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一直纠缠是爱吗,男人分手后纠缠正常吗

身强力壮的年轻骑士流点血又算什么呢?她可是准备连命都豁出去了。

鲜血汩汩而出,足够阿格尼丝以全所未有的专注,在火盆周围画下另一重符文。小小的密室里又热又闷,但好在各种材料齐备又充足。阿格尼丝满意地抓出一大把钻石粉尘,毫不吝惜地吹附在还没有干涸的血迹上。

她低声吟唱,符文闪烁着,缓慢地从石板上消失,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召唤的仪式冗长又复杂。从前阿格尼丝并未细想过到底为什么——不过是召唤一个能够交流的虚影而已。但现在……也许她该感谢莉迪亚,那个女人奸猾如蛇,必要的时候却也足够大方……且的确天赋异禀。

如果没有认识她,阿格尼丝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人类浅薄无聊的灵魂,也会如此奇妙。

她将最后一把钻石粉尘全部撒进了火盆里。

火焰骤然向上升腾时,她的心也随之摇晃不定。分手后一直纠缠是爱吗她其实心怀侥幸——没想到他会真的回应她的召唤,甚至如此迅速。也许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她的意志从来都不够坚定。

“阿格尼丝!”

被无视的年轻骑士恼怒起来。

“……过来。”

阿格尼丝勾勾手指。

嘉德满脸狐疑,虽然还是乖乖地走了过来,却显然有些防备。

阿格尼丝伸手抱住他的头。这许久没有过的亲昵让嘉德不自在地缩了缩,却也不自觉地放松了警惕。

她冲他笑笑,右手迅速起落,准确而有力地砍在他的脖子上。嘉德难以置信地瞪着她,想骂什么没骂出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阿格尼丝扯住他的衣领让他不至于摔得太难看,十分嫌弃地撇嘴:“白痴。”

她是个法师还是个女人,以嘉德的脑子,当然想不到她会这样直接动手……而且一击必中。

她把这个终于不会再吵吵嚷嚷让她心烦的家伙拖远一点,确保他能够晕得够久,然后继续对着火盆发呆。分手后纠缠不清是爱吗

片刻之后,她从嘉德身上摸出一柄短刀,对着自己的手心比划了一下,想一想,又抓过嘉德的手,干脆利落地一刀划下去。

“被我抓到了吧!”顾寒这个男人精神还是这么充沛,一个翻身,将她压在底下。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大手在她的玉颈上抚摸了一下,皮肤格外光华。

秦依依的身上感觉**痒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去床边喝了一口水。

顾寒看着眼下的小佳人,伸出手也准备要水,顾寒又洁癖的这件事已是人尽皆知,不过偏偏对她天生免疫,“没关系,我喝你的就好。”

秦依依起初也是一愣,反手递给了他,她有在针头下方放置杂志的习惯,没想到顾寒也有。

注意到媳妇整理针头的动作,他把书拿了上来。“时间简史?”秦依依翻看了两下,上面居然还有一些字贴的标注,不过看这个字体确实不像一个大人的笔峰。

顾寒立即就明白她所疑惑是什么,“小林的。”

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绕过自己去和顾寒这么亲近了,不过这样也没有不好的,小孩子喜欢读书,坦白来讲,也是好事。

坐在一旁化妆,分手后继续纠缠的男人顾寒去餐桌上吃饭。饭桌上,秦依依眼袋很重,倒是顾寒精神抖擞的一如往常,阅读着今天的新闻,没动几口饭。

……

沈秋推门重新走进屋子,徐美丽的眼神不由在他身上多看了两眼:“沈秋是吧?本来我这辈子都不想在提到那个混蛋,我发过誓,有生之年谁再敢提他的名字,我徐美丽就杀了他!”

“今天要不是看在小青的面子上,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你说的!你先说说你找周强仁干嘛?”徐美丽的语气虽然有所缓解,但还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这个周强仁制假贩假、害人不浅、我受人之托揪出古玩业界内的这颗老鼠屎,另外他还害死了轩宝斋的大掌柜写谢强生,大掌柜对我有恩,于情于理我沈秋都要揪出这个卑鄙小人!”

“骂得好!这个人确实是个卑鄙小人!”

徐美丽拳头紧握,表情狰狞,对鬼先生周强仁恨得咬牙切齿:“这个人的猜疑心非常的重,当年就因为怀疑我和谢强生有问题,就对我们展开疯狂的报复,他陷害谢强生的事儿你们都知道了吧,我这笔钱还没跟他算清楚呢!分手后前任还纠缠犯法吗

徐美丽指着背后发黑的墙体:“当时他就在这个房间放的火,一把火将我爸和我妈全部烧死,甚至还把我那刚满四岁的孩子烧死!我的天呐!我那可怜的孩子啊!到最后连尸首都没找到呀!呜呜呜……呜呜呜……”

走到一家豆汁老店,韩三千停下脚步。

接近四年的时间没有来这个地方,这里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老旧的红木门窗能够看出这家店的历史。

韩三千第一次来,是十四岁的时候,年少时的他,在一次倾盆大雨当中,被这里的老板娘叫进店里避雨,自那以后,他就会经常来这里。

初识老板娘,她还是个风韵犹存的妇人,但是现在,两鬓斑白,已经有了一些老人的痕迹。

当老板娘看到站在门口的韩三千时,主动的走到了店外。

“好多年没有看到你了。”老板娘笑着对韩三千说道。

“老规矩。”韩三千笑着说道,然后大步迈进店里。

老板娘招呼着服务员给韩三千上菜,她直接坐在了韩三千对面。

第一次见到韩三千的时候,他哭得撕心裂肺,雨水中夹杂着泪水,那时候老板娘就知道,自己眼前这位小伙是个苦命的孩子。分手后前男友一直纠缠

见老板娘直勾勾的看着自己,韩三千难得的有些害臊,问道:“老板娘,你这么看着我,不会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吧?”

“你别打岔,到底是不是你,秦家的事儿我说过会自己解决的,请你以后不要插手了。”秦依依嘴上说着不要,可是心里还是很感谢他了,毕竟对于秦立业这个无赖,她也无计可施。这一次顾寒算是真的为自己解决了一个**烦。

看着媳妇心安理得的接受,顾寒又有一些坐不住了,打了一个响亮指,将她壁咚在墙壁上。

“你……你干嘛!我警告你啊!这是在你家,可不要胡来啊!”秦依依说磕磕巴巴,用小指抵在他的胸口。

“依依,我要怎么爱你才足够啊!你给我生下三个孩子,单凭这一点你就我顾家的功臣,我顾寒的妻子。”顾寒终于不再捉弄她了,只是这情话听的准时让人面红耳赤啊!

想想以前秦依依还可以死鸭子嘴硬,说这孩子不是他的,但是在自己失明的时候,可是自己亲口承认的,现在突然反悔,分手老是纠缠的是爱吗准时无理无据啊!

秦依依的耳朵是最敏感的,可这男人居然接二连三的挑逗,“依依,这个隔音很好。”

“……”

看到媳妇吃瘪的模样,他觉的特别有趣,美丽的眸光微滞。秦依依终究还是心动了。

她瞥了一眼幸福的、像头死猪一样躺在一边的嘉德,自嘲地笑了笑,握紧手心的链坠。

至少这一次,她不是一个人……也算吧。

火焰中渐渐显出人类的形体,宽大的长袍掩盖了身材,明灭不定的火光模糊了面容——虽然见过好几次,她一次也没能真正看清这位“尊者”到底长什么样,更无从知晓他真实的身份。

“……真是意外。”

被召唤而来的男人开口道,连声音也随着火焰忽高忽低。

“是啊。”阿格尼丝要笑不笑地扯了扯嘴角,“的确。”

她从来没有主动召唤过他……既然亚伦?曼西尼将此视为自己的“荣幸”,她也乐得轻松。前任一直纠缠如何拒绝

她想着是不是该提醒他,但男人很快便发现了异样。

被隐藏的符文再一次闪耀起来,锁链般将整个火盘,连同其中飘摇不定的身影一起禁锢其中。

“……谁教你的这个?”男人依旧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嘲弄,“莉迪亚?贝尔?”

阿格尼丝耸耸肩:“还挺好看的,不是吗?”

否则三公子和八公子他们是不会放过七公子等人的。

之前七公子他们可是没少和这两位公子作对啊,当时他们仗着自己是跟大公子的,没少耀武扬威,现在大公子失势了,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七公子等人。

就连二夫人也受到了波及。

这一刻,陈家内部必将是风起云涌。

不过在所有人全都离开夏天的院子后,一名女丫鬟却来到了夏天的房间。

这车刚到手的时候,叶辰就注意到了,油箱里可只有那一半多点的柴油。

自己虽然也没开多久,不过大部分油量都被转换成了电能,现在的油量一半都不到了。

看来还得想办法找点柴油。

否则这皮卡可真的要变成一座不能移动的堡垒了。

叶辰再次打开了交易所界面。

交易所里的淡水价格这两天已经开始下降了,很显然越来越多的求生者已经能够通过其他渠道获得淡水资源了。

叶辰还在交易所里看到了水果。

椰子300克:需要匕首一把。

香蕉300克:需要面包300克。

食物的种类也随着签到次数的增多,变得丰富了起来。

看来自己光靠着卖水发家的日子是要到头了。

杨冥儿貌似也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从座椅上爬了起来。

“汪汪……”

小哈一边啃着面包,一边对着两人叫唤了两声。

叶辰有些郁闷地看着自己的早饭再次变成了狗粮。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