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急性子脾气大,男朋友是个急性子

“倩姐,你也做瑜伽?”一听说倩姐也做瑜伽,要是臀也练得跟杨颖一样的翘,那……唐飞脑子里一想,哇,自己怕是要嗨上天哦!

欧阳倩白了唐飞一眼,在外人面前,欧阳倩还是很不好意思的,跟唐飞一起的那些羞羞的事,她可不想被外人知道,这大美女赶紧道:“飞,还有事吗?我得去洗澡,然后做晚饭呢!”

怕倩姐饿着,唐飞赶紧道:“倩姐,没事了,你赶紧去弄点吃的,好晚了。”

“嗯,我这就去!”

“行,就这样,我在这边待两天再回去。”

“嗯啊!”

挂了电话,唐飞这家伙,嘴角带着一抹微笑,钟楚汉那小子就郁闷啊,怎么感觉大哥那嘚瑟多笑容,好贱呢!有种被大哥虐狗的感觉,顿时,这小子撞了下唐飞的胳膊道:“飞哥,瞧你笑的那甜蜜的,吗的蛋的,搞的老子都想找个好老婆了!”

“那你去找呗,男朋友急性子脾气大谁让你天天在外泡妞,换女人,就比换衣服好勤快的。”

“我要找嫂子这样的……”

一旦被追上来,届时只要随便一记攻击轰过来,就算小烈能扛得住,自己三人可就要遭殃了!

“也行!小烈,别恋战!一旦感觉不敌,就立即撤退,就算打不过它,你独自逃命的能力还是有的!”杜龙立马有了决断,这会带着两个心上人,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小烈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闪身窜进一座山谷,杜龙三人立即闪身跃进一片密林之中,而小烈却不再逃避,猛然转身,威风凛凛地迎向那头五阶雪猿妖。

“夫君!咱们就这么逃了的话,小烈会没事吗?!”火凤公主担心不已道。

“咱们留下来,只会成为它的负累!只有咱们逃出去了,小烈才能安全脱身!”杜龙冷然应道。

噢吼!

密林外头的山谷内,两头体型庞大的五阶妖兽瞬间战在一块,都是以速度见长的妖兽,这一战打得异常凶狠!

在戒灵美女的帮助下,一幅战斗画面传入杜龙的脑海之中,只见战斗现场,一红一白两个巨大的身影疯狂地战在一块,男人暴躁易怒要警惕双方所过之处,林木瞬间被摧枯拉朽地轰成碎片!

走到县委大院门口,任平生深深吸了一口气,隔着十米远左右,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白底红字的吊牌,这才迈着稳健的脚步踏了进去。

“听说来了个才二十多岁的县委常委?不是要当你们宣传部长吧?”

“是阿,你们的老宣传部长都到人大去了两三个月了,部长也空缺了这么久,难道就是给新来的准备的?”

“才二十多岁就来当我们部长?不可能吧,那常务副部长李部长不得心肌梗塞?”

“心肌梗塞?本来就没他的戏,难道说不新来一个就能轮到他?”

“你这入说话咋这么刻薄呢?李部长好歹也是在咱们部里边干了十来年了,这没功劳也有苦劳,……”

“得,就他那点本事,要不是张书记……,他要能上,大门上李大爷都能当公安局长了。”

“那新来的听说是就在个开发区当副乡长起来的,不过被市委王书记看中了,还能有多大本事?”

“嗨,都差不多,管他的,老公脾气不好怎么相处这些事儿也轮不到我们操心,走,该干啥干啥去。”

“夫君,怎么啦?!难道小烈挡不住啦?!”火凤小脸煞白道。

“不是!那头五阶雪猿妖的两个手下向咱们追杀过来了!”杜龙慌忙应道,随后在心中向戒灵美女询问道:“灵儿,那两头雪猿妖什么实力?!”

“一头四阶初期,另一头三阶后期!”戒灵美女急切应道。

噢吼!

顺着火凤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透过林木的缝隙,能够看见不远处有座风景秀丽的雪山横在那里。

“小烈!快到那里转转!也许会遇见大量群居的妖兽也说不定呢!”火凤直接向大狮子下令道,由于此行并没有确切目的地,杜龙一般不会反对往哪里走,只要别把大方向搞错就行了。

大方向一旦搞错了,男朋友脾气大怎么治万一误入西北方向的妖兽之森核心区,那可就惨了,能不能有命活着出来都不能保证!

小烈听话地朝雪峰所在方位电闪而去,没多久,它就载着杜龙三人来到那座雪峰脚下,这里的风景果然漂亮,绿树成荫的山脚下,还有一片鲜花盛开的草地,放眼望去,就了像山脚被一层花毯给盖住似的,美不胜收!

可就是这样一座风景秀丽的草地,却透着一丝古怪,诺大一块肥沃的草地,居然连一只普通妖兽都看不到!

“哇!”火凤公主早就迫不及待地从大狮子身上跃起,仿佛出了笼的鸟儿般,直奔那片鲜花盛开的草地电闪而去,几个起落间,便窜进花草丛中,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欢笑声。

“滚……”唐飞冷冷的回了一句,倩姐这么美的女人,还是金屋藏娇比较好,以后,尽量少让钟楚汉这种臭流氓见。

几个人唠唠叨叨的,吃完了火锅,晚上八点半了,男朋友性格不好事情也算办的顺利,有倩姐出面,问题不大,这种人际关系的活,欧阳倩可比唐飞厉害很多,吃了饭回来,跟兄弟两个人,边去找个小旅馆住,唐飞也边嘀咕道:“楚汉,用什么方法,可以引托尔出来?难道我们假装绑架姚雪老师,引托尔出来!”

“飞哥,你觉得,这可行吗?”

“我哪知道,我感觉,姚雪老师跟托尔,有很多不得不说的故事,而且你没听姚雪老师说,她想跟托尔解释当年的事!我看,他们八成是有误会!”

“管他们什么误会!”钟楚汉那小子想想,直接道:“飞哥,我们就假装绑架姚雪老师,假装以她的命威胁托尔,说要杀了他女人为被他杀的人报仇,你说咋样?”

“你确定这样能引出托尔,而不是引出那些托尔的仇家?”唐飞有点担忧的道。

“飞哥,那你说怎么办?”冲楚汉无奈的道。

哪怕是天庭圣王看到林十二,虽然不至于瑟瑟发抖,但也相当恐惧,他一个二世祖却丝毫不在乎。

真真正正是有恃无恐。怎样治脾气暴躁的男人

“什么?”

“难道,玄武上神已经突破帝君境,之所以说什么闭死关,只是为了引本战神进入玄武城?”

林十二一听,顿时脸色巨变。

“哈哈,你终于明白了!”

“从你当年设立三司,率军离开北境之际,家父与天帝便开始图谋了.....托你的福,父亲不仅得到无比珍贵的赏赐,还得到庞大气运,才能够如此快突破境界!”

玄级一阵连连大笑:“你以为,本公子与父亲,不知道你设立三司的目的?既然你要名正言顺,本公子便给你这个机会,让你自己乖乖入瓮!”

“好,好好!”

“都说玄武上神有勇无谋,如今看来,传言不实.....只是,玄武上神突破境界,成为‘玄武大帝’也无济于事!”

林十二冷笑不止:“你们既然将计就计,对付男人暴脾气的手段就应该知道,我曾助冰千烟突破帝君境,并未她阻挡‘大地之劫’。一尊帝君,一座大阵,杀不了本战神!”

“哈哈,说得好!”

“如果,在加上我们五人呢?”

就这时,一阵让林十二颇为熟悉的气运与大笑声,立刻在‘镇北府’四周响起。

一道道虚影,逐渐显现。

“什么,竟然是你们?”

而任平生,则去了最为偏远的平西县,担任县委常委。平西县是整个江州市当之无愧的倒数第一,人口倒数第一,只有六十多万人口,比起平南县几乎只有一半,幅员面积倒数第一,也仅比古庆面积略大,而论经济发展水平却也是倒是第一,就没有一个考核指标能不是倒数第一的。

任平生到平西县不过三天,准确的说是昨天才正式报到上班,前天不过是在市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带领下到平西县委点名报到。

任平生梳着一丝不苟的分头走进县委大院时,正赶上县城里的上班高峰期。

平西县从总体上来说是一个半丘陵半平原的混合地形县城,地势从西北向东南趋于平缓,到了东部靠近江州就变得更加破碎平坦,河汊、湖沼、冲积扇比比皆是。

东部地区也是最重要的农业地区,而县城所在地距离江州市只有不到十公里的平西镇,而从县城所在的平西镇到最西端与西江接壤的西关镇足足有四十二公里,夹着个有些时髦的皮包,梳着有些滑稽的三七分头,还得假模假样的蓄点儿胡须,夹脚夹手的金利来西装,在镜子里看着自己这副形象,连任平生自己都觉得有些别扭。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