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后相亲男又来联系,相亲不合适过一年又联系

戴斯蒙德暗自吐槽不已,心底立刻涌起一种大祸即将临头的感觉,那种感觉非常不好,没人想体验。

但是,他还是生生挤出一丝笑容,轻轻点头说道:

“斯蒂文,你当然可以欣赏这里的画作,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请你手下留情,不要将我这间小小的画廊洗劫一空,给我留一点希望!”

叶天深深看了戴斯蒙德一眼,然后轻笑着点头说道:

“不用担心,戴斯蒙德,谈不上手下留情,更谈不上洗劫,那太夸张了,就冲咱们都是披头士乐队的歌迷,我也会掌握好分寸”

听到这话,戴斯蒙德立刻长出一口气,多少放松了一点,不是那么紧张了,甚至还有几分窃喜。

他心里非常清楚,眼前这个家伙虽然无比贪婪、且心狠手辣,是个名副其实的食人鳄鱼,但却一言九鼎,从不食言。

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的眼光无比犀利,从未看走过眼,今天自己说不定会被洗劫,几个月后相亲男又来联系也有可能走狗屎运,成为被天降横财砸中的那个幸运儿。

这样的事情,之前在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地,都曾经发生过,早已成为了传奇,而且每个人都想成为这些传奇中的那几位幸运儿!

“欢迎。”向四周飘散开来的声音袅袅如山谷中的回声,有着令人意外的活泼,“不管你是谁,能来到这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命运的安排’?虽然我并不怎么相信命运,世上的种种巧合也还是挺有趣的。即便是意外,你能出现在这儿,总有什么原因。”

斯托贝尔惊讶地抬头。

“我跟桑托一起创造了这个地方,”费利西蒂眼中带笑,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站在这里跟你啰啰嗦嗦的本该是他,可他太害羞了。”

斯托贝尔的神情有些僵硬。但他很快想起来,如果传说没错,费利西蒂的年纪比桑托还要大上许多……那个温和睿智的老法师,相亲男超过三天没联系在她眼里大概也只是个孩子。

“好吧,说实话,桑托觉得如果能有人来到这里,该知道的事总该都知道了,但我呢,觉得多少得给你们留下点提示,谁知道我们死后这个世界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那么,如你所见,这个世界自成一体。它并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之中,却是大法师塔真正的中心……”

费利西蒂的语速有些快,斯托贝尔只能聚精会神地听着,渐渐明白过来,他眼前不过是一个残留的影子,并没有自己的意识。她并不能看见他——无论来到这里的是谁,她都会出现,带着同样的表情,说出同样的话。

他们回去的时候,王大锤和孙赖子也回来了,王大锤的父母很乐意到后山来,而瘦猴的父母,觉得他们两个人儿子不在,在家里过年也没意思,所以爽快的答应了。

李莹莹的母亲刘慧芳早搬到后山来了,算起来余飞身边最亲近的人,还有亲近的人他们的亲人,全都来到了后山,大家聚在一起,保护起来也容易了很多。

王大锤的父母,在见到余飞的时候,似乎有点害怕,现在余飞在村里的威势,无形之越来越高大,相亲对象一个月不联系大家都知道,好好相处飞也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但要是不好好相处,余飞可是牵着老虎遛弯的人。

如今拴在门口的老虎,成了闲杂人等最大的障碍,一般人没事,绝对不敢来后山溜达,有是也要提前联系,让人在门口挡着点老虎,才敢安心的进来公司,算大黄对他们都不屑一顾,也还是害怕。

所以这次王大锤的父母,啥过分的话都不敢说,老老实实的打了招呼,不敢再多话了。

余成龙夫妇也算是度量大,为了不让余飞为难,主动和他们说话,顺便拉着瘦猴的父母,一帮长辈去休息室打牌去了。

他拉回自己飘远的思绪,定了定神,随着脚下的涟漪走向所有波动的起始之处……或终结之处。

在他身后,弗尔南交给他的两个法师,一个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一个沉默地留在原地。

斯托贝尔无法判断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它看起来仿佛无边无际……但事实上,它又不过存在于一个水晶球之中。

天与地是一样的……整个世界是一个圆。站立不动时还没有太强烈的感觉,没走多远他便隐隐有些头晕目眩,却也只能咬牙走下去。相亲对象突然间又联系了

他甚至无法判断时间的流逝。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并不是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正确的位置,倒是十分怀疑自己正在晕头晕脑地转圈。

但有薄薄的雾气在他眼前升起。

他眨了眨眼以确定那不是自己眼花——薄雾之中,一个白发披肩的少女的影子,渐渐清晰。

在片刻的震惊之后,他恭敬地躬身行礼:“……圣者大人。”

他小时候见过她——她是桑托的朋友,虽然那时她已经是个身材微胖,笑容慈祥的老人,但这世上再没有谁,会是这样的白发蓝眼。

“我也突破了,我进入到剑意第四层。”

“剑意第五层,我进入到剑意第五层了,从今天开始,我也是顶尖剑客之一了!!”

现场的人,传来了各种各样的欢声笑语。

经过这场大战,还有和这么多高级剑客交战,他们的感悟原本就很多,甚至很多人都在突破的边缘,此时无情剑的剑意被他们吸收,他们也是直接突破。

同样的。相亲男从热情到不主动

现场这些人也就对无情剑更加的感兴趣了。

单单是散发出来的剑意,就可以让他们这么多人突破,那如果是真正的无情剑呢?

他们现在真的是无法想象。

如果可以获得无情剑。

那他们将会变得多么恐怖。

杀!

一时之间。

现场的这些剑客高手,全都冲向了那柄无情剑,包括老六,也冲了上去,如果说,现场唯一一个剑客没有冲上去的话,那就是百川了。

当然了。

夏天也没冲上去,不过严格上来说,夏天只能算是半个剑客。

日月不敢与其争辉。

强大的剑意再次出现,现场所有的人,全都被剑意所包裹。

没有人敢动,他们都清楚,这个剑意看上去好像很温和,但现在,不管是谁动了,都会瞬间被这股强大的剑意所毁灭。

“这就是真正的无情剑吗?感觉我们所有人的武器在它面前,全都失去了光芒,仿佛都要臣服跪拜一样。”

“不单单是剑,连我们也受到了干扰,不过现在这个剑意对我们没有害处,只有好处。”

“剑意入体,相亲男拒绝我后又联系只要我们好好吸收,那以后我们就可以受用终生!!!”

周围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非常的兴奋。

“这么强大的剑意,看来这些高级剑客全都会获得提升啊,而且里面天赋最强的那批人,肯定可以晋升尊者了,实力也会更进一步!!”夏天明白,这次真正的无请假出现,会给很多的人带来好处。

特别是这些剑客。

进入到他们体内的剑意,如果让他们自己去感悟的话,就算是天才,没有十万年也感悟不出来的。

余飞只好先楼去了,来到楼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小紫正在看电视,大年三十的电视里,播放的内容质量明显升了,小紫看的咯咯直笑,都没发现余飞进来了。

“小紫,想爸爸没!”

余飞关门,大喊一声。

“爸爸!我想死你啦!”

小紫听到余飞的声音,瞬间放弃了电视,跳下沙发蹬蹬蹬的向余飞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开心的大喊道。

可是刚刚一把将小紫抱起来,听到电视里冒出来了一句熟悉的话“观众朋友门,相亲男隔了半年再联系我想死你们啦!”

余飞顿时不禁大笑了起来,这个家喻户晓的老明星,还真的是会挑时间出场,这个每年都说的口头禅,简直是他的见面礼一般。

“爸爸,那个老头学我说话!”

小紫立马委屈的指着电视说道。

“人家都说了很多年了,人家没说你学人家不错了!”

余飞刮了刮小紫的鼻子,觉得这个小鬼越来越精了,掩饰尴尬的方法真的很不错。

“爸爸这是要带我回家过年了吗?”

这时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高云翔,高云翔怎么会在学校门口呢?

果然如程晨猜想的没有错,夏晓月的失踪就是和高云翔有关系,高云翔无缘无故怎么会在学校门口呢?是在等夏晓月吗?

而这时候的画面当中,夏晓月也出现了,夏晓月看见了高云翔,本来是想转身离开,但是高云翔直接上去拦住了夏晓月,也不知道他们在那你说了一些什么,说了几句以后,夏晓月就上了高云翔的那辆法拉利。然后慢慢的消失在了监控里面,

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果然就是和高云翔有关系,谁知道他来找晓月是干什么的,程晨知道以后真的是握紧拳头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他也总不能在这里面出气吧。

“太感谢你们了,我已经得知道我想要的东西了,真的是太感谢你们了。“程晨只能够先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先不让他释放出来。

“好的先生,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程晨出去以后,朝着那棵大树猛捶了一拳,恨的牙齿痒痒,这个高云翔把夏晓月带到哪里去了?夏晓月跟着高云翔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事情,果然是这样子的。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