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经常说三观不合,和女朋友三观不合怎么办

单价:38,700元。

这会她已经开始接受新的消费观念。

一件衣服5.4万。

包包三万多,不到四万的话,好像也不是很贵?

想到这些的岚玥哭笑不得。

自己是不是有点迷失了?

看黎婉星还在挑选,秦昱问道:“有合适的吗?”

“都不是很喜欢。”

虽然有不错的选择,但确实没有让她心动的。

“那就接着逛。”

带着两人,在导购热情的鞠躬下离开店面。

没走两步就是迪奥家。

“我们随便看看。”

导购一看对方手上挂的LV,香奈儿的购物袋。

立刻就意识到这句‘随便逛逛’的分量。

不是买不起。

而是看你有没有值得买的东西。

“先生,两位小姐,这边请。”

“我们家的经典款和新款都有到货,您想先看衣服,饰品还是包?”

他瘫坐在地,女朋友经常说三观不合几乎是本能的向后挪动了几米。

脸上满是恐慌之色。

冷汗掺杂着血液,浸染了全,白色的锦衣,也是狼狈不堪,到处都是破洞。

头发也披散开来,如同乞丐似的。

他抬起头,甚至不敢去看少魔,只是偷偷扫了一眼叶修,见没动静后,他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连滚带爬的向船舱口冲了过去。

等到白楚天刚离开的瞬间,少魔的身体猛然弯曲,双腿的膝盖更是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帽子下的他,脸上露出了一抹愤怒之色。

因为这并不是他的意愿,完全是叶修掌控了躯体,让他跪下。

“你还在试探什么?”

“每当有高手靠近,你都在等待,等一个能够将我灭杀的人出现,然后你就好恢复自由了是么?”

那名海月宗的四长老见此,脚下的步子快速暴退。

与此同时。

那名地玄境七层的黑影人,冲着沈风吼道:“少主,快走,你的身份被识破,由我们来帮你拖延时间。”

说话之间。

这两名黑影人身体内玄气混乱,他们在快速的催动着身体自爆,两股可怕的威能,女朋友说后悔了怎么回复从他们两个体内爆发而出。

正当他们两个的身体要彻底自爆的时候。

紧急关头,陆铭泉动手了,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击穿了这两个家伙的脖子,促使他们玄气散去,身体无法真正自爆开来。

这两个黑影人的生机在快速消散,可他们目光还是看着沈风,好像在催促他快逃。

“嘭!嘭!”

最后这两个黑影人倒在了地面上,眼睛瞪得巨大,身体内没有了任何一丝生机。

经过短暂的沉寂之后。

有一些海月宗之人惊出了一身冷汗,如若让这两个黑影人自爆成功,这里绝对会遭受严重的破坏。

说话之人,正是阮啸天的弟弟阮奉化。

大夏皇朝虽然强盛无比,但在天枢星上,还有着其他国家的存在。

就好比这古巫国,偏居西南,拥有天堑保护,里面都是黑雾瘴气,危机重重,大夏皇朝屡次派出重兵,始终无法彻底征服古巫国。

而听到这话,阮红鲤柳眉紧蹙,道:“二叔,爹爹现在是生死关头,性命垂危,你不想着如何救醒爹爹,怎么满脑子都是功绩?女朋友说她后悔了”

阮奉化闻言,紧紧皱眉,怒道:“哼……红鲤,我好歹是你的长辈,你怎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更何况,我这也是在为家族考虑!这些年来,咱们阮家在朝廷如日中天,但也引来许多人的红眼,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取而代之!之前他们慑于大哥的威势,不敢造次,但现在嘛……就不好说了!”

阮红鲤脸色微变,她知道二叔说的不错。

阮家现在虽然风光,但其实危机四伏。

千百年来,有多少家族盛极而衰,从神坛跌落往往就是一瞬的事情!

到了那时,隐藏在暗中的敌人,绝对会露出獠牙,扑杀过来,疯狂抢占属于阮家的东西。

“是的,师祖。”夏天说道。

“宗门决定,将你推举为天元五杰之一,你的名气已经足够了,只要宗门推举,你就可以直接成为新的天元五杰之一了。”那名二代弟子说道。

“多谢师祖。”夏天恭敬的说道。

“跟我没关,是你自己争气,不过以后小心点红叶大帝,女朋友老说选择我后悔他肯定会报复你。”二代弟子说道。

“嗯。”夏天点了点头。

“雪葬,你们两个都成为了二代弟子候选人,时间就定在一个月后,到时候你们两个去第八层报道。”二代弟子葬说道。

“师叔,这次一共选几个人?”雪葬问道。

“一个到三个。”二代弟子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这里留下了雪葬和夏天。

“感觉怎么样?”雪葬天问道。

“好强的气势啊。”夏天说道,虽然夏天并不怕对方的气势,但是他知道,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那肯定是已经被对方的压的喘不过来气了。

“你也算是和红级高手交手过的人了,你应该知道红级高手的几大特点吧。”雪葬天说道。

于是乎。

在薛轻影的带领下,沈风等一行人朝着主峰的大殿内走去。

踏入大殿。

易千白和陆铭泉等人的目光,女朋友说我后悔了怎么办集中在了沈风身上,知道此人便是那个引起波澜的家伙。

当易千白想要开口问话的时候。

陡然之间。

从主峰的深处传来了滚滚玄气波动。

没多久之后。

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门口,他便是易千白的儿子易景涛,如今修为刚刚跨入地玄境四层没几天。

而另外有两道黑影在朝着远处快速掠去,身上魔气森森,一看就是知道是魔道中人。

眼看着这两个黑影人要逃离了。

海月宗的四长老猛地吼了一声,身影朝着沈风掠了过去:“再不停下,我就击毙你们魔道中的这位天才。”

那两个快要彻底逃离的黑影人,听到吼声,然后看到有人向沈风逼近之后,他们竟然全部调转方向掠了过去。

快速的冲入了大殿之内,身上玄气汹涌,他们两个分别在地玄境七层和地玄境五层。

“砰!!!”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道巨响,宛若天雷炸开。

整个大元帅府都为之颤抖,仿佛发生了地震。女的说和你三观不合

“怎么回事?”

卧室内,众多阮家成员脸色大变,不知发生了什么。

半分钟后,一个佣人急匆匆地冲了过来,高声道:“不好了!几位老爷,还有小姐,出大事了!咱们阮府的大门,被砸了!”

……

“轰!”

此言一出,就像是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水面,激起千层浪,引起一番轩然大波。

“你说什么?”

阮奉化惊呼出声:“是什么人,胆敢砸我们阮家的大门,活腻歪了么?”

屋内其他人也是义愤填膺。

“回二爷的话,砸门的,是柱国大将军家的公子——宇文泰!”下人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阮奉化的脸色,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刚刚还怒不可遏的阮家众人,就像是被浇了一头冷水。

我信你的鬼。

问了懒猫的尺寸,正好还有最后一双。

秦昱的回答自然是‘包起来。’

“我们的高定成衣有新款到货。”

“看看。”秦昱说道。

提起香奶奶家的高定成衣,就绕不过一个词。

斜纹软。

最早用来形容耐磨的羊毛编织物。

后来在设计师的天马行空下,加入各种金贵的材质。符合5条就该分手了

逐渐演变成香奶奶家高定成衣的基石。

金贵,也就代表着脆弱。

所以才会有。

‘我们家的衣服只穿当季,从不考虑清洗。’

这样的言论出现。

当然,香奶奶也很实在。

和bba一样,从来不坑穷人。

只不过,现如今的bba在名媛圈。

已经成了‘屌丝’的代名词。

所以‘穷’的界定到底该如何划分。

令人捉摸不透!

若是往日,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来砸阮府的大门。

不过现在,阮啸天中毒,之前低调隐忍的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更何况……宇文泰又不是傻子!

他既然敢来,就一定有着绝对的把握。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如果阮啸天一直昏迷下去,那么天下兵马大元帅的位置,极有可能被宇文大柱国接任。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