雾通道,并且来到了通往外界的那条大峡谷面前的时候,一个丰腴的身影却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低头轻吻她的手背。

“你在这里……在我身边,对我而言,已经是最好的帮助。何况你所做的,远不止这个。”

“……那可不全是为了你。死缠烂打男人最怕什么”娜里亚语气生硬,脸红到耳尖……却始终没有把他的手甩开。

“而那,正是让我更爱你的地方呀。”埃德厚起脸皮时天下无敌——虽然再厚的脸皮也挡不住那层烧透皮肤的红色。

娜里亚终于忍不住抓起一块烤饼,直接塞进了他嘴里。

.

泰丝紧贴在门后,眼睛弯得像只狐狸,捂着嘴以免自己笑出声来。她的确喜欢看热闹,但她也当然知道什么时候最好只是偷偷地看一看。

“看不出来呀!”她还是忍不住低声感慨:“他从哪儿学来的甜言蜜语?”

蹲在她肩头的猫鼬默默看她一眼——难道不就是你吗?

“不不不,”泰丝摇着手指,“我觉得他原本就天赋异禀。还记得吗?他还只有十几岁大的时候就很会哄人啦!不然他是怎么能拖着我们去那种能冻掉人鼻子的地方找条又凶又别扭的龙的?”

至于肖玲轩,他不想多做解释,因为无论肖玲轩做什么,他们一家都是自己的恩人。最开始他确实不甘心,但往事已矣,他不愿说什么损坏肖玲轩名声的事,也真心希望她能嫁入豪门。

陈祥就这样呆站在原地...

“你倒是说话呀!”

楚伊莲急了,有一种戏演到高潮,突然所有演员下场回家睡觉的感觉。

“说什么?”墨仙沉问道。

“我哪知道你说什么,总之你得说呀!”

“凭什么我得说呀!”墨仙沉白了楚伊莲一眼。

楚伊莲愣住了,这气氛有些诡异。

“他说的事情,你默认了?”

还是柳玄心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

“默认什么呀?”墨仙沉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喝了一口果汁。

柳玄心气来直喘气。

“额...消消气”墨仙沉担心不说点什么,柳玄心就要炸了。

“伊岚是我学姐,也是我好大哥,大恩人,但不是他说的那样,我没有对不起谁过,也没有想要利用谁!”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