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纠缠不休的前任,如何对待纠缠不休的老板

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他们白云剑宗平素不是最厉害么?这时候不顶上去,那就会给人戳脊梁骨了。

“呵呵,天城自然有天城的布置,白云剑宗既然在此得到了诸多的好处,也就要奉行天城的策略,况且天城不是故意没事找事,你也看到了,伪创世的火球还在那不断的燃烧,火苗在天城环形圈内,与日俱增,难不成坐等火苗烧身再去考虑这问题?好让你们尽最大的努力,享受到最长远的福利?那你置九重天的安危于何地?”我不免表情沉了下来。

执剑道君听罢,也一时半会不理解,就说道:“如今只有师姐进入了混沌境,我如今日夜苦修,刚刚触摸到了点道道,城主这就把我们赶上战场,岂不是有倾巢灭卵之嫌?”

“此一时彼一时,你没有成为混沌境的仙家,难不成谁人都要等你?既然天城如今已经有把握应对此事,便要抓紧时间的去处理!时机稍纵即逝,如何处理纠缠不休的前任若是迟了分毫,谁又能担当这责任?”我反问道。

执剑道君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准备拿出更多的反驳出来,但这时候,浅色元君伸出手制止了这师弟继续说下去,而是睁开了双眼,看着我说道:“城主既然决定要在这里打开一条通道直抵旧天城,想必已经有了初步的论断了,而告诉我们白云剑宗此事,就算是敲定了对吧?”

而对付的是谁,他王缓之自然也知道。

但这些,他自然不能让敖天知道,扶家如今已经彻底完蛋,若是让敖天知道自己其实对永生海域有二心,而背地里和扶家有所来往的话,这势必会影响他在敖天心中的位置。

当然,这是公心,来人是扶家的谁,对王缓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王缓之是有私心的。

而这些私心,正是韩三千手中的那枚戒指。

“敖兄,八方世界您也算一方大家,可是,这个神秘人的来历,您不觉得奇怪吗?”王缓之故意隐瞒事情的大致,怎么对付纠缠不休的前男友却直掏结果,旁敲侧击。

敖天被他这话搞的有点不明所以:“王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永生海域正是用人之际,更何况,英雄不问出处,只要他能帮我敖家便可以,他是什么人,有多重要呢?”

王缓之一笑,摇摇头:“呵呵,若是他出身卑微,那确实并不重要,可要是他是扶家人?又该如何?”

一听扶家人,敖天顿时眉宇一皱:“扶家如今形势那么危险,如果扶家人有这样的高手,为何不自己打擂?这有些说不通吧。”

封锁了前往天道空间的通道后,我们在这红色的空间风暴中前进,发现此处早就都是伪创世熔炉带来的高温,还有燃烧物质后产生的碳化粉尘,旧天城的界面何其之多,但都给这熔火吞噬一空了,所以别说如同巨大的太阳一样能够燃烧以亿年来做单位了,这恐怖到难以想象巨大的火球,怕不将它引爆,消失殆尽的时间可以用兆来做单位了。

“无论看几次,都觉得这是末日浩劫。”执剑道君拉开了话茬。

但并没有人理会他,现在大家对这片空域其实还是相当戒备的,因为也很有可能会出现在旧天城的仙家,前男友纠缠不休怎么拒绝亦或者撞上忽然出现的空间裂缝,毕竟这里的空间夹缝本就是强行用界墙隔离而出的。

至于太古混沌之气所在的维度,其实还在更上一层,毕竟九重天也在太古混沌之中。

“一天,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这拥有巨大能量的熔火球爆炸,你说会不会炸开九重天和旧天城的界墙,从而让太古混沌之气融入我们这九重天来。”韩珊珊又再次忽发奇想。

“还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太古混沌之气一旦冲击九重天,以我们的能力,恐怕无法抵抗这灭界的结果。”我苦笑道。

“写歌?我的水平还是差了些吧?”在如今的崔健看来,音乐创作还是一件很高大上的事情,暂时心里还没底,而他的第一首歌《我和我的吉他》也还没开始创作。

“你既然喜欢民谣、摇滚,面对纠缠不休的前男友应该也能明白,所谓歌曲最重要的是抒发心声,迪伦、列侬和米克-贾格尔的歌为什么受欧美年轻人的喜爱?就是因为他们的歌曲唱到了欧美年轻人的心里!但是欧美的年轻人和咱们国内的年轻人关心的问题是不一样的!”

“咱们都是年轻人,你肯定知道时下的年轻人在想什么!咱们都有困惑和迷茫,都有渴望和向往,只要能抓住这些情感,然后用音乐表达出来!这些歌曲肯定受欢迎!而且迪伦、列侬和贾格尔他们也不是科班出身啊!要说基础,你现在可比他们刚出道的时候强多了!”

崔健一下就听得入了神,的确,在音乐世界里,有些情感,比如爱情等等,是全世界都共通的,但有些则不一样!美国摇滚乐盛行的年代,大家共同的是反战、是爱与和平,但是这种情感在国内却无法得到共鸣,那么,如今的年轻人关心什么呢?

只是一句话,竟然有一大片乌云自天际翻滚而至。

然而下一秒,一道如同惊虹般的剑光拔起。

所有的乌云分离合散。

夜空重新繁星点点,一轮圆月高挂于空。

“姜无量!这件事没完!待我盟主回归——”震天的怒吼声戛然而止。一直被纠缠不休怎么办

偌大的帝丘城,都听到了这声音,也都看到一道冲天而起的巨大光柱。

“声音好像源自东边区域……”“东边区域不就是……悬河联盟的总部么?”

“姜无量……这……嘶!这不是十二联盟的大盟主吗?”

“什么!!十二联盟大盟主竟然现身了?

他还活着?”

“……”各种念头在人们的脑海中急闪流转。

但凡在外面的人,纷纷看向城池东边区域,而后齐齐转身,望向了北侧方向。

这是要出大事了。

难道十二联盟要和悬河会盟开战不成?

……“嗖嗖嗖嗖。”

而《斯卡布罗集市》能够火遍全球还要靠著名的二重唱组合保罗-西蒙和加芬克尔,保罗-西蒙在英国从卡西那里学会了这首歌,他又再创造性地把自己写的一首反战歌曲《山坡上》作为副歌和这首歌混在一起。

1969年这首歌做为影片《毕业生》的插曲获奥斯卡最佳电影插曲奖,面对前任的纠缠该怎么办并借此在欧美世界广为传播,同时和《寂静之声》一起,成为保罗-西蒙和加芬克尔的代表作。

别看崔健日后以“摇滚教父”的身份而名扬后世,但是眼下,他则更喜欢爵士乐和民谣,这两种的自由与即兴让崔健相信不应让演奏方法成为艺术家的压力,并从外国旅游者和学生带进中国的磁带那里学会了这些歌曲。

两首歌演唱结束,台下响起一片掌声,崔健和他的伙伴们连忙鞠躬道谢;林楼看到有外国宾客让侍者给他们送过去小费或者酒水,他也来了兴致。

咔嚓咔嚓,先是拍了几张颇有纪念意义的照片,等到若干年后,这些可都是回顾中国摇滚发展史的宝贵资料啊。

然后打了个响指,把侍者叫过来,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钞票递给他,指了指台上,让侍者帮忙送过去。

“那上古古仙又怎么抵抗的?”韩珊珊反问道。

我愕然看着她,说道:“自然是他原来就那么厉害,以前他也是远古古仙。”

“既然如此,如何面对纠缠不休的人我们为何不开辟古战场,让我们也成为远古古仙?”韩珊珊又钻牛角尖了。

“对呀!我也觉得为什么不开辟远古战场?”执剑道君也凑起了热闹。

“呵呵,开辟了远古战场,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阈值也会逐步提升,仙家贪婪起来,比你想象的还要可怕,到时候强者涌入了古战场区域,一个个修炼成了远古古仙那般强大,他们定然会觉得这古战场太过窄小了,生存空间受到了挤压,你觉得下一个选择会是什么?”我冷冷一笑,看到执剑道君还有这方面的欲望,我继续说道:“接下来这些修炼到远古古仙程度的仙家就会把古战场空间扩大,而上无法开上古混沌,只能选择蚕食九重天了,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执剑道君终于倒吸一口冷气,随后说道:“然后我们就会成为当年的远古古仙……”

这也是对方的要求为了防止她私下联系其他人或是报警,要求她必须一直拿着手机、维持视频对话。

所以她就一直这样拿着手机,来到了这里。

“吱呀”门开了。

赵邦德正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

若真是不清楚状况、来做客的人,看到赵邦德这笑容,说不定还会觉得他是热情好客。

可此刻,叶紫灵看着赵邦德这笑容,却只会觉得恶心,无比的恶心!

“叶小姐,难得啊,我终于是将你给邀请出来一次了,”赵邦德笑吟吟道。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