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提出分手如何回复,分手后让对方心痛的话

红鼻头一听立马抬头指着万维运说道:“长官,是他!是他把药膏给我们,让我们过来污蔑回生堂的!”

“对,是他,是他指使的我们,这腿上的口子就是来之前他给我割的,还给我涂了一些不知名的药,我的腿就成这样了!让我躺着装晕!”

腿上男也立马伸手指向万维运。

“我们也是他指使的!”

其他几个拉横幅的男子也立马回身指认万维运。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的主谋竟然是万维运。

“放屁!放屁!”

万维运面色惨白,满脸惊慌,跳着脚冲红鼻头等人怒声骂道:“你们这是污蔑!污蔑!”

“看来你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卢绍靖冷笑了一声。

“过来,蹲下!”岑钧立马拿枪指了万维运一把,示意他跟红鼻头等人一样蹲在地上。

“你是军需处什么人,你敢动我?!”

万维运见骗不过去了,索性撕破脸皮,望着卢绍靖冷声道:“你知道我父亲跟卢处长是什么关系吗?我父亲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俩从军需处除名!”

“红发,男朋友提出分手如何回复你他吗小心点,他不是那么好惹!”张然刚才就想用手里的喷子高定冈村,但这厮反应极快总是能够迅速拽着身旁的人为自己挡枪,是野人倒还好,就怕他拽着的是幸存者,这也让张然不能开枪!

红发没有将张然的劝告放在心上,他手里拿着木棒对准冈村的头便砸了下去,后者灵巧地躲过,一个懒驴打滚随后刀锋直接指向红发的腹部,幸亏红发的反应够快,避免了被开膛破肚的命运。

“呦西!继续!”看着说话磕磕巴巴的冈村,红发不敢再大意,他谨慎地面对冈村,却发现对方简直是刀术大师,轻松的将其玩弄在股掌之间,木棒已经被冈村的双刀斩断。

看着下一刀就要被杀死的红发,张然果断的选择了开枪,“亢!”

散弹枪巨大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散开,男人说分手最好不挽留冈村即使战力超群也不敢去硬抗枪弹,他抓起一个尊卢人便挡在前面,这厮竟然要发起反冲锋!

红发此时也慌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冈村就是一顿乱射,但他太过紧张,子弹全部打到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尊卢人身上!

这顿打,你们算是白挨了!非但如此,你们还会被冠上‘殴打教官’的罪名,这大学八成是上不了了,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告上法庭!不过——”

说到这儿,崔志豪又顿了顿,阴森森地说道:

“王震,我给你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只要你肯站在我这边,将一切罪名全都推到叶凡的身上,宣称自己是受到他的唆使吗,才对教官出手!那么,我就会放你一马!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你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紧接着,崔志豪双手抱在胸前,男朋友说分手怎么回复最好俯视着奄奄一息的王震,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在他看来,王震跟叶凡才认识几天而已,没有理由为了他,而搭上自己的前途和性命!

但他却不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血性男儿!

宁折,不弯!

宁死,不降!

……

片刻后,王震缓缓仰起头,嘴唇翕动,发出蚊蝇般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

崔志豪听不清楚,只得半蹲下来,想要凑得更近一点,以便听清王震的声音。

梁飞似乎不敢相信雷劈枣木这么生猛,拿在眼前看了看,眼睛瞪得很大。

这正是龙小云给叶天,而叶天又转手给他的千年雷劈枣木,密密麻麻有许多神异的雷纹交织其上,那是雷电法则的具现,烙印在枣木上,法力催动下,可爆发出雷霆之威,是一件很不错的杀伐利器。

“该死的人类,竟然杀死了伊恩!”

所有的吸血鬼暴怒,一双双猩红如血的眼睛盯在了梁飞身上。

他们本以为这是一群软柿子,没想到里面有个硬茬。

“一群鬼东西,男朋友说累了坚决分手赶紧给我滚,不然我把你们全杀光。”梁飞怒斥道,雷劈枣木横在身前,一道道雷光吞吐不定,非常恐怖。

而这时的叶天,仿佛置身事外,抬头看着天上的极光,探出一只手来。

就见,一条极光被引动,无尽的光华垂落,仿佛光雨一般落在他的掌心中。

不消片刻间,一条长度不知几许的绿色极光带就在天上消失不见了,化成一个弹珠大小的绿色光球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一帮人顿时醒悟了过来,纷纷替林羽鸣不平,随后有人拿起石头和手里的杂物朝红鼻头等人砸了过去。

红鼻头等人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躲都不敢躲,任由石头和杂物砸到自己身上。

“军队特供?你蒙谁呢,你说是军队特供就是军队特供啊?!”浓眉男这时候突然皱着眉头走了过来,扫了卢绍靖一眼,“再说,你一个退休的老头子,没事跟着瞎掺和什么?”

“就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有证据吗?再说,就算是军需特供,也得军需处来管吧?男人分手后的反感期告诉你,我父亲可是给军需处处长看过病的!”万维运也赶紧附和着浓眉男的话反驳道,意思是让这俩人别想蒙他。

他现在严重怀疑这两个人是林羽的朋友,故意帮着林羽解围的。

再说,就算真是军队特供,也没这俩人说的这么夸张吧,还什么军事机密,吓唬谁呢。

而且就凭自己父亲认识军需处长这一点,他就可以有恃无恐。

不过可惜,他父亲认识卢绍靖,他却不认识卢绍靖。

“你这是在命令我?”名叫巴楚的男人健硕的肌肉显得威武雄壮,尤其是他手中拿着双石斧,本来双持武器就需要更强的力量与技巧,就连冈村也有些忌惮的看着对方。

“不...我不敢...我只是提出建议而已。”

“梵神的女儿赐予我们祭品,男友说分手我该说什么她就是圣女,以前你们对她做过的事情,圣女既往不咎,但我希望以后你们好自为之!”

巴楚的话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即使老潘手里拿着枪也不敢与其顶嘴,只因这厮的实力太强,以往冈村早就耐不住寂寞上前,而现在的他却也跟个弟弟一样默不作声。

“你们两个去帮忙!”

“是,我们这就去!”

冈村和老潘只能硬着头皮混在野人堆里,他们一向看不起这些野人,却没想到现在要受这些人摆布!

“潘!机会,杀他!”冈村愤恨地说道,小日本抄起双刀,恶狠狠地看向巴楚。

“别他吗开玩笑了!那厮看你一眼,就仿佛是头凶手,杀了他?谁直到这部落里还有多少猛人?”老潘打消了与巴楚对抗,只因双方的目标不同,“我们进去那片试炼他们族人的森林,找到那些东西就足够了,男生说分手怎么回复何必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这时,楚南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但在后方,一个教官猛地抡起防暴棍,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咚!”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

楚南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脑袋一歪昏厥过去,生死不知。

……

见到这一幕,王震虎目含泪,怒发冲冠,咬牙嘶吼道:“混蛋!你们竟然敢对楚南下手,老子跟你们拼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却遭到新一轮的拳打脚踢。

又过了好几分钟,连那些教官都有些打累了。

而王震,更是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只剩着半口气硬吊着,否则早就昏厥过去了。

这时,几个教官半蹲下来,用膝盖压着王震的四肢和后背,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蹬!蹬!蹬!”

这时,崔志豪一步一步走向了王震,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冷冷道:

“王震,你刚才不是还很牛逼么?现在不还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趴在我的面前?我早就说过了,我的牛逼,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在这种情况下,王震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像只虾米般佝偻着身躯,双手抱头,尽可能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尽管如此,在短短几分钟内,他还是被打断了十几根骨头,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遥遥望去,就像是个血人!

任谁也无法想象,在军营之中,竟会发生如此丧心病狂的恶行!

不远处,楚南像是被吓傻了似的,瞳孔涣散,目光呆滞,像是被石化了般,根本动弹不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打了个哆嗦,才回过神来,但脸上却写满了恐慌之色,无法抑制地尖叫道:

“啊啊啊!震哥!你们别打了!这是在犯罪!”

楚南的惊声尖叫,一下子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他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唰!唰!唰!”

下一刻,无数道恶狠狠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楚南的脸色瞬间煞白,毫无血色,身子不受控住的战栗起来,仿佛被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