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前男友骚扰纠缠,男朋友太极端不敢分手

而上路的孙璐则是完全按照陈江的吩咐,龟在塔下,死倒是没死,问题是被诺手压了快60刀,等级领先了3级……

然后,才二十分钟不到,基地就直接被推平了……

退出游戏后,孙璐和李天文完全进入自闭模式……

李天文最后的战绩是0-11,可谓是被花式吊打……

“这……这游戏这么难吗?”李天文完全傻了。不应该啊,在玩之前他已经熟读了英雄技能,而且游戏规则他也知道,为何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陈江哈哈笑道:”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技巧的。你现在总算知道这个游戏为什么会有职业比赛了吧。就跟篮球一样,熟悉规则和会打篮球是两个概念。“

李天文摇了摇头,焦急道:”我还不信我驾驭不了这款游戏,你快教我点技巧!“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复仇了!

接下来,陈江让孙璐和石勇两个先玩,分手后前男友骚扰纠缠他开始给李天文普及一些游戏常识,诸如等级,兵线,野区资源,对线技巧之类的东西。

其实陈江平时经常看比赛和直播,游戏知识他倒是很丰富。无奈自己是个手残党,而且他在游戏里也容易上头。

“没问题,我觉得又懂了不少,这次应该会好很多。”李天文自信道。

“好,要怎么分线?”陈江问道。

“我跟孙璐走下路,老娘手把手的教孙璐妹妹,其他位置你们自便!”陈诗知道孙璐的水平,所以说道。

最后商量下来,石勇走上路,陈江打野,李天文还是走中路。

李天文又选了亚索,陈江也不璐外,这家伙的好胜心就是这么强,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上路石勇选了诺手,这个属于强势上单,除了个别远程英雄比较克制他以外,基本上打谁都不怂,陈江自己则选了个酒桶,这个好跟亚索配合。

下路老姐选了卡莎,孙璐则选了个标准的妹子辅助——琴女,操作简单,比较好混,只要躲在卡莎身后加加血,加加状态就行。

“天文,不要轻易对拼,打不过宁可少吃兵,死缠烂打男人最怕什么也不要送人头,这个游戏很容易滚雪球。”陈江指点道。

李天文点了点头,只是双眼杀气腾腾,一副想要报仇雪恨的样子。

进入读条界面,对面中路又是亚索,打野皇子,这也是一个经典组合,皇子击飞,亚索接大。

赵锋愕然的道:“你叫......什么波来的?”

秋波苦涩道:“秋波!我和小晴两情相悦,交往一年了,求你高抬贵手。”

叶晴羞怒道:“闭嘴!你不要乱说,我跟你只是普通朋友,我喜欢的是赵锋。”

赵锋苦笑道:“大姐,你俩吵架分手,扯到我头上,算是怎么回事?”

秋波眼圈通红,膝盖一软跪了下来,哀求道:“锋哥,求你不要棒打鸳鸯,以你的雄厚实力,追求四大校花吧,咱班文静挺好的。”

赵锋道:“哥们,男儿膝下有黄金,为女人下跪不值。”

叶晴惊怒道:“死秋波,马上给我滚蛋,别管我的事。”

赵锋郁闷的道:“放心吧,分手后被对方频繁骚扰我去追校花了,不会挖你墙角的。”话音一落,拿起单肩包和教材,走到教室第一排,坐到文静旁边。

秋波和叶晴怒目而视,叽叽喳喳吵闹起来,开始闹分手。

文静郁闷不已,低声道:“坏蛋,你坐过来干嘛,别坐我旁边。”

赵锋小声道:“今天我走桃花运了,有三个女生搭讪,还有女生当众表白,你没有危机感吗?”

同时,也是因为无奈。

他穿越过来发现,这个世界,灵气非常弱,不到大魔天的百分之一。

而他自爆之后,虽然灵体不灭,却也实力大损,灵体所带的功力,同样不到原来的百分之一。

他想要回去,至少要修练到原先的五成功力才行。

可以这个世界的灵力之微弱,几乎没有希望。

“头痛啊。分手后前男友一直纠缠”

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腹中缓缓开放的本命青莲花,莲花中,他的灵体盘膝而坐,只有小小的三寸金身。

而在全盛时,他有丈六金身。

差得太远了啊。

青莲花缓缓转动。

这是他的护身至宝,不灭青莲。

大魔天征战中,他的本体无数次负伤,甚至近于毁灭,但不灭青莲护着他的灵体,每一次都能垂死还阳。

不灭青莲两大功能,一是可以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它吸收灵气的功效,强于天地间任何功法。

另一个,则是强大的护灵功能,这一次,甚至护着高乘风灵体穿越时空,可见它的强大。

但这个世界灵气实在太弱了,哪怕是不灭青莲,运转半天,也才吸收到极微弱的灵气。

感应到灵气,高乘风把灵气导入经脉,运转大天魔功。

道理虽然知道,分手后前男友纠缠报警但是事到临头,他经常会犯下一些低级错误,所以才会一直在黄金和白金之间徘徊……

当下,他滔滔不绝的向李天文传授着游戏技巧。

不得不说,李天文的领悟能力确实是很强。

孙璐和石勇才开了两场游戏,李天文已经可以在陈江的讲授中开始提问,有些问题还问得颇有深度,让陈江都要想一想才能回答。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上午10点,陈诗终于姗姗来迟。

她一进入网吧,网吧里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她,她今天穿了一件长袖风衣,扎了个马尾辫,头上戴着顶鸭舌帽,看上去青春靓丽,活力四射。

陈江远远看到老姐,就向她招手,陈诗信步走来,石勇眼睛都看直了。

“收收你的目光,色鬼,别到时候挨了拳头才找我哭。”陈江没好气的说道。

李天文也不禁眼前一亮,不过也就是看了一眼,又开始问陈江问题。

“怎么样,战绩如何?”陈诗问道。

“去帮下面。”天蓬双目神芒再次暴涨。

而洛尘一个闪身,压制了一部分恶念,分手后男的一直骚扰已经冲向了护道尊者!

上方天蓬这一刻彻底爆发了,他要恢复自己的声誉,他哥不在了,看不到了!

但他要证明,他可以替他哥守护世俗,他要正名,他要恢复自己伏羲的姓氏!

与人王相比,天蓬的确太过拖后腿了,毕竟人王光彩照耀古今,无人可比!

而他天蓬,甚至都没办法去承认自己是人王的弟弟。

因为那只是会,也只能给人王抹黑!

那一次折腰,天蓬再没有提及自己是人王的弟弟,再也没有说起两个人的关系!

因为在他看来。

他天蓬,不配!

但这个时候,天蓬不仅眼中有神芒爆射,还有虚无之中的眼泪。

虽然这眼里不是真的,只是虚无,但天蓬疯狂的在大笑。

他是人王之弟,区区几个杂兵他难道都收拾不了?

星河浩瀚,蔓延而下,天地都宛如一粒尘埃,佛国无量,经文憾世,有着不可估量的伟力。

第一节专业课下课,赵锋走出教室,准备去放水,施放一下压力,教室门前聚集了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被前男友骚扰怎么处理二话不说迎面冲来,要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赵锋左躲右闪,杀出莺莺燕燕的重围,抱头鼠窜逃进洗手间,进入隔断关门放水,长出了一口气,压力终于缓解了,走出隔断站在洗手盆前洗手。

旁边站着一名马尾辫女生,同样在洗水盆前洗手,蓦然转头盯着赵锋,表情很是古怪。

赵锋惊慌失措,认出是许久不见的白爽,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白学姐走错门了,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说出去的。”

白爽面红耳赤,抓狂的捂住脸,威胁道:“你要敢说出去,姐姐打不死你,我先走了!”话音一落,她跑得比兔子还快,一溜烟没影了。

结果几乎是在要到苏记门口的时候,小姑娘脚下突然一拌,整个人瞬间就向前扑去。

面对这突发情况,冯若若吓得小脸苍白,连去呼救都忘记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即将要摔倒在地上。

就在小姑娘要摔倒瞬间,突然一只大手出现在小姑娘身体下面,一把将要摔跤的冯若若给捞起来,没有让小姑娘摔倒在古街的石板路上。

冯若若也是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已经摔在了地上。

但是正准备要哭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悬浮在地面上。

紧接着小姑娘才感觉到自己小肚子下面好像有东西托住了自己。

冯若若慢慢抬起头,看到了托住自己的手是爸爸的。

眼睛里原本已经浸着泪光,看到爸爸把自己给抱住,小姑娘马上喊了一声:“爸爸。”

冯一帆把女儿抱在了怀里,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轻给女儿擦去眼角泪水。

“下次可不能跑这么快,而且跑步的时候一定要看着路,不可以这样一边回头说话,一边快快地跑,知道吗?”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