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跟男孩子说分手,想分手怎么说比较合适

杨天笑了笑,道:“无所谓啦,看运气吧。”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却是利用强大的灵识,透过赌盅,来到赌盅里,看到了赌盅里的骰子的数字。然后……利用隔空操纵劲道的能力,将骰子缓缓地推动了几下,变成了想要的数字。

刚刚那盘他也是这么做的。

这对于他而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荷官看到杨天这笑容,莫名的心里有些不详的预感,也没再多说什么。

很快,下注结束了。

“买定离手,要开盅了,”荷官宣布道。

其他人纷纷收手。

荷官缓缓将赌盅揭开。

众赌徒满怀期待地看着那三颗骰子逐渐露出真容。

而后……

一片惊呼。

“我靠!不会吧!”

“我的妈呀,怎么可能?”

“这……这怎么可能啊?”

“不可能吧!还……还是?”

……众人都惊得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秘密?安逸行眯起了眼睛:“苏颖,你这个秘密,是不是关于我的?”

“哎呀!怎么这么爱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怎么跟男孩子说分手不是你不是你!”苏颖敢苍蝇一样想把安逸行赶走。

安逸行就不走:“既然不是关于我的,那有什么不能说的,快说快说!”

刚才那个秘密不是关于你的,但是,田淼又发现了一个新秘密!她看着安逸行和苏颖打打闹闹,忽然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好像一个闪闪发亮的电灯泡啊!

这个电灯泡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她饶有兴趣的盯着苏颖和安逸行互动,发现安逸行看着苏颖的眼神就像五阿哥看着小燕子,尔康看着紫薇一样闪闪发亮,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努力的逗苏颖开心。

而苏颖呢,她的眼神电灯泡田淼倒看不明白了,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好像有爱又好像透着疏离,天哪好复杂!田淼挠挠脑袋,她作为一个堂堂的八卦小主,竟然也有看不明白的一天。

“同学们!”赵老师打断了伤脑筋的电灯泡,他站在山头上兴奋的挥手“加把劲啊同学们!怎样和男友直接说分手站的更高才能看的更远!咱们的营地一定要驻扎在山顶上啊!!!同学们奋勇向前吧!”

夏天打完直接向外面走去。

“太帅了,简直就是太帅了。”

周围那些人已经被夏天彻底给迷倒了,不过夏天可没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他还没有吃饭呢,张雅等人也跟着出去了。

京大全能校花看着夏天的背影说道:“还真是一个怪人啊,不过在京都得罪夏家的人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我赶忙喊道:“你不等沈意欢醒了再走吗?”

孙秃子一本正经看着我,嘱咐道:“她怕是不想看见我,小子,要是真为你师傅好,千万别说是我救了她,记住了吗?”

尽管我不太明白孙秃子和沈意欢之间的恩怨,但还是用力的点点头。

孙秃子快走到门口时,回头指着操作台上的李念遗体,男孩子提分手怎么说说:“明天等她家属告别完,直接推到火化室,不能再耽搁了。”

我点点头,目光转向李念,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依然感到心有余悸。

哐当……

孙秃子甩门而去,化妆室只剩下我和沈意欢两人,我将所有吊灯都打开,化妆室变得明亮许多。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沈意欢醒了过来,但从她说话的语气中,可以推测她对刚才的事情一无所知,甚至还责怪我偷懒,难道是失忆了?

沈意欢看一眼挂钟,发现早已过了下班时间,于是拎起小包匆匆出了化妆室。

留下我愣在原地叹息,心想沈意欢真的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吗?还是她佯装不知情,以便早些离开这个是非地。

林木没兴趣搭理她们,径直来到了养猪场。

养猪场的规模确实扩大了不少,怎么跟男朋友说分手不过因为空间有限,因此扩展的不大,只提升了一倍。

不过除了养的猪之外,还多了鸡鸭鹅兔子之类,品种多了起来。

“林木。”

朱大姐发现了林木,连忙热前的走了过来。

林木向她露出一个笑容,看样子当初没看错人,朱大姐不仅是养猪的好手,更是养殖业的好手。

“林木,你可得给我再找一个地方,这里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发展不起来。”

朱大姐开始埋怨,觉得林木实在是太不把养猪场放在新上。

催了他多次增加品种,后来也就引进了鸡苗,其它的品种还是她自己去联系的。

“差不多也够了,再扩大规模的话,只怕你们也忙不过来。”

林木开口说道,目前这些家禽类的食品,还没有普及每个滨海酒店,暂时不用担心会断货。

另外发展到如今这个规模,差不多也够了,没必要再继续去折腾。

因为赌盅里赫然是三个相同点数的骰子:“三,三,三!”

这下众人就全傻眼了。

麻衣男子也傻眼了。男生提分手怎么说比较好

就连那位荷官,此刻也是惊得一塌糊涂,说不出话来了。

“哎呀,真没想到,我的运气居然真的这么好呢?”杨天笑着演起了戏,道,“按照一赔一百,我这四百零四文,你们是不是得给我……四万多文钱啊?算了,零头我就不要了,你们给我四十两银子,或者四两金子,就行了。”

荷官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

毕竟,这骰宝游戏,庄家可是**这边。

正因为**是庄家,而规则从概率学角度讲又是绝对的庄家有利,所以这个游戏是可以稳定为**谋取利益的。只要有赌徒在玩,**就能默默地赚钱。

可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如果有运气特别特别好的人,那么,**是有可能会亏钱的啊!

而刚刚这一轮游戏,总共投注的金额依旧不到十两银子,跟男朋友委婉的说分手而现在,却要赔给杨天四十两,这当然是大亏的!

安逸行就这样一路窃喜,一路暗爽的带着苏颖登上了栖蝶山,刚一露面,苏颖就迫不及待甩掉了安逸行的手,安逸行不满的看着苏颖,正要发作,被苏颖水汪汪的眼睛一瞧,不知不觉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苏颖苏颖!”陈文婷手里拿着一簇簇山桃花飞奔而来,脸蛋比手上的山桃花还艳“你怎么才上来?”她点苏颖的脑门“笨死你得了!”

“是累死了好吗?!”苏颖反唇相讥:“还说好朋友呢,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

“嗯~~~”陈文婷自知理亏,把手上的山桃花递给苏颖“好了,别生气了,鲜花赠美女,送你刚摘的桃花。”

这还差不多!苏颖接过花低头一嗅,嫣然一笑。

安逸行忽然就明白了一首诗:“人面桃花相映红”,怎样委婉对男友说分手他干咳了一声,问陈文婷:“大家都在哪里安营扎寨呢?”

“在那边在那边!”陈文婷指着丛林深处,拉着苏颖一起往那边走:“快走吧,大家挑的地方美极了,肖凯还带着吉他,想听什么都可以点歌!”她又看看身后的安逸行“安大少爷,一会也赏脸唱一首吧!”

听到孙秃子的话,我心中大喜,但又觉得不对,刚才他不是说我命不久矣吗?怎么又成了没事人一样,孙秃子到底懂不懂,还是故弄玄虚?

我打趣道:“秃爷,没想到你还学过中医呢?是男科还是妇科呀?准不准?”

孙秃子把我的手甩向别处,责骂道:“龟儿子,都这时候了,还跟老子开玩笑,不过你命确实硬,身子只剩下一魂一魄,竟然还能生龙活虎,你小子是不是吃什么灵丹妙药了?”

听到孙秃子这样说,我想起刚才萱萱往我口中塞进的那颗红色药丸,难道是它在暗中护佑我?

我将药丸的事情跟孙秃子大致说了一遍,孙秃子长叹一声:“哎,没想到萱萱姑娘这么有情有义,难得啊。”

我追问道:“她给我吃的药丸是个什么东西,不会有毒吧?”

“你个混小子,别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她给你的药丸能救命,不然这会儿你早就凉了,别忘了你可是只剩下一魂一魄的人。”孙秃子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我抓着脑袋,说:“还真别说,自从那颗药丸吃进肚子里,感觉精神好多了。”

苏晚晚:“……”我有那么惨吗???

“我武装好我自己行不行呀?”说完,她从包里拿出口罩和帽子,将自己的大半张脸都遮住,只有两个眼睛露了出来。

“这样就认不出是我了吧。”

说完,她迅速的推开门下了车。

见她的速度那么快,小意也没有办法,只好也把自己装备好,跟着下了去。

在车流中,一辆黑色的奔驰安静的停在这里,只是他的主人看起来十分的烦躁。

景深同样被堵在了这里,他刚刚下飞机,要开车回公司,谁知道路上发生了车祸,被堵在了这里。

他看看四周,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通行,后面的车越来越多,现在掉头也晚了,他扯了扯领带,本来就冷淡的脸显得愈发的难以接近。

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很快,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总裁,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我这里发生了车祸,被堵在了路上,你马上安排车来接我,定位我已经发给你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