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着见有前女友在前面跑,梦见女友跑我在后面追

就在这时。

一柄黑色的铁锹出现了,铁锹将长枪直接拍飞。

“天琦,为什么阻拦我?”皓月仙师看向了出现在面前的天琦。

“神州需要这样的新鲜血液,也需要他这样可以闹得天翻地覆的人,他还年轻,不要将时代的幼苗毁了。”天琦将黑铁的铁锹扛在肩上:“如果你非要打的话,我来当你的对手吧!!”

恩?

皓月仙师的眉头一皱:“我必须杀了他,不杀了他的话,血水就控制不住,一旦我封闭方寸山的阵法,血水就会流出去,到时候,数百座城池将会被吞没,无数的生灵因此而丧命。”

“别说的那么伟大,你就是担心外面的人对你的方寸山有不好的议论罢了。”天琦非常了解皓月仙师这个人。

他太在乎名声了。

所以。我着见有前女友在前面跑

他才会在这里,毁灭一切。

如果他真的在乎那些生灵的话,又怎么可能一场毒雨毁灭数亿人的生命呢?

“我的心魔在下面的白骨洞,如果不杀了他的话,血水就可能会入侵心魔的身体,心魔就可能会发生一些特殊的变异,你可以试想一下,我的心魔如果变异了,会变成什么样的存在?所以不管怎么说,他都必须死。”皓月仙师也没有再说那些虚的。

因为他没有时间浪费了。

“血水的问题,我来解决,饶他一命。”天琦说道。

“不行!!”皓月仙师说道。

天琦的左手一挥,夏天出现在他的手中:“我刚刚救他的时候,看到了他身上有这个纹身,你确定,还要是他吗?”

纹身?

皓月仙师看了一眼夏天身上的纹身。

顿时一愣:“他是...”

“见好就收吧,梦见追人跑一直追不上这里交给我,我会破开虚空,将血水灌入无尽虚空。”天琦说道。

“来不及了,就算是你破开虚空,这里的血水也需要流几天才能流光,而月亮彻底落下去的时候,这里的一切就会恢复到现实,而不是斜月三星洞的世界,到时候,就来不及了。”皓月仙师显然也放弃了斩杀夏天的想法。

因为。

夏天身上的那个纹身。

天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随后,他右手之中的黑色铁锹对着空气一划。

虚空瞬间破开。

“如果今天不是夫人突然出手的话,您在机场说不定真的会伤到无辜的人,所以才会用那种方法强行的把您控制住。”温明再次解释,想着少爷千万不要因为夫人的无理怪罪。

心头的疑惑,现在终于得到了解答。

盛辰逸却没有感到轻松,回头望着那个依旧避开他目光的小女人,突然有些心疼。

“好,我知道了,这两天你们都放假休息,时间随意安排,梦到老婆跑了我一直追先出去吧。”

当两个人走后,客厅就只剩下袁雅和盛辰逸两个人,这下二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袁雅心虚不已,见盛辰逸走过来后,依旧梗着脖子问他:“干嘛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审犯人啊?”

盛辰逸笑了笑说:“我给你十分钟,向我解释解释,你是怎么一大清早就在机场的。”

没想到他竟然来了一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好在这个问题很好回答。

手机拿出来放在茶几上,说:“当然是你的手机定位提醒我啊。”

原来,在公安局外,袁雅看到的消息,竟然是盛辰逸手机账号的定位更新提示……这才断定他已经回来了!

苏浅浅摇头:“两人的家,郭燕不是沪市人,彭杰家是沪市的。”

陈文吃了一块排骨,又问:“他俩在你们学校团总支是什么级别?干事还是委员?”

苏浅浅说:“他俩都是干事。”

陈文想起自己老妈嘲讽老爸的台词,笑着说道:“他俩进步真够慢的,从大一忙到大四,还是个小干事。”

苏浅浅说:“现在已经大四了,梦见女朋友跑了找不到了他俩如果最后这一个学年不能升级,恐怕毕业材料上就只能写干事了。”

陈文问:“干事和宣传委员什么的相比,哪一个对当事人更有好处呢?”

苏浅浅立刻回答:“肯定宣/传/委/员更好啦,不管是留校工作还是毕业分配去其他单位,都更有优势,就像学生会各部门部/长/副/部/长一样。”

苏浅浅给陈文加了酒,又说道:“其实我们学校好多学生在团/总/支和学生会各部门,如果做到大三结束还是干事,就自己不再做了。大四的时候还不如把精力放在考研、考托。”

陈文端起碗,又喝了一口女儿红,哈出一个爽字:“你看啊,假如没有你今年夏天插的这一杠子,有没有一种可能,那个郭燕和彭杰,他们两个,或者其中一个,能够在大四的时候当上宣/传/委/员呢?”

“能暂时活着就不错了,我用我的力量暂时封闭了他这个人,现在的他,是个活死人了,这样也可以暂时保住他的命,不过我的力量最多持续一个月的时间,梦到媳妇跑 我后面追剩下的就要交给你了。”天琦说道。

“我...”

“对,现在他的伤,整个第八方,只有一个地方有人可以救他了。”天琦说道。

“什么地方?”十三急忙问道。

“就是你最不想去的那个地方。”天琦说道。

苏浅浅说道:“可能吧?”

陈文吃了块甲鱼,吐掉骨头:“你看,由于你的出色表现,你抢了别人位置,挡住别人进步了,你说你是不是招人嫉恨呀!”

苏浅浅瞪着一双美目,看着陈文,性感小嘴呼出一口仙气:“天,你是说,不会是郭燕彭杰写匿名信诬告我吧?”

陈文噗嗤笑了两下:“很好,我的女人不笨,有政治觉悟!”

说完,陈文探身,从墙上挂着的羽绒衣内侧口袋里,掏出郭燕男朋友今天傍晚写的那封诬告信,递给苏浅浅。

苏浅浅表情三分疑惑,七分紧张。

陈文说道:“这是第二封诬告信,告你的,哈哈,他们玩得真是精彩啊。梦见自己追着对象跑”

信封没有封口,苏浅浅抻开信封,取出里面的稿纸,展开

信只有一页稿

纸,400字以内,苏浅浅足足读了十分钟。

陈文没着急说话,愉快地喝女儿红,吃甲鱼补补,今晚他已经吃了一顿涮羊肉,这会再恶补一顿甲鱼,补强了自己身子,一会痛快享受苏浅浅的身子。

后患无穷。”

“既然你这么有能力,那么就帮我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吧,至于这批钱我就收下了,以后再慢慢还给你吧。”

叶心妍红着脸说道,原来林木说的正是这个,这误会有点大。

“不要急,我的就是你的,那么见外干什么。”

林木回应一句,最后他利用金色令牌的能力,直接感应到大地下面六米深的情况。

“心妍,这块地以前是做什么的?”林木问道。

“这个我哪里知道啊,都不知道拆建了多少次了,听说这里的风水有问题,房子拆了又建,梦见女朋友跑我一直追建了又拆,如今依然有问题。”

“之前房东应该知道我不做了,所以正低价出售,可是那个时候我没有钱,不然就趁机买下来好了。”

“现在看到超市的生意好起来,他肯定会舍不得买,而且还要涨我的租金。”

叶心妍带着后悔,不过后悔也没有用,这栋房子就算是再低价,也不是她能买得起。

“涨租金?今天我来解决房子的问题,竟然还要涨租金?”

叶心妍无奈的回道,之前也是看这里租金便宜,所以就在这里开超市,谁知道会碰上这种事。

“这个可就由不得他了,除非他想把这栋房子烂在这里,你有没有他的电话,打个电话给他,我来跟他谈。”

林木心里已经想好了对策,而且别说是两千万,他最多只能出一千万,除非对方真的想把这栋楼烂在手里。

“好吧,那我

就打个电话给他,刚好我的租期也快到了,就是我不找他,估计他也会来找我。”

叶心妍答应下来,然后播出了一个电话,按下了免提。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里面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叶总,真是可喜可贺啊,最近我一直在找人破解风水问题,如今终于是见到了成效,我这个人就喜欢这样,有财大家一起发,现在叶总总该安心了吧。”

不得林木发招,这房东竟然率先出手,完全就是一个老成精的人物。

“房东是吧,我是叶心妍的老公,现在我全权代表她跟你谈超市的问题。”

林木开口说道,叶心妍也连忙附和一句,然后摆出一个请的手势,接下来看他的表演。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