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一生气就分手,一生气就说分手的男人

未见五官轮廓,已自有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概。

大殿两边墙上,还挂有十几幅风格迥异的字画。

正前方,是一幅巨大的黑字——

忍!

黝黑光润,入木三分。

更让叶凡惊讶的是,墨水好像还没有干透,反射着淡淡的黑光。

“几十号人只是明面的。”

近卫军死死控制着悲痛喊出一声:

“三堂的人早夺取了上官家族的机甲营,武装了三百名刀枪不入的重火力将士。”

“他们里应外合杀死了城卫军和上官子侄。”

他凄然一叹:“除了宾客,其余人几乎都死了。”

“混蛋,混蛋!”

柳知心闻言全身一僵,随后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我说已经结束了,男朋友一生气就分手你怎么还一而再动手?”

“杀了上官狼和上官轻雪不够,把明心公主也杀了。”

“杀了明心公主还不罢休,又把城卫军他们也杀了。”

“你这个侩子手,我要毙掉你!”

她的枪口再度指向了叶凡。

听到机甲营被三堂精锐掌控,柳知心就知道他们屠杀城卫军没有水分。

因为机甲营是上官狼重金打造的王牌。

单单铠甲装备和强大火力,人均就超过千万。

三百人重火力攻击,城卫军根本扛不住。

一帮人顿时醒悟了过来,纷纷替林羽鸣不平,随后有人拿起石头和手里的杂物朝红鼻头等人砸了过去。

红鼻头等人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躲都不敢躲,任由石头和杂物砸到自己身上。

“军队特供?你蒙谁呢,你说是军队特供就是军队特供啊?!”浓眉男这时候突然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扫了卢绍靖一眼,“再说,你一个退休的老头子,没事跟着瞎掺和什么?”

“就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有证据吗?再说,女生拿你当备胎的表现就算是军需特供,也得军需处来管吧?告诉你,我父亲可是给军需处处长看过病的!”万维运也赶紧附和着浓眉男的话反驳道,意思是让这俩人别想蒙他。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人是林羽的朋友,故意帮着林羽解围的。

再说,就算真是军队特供,也没这俩人说的这么夸张吧,还什么军事机密,吓唬谁呢。

而且就凭自己父亲认识军需处长这一点,他就可以有恃无恐。

不过可惜,他父亲认识卢绍靖,他却不认识卢绍靖。

轰!

电光火石间,一道雷光爆射,让整条街道都为之一亮,恐怖的能量滔天,精准的劈在了吸血鬼的身上。

扑通!

吸血鬼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就像是被九霄神雷劈到了一般,身上大氅碎成了齑粉,通体焦黑一片,血肉模糊,胸腔都炸开了。

嗤嗤嗤!

他的身体还在冒着烟,滚滚血气弥漫而出,那是他的生机在外溢。

吸血鬼除了怕火外,对雷威更是没有抵抗能力。

其实何止吸血鬼,就是人类,包括人类的修士,面对雷霆之威也会本能的发憷,不好应对。

“玛德,男朋友一生气就提分手是谁?”他嘶吼咆哮,眼中爆射寒芒。

“你大爷!”

梁飞一声大喝,手中的雷劈枣木一扫,又是一道雷光爆射,如一条出世的雷龙般,让整片苍穹都颤栗。

轰隆!

一声巨响,吸血鬼的脑袋爆碎掉了,上半个身子都化成了血泥。

传说中很难杀得死的吸血鬼,就这么被干掉了一只。

“码的,红发你他吗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张然自然不能让红发死在这里,对方死了,冈村的下个目标肯定是他,喷子上膛又是一枪,直接打得尊卢人肚子炸开,而冈村也立刻选择了躲开!

张然这一枪弄不好就要误伤到自己人,但是为了保住红发她不得不开,若是红发倒下了,营地里属于他的人立刻会树倒猢狲散!

“叶凡,你怎么还没来!”

张然的想法很好,在尊卢人进攻时,让叶凡从后方偷袭,分手冷静几天合适再次打个里应外合,在面对野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互相帮助,什么恩怨都应该抛在脑后,但是她却没想到方敏刚跑出去就遇到了尊卢人侦查的斥候,中了一箭的方敏也是费劲千辛万苦才坚持到柳梦雪和夏箐发现她!

此时叶凡和紫琪,瑶两姐妹正在必经之路上埋伏,“叶凡,先不要去营地,如果我们太早现身,尊卢人的后备队再过来,我们就会陷入反包围,那时候可就插翅难飞了!”

“我妹妹说的不错!”紫琪也赞同地说道,“先不要担心营地里的人,他们如果想活下去就会殊死抵抗!我们出现的太早,反而会影响到他们。”

这顿打,你们算是白挨了!非但如此,你们还会被冠上‘殴打教官’的罪名,这大学八成是上不了了,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告上法庭!不过——”

说到这儿,崔志豪又顿了顿,阴森森地说道:

“王震,我给你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只要你肯站在我这边,将一切罪名全都推到叶凡的身上,男生因为生气分手后悔了宣称自己是受到他的唆使吗,才对教官出手!那么,我就会放你一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紧接着,崔志豪双手抱在胸前,俯视着奄奄一息的王震,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在他看来,王震跟叶凡才认识几天而已,没有理由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血性男儿!

宁折,不弯!

宁死,不降!

……

片刻后,王震缓缓仰起头,嘴唇翕动,发出蚊蝇般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

崔志豪听不清楚,只得半蹲下来,想要凑得更近一点,以便听清王震的声音。

“女人,贱人,杀她!”

“可他吗别提了!人家现在是野鸡变凤凰了,还他吗承认野人的圣女,以后咱们面对她也要小心点了,男朋友生气了说分手我总觉得那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老潘手中的***每一次响起便有一名幸存者倒地,尤其是他专门打远处用枪提供火力的人,而冈村则是持着双刀走到了阵前不管是尊卢人还是幸存者都成了他收割的目标,一时间局势竟然被冈村搅得稀巴烂。

“红发,张然,你们两个想办法干掉那个疯子!他在那里我们的人倒得太快了!”蓝眼刚说完,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颊飞过,吓得他尿都流了出来,幸亏周围没有人,才没让他暴露。

“艹泥马的,野人里面怎么还有人也会用枪!蒋思梦,你这个贱人,要是让我抓到,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蓝眼拽起一个脸盆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随后来不及换裤子趴在地上继续指挥。

红发看到身材不高的冈村,满脸都是鄙夷,“小个子,就他吗凭你也想突破老子的防线?冷静期要不要主动联系张然,你不用出手,老子今天火气大得很,一定要干死他!”

“你杀了公主,你杀了公主!”

“我说过已经结束,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

她气得差一点都要扣动扳机,真恨不得乱枪把叶凡打死。

几个近卫军也是义愤填膺。

他们都是王室子侄,对明心公主感情不浅。

现在明心公主被叶凡一枪爆头,他们也是充满着杀机。

“你已经犯了一次错,没有劝好明心公主,让她对我开枪丢掉了性命。”

叶凡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掏出纸巾擦拭鱼肠剑:

“如果你再开枪攻击国主要召见的我,你这个队长今天就是不死也到头了。”

“我不当场杀掉你,国主也会撂掉你。”

他淡淡开口:“好自为之!”

“你——”

柳知心气得手腕发抖,好几次想要扣动扳机。

她从来没有这样被人威胁过。

但想到满地尸首以及皇无极指令,她又只能按捺住心底怒意。

此言一出,那七八个教官面露狂喜之色,显然心动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以他们的级别,每个月的津贴约莫四五千,虽然在这儿包吃包住,但在华海这个国际大都市,还是得显有些捉襟见肘!

崔志豪承诺的十万块钱,相当于他们两年的收入!

而且,他们也毫不怀疑崔志豪所言的真实性。

毕竟,能让马勇刚亲自出面打招呼的年轻人,来头绝对不小,不可能差他们这点钱!

想到这儿,那八七个教官的脸上,都浮现出一抹狞笑,凶神恶煞地望着王震,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此刻,王震浑身绷紧,汗毛竖起,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凶兽盯住似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虽然身材魁梧,自幼习武,但也只是普通人里的高手,远远无法与叶凡那般“妖孽”的存在相比!

现在,他赤手空拳,在这个狭窄的大通铺内被包围起来,敌人是七八个手持防爆棍的教官。

他的胜算,微乎其微!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