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公吵架被掐脖子,被掐脖子必须离婚

“没事,龟塔下,能吃经验就行。”陈江安慰道。

这边才刚安慰完,李天文的亚索也彻底崩掉,敌方亚索已经7级,己方亚索还只有5级,直接被风刮起,接大招秒掉……

瞎子的问号同时问候了上中两路,打字说道:“真是敌我亚索系列。”

李天文一脸的不服气,说道:“每次都是差一点!”

陈江赶紧说道:“没事,稳住,补好刀,实在不行就在塔下吃经验。”

然而,李天文却已经上头了,加上对面亚索疯狂发大拇指表情嘲讽,更是让心高气傲的李天文完全按捺不住,老是找对面亚索拼命。

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要么被单杀,要么被打野酒桶配合对面亚索直接炸飞接大秒掉。

才十五分钟不到中路就已经超鬼……

瞎子十五分钟准时发起投降,和老公吵架被掐脖子被拒绝投降后,直接挂机了事……

接下来就是亚索和诺手的疯狂屠戮,十五分钟刚过,对面的亚索从裤裆里掏出了电刀和无尽,游走到下路,牛头直接Q起两人,陈江和石勇连闪现都没来及交就被亚索一个大给秒了……

而上路的孙璐则是完全按照陈江的吩咐,龟在塔下,死倒是没死,问题是被诺手压了快60刀,等级领先了3级……

然后,才二十分钟不到,基地就直接被推平了……

退出游戏后,孙璐和李天文完全进入自闭模式……

李天文最后的战绩是0-11,可谓是被花式吊打……

“这……这游戏这么难吗?”李天文完全傻了。不应该啊,在玩之前他已经熟读了英雄技能,而且游戏规则他也知道,为何会被打成这个样子?

陈江哈哈笑道:”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技巧的。你现在总算知道这个游戏为什么会有职业比赛了吧。生气时会掐你脖子的男人就跟篮球一样,熟悉规则和会打篮球是两个概念。“

李天文摇了摇头,焦急道:”我还不信我驾驭不了这款游戏,你快教我点技巧!“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复仇了!

接下来,陈江让孙璐和石勇两个先玩,他开始给李天文普及一些游戏常识,诸如等级,兵线,野区资源,对线技巧之类的东西。

其实陈江平时经常看比赛和直播,游戏知识他倒是很丰富。无奈自己是个手残党,而且他在游戏里也容易上头。

然后奶奶也是亲了小孙女一口:“嗯,若若乖啦。”

没多久,苏若曦推着苏锦荣也回来了。

虽然之前相距有些远,但是因为街上没有人,所以苏若曦也清楚看到了刚才一幕,看到女儿要摔跤也是让她很是惊恐。

好在女儿最终没有摔跤,苏若曦此时推着父亲走上前,看着女儿板着脸说:“冯若若,是不是差点摔跤?妈妈都跟你说过不要跑的。”

这一刻的苏若曦是真的生气了,刚才女儿差点摔跤的情景,掐脖子的男人的心理真的是让她很害怕。

现在女儿没有摔跤,赖在爸爸的怀里,苏若曦还是要教训一下女儿。

看到妈妈生气的样子,冯若若赶紧跟妈妈道歉:“对不起妈妈,若若下次不敢啦,妈妈不要生气呀。”

苏若曦没有那么快平静下来,依旧是板着脸说:“知道错了就可以吗?这次要不是爸爸及时出现,你就摔跤了,你摔跤了之后,明天爸爸、妈妈、奶奶和姥爷都要照顾你,那爸爸明天还怎么去摆摊呢?

所以你是不是不应该那样跑?慢慢走回家是不是很安全?以后你还敢不敢一个人这样跑啦?”

二人坐在最后一排,赵锋取出课本,感受到同学们的注视,礼貌的摆摆手,露出和善的笑容,同学们好久不见,看来都想念他了。

短发女生走了过来,她肤白貌美,身材高挑,白衬衫花裙子,颜值可以找八十分,她的名字是叶晴,班级里除了文静和苏朵朵之外,最漂亮的女生。

叶晴面无表情,扯起金富贵的大耳朵,冷冰冰的道:“窜座!”

金富贵捂着耳朵,让出了赵锋身旁的座位,叶晴理直气壮坐了下来。

赵锋好奇的道:“叶晴,夫妻吵架掐脖子犯法吗你有什么事?”

叶晴笑容灿烂,声音甜美的道:“听说你跟女朋友分手,恢复单身了,我也是单身,我上大学第一天就喜欢你,暗恋你一年了,我们交往吧。”

赵锋呆若木鸡,表情陷入呆滞,今天走桃花运了,大清早就有女生搭讪,还有女生表白,果然是人帅是非多,太帅也有烦恼。

没等赵锋回应,前排冲来一个英俊男生,哀嚎道:“锋哥,我是叶晴男朋友,她要移情别恋,你千万别同意。”

同时,也是因为无奈。

他穿越过来发现,这个世界,灵气非常弱,不到大魔天的百分之一。

而他自爆之后,虽然灵体不灭,却也实力大损,灵体所带的功力,同样不到原来的百分之一。

他想要回去,至少要修练到原先的五成功力才行。

可以这个世界的灵力之微弱,几乎没有希望。

“头痛啊。”

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腹中缓缓开放的本命青莲花,莲花中,他的灵体盘膝而坐,只有小小的三寸金身。

而在全盛时,他有丈六金身。

差得太远了啊。

青莲花缓缓转动。

这是他的护身至宝,不灭青莲。

大魔天征战中,生气掐脖子的男人心理他的本体无数次负伤,甚至近于毁灭,但不灭青莲护着他的灵体,每一次都能垂死还阳。

不灭青莲两大功能,一是可以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它吸收灵气的功效,强于天地间任何功法。

另一个,则是强大的护灵功能,这一次,甚至护着高乘风灵体穿越时空,可见它的强大。

但这个世界灵气实在太弱了,哪怕是不灭青莲,运转半天,也才吸收到极微弱的灵气。

感应到灵气,高乘风把灵气导入经脉,运转大天魔功。

但天蓬再彻底燃烧了。

“生杀大权尽在手,睥睨万物我唯尊!”

生杀予夺!

浩瀚星河在震动,神力再次爆发,宛如星辰炸开,宛如恒星孕育。

无量的神华漫天而又璀璨夺目。

“回光返照而已,真以为你能够翻天?”广目冷笑一声。

的确,残念都快要消散了,即便爆发,但没有力量,一切依旧只是空谈,热血也需要支撑!

“能借我吗?”天蓬忽然蓦地回头,看向了洛尘。

天蓬这是执念,要了却心愿。

他能够借来生机,提升自己的气机,让自己短暂的恢复一点点。

但唯一能够借给他的只有洛尘,夫妻吵架掐脖子算家暴吗因为只有洛尘会生杀予夺!

“借你一世,又何妨?”洛尘摊开双手,朝着自己的心脏猛地一抓。

这一抓,从洛尘胸口出掏出了一团火焰。

“谢谢,谢谢你肯帮我,帮我正名!”天蓬一招手,那团火焰极速飞射,落入了天蓬的眉心。

看到小姑娘催促的样子,大家也都是忍不住乐了起来。

冯一帆推着岳父,领着女儿一起向后厨走去。

卢翠玲和苏若曦婆媳俩则是把餐馆收拾一番,并且把餐馆的门给关上锁好。

跟着爸爸进了后厨,冯若若马上看到了厨房里一排排铁架子,铁架子上挂着鹅和鸭,然后料理台上还整齐摆放着一个个盆子。

看到那些挂着的鹅和鸭,小姑娘顿时惊讶不已:“爸爸,你怎么把这些都挂在这里呀?当一个男人掐你的脖子”

冯一帆微笑回应女儿:“因为这些需要放在这里凉一凉,让表皮可以充分吸收脆皮水啊,这样明天放在炉子里烤的时候,才能把皮烤得非常脆。”

苏锦荣看着厨房里女婿准备的这些,也是有些惊讶:“这几年,你真是,学了不少,烤鹅,烤鹅,你都能,做?”

冯一帆笑着回应岳父:“其实这些也都不算是什么秘密,如今就算是一些国外餐厅里,也都会有这些东西的,只不过每一家所用的配料可能会不同,但其实大体上都是类似的。”

苏锦荣抬起头说:“好啦,若若知道,我们,先回家。”

妈妈抱着女儿,爸爸则推着轮椅上的姥爷,奶奶跟在妈妈的身后,一家人就这样一起进了家门。

进了餐馆,冯若若从妈妈的怀里下来,然后转身跑到推姥爷进门爸爸身边。

“爸爸,你和小林叔叔已经把明天摆摊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看到女儿小脸上满是期待,冯一帆自然明白,女儿这么问实际上是想要去看一看,爸爸和小林叔叔到底准备了些什么东西?

他微笑着对女儿说:“准备好啦,若若要跟姥爷一起去看看吗?”

冯若若马上点头:“好呀好呀,若若和姥爷一起去看。”

卢翠玲这个时候笑着说:“若若,你是不是应该改口,你叫沈卿洛是沈姐姐,就不能叫小林叔叔了。”

冯若若听了奶奶这么说,奇怪看向奶奶问:“为什么不能叫小林叔叔呀?”

卢翠玲先是笑了笑,可接着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孙女解释?

倒是冯一帆笑着说:“好啦,若若想要怎么叫,那就怎么叫,小孩子叫法随意的,而且男的叫叔叔,女的叫姐姐,应该算是现在通用的叫法吧?”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