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分手男朋友掐我,分手男朋友掐我脖子

“烟姐?”

但接电话的却是林瑶。

“林瑶,你不是睡了吗?芳芳呢?”

莫烟奇怪地问道。

“我睡醒了,芳芳喝醉了,现在睡得很熟。”

林瑶回答一句,旋即关心地问道:“烟姐你怎么还不回来?”

“那个......”

莫烟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只得回答:

“我就在门口,林瑶你出来接我一下,我有点不方便。”

林瑶很快出来了,看到张知琴居然背着莫烟,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询问:

“烟姐你怎么了?”

“没事,有点不舒服,碰巧遇到了张策划,他好心送我回来。”

莫烟笑了笑,说分手男朋友掐我她身下的张知琴奇怪道:“我们不是碰巧......”

话还没说完便感受到了两道凌厉的目光,顿时闭上了嘴。

因为有林瑶住在里面,莫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愿意让男人进屋,便让张知琴在门口把自己放下,林瑶扶着她一小步一小步地往里走。

柳辰也告诉柳婷,自己会找机会在真国林家制造散乱,保护柳婷等人顺利撤离。

电话挂断之后,柳辰坐在庭院的石桌旁,看着庭院之内的池塘,若有所思。

或许,时间真的快要到了。

“主人,想什么呢?”突然,穷奇从一旁蹦了出来,坐在了柳辰的一旁。

“穷奇,你知不知道一种复活术?”柳辰问着。

“复活?什么复活术?”穷奇不解地问着,右手拿起水壶,被掐脖子必须离婚到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真国林家在真国的东方建造了一个祭坛,说是要复活一个人。柳婷打听到了消息,祭坛上有十个孩子,五个男孩,五个女孩。”柳辰说着。

“孩子?”穷奇惊讶地问着,随后仔细地想了想,说着:“我所知道的复活术,还真没有这样的祭祀方式。不过,我听说过的一些我不会使用的复活术里,或许有这样的方法。”

“灵安决。”突然,柳辰和穷奇的身后,传来了红月的声音。

柳辰一回头,看见红月和尹梦月两个人并肩走了过来。尹梦月直接坐在了柳辰的身边,红月则坐到了穷奇的身旁。

张知琴看着她那别扭的姿势,忍不住道:

“实在不行还是去医院吧,年纪大了不要硬撑啊。”

莫烟回头,淡淡地看着他:“今天谢谢了,不送。”

“哦。”

张知琴被她看得心虚,赶紧转身开溜。

“喂。”

身后传来女魔头的喊声。

“到!”

张知琴立马转身,站的笔直。

“我今年才三十三,离老年还差得远。”

莫烟说了一句,便慢慢拐进了屋。夫妻吵架老公掐脖子

张知琴看着她的背影,愣了半天,这才喃喃地道:

“这么年轻?怪不得那么有弹性……诶不对啊!”

张知琴突然反应过来:

“刚才林瑶怎么对我那么冷淡,昨天都很热情的啊!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

林瑶扶莫烟进了屋,见她走路似乎都挺痛苦的,不禁担心地问道:

“烟姐,你哪里受伤了?”

莫烟摆摆手,随口道:“没事,就是有点抽筋。”

“不认识。”宗景灏冷冷的掀起唇角。

对于林辛言,宗景灏在心里给她定了很多标签,她私生活混乱,才18肚子就怀孕,一面在他面前表现母爱,一面跑来堕~胎。

心机boy!

“想清楚了吗?”护士再三确定。

林辛言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即使心里是不愿意的,是心痛的,无奈的,还是点了点头,“我想清楚了。一个动手掐脖子的老公”

“那跟我进来吧。”

林辛言低着头,不去看任何人,跟着护士走进手术室,手术室里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白竹微隐隐有些不安,她感觉到了宗景灏在生气,伸出手挽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啊灏。”

宗景灏冷着脸,“走吧。”

白竹微挽着他的手紧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手术室,再看宗景灏的反应,不像不认识,可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身边又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

这一点她很清楚,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他为何如此生气?!

“啊灏,刚刚那个女孩……”

宗景灏搂住她,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无关紧要的人,不用放在心上。”

白竹微只能闭口,即使心里好奇也没在说话。

柳辰离开了陈家的别墅,开车回了柳家祖宅,将东西交给了陈小雨,说着:“这是父亲让你去做的事情,明天出发。”

“嗯。”陈小雨说着,情绪稳定了许多。

柳辰没有多言,吵架被激怒掐了老婆脖子只是静静地陪在陈小雨的身边。

晚间,韩玉打来电话,陈家的所有产业,已经合并统计完成,陈家的一些相关人士,已经被捕,但,缺少一个物证。

此间事,柳辰也并没有心急,说好了明日去做,自然是有一些理由的。

柳辰看了一眼时间,拨通了灵儿的电话,让灵儿等人,立即出发,前往丰国。

在此之后,柳辰又分别问了问柳月和柳婷,关于丰国和真国的情况。

丰国方面,现在一切正常。诡绝门的人,依然维护着丰国的安全和治安。九妖那边的情况也是比较乐观,但是出现了一些问题。

九妖的人,确实在速度上占据优势,在柳辰还未去丰国的时候,九妖的人手便已经开始准备对林家的同伙进行清剿。可以说,九妖已经占据了先手。

“一万件,你们要抽多少?”我笑道。

“阁下欲投万件,那可几近对折了,和老公吵架被掐脖子只是我们并非越多就按照数量而相应减更少,抽成乃是有规有矩,以利益而定,所以我们还是要七分水钱。”万方宁眼前一亮的同时,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狂喜。

“六分,你们爱干不干,我给你一万件,事成后,以流通货币的形式给我,如何?”我问道,万方宁故作犹豫,但见我起身,连忙说道:“行,一万件,我们取六分利。”

“成交,东西我放在何处?你们万宝阁开具收据。”我笑道。

万方宁立即引我前往地下室,而我也在乌云中把宝物一摞摞的丢出来,这些宝物或大或小,各式各样,但都是战备级别物资,也算是宝物中的硬通货了,看得万方宁眼睛发绿。

而万玉阳和万玉可一边数着数量,一边也是猎喜不已,估计也没见过这么多数量的宝物。

计算了这上万件的宝物,夫妻吵架掐脖子严重吗万方宁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类似盘子的东西交给我,这上面有一块漂亮的透明宝石,上面除了九龙城银号的名字,还印着万宝阁的大名,而万玉阳把手按在上面,印下了收取万件上三境上品仙宝,价值一万劫雷晶的字样。

看到这一幕,他马上想到了相隔千里的爷爷,他的心头一酸,关灯、锁门,而后来入到空间中欧。

空间依旧灰蒙蒙的,不过比起最初已经亮了很多,此刻空间的面积差不多有了二亩左右。

空间中的蔬菜长势喜人,西红柿秧苗更是有将近两米高,整个株苗之上几乎看不到绿叶,能够看到的都是红彤彤的西红柿,而用来搭建架子的竹子都被压弯。

已经重新搭建了两次的黄瓜、豆角和西红柿一样,看到的叶子少,果实多,而茄子、青椒因为挂的果实太多,没办法也用竹子架起。

看着蔬菜上硕果累累,赵新宇的心情才好了一些,想想药草能够起到作用,他心头一动回到房间,将买回来的药草都带进了空间,他想的是用空间水将药草浸透,那样的话效果会更好一些。

在浸泡药草的时候,赵新宇将一些没有用处的药草枯枝、种子随手就丢在了空间中。

听不到爆竹声,也勾不起他思乡之心,赵新宇干脆找了个地方躺下,看着黑风在蔬菜地中钻出钻进。

另一边,宗景灏到了医院,庄子衿见到他时微微愣怔了一下,那天把她住进来的时候他来过一次,就没再来过,只有沈培川有时候会来。

“言言还好吗?”庄子衿先开的口,一直担心林辛言,那天她明显很排斥的样子。

宗景灏眯着眼眸,似乎察觉有哪个地方不对劲,当时沈培川打电话告诉他,庄子衿有话要和他说,说是关于林辛言的,他才会没去公司见李战,因为听到是关于林辛言的,所以先往这边赶来。

可看庄子衿的样子,并没有话要和他说的样子。

林辛言她想干什么?

不对……

他似乎意识到林辛言想要做什么,转身要走时,庄子衿叫住了他,“那天言言来,她都知道我的情况了,她现在有孕在身,只能麻烦你多照顾了,那天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帮我告诉她,如果她不想知道,我以后不会再提了。”

宗景灏转身看着她,脸色冷沉,“那天你说了什么?”

庄子衿转身走到窗前,现在他和林辛言是夫妻,也没有什么好隐瞒他的。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