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报警说我骚扰她,前任报警说我骚扰她

“我看真是有病,韩三千要是韩家的小少爷,他怎么可能入赘苏家。”苏亦涵说道。

“要是不相信的话,回去问问苏海超就知道了,他可是非常清楚韩三千的身份,不过他没有告诉,大概是怕打击到吧。”戚依云笑着道,随即走到苏亦涵身边,轻声提醒道:“好心提醒一句,韩三千的身份是不能曝光出去的,谁要是敢透露这个消息,下场就是死,应该很清楚燕京韩家有多厉害吧?”

说完,戚依云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之所以要跟苏亦涵说这番话,是因为她心里替韩三千打抱不平,凭什么一个市井女人也有资格对韩三千指指点点?

而且戚依云也很有把握,苏亦涵不敢把韩三千的身份暴露出去,特别是当她去苏海超那验证韩三千身份之后,苏海超也不会让她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

苏亦涵在原地愣了许久,她不明白戚依云为什么要给她说这件事情,女朋友报警说我骚扰她但如果是谎言的话,迟早会被拆穿,根本就没有意义。

也就是说,她说的一切,很有可能是真的。

聘礼,是给苏迎夏的。

戚依云深以为然的点着头,说道:“苏家其他女人的确没漂亮,但是难道忘了还有苏迎夏吗?”

“哈哈哈哈哈。”苏亦涵捧腹大笑了起来,眼神就像是在看白痴一样盯着戚依云,说道:“是从哪冒出来的傻子,云城都知道苏迎夏嫁给了韩三千那个窝囊废,怎么可能还有人给她送聘礼。”

“难道没有想过,送聘礼的人,是韩三千吗?”戚依云说道。

苏亦涵一愣,接着又笑得人仰马翻,捂着小腹说道:“这人真逗,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韩三千送的聘礼,怎么可能,他那种窝囊废,有这么多钱吗?”

“对了,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吧,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已婚女的报警说我骚扰她”戚依云说道。

“一个窝囊废而已,能有什么身份,他就是一堆烂泥,一条死狗。”苏亦涵冷笑道。

“如果燕京韩家的小少爷在眼里只是烂泥死狗的话,当我什么都没说。”戚依云说道。

燕京韩家的小少爷!

燕京韩家!

这四个字让苏亦涵瞬间愣住了,曾经她也这么想过,可是她觉得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燕京韩家的人,怎么可能到她们小小的苏家提亲呢?而且韩三千是燕京韩家的人,这更像是个荒诞不羁的笑话。

越是批改,就越是惊讶,等他全都批改好,姜蝉的成绩也出来了。除了几个因为步骤不够全而失了一点分数以外,姜蝉的数学考了有148分。

这还是这位老师吹毛求疵额批改,否则的话就应该是满分来着。追一个女生说我骚扰她

看他一脸的惊愕,其余的老师是抓耳挠腮的,眼看着姜蝉的物理化学都出来了,成绩也是非常的喜人。

几个理科老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一直等到了姜蝉所有学科的成绩出来,所有老师看着姜蝉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这是人吗?710分的试卷,她考了有698分,这个成绩已经可以在初三年级傲视群雄了好吗?几个老师的心思全都浮动了。

尤其是姜蝉的那篇作文,那是真的让那位语文老师拍案叫绝。到现在还拿着姜蝉的作文不停的品鉴呢,人家是省级的特级教师。

再加上那个教导主任拿过来的试卷本身就是难度偏大的,这个难度一个初一的女生能够考这么高的分数,已经说明了人家确实成绩好。

梁晨在一边看着也是惊讶不已,喜欢的女人报警说我骚扰她没先到外甥女这么厉害啊,真给他们老林家长脸。等最后姜蝉是如愿跳级到了姜恋雨的班级,就是那位数学老师的班上。

数学老师老王对姜蝉那是一个春风拂面,这可是一个金饽饽,怎么就慧眼识珠地落到了他的班级里里呢?

在画面中,她看到顾寒抱着Alex,护士将二人分开抬到救护车上,紧接着,就没有了顾寒和Alex的消息。

舒晴迷迷糊糊中睡得正香,突然听到客厅好像有什么声音,她还以为是谁半夜出去看电视,忘记将电视给关上了,黑暗中,摸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现在竟然凌晨五点多了。

她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手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准备出门,将电视给关了。

没想到,门一推开,看到一脸担忧的秦依依,她不由得一愣,下意识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而出道:“依依,别人报警说我骚扰她怎么会是你?”

秦依依没有回答舒晴的话,眼睛死死地盯着新闻,好像生怕错过什么一样。

舒晴觉得有些疑惑,顺着秦依依的目光,看到电视机上顾寒出车祸的消息,她一下子就震惊了,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双手捂着嘴巴,不可思议的说道:“顾寒……他……他该不会是昨天晚上赶回来的时候,太匆忙,所以才出了车祸了吧?!”

舒晴说着,下意识的看一下秦依依,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毕竟从刚才到现在,秦依依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将双手搭在秦依依的肩膀上,轻声说道:“依依,你没事吧?”

梁厚德来这片山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老刘作为村子里的老人,自然也是对梁厚德很熟悉、很尊敬的。

梁厚德看着老刘那被病痛折磨得快没个人样的样子有些歉意地道:“我应当来得更早些的。那样你也不会被病痛折磨得这么惨。”

老刘听到这话,分手后男朋友一直骚扰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轻轻晃了晃头,道:“不没啥关系的。神医您能来我们这破山区,给孩子们看病,我们真得已经非常感激了。只可惜”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才继续道:“唉只可惜啊,我那倒霉儿子,直接就摔下山崖,就死了啊连让神医您看一看的机会,都没了,不然您肯定能治好他的,对吧?”

说着说着,老刘的眼神都失焦了,显然是想起了儿子死去时候的事情。他脸上本就单薄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变成一抹平静却又沉重得无以复加的悲痛。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沉重。

就连一向调皮捣蛋不分场合的杜小可,此刻也是乖乖地站在杨天身边,有点受触动。

梁厚德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别想那么多了,节哀吧。活着就有希望。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秦依依哭的梨花泪语的,说的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了。

顾天听的迷迷糊糊的,本来他在国外正在吃午饭,听到警察给自己打来的电话,说是顾寒出了车祸,送进了医院。

接到这个电话,顾天才从国外赶了回来,去找前女友她报警了他连忙安慰着秦依依,道:“嫂子,你先别激动,我知道我哥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刚下飞机,准备过去找我哥呢。”

……

一大早上,宫沐擎就接到了舒晴的电话,得知这个爆炸性的新闻,一边和舒晴一起安慰着秦依依,一边开车,将秦依依和顾寒一起送到医院里。

但是当他们赶到医院时,守在紧急手术室门外,等到了第二天下午,竟然只看到Alex被医生从紧急手术室里推出来。

“顾寒呢?!医生……”秦依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箭步,冲上前,激动地抓着医生的胳膊,使劲的摇晃着。

医生看到秦依依情绪如此激动,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宫沐擎安慰着秦依依,将她拉到了一旁,“好了,依依,你先别激动,先听听医生怎么说。”

说完,梁厚德便开始给老刘把脉。

老刘没有反抗,只是摇了摇头,道:“梁老啊不用费劲了,我身体怎么样了,我自己知道。这病多半是好不了了。估计再过些时日,我就可以去下边见我儿子了。其实也还不错。”

众人听到这话,都觉得一阵心塞。

大家突然都无比地希望,希望梁厚德能抬起头、说这病能治好。

这样的话,至少能让这可怜的老刘免受病痛,好好地多活些年头。

事情的发展却并不遂人愿。

梁厚德诊脉诊了好一会儿,又细细地观察了老刘的舌苔、瞳孔、身体状况最后,表情非但没有轻松起来,还愈发凝重了,沉默了良久。

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给出结果,就已经是结果了他治不好。

老刘病得太重了。

他的身体原本就有不少毛病,比如肝炎,比如肺痨,比如

这些毛病似乎在逝去儿子的痛苦中一下子爆发了,迅速恶化。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疯狂地吞噬着他的生机。

王翼看着这样的唐小涵,心里面不会掉应该怎么才好。

因为他也感觉唐小涵有些莫名其妙。

为什么要跑到联合国那边去说要有冻雨,冻雨这么大的危害,怎么能说就说呢。

这么厉害的危害,可不能乱说。

这样的唐小涵,让他的心里面变的非常的复杂。

他已经开始在想,自己究竟要不要成为唐小涵的追随者了,因为他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要是自己追随着他的话,自己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王翼不知道,也不敢冒险。

“唐小姐,打断一下。”王翼下定了决心,来到唐小涵的面前,站定说道。

听到王翼说话,唐小涵微微一笑,笑容还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要说,你就说吧。”

怎么忽然这么严肃?

难道有很严重的事情?

“恩,是这样的,虽然很抱歉,但是还是想说,因为我的公司让我尽快的回去,所以,我可能,不能够做你的追随者者了,不好意思。”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