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吵架说分手,男生三次跟女生提分手

“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宫昊宸气得一拳头打在对方的肚子上,那人摔到了墙角的地方。

“战少。”门外的保镖恭敬的叫着前来的战瑾煵。

战瑾煵迈进里面,画面有些血腥。可一想到宫景雪还躺在医院的手术室里,再加上这些人敢动他战瑾煵的东西。这里的一切就都不足挂齿了。

“全部都不说是吗?打死你们……”宫昊宸胡乱的狂踹着地上的人。

自从那天晚上战瑾煵突然离开童居,林筱乐的心里就有些阴影了,担心他又突然什么都不说就跑出去了。

“景雪受了刀伤,现在在医院里,时钧昊陪着她。”

这件事是跟林筱乐有关系的,尽管他不想让她操心太多,但还是如实告诉了她。

“什么?男生吵架说分手景雪是宫家的千金大小姐,谁敢对她下手啊?伤势严重吗?我想去医院看看她。”

“目前还不清楚,你若想去的话,我可以陪你去。”

“好。”林筱乐打开床头灯,去衣橱里拿干净的衣服穿上。

“天气太冷,你穿厚一点。”战瑾煵穿衣服比较快,在穿好之后还特意从衣橱里拿了一条围巾,亲手围在林筱乐的脖子上。

战氏医院。

宫景雪已经送进了手术室,在汪净祥的再三劝说下,时钧昊都不愿意去处理自己身上的外伤。无奈之下,他只好让医生到手术室门口帮他处理。好在他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没有多严重。

“景雪呢?还在手术室里吗?”林筱乐赶到手术室门口,询问着汪净祥他们。

“你最近都在为这些事烦心吗?”

“原来是在关心姐姐啊!不行我得再捏捏脸,过来过来……”

“别。”

红染根本不管他的。

施暴完成后,男生怎么委婉的说分手她才说:“不是的,这些归根结底只是小事,还有更多的麻烦,想起来都让人头疼。”

“喝点水。”

“唉。”

红染很是无奈:“其实我完全不想管这些的,我都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的,我就喜欢自然。你说自然多好啊,夏蝉冬雪,我就想找个喜欢的地方安安静静呆着,有几个朋友,平时串串门、出去走走谈谈,多舒服,是吧?”

“那为什么呢?”

“没办法呀!”红染又吹了下竹叶,比前几次吹得好了些,“我们的世界出问题了,要毁灭了,我们要生存,所以我们搬到了你们的世界来。其实这也不是我想的,要按我想,我就留在原来的世界,等着世界末日的到来,看看那一天到底是什么样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值了吧?”红染说。

但是,它们的体型实在太庞大了,而勇者无畏号马上又要起航出发,驶向位于这片海域的第三条海岭,继续探索沉船宝藏。

无论对于这群虎鲸,还是对于勇者无畏号,男朋友每次吵架说分手彼此之间的距离太近,对双方都有不小的危险。

正因为如此,叶天才准备将这群虎鲸引开一点,并驾驶快艇,亲自带领这些可爱的大家伙前进,去第三条海岭所在的水域。

快艇已经放下,停泊在勇者无畏号船尾游泳平台一侧,跨步就能上去。

但叶天并没有立刻登上快艇,而是走到勇者无畏号船尾游泳平台的另一侧,在平台边缘蹲了下来。

随着他的这个动作,距离勇者无畏号最近的那两只小虎鲸,立刻向这边游了过来,带起了一片不小的浪花。

“哇哦——!”

在一片惊叹声中,一波海浪已快速袭来,直接冲上了游泳平台,将站在平台上几乎每个人的双腿都彻底打湿了。

海浪冲上游泳平台之后,余势未消,接着又冲进了船尾艇库,将艇库地板彻底洗了一遍,然后才缓缓流出。

探索船队里的那些家伙都给予了回应,男朋友一生气就说分手纷纷欢呼起来,声音响彻整片海域,他们似乎在跟那些虎鲸比试谁的嗓门更大。

大家一个个激动的欣喜若狂,在各艘船上手舞足蹈地庆祝着,纷纷拿出手机和相机不停地进行拍摄,记录这难得一见的壮观场面。

自从叶天跟这群虎鲸在海底深处完成沟通,成为朋友之后,大家对这群海洋顶级杀手所带来的压迫感和恐惧,也随之烟消云散,彻底不存在了。

此时,大家都把这群虎鲸当成了朋友,体型超大却非常可爱、而且充满灵气,每个人都想跟它们亲近一番,但又有点忐忑。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愉快。

那些来自希腊和法国的专家学者,此时都是一脸无奈的苦笑,甚至哭笑不得。

他们心里非常清楚,只要这群海洋顶级杀手还在这片海域,就算来自希腊和法国的那些打捞船赶到这里,也根本别想下海展开探索行动。

以斯蒂文那个混蛋手狠心黑的行事作风,肯定会暗中指使这群虎鲸,阻止其他人接近那处古罗马沉船宝藏,甚至驱使这群虎鲸在海底杀人。

“小鸭子你嘴巴可真够贱的,男生跟女生分手说的话看来刚才那一巴掌没有让你过瘾啊。”正在和穿山甲一族王子大战的裴君临忽然发出了冷漠的声音,顾盼之间,双眼放出冷光。

鸭嘴兽一族的王子虽然心中哆嗦,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仍然不肯示弱。他梗着脖子看着正在大战中的裴君临冷漠道:“如果有种的话就和我单挑,不要偷袭。无耻偷袭那是小人行径,你懂吗?我就算只用一只手,就可以毙掉你。”

裴君临笑了,就算是那些周围看热闹的妖族天才,此时也露出了莞尔的笑容。这鸭嘴兽一族王子,当真是死鸭子嘴硬。他嘴巴都被裴君临抽烂了,半张脸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此时竟然如此嘴硬,真是令人不得不啧啧称奇。

“一斤鸭子八两嘴,还真是不奇怪。”裴君临手掌放射出金光,犹如磨盘一样朝着穿山甲王子横推过去。男生一吵架就说分手

穿山甲王子虽然一直看似和裴君临半斤八两,不分轩轾,但其实一直是在硬撑着。为了不至于丢脸,一直都是打碎了牙齿往里吞。

这是裴君临的手掌犹如磨盘一样横推过来,携带着强大的威势,这穿山甲王子终于大叫一声倒飞了出去,身上鳞片层层剥落,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血人。

槐序让周离去军训。

周离没说什么,早早出门,坐在红染的车上对槐序说:“昨天红染说她托人查了你的资料,我给你转达一下吧。”

“怎么样?”槐序没有马上同意,“听起来还行吗?”

“有点惨。”

“我是不是……魔王?”

“杀了很多妖和人。”

“跳过这一截。”

“好。”

于是周离简短的给他说了下。

槐序睁大双眼,瞪着周离,问道:“你说的这真的是我吗?”

“八九不离十。”

“我怎么一点想不起来?像是在听说书。”

“你那心理医生怎么说的来着?”

“哦哦,也是。”

“你看心理医生给钱了吗?男生刚分手时的心态”

“他不收我钱。”

“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槐序皱着眉,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他就不收!”

猪三太子猴急的声音在裴君临耳边响起,让他犹豫了,金色的光芒渐渐消失,而那穿山甲王子是吓得够呛。

看着裴君临浑身金光大闪,杀气毕露,他觉得这次肯定死定了,但是忽然之间疾风骤雨又消失了,让穿山甲王子眼神之中有些迷茫。

“不带你这么吓人的,你到底杀不杀我?要杀就快点。”穿山甲王子带着哭腔。

“算了,我决定先不杀你,有人说你很值钱,我打算把你……卖掉!”裴君临一伸手,那穿山甲王子直接被他扔进了金斗空间。

四周的一些妖族看得瞠目结舌,裴君临刚才说的什么,要将穿山甲王子卖掉?

这些域外来的妖族天才,一个个满脸问号,根本搞不清楚状况。明明只是一个土著星球上的野蛮人类,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要卖掉这些高贵的妖族天才,他是不是疯了?

“你!那只死鸭子你站住!”裴君临医生手指向人群里的鸭嘴兽王子。

之前鸭嘴兽王子趁着裴君临和穿山甲王子大战的时候大放厥词,对裴君临多有嘲讽。一度放下狠话,要一只手毙掉裴君临。

帮忙提箱子,拍照,陪着逛公园,当车夫……这些事情,搁在平时,他才不会做的,今日不仅做了,而且还是耐着性子做的,脸上也始终保持着和颜悦色的笑容。

这……还是顾黎吗?

简直判若两人。

最后,三个人还来了一张合照,顾黎也是很配合的冲着镜头微笑。

照片里,三人站在公园湖畔的桥上,凭栏倚着,笑容明媚。

常安站在中间,清儿站在左边,她伸手环在常安的臂弯里,头靠在常安的肩头,眉目弯弯。

顾黎站在长安的右手边,他挺拔的身姿,颀长又英俊。显然他不怎么拍照,照片里的他,呆呆的,很拘谨,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儿。

不过就算如此,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英俊潇洒。

常安看了一眼清儿,又望了一眼顾黎,对于常安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自己的闺蜜,以及男朋友,都在身边陪着她,在这美好的夜晚。

若是……季李也在,那或许会更好吧。说不准,清儿和季李两个人的终身大事也得以解决了。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