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说再纠缠就报警,女朋友报警说我骚扰她

“你们都睁开狗眼看清楚了,蛮神只能带给蛮族子民灾难和痛苦,而蛮神公主才是真正解救我们的神,而我,也是神的使者,信徒,没有人可以拒绝……血丸的诱惑,哈哈哈!”

老族长像是变态一样,望着下方的人群忽然大乱,开始争抢。

就好像高高在上的王者,漠视一群狗在争抢他丢掉的垃圾。

泰达尔回头看了一眼,为蛮族所承受的劫难而感到悲哀。

蛮族的劫难,并非来自血脉,也非疟疾,而是那血丸就能轻松瓦解的意志。

先驱的信仰,都被抛之脑后。

“狗仗人势,老族长,你拿着大蛮公制造出来的垃圾,当做引以为傲的资本,老脸厚的针扎不透!”

泰达尔冷笑着,望着那些统领在蠢蠢欲动,似乎信念随着族长的威胁而被动摇。

“蛮族的统领们,最后一次机会,拿下泰达尔,还有他的乱臣贼子,不然,你们的家人就等着活活被折磨死吧!”

此时,老族长意气风发,彻底被血恨,权势蒙蔽了双眼。

童颜羞道:“不要啦!”

陈文心里大乐,女友说再纠缠就报警这个好身材姑娘天生脸皮薄。那天在童颜的宿舍里,两人亲昵了一会,关系其实已经亲近了,可童颜现在这表情,居然还这么容易害羞。

陈文感觉太有趣了。

从餐厅出来,童颜去上班,陈文回家。

……

打车回到石库门。

陈文买了一只大西瓜带回来。

苏康康今天不上班,陈文进门时,小胖子正在一楼客厅里听歌扭腰,一身大汗。

西瓜特别大,陈文切开四份,放了三份进冰箱,一份和苏康康分吃。

四点刚过,苏浅浅回来了。

今天要过生日,苏浅浅给两位组员打了招呼,大家提前收队。

苏浅浅洗了个澡,拉着陈文上二楼。

欢喜得陈文以为美人又要来一个女王驾到,结果是苏浅浅让他帮忙挑裙子。

“这两条,我穿哪条啊?”苏浅浅举着两条裙子问陈文。

“都差不多。”陈文说道。

给我这么一问。顿时无数的弟子门人朝我飞过来,虽然知道天劫可怕,但我也算他们大半个掌门了,难道我还会找他们送死不成?包括许芸芸,安君和萧怡这两个小姑娘都飞奔过来了,两眼中全是炽热。

我大笑一声说道:“能上七劫神塔的,前女友说再骚扰她就报警修为也不低了,五劫一组,六劫一组,大家手拉手,排排坐,不要慌乱!赤留和古戎,你们赶紧把那些要应劫而怀劫不遇的族群长老弟子招上来!我带他们齐齐应劫!”

赤留和古戎站在那已经喜不自禁了,但脚下却没动,其实早就发了信息上去了。大家正快速飞上神塔呢。

天一道规矩没那么多,有能力上神塔的,一般都直接给上来,平时没有特别的事,干脆还有弟子坐在广场中央修炼的,虽然杂乱无序,但也和气一团,是营造出的良好修炼氛围,当然,在雪倾城的管理下,等级制度和纪律还是相当森严的。

看到安君和萧怡都过去了,束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自己也跑过来了,我说道:“你不是刚晋级了么?”

“这……这都好几天过去了,你让我试试吧,我感觉我可以的。”束离急道。

“随你,自找罪受,你这小姑娘有自虐倾向,这可是你自找的,疼了别喊就是。”我无语了。

改变蛮族信仰,找女友复合她说要报警并将其一手毁灭,践踏蛮族的血性,已经站在了蛮族传承的对立面,背驰而行的罪恶。

但是为了家人,为了族人,他们只能……忍辱负重。

相信有很多人也早就看清了老族长贪婪,自私,阴损的嘴脸,但却也迫于压力,疟疾带来的折磨感到无奈。

“老族长,您这是要让蛮族内部分裂,这是奇耻大罪啊!”

“就算是死了,蛮神天也不会收留你的肮脏的灵魂!”

那些统领都在怒吼着,咆哮着,但是却不敢反抗。

“那又如何,我儿子都死了,还需要敬佩蛮神?哈哈,蛮神根本就是狗屁,信他不如信本族长,都死了还把灾难,折磨留给族人,他们才是千古罪人,身为蛮神血脉,我感到耻辱!”

老族长好像受到了刺激一样,竟然当众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导致那些哀嚎的子民都停了下来。

那些统领,更是怒不可遏的瞪着他,眼神浮现的凶光,女孩说再骚扰她就报警都恨不能把他撕碎。

然而,老族长却满不在乎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把血丸,向地面上撒去。

几轮交流之后,许问又与岳云罗见了一面,敲定了细节。

如此麻烦,连林林一直笑眯眯的,全程站在许问这边,不厌其烦跟她娘讨价还价。

岳云罗中间有几次皱眉,似乎略有些觉得他们事太多,但最后她微微有些动容,把那些条件包括定时递信之类的全部答应了下来。

当然,许问他们并没有把安全的筹码全部压在岳云罗身上,更多的还是自己的准备。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之内,他们把所有的一切全部安排好了,连林林没有迟疑,准备出行。

最后确定陪她一起上路的是吴可铭,无论年纪还是经历还是与连天青的关系,女孩说再不走我报警了他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分离的时候,许问才意识到自己比想象中更加不舍。

在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他紧紧拥抱了连林林很久。别的他什么也没做,这种时候,仿佛只有拥抱才能表达他的心情。

连林林依偎在他怀里,同样安静了很久。

良久之后,她仰起脸,笑着对许问说:“说不定用不着三年,我提前就回来了呢。到时候没准会给你个惊喜,然后意外发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气坏了,提刀要砍你……不对,我不会,我还是会哭吧……”

……

汉县,酒店房间。

熟睡中的夏天猛然张开眼睛。

清醒的一瞬间,那双黝黑的眸子冷光疾疾闪动,四周温度骤然冰冷。

但这份冰冷来得快去得也快,瞬间尽皆敛去。

夏天坐起身,前男友纠缠报警有用吗皱眉望向房门。

此刻外面传来砰砰砰拍门的声音。

他就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吐出一口气,看了看时间,夏天脸色微变……距离他睡下还不到一个小时。

发生了什么?

赶忙下地,将房门打开。

“夏天,出事了。”

随着声音,夏千云走了进来,他的双眸之中充斥着血丝。

作为天庭的首领,夏千云的行事需要考虑多方面因素。

吃罢饭之后,他没有立刻休息,而是第一时间充电。

他还要联络天庭方面,做出一系列安排之后才能休息。

所以只充了十多分钟手机便开机。

五点四十,一家三口人来到了私房菜馆。

来的路上,苏康康主动跑进一家小吃店,吃了两笼小笼包。

陈文看着,心里特别不落忍。苏康康反过来安慰陈文:“没关系的了文哥,我这会好饿,先吃点垫垫。”

陈文说道:“我特么一定要多赚钱,将来让你天天吃龙虾吃到撑,吃一辈子龙虾都吃不穷!”

苏康康眼神里流露向往:“文哥啊,龙虾我从没吃过,女朋友说再找她就报警只听过,你吃过没有,好不好吃啊?”

陈文笑道:“我也没吃过,只是听过那玩意死贵。”

苏浅浅催促苏康康:“赶紧吃,吃完赶紧走。”

陈文忽然有点不对劲的感觉:“怪了,总有一种不舒服感觉。”

苏浅浅赶忙摸了陈文额头:“没发烧啊!”

陈文说道:“不是身体不舒服,是总感觉心里怪怪的,好像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浅浅紧张道:“什么事情啊?”

陈文揉了揉额角,说道:“我也说不清,就是心里感觉有点不对劲,说不出是什么。没事,我们走吧。”

许问被她的一连串脑补逗笑了,听到这里,他搂着她摇了摇,说:“我不会让你哭的。”

他语气平缓,但非常坚定。

连林林走了,许问放下不舍,再次陷入了忙碌。

他回去了天云山。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大师们来得更多,全部试验过了水泥的功能。

这种变革性的材料有多强大,这些富有经验的老师傅们当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唯一就看你会用什么样的心胸去面对它们。

经历过流觞园的辩论之后,大师们不说全盘接受,至少也是个可以斟酌待议的态度。

这段时间,他们尝试了水泥的各种用法,还开发出一些新的,玩得兴致勃勃。

许问刚刚回到天云山营地,就看见一系列的雕塑,据说是一次饭后兴起,大师们来了个小型竞技,自发完成的。

他们利用不同干度的水泥,制造种种效果,有的是正经的平面或者立体雕塑,有的则奇思妙想,许问在另一个世界都没有见到过。

对于这些大师来说,新材料就犹如一个新玩具,有巨大的值得开发的空间。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