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每天吵架很烦,女朋友一吵架就哭很烦

向南本来不打算回宾馆的,他想留在古陶瓷修复中心看一看,要是能直接上手修复,那就更爽了。

只可惜,他不午休,人家古陶瓷修复中心中午不上班,门都关了,你一个外人留在那儿想干嘛?

想了想,还是回宾馆好了。

下午三点多钟,魔都古陶瓷修复中心的修复团队,也抵达了江易鸿和向南入住的这家宾馆。

老戴跟在队伍的后面,满脸的疲惫,毕竟他也不小了,都五十多快六十的人了,又是飞机又是汽车,奔波了一整天,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看到向南以后,老戴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了过来,笑道:

“向南,怎么哪儿都有你啊?”

“哪里有文物修复,哪里就有我。”

向南笑嘻嘻地打趣了一句,又跟其他人一个云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这才继续说道,

“戴老师,跟女朋友每天吵架很烦累坏了吧?”

说着便冲着他们了个眼色。

……

那光头一看,柳小静,真的从车子里面出来了。

顿时也感觉大事不妙

不过一看,来了三个女人,一个男的,顿时乐了。

切的一声,摇晃头脑袋过来了。

“哟,哟哟哟,这是谁呀?这不是静静吗?哎呀,我刚刚正想静静呢?你就来了,咋,想拥入二哥的怀抱?”

说着便伸着双臂,想耍流-氓。

这时闫玥,一下冲到前面。

把柳小晴护在身后。

“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在这耍流-氓。”

“啧啧,闫大村长,你让开,我不喜欢你这种强势型的,我怕软……”

“噗……”

后面几个小子,哈哈大笑。

“我没时间给你们开玩笑,昨天这地界上的石灰印都挖出来了,你们怎么就是不按规矩办事呢?石灰界的这边是我们村的,那边才是王大壮家的,吵架了女朋友嫌我烦你们村长昨天不也承认了吗?”

在这麦田里,简直不要太刺眼。

就连这光头,也都把太阳镜推到大光头上,伸着脖子,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

看着这几个孙子样的家伙。

春荷看着评论可乐坏了。

“开始了,开始了,看到没有,以为什么大人物呢?现在看来,这几个家伙,不过就是些小马仔。”

“就是,一个个没出息的样,这种家伙,就是认怂的货。”

“那不一定,不要把文浩太神化了,他不过就是个三脚猫功夫的医生而已。”

“黑粉,绝逼的黑粉,该滚哪滚哪去。”

春荷一看,赶紧打圆场。

“好了,家人们,不要在直播间里骂了,五湖四海来相遇,都是一种缘分,咱们一起欢欢喜喜看打狗好不好。”

“汪汪汪!”

一说打狗,小狼王便叫了起来。

把直播间里的人都逗乐了。女朋友想分手的前兆

“小狼王,不是打你,我们要打的是那些欠揍的狗……”

尤其是这一段时间,“南海一号”南宋古沉船在全面发掘中,他们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有些残损的文物是可以放一放,拖一拖的,但有些文物,则必须要立刻进行抢救性修复,否则很有可能就损毁了。

这段时间,尤金鸣和修复室的其他两个人,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一加班就要加到八九点钟,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了。

如今,魔都古陶瓷修复中心的团队要过来,并且分散到各个修复室里,那可是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压力。

他又怎么会不开心?

“真的。”

向南点了点头,有些好奇地问道,“尤老哥是在哪个修复室?”

“四号修复室。”

“四号修复室?”

向南想了想,问道,“是专门修复龙泉窑的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

尤金鸣一脸好奇,紧接着反应了过来,“哦,我知道了,杨馆长给你们介绍过了。”

顿了顿,他一脸期待地问道,嫌女朋友烦怎么办“既然你们是分开的,那向南你打算去哪个修复室?”

话落,龙修文缓缓起身,一连串的金环,围绕在他周围,极为有灵性。

就好像宠物一样,不断的摇晃着,蹭着,惹来龙修文一阵笑声。

当龙修文离开后,云胜面色变得深寒了起来。

很明显,连掌门都认为,若是叶修掌握了御器宗的秘密,绝对具有威胁。

那么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其除掉。

当然不会在宗门内做这件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明天便是出发大考之日,自然是在路上,最为合适。

第二日清晨……

阳光明媚,风和万里,天空万里无云。

这一天御器宗上下三百多名弟子,全都为大考的弟子和长老送行,场面极为隆重。

此时,赵云河与素蔷薇站的很近,有说有笑。

外人都传闻,他们之间似乎定情了。

大师兄和大师姐的事,也闹得人尽皆知,不过没人敢说三道四。女朋友很烦躁想和我吵架

全都是祝福。

连各位长老,都没有多说什么,显然是已经默认了。

“二哥,你看,那谁呀?路虎啊,握草,牛-逼啊。”

“就是啊,这穷乡僻壤的,竟然还有人开路虎?”

“不会是那柳小静打的人吗?”

这小子说着便赶紧抄起一把铁锹。

光头这时不屑一顾的切了一声:“就他,一个寡妇,哪找人啊,就算找人过来,老子也一巴掌乎死他。”

说着这光头,便打开红牛,一口喝掉。

把瓶子扔到了麦田里。

这个时候几个拉砖的车子,已经开始往地里卸砖。

准备大干一场。

“吱……”一声。

一辆崭新的路虎星际船,停在路边。

这几个小子一看,顿时都站了起来。

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握草。”

男人爱车,这几个家伙,这辈子做梦都想要辆路虎。

天天去看瓜子二手车上看,没想到,今天竟然见着真车了。

特别是这个限量款的星际船,几个人都看傻了。

“我觉得部里应该先针对天音电子厂率先破坏录音机市场的行为进行处理……”

“他们是私营企业,没有违法违规,符合5条就该分手了咱们部里也不能直接进行插手,最多只能和地方政府进行沟通,让他们来处理。”秦波顿了顿,接着说道:“之前我也和你们深圳市的市长李灏打过电话了,不过李灏他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这是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既然没有违法,那他们也没办法,我看李市长应该和那个段云关系不错,他还帮着段云说了一些好话……”

“李市长帮段云说好话?”听到这里,马福元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

“没错,他说段云同志是个非常优秀的私营企业家,为深圳市去年纳税超过600万,而且还出资建设了一些市政项目……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秦波说道。

其实秦波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尽管这次全国的录音机价格战,起因是因为天音电子厂,但天音电子厂不是电子工业部的下属企业,女朋友很怕烦所以工业部无权插手天音电子厂的事情,只有地方政府有管辖权,但现在天音电子厂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不错,而且并没有违法违规的行为,所以他们也是不可能强制干预天音电子厂的经营活动的。

向南发誓,他绝对没有想要笑话对方的意思,可他的名字……有精明?

这跟他自身的形象完全不搭啊,而且还曾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骗过一次,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精明了。

当然,这些也只是心里想想罢了,向南还不至于傻到说出口来。

尤金鸣听了向南的话之后,连连摆手,说道:

“向老师,我可当不起老师这称呼,您还是喊我名字吧。”

“那我喊你尤老哥好了。”

向南想了想,笑道,

“你也别喊我老师了,让人听了笑话,就喊我名字或者小向都可以。”

“那我叫你向南吧。”

尤金鸣显得有些激动。

向南虽然因为年龄的原因,现在还算不上大牛,那也是小牛级别的人物了,他还真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好说话。

不是说,一般年少得志的人,大多都是眼睛往天上看,特别有傲气的吗?

说这话的人,一定没自己这么好的运气,看看,自己不就碰到一个谦逊有礼的年轻专家?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