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吵架分手了,跟男朋友吵架闹分手

未见五官轮廓,已自有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概。

大殿两边墙上,还挂有十几幅风格迥异的字画。

正前方,是一幅巨大的黑字——

忍!

黝黑光润,入木三分。

更让叶凡惊讶的是,墨水好像还没有干透,反射着淡淡的黑光。

“你脑子进水吗?”

叶凡靠在座椅上无视对方杀机:

“无论是明心公主还是城卫军,都是他们违背国主指令先动手,我们才被迫自卫反击。”

“如果城卫军乖乖放我女人离开八重山,三堂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杀出一条血路。”

“所以你应该斥骂无视君令的城卫军他们活该。”

“而不是怪责我和三堂怎么屠掉他们。”

“除非你跟城卫军他们一样无视君令。”

“不过看得出,皇无极权威好像确实不太够,否则他的君令怎么对你们毫无威慑?和男朋友吵架分手了”

“不仅明心公主和城卫军不当一回事,连你们近卫军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叶凡直接扣上一顶帽子:“否则你就不会第二次把枪对着我这个国主贵客了。”

“你——”

柳知心怒意一滞,忙低垂枪口吼道:

“我对国主忠心耿耿,随时愿意为他赴汤蹈火,怎可能不尊重他?”

她杀气腾腾喝斥叶凡:“你不要血口喷人和挑拨离间。”

“你怎么说话呢!”岑钧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沉,怒瞪了浓眉男一眼。

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竟然敢对他们首长如此说话,简直是不知死活!

“岑钧,算了!人家办案,我们别打扰人家。”

卢绍靖伸手拦了他一下,随后转头冲林羽歉意道:“何先生,对不起,你的事,我不便插手……”

“卢先生,这件事,可能必须得您插手……”

林羽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何先生,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但是这种情况,我实在无能为力。”卢绍靖歉意的摇了摇头,和男朋友吵架了冷战怎么办下意识的扫了眼躺在地上的腿伤男子,以为是林羽的私事。

“知道就好!”浓眉男冷哼了一声,别说,这个老头还挺识抬举。

林羽也没多做解释,冲浓眉男问道:“警官,我问你,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你贩卖假药,把人都治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抓你抓谁!”浓眉男冷声道。

“是这款药吗?”林羽把手里的止血祛疤药膏拿起来晃了晃。

“买的啊,还能从哪弄的!”红鼻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说道。

“从哪买的?”卢绍靖继续问道。

“药店!”

“哪个药店?!”

“哎呦卧槽,你这老头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他妈从哪里买的,关你屁事!”

红鼻头终于被卢绍靖接二连三的发问问烦了,不耐烦的骂了一声。

“你嘴巴给我干净点!”

岑钧面色一沉,一个箭步窜上去,男女朋友吵架分手一脚将红鼻头踹坐到了地上。

“你竟然敢打人?!”

浓眉男面色一狞,怒喝了一声。

“就打你了,怎么着!”厉振生猛地一个跨步迈过来,拳头捏的“咯叭”作响,浓眉男浑身一哆嗦,吓得立马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首长问你话呢,说!”

岑钧指着红鼻头男冷声呵斥道。

卢绍靖面色铁青,没有任何的阻止。

红鼻头一见这架势,立马放起了赖,高声喊道:“哎呦,打人了,打人了!当兵的打人了!”

“红发,你他吗小心点,他不是那么好惹!”张然刚才就想用手里的喷子高定冈村,但这厮反应极快总是能够迅速拽着身旁的人为自己挡枪,是野人倒还好,就怕他拽着的是幸存者,这也让张然不能开枪!

红发没有将张然的劝告放在心上,他手里拿着木棒对准冈村的头便砸了下去,后者灵巧地躲过,一个懒驴打滚随后刀锋直接指向红发的腹部,幸亏红发的反应够快,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呦西!继续!”看着说话磕磕巴巴的冈村,红发不敢再大意,他谨慎地面对冈村,和男朋友吵架了怎么办却发现对方简直是刀术大师,轻松的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木棒已经被冈村的双刀斩断。

看着下一刀就要被杀死的红发,张然果断的选择了开枪,“亢!”

散弹枪巨大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散开,冈村即使战力超群也不敢去硬抗枪弹,他抓起一个尊卢人便挡在前面,这厮竟然要发起反冲锋!

红发此时也慌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冈村就是一顿乱射,但他太过紧张,子弹全部打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尊卢人身上!

这顿打,你们算是白挨了!非但如此,你们还会被冠上‘殴打教官’的罪名,这大学八成是上不了了,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告上法庭!不过——”

说到这儿,崔志豪又顿了顿,阴森森地说道:

“王震,我给你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只要你肯站在我这边,将一切罪名全都推到叶凡的身上,宣称自己是受到他的唆使吗,才对教官出手!吵架分手撩别人那么,我就会放你一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紧接着,崔志豪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奄奄一息的王震,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在他看来,王震跟叶凡才认识几天而已,没有理由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血性男儿!

宁折,不弯!

宁死,不降!

……

片刻后,王震缓缓仰起头,嘴唇翕动,发出蚊蝇般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

崔志豪听不清楚,只得半蹲下来,想要凑得更近一点,以便听清王震的声音。

当一名走在最后的中级战士靠近紫琪时,这狐媚子直接起身手里拿着弓箭对准了那人的头颅插去,这样生猛的作战方式哪里还有勾引叶凡时的妩媚之姿,也许这才是云图巫女的真实一面!

瑶更是行动迅速,断水出鞘一刀便砍断了另一人的头颅,和男朋友吵架了怎么和好倒是叶凡有些尴尬,第一次与尊卢人打白刃战,对方的石矛本来就比消防斧长,一时间竟然逼得叶凡有些狼狈不堪。

红鼻头一听立马抬头指着万维运说道:“长官,是他!是他把药膏给我们,让我们过来污蔑回生堂的!”

“对,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这腿上的口子就是来之前他给我割的,还给我涂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我的腿就成这样了!让我躺着装晕!”

腿上男也立马伸手指向万维运。

“我们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几个拉横幅的男子也立马回身指认万维运。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主谋竟然是万维运。

“放屁!放屁!”

万维运面色惨白,满脸惊慌,跳着脚冲红鼻头等人怒声骂道:“你们这是污蔑!跟男朋友闹分手怎么办污蔑!”

“看来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卢绍靖冷笑了一声。

“过来,蹲下!”岑钧立马拿枪指了万维运一把,示意他跟红鼻头等人一样蹲在地上。

“你是军需处什么人,你敢动我?!”

万维运见骗不过去了,索性撕破脸皮,望着卢绍靖冷声道:“你知道我父亲跟卢处长是什么关系吗?我父亲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俩从军需处除名!”

红发恨得牙痒痒,对于叶凡来营地,他是第一个不答应,凭什么那个打了自己的家伙能够得到营地里其他人的尊敬和拥护,甚至很多人都离他而去,宁可加入蓝眼和张然的势力!

“张然,你他吗之前可是一直不希望他过来,现在改口这么快,莫不是想男人了?看不出来你这个拉拉也被掰直了?”

面对红发的嘲讽,张然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腹部,有枪在手红发压根不敢还手,“命他吗都没了,你还在为了那点自尊心哔哔赖赖?难怪你只能当个没脑子的水手!”

“红发,你真是让人失望,我现在有些后悔当时跟你搞什么和平了,你这种没脑子的人,老子就该早点灭了你!”蓝眼说罢便和张然走出了帐篷,作为营地的领导者,他们必须站到前线。

尊卢人一部分手持火把,量一部分则直接对着营地里放箭,由于之前幸存者们设置了栅栏防护,有效的阻拦了尊卢人直接冲进营地,如果是白刃战,尊卢人有信心顷刻之间结束战斗。

冈村和老潘站在一名扎着辫子的尊卢人身边,老潘谄媚地问道,“巴楚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让后备队也跟上去?一鼓作气解决掉这些人?相信梵神得到了这些祭品,一定会很高兴!”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