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说三观不合分手,男朋友说三观不合

夏天挑了挑眉头,“恒慧师姐,这……感觉像是女修的房间。”

“哈哈。”

恒慧忍不住大笑,“北方星域的女修占了七成,你应该也看到了,哪怕是在战场,也是以女修为主,所以我们营房的布置,大多也是这种……如果你不满意,可以重新布置一下。”

“那倒不必。”

夏天笑着应声,依旧在打量。

“妈地,这帮混账!”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楚队长,当即暴粗口,“这次之后,我一定要去军机处告他们这些混蛋,一个弓箭手只给发放五百支箭……”“咳,队长,新人弓箭手就是五百支箭啊,而且以后也……”一个女修小声提醒着。

楚队长眼睛一瞪,这丫头怎么拆台?

“你们谁有箭,快给夏天,速度,又有矮人冲上来了。前男友说三观不合分手”

“我有。”

恒慧当即大叫冲来,“夏天,我还有三千支,我全给你。”

夏天心下一喜,迈步迎上。

到了近前注意到,这个相貌身段都极为不错的漂亮女修,脸颊上满布着红云,娇艳欲滴,眼眸闪现媚态与羞涩。

“你受内伤了?”

夏天流露关切之意,“脸怎么这么红?”

“噗。”

“哈哈。”

距离较近的几个女修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

恒慧则是重重跺了跺脚,立即探手,将自己的储物戒与夏天的储物戒碰了一下。

甚至惊动了附近激斗的队伍。

下一瞬。

便有无数的矮人,成片成片从云梯上摔落下去。

但这只是个开始。

夏天连续射出五轮剑雨……他们这方区域的敌人,再次被清空。

“夏天,你太帅了。男人说三观不合是要分手吗”

“哈哈,帅!”

一众女修全都大叫起来,同时趁此时间尽力恢复自身力量。

只是她们看向夏天的目光,全都充斥着喜悦和异样。

至于那十几个男修,则流露着羡慕之色……但他们并未嫉妒,因为这是夏天赢得的荣誉。

他以一己之力,再次清场,让大家短暂喘息。

这在战场上,是何等的不易。

众人早已经见识过夏天的箭术。

可仍然没想到,给他足够的箭,一个人就能爆发如此强势的威能。

连续五轮箭雨下去,每一箭都擦着众人身边而过,射杀自己的对手。

这已经不是单纯箭术的精准了,还有着神鬼莫测的玄奥意境。

“给你!哼!”

丢下一句话,她又急匆匆返回自己镇守的地段。

夏天也流露出一丝人畜无害的茫然。

当然是故意为之。

他将神念探入储物戒,立即看到多出了近三千的箭矢,箭头上镌刻着细密的秘纹,可以看出不是凡品。男朋友说三观世界观

此外。

还多出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套流转着光泽的男式皮甲。

“这……”夏天眉头微皱,看向恒慧的背影,传音道,“恒慧师姐……”未说完,恒慧的传音响起,“军营发放的制式皮甲只是普通货色,这套皮甲是我偶然得来的,送给你吧。”

夏天苦笑一声,倒也没有剧烈。

这种场合,说什么都不合适。

“大家各归各位,矮人马上又要上来了。”

楚队长的声音传来,旋即又看向夏天,“夏天,三千支箭,你可以放手施为。”

“明白!”

……远处大地震颤,依然有数之不尽的矮人大族在冲击着城头。

就这样,我们沿路返回,很快又花了两天的时间,赶回了神庭的范围,而那女神仙在路上和我们已经熟悉,自报家门项茗,有个师兄在另一个上神那混得还行,她现在给上神算计这般,情绪虽然低落,但也已经没太多绝望了,说明白如琪的劝解还是有点作用的。

而就在我们要进入神庭的时候,项茗拿出了传言令牌,似乎收到了一条信息,她解释道:“是任务那批天官,男的对女的说三观不同里面有个黄天官与我有旧,他说在半路又遇上了一拨守着打劫的,杀了几个守护者后就跑了,然后他们已经到出口了,打开锦盒,全都是快要用尽的气盘,都是给上神骗了,现在问我如何是好,在神庭可有良策……”

“果然如此,这些家伙已经备几手准备,更防止了我们速度过快,追兵赶不上。”我更是对这群上神恨之入骨。

白如琪叹气说道:“以后我们当上上神,难道也是要这样勾心斗角么?对自己的下属极尽算计之能事?”

“起步比别人低,就要有更多的算计和权谋,否则永远给人压倒在最低位置,就算更上一层,也不过是站在悬崖边缘,若不往里面挤,就会给人挤下悬崖,但如果你往里面走,势必会有人给逼下悬崖,世人皆是如此,神仙更擅长如此。”我苦笑道,如果大家都在往上爬,有多少人能够一尘不染站在最高峰?

“小马对于我有多重要,你不会不清楚!这件事,你必须帮我!”李静波态度坚决的开口。

“对不起,男朋友说三观不合要分手我无能为力,因为这件事并不在咱们的计划里,我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你办事!”虎跃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回绝。

“你他妈什么意思?!”李静波紧握手机。

“你的人是人,难道我的人就不是人了吗?小马跟你关系好,魏立刚跟我就没有感情吗?”虎跃的话语里充斥着浓浓的情绪:“当初你能让我为了计划选择干掉魏立刚!我凭什么就不能要求你放弃小马?”

“这不一样!我当初要杀魏立刚,是因为他知道我的身份,他不死,我永远不安心!但是我做的这些事,除了我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小马更不知道你的身份,懂吗!”李静波低声吼道。

“你的人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关系,因为咱们只是合作伙伴,并非朋友!你觉得自己的命最值钱,可我的命也不是草,你凭什么要求我为你身边的小马仔去冒险?”虎跃话语冰冷,没有任何感情的向着李静波质问了一句。男朋友说三观不同

“看来你不知道这件事。”许问很快整理好情绪,看着她说道。

“我不知道!”岳云罗是真的很震惊,“什么时候的事?!”

“我只知道此事,具体细节并不清楚。”许问说。

“我以为……我以为连天青能照顾好她!”岳云罗在原地走了两步,啃咬着手指,肉眼可见地焦虑起来。

但她只说了两句话就闭了嘴,让连林林生病生成这样,连天青肯定是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但她一早就离开了不在身边,也没资格说这种话。

“……我去问他!”岳云罗最后重重一甩手,转身而去。

许问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没有阻止。

岳云罗只带走了连林林雕得歪歪斜斜的那只凤凰,剩下的文件和飞天像全部丢在桌上没动。

许问收拾好文件,拣起飞天像,又吹了吹上面的沙尘,去里面拎了工具包出来,拿了个小刷子慢慢地清理。

飞天像面容上的沙尘渐渐被清理掉,男友说三观不合他很累面庞清晰地露了出来。

许问看着它,突然觉得这长相有点像妈妈年轻的时候。

…………

“阿爹,这不像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时,在西漠的另一边,连林林正紧皱着眉头,询问自己的父母。

她是在提问,但并不是质问,眼里全是疑惑与担忧。

在此之前,连天青刚刚讲到在天云山发生的事情,讲到他跟岳云罗的争吵,他要提着斧子,去把后山的机关全毁了。

“确实不像我。”连天青承认,“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觉得突然有一股气冒了出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下意识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事后想起,我也很吃惊。”

“你也不知道?”连林林彻底迷惑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行为,跟她从小到大认识的、信任的阿爹完全不同!

“换我的话,我也会很生气。”连林林想了想,诚实地表示。

“确实。”连天青说道。

“那你为什么后来不跟她解释?”连林林问。

连天青正要说话,突然又皱起了眉,凝神思考。

“……不对。”他喃喃自语,“中间好像少了一块什么。”

惊诧声接二连三的响起,人群议论纷纷,各种疑惑,至于那剩下的两颗好像种子模样的东西却是没有人认识,当年将这两种药物收藏进入藏宝阁也是因为发现了这两颗种子的异常,所以顺手也就收藏了进去。

听着下方一名名炼丹师发出的各种惊诧疑惑的言论,裴君临终于笑了,他的身形缓缓从太师椅上站起来,笑着指着飘在半空中的那枯灵草和万寿花道:“诸位,我如果说着两株药草中的随便一株都比这至宝龙胆木强的话,不知道你们作何感想?”

什么?!

也就在裴君临话语刚刚落下的那一瞬,下方原本吵吵闹闹的人群立刻变得死一般寂静,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甚至就连最前方的东方傲和万妙珍两人也是皱起了眉头。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