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说不合适后又联系,相亲男说不合适后来后悔了

“对了,这个地方是哪里?还在地球吗?”陈小天问道。

“这个地方其实挺神奇的,算是我那个位面和地球的中间站,有几个传送阵可以通往另一个位面,就是我所在的世界,另一个位面可以通向地球。”

“对了,前辈,那兽潮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们怎么离开。”

“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兽潮,绿洲,沙漠,雪山,其实只有你发现的风雷石碑的那片地方没有什么危险?我就是为了把来到这里的人引入山洞,你是第一个,可能是命中的缘分”雷尊者顿了顿继续说道。

“离开的话,需要把野兽都杀光了,因为野兽是所有能量的幻化,杀死野兽能量减少,这个位面就不存在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对了,我是怎么突然来到了玉简里的?”陈小天记得刚才自己差点被食人花吃掉。

“刚才你的血正好滴落在玉简上,滴血认主,然后就进来了。”雷尊者缓缓说道。

“奥,原来如此。”陈小天恍然大悟。

“对了,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小女孩?”

林含雁有点脸红,从包包里又抽出来另外一沓子设计稿:“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想的做情侣装,相亲说不合适后又联系公司不是只做女装吗?这个我就没有拿出来。”

缇娜将设计图一张张地对应好,虽说是情侣装,却没有只是浮夸地用颜色相同来代替,更多的都是体现在小细节上面。

“看到这些,我都心动了。”缇娜叹了口气:“这个设计图我介意我留着吧,我准备和老总商量下,这些设计都很好。”

“您喜欢就留着吧,我原本就喜欢设计女装,只是因为要做情侣装才将这些男装设计图画了出来。”真让林含雁去做男装设计,她还有点不乐意。

关键是男装一般就那些款式,能够改动的地方不多,让她是满腔的才华没有用武之地啊。稍微一不注意,就很容易和别的品牌撞上,到时候难免会有抄袭借鉴等风波。

“你这么宠你的男朋友,会将他宠坏的。”缇娜忽然正色,“还是要给自己一点余地的,免得到最后自己受伤。”

林含雁笑笑:“他对我也很好,感情不就是彼此付出吗?相亲对象说不太合适他对我好,我当然也要对他好。”

这样一来,杀人无形,还百战百胜啊。

司徒空的眼睛亮了起来,寻思自己是不是可以练一练,一旦练成,未来成就更高啊。

那时,就不仅是一艘船的船长了,而是两艘船了……

“差不多!”

叶凡看着屏幕上的九爷和沈小雕淡淡开口:

“我在航班上就见过,七王妃用精神控制住要开枪的杀手,然后让杀手自己杀掉自己。”

“所以某一方面来说,杀人无形是可以的。”

“但你要练到极致成为大能,除了需要天赋和努力之外,还要有正确的心法。”

“因为这种精神武道最容易走火入魔。”

“七王妃算是天赋过人,也足够强横,但心法有欠缺,加上急功近利,很大概率变傻子。”

“沈小雕看起来厉害,但撑死就是初级选手,前来对赌就是练练手。”

“而且你看看他衣服,空调这么冷还湿透了衬衣……”

“只是入门,就需要耗费大量精气神,不仅每一局使用后需要大量苏打水补充,相亲男说不合适又回头还只能操控对手半个小时左右。”

“你说的那种催眠只是普通意义的催眠。”

叶凡淡淡出声:“沈小雕使用的是顶尖催眠术,它真正名字叫神控术。”

“你可以把它当成西方淬炼出来的一种精神武道。”

“它不仅能控制人的言行举止,还能控制人的七情六欲。”

“普通的催眠,只能把人一股脑迷惑,变得僵直笨拙,意识也是模糊不清。”

“神控术则可以细致的操控到喜怒哀乐某一方面,能让你大笑不停或者嚎啕大哭。”

“传闻牛叉的人,甚至不用跟你眼睛或者身体接触,可以用声音或者一幅画,几个图案就把你控制住了。”

飞往港城的航班上,叶凡出于对七王妃的好奇,就把神控术资料过了一遍。

司徒空大吃一惊:“这么厉害,那练到极致,岂不是能杀人无形?”

在司徒空看来,如果神控术真这么厉害,学会这玩意,完全可以操控精神脆弱的敌人,毫无端倪去自杀或杀人。

就算无法让精神强大的敌人自杀,也可以通过控制对手身边人捅刀子。

“唉,Lin太乖巧了。”一女设计师捏了一把林含雁的面颊,险些将林含雁嘴巴里的蛋糕给捏出来,相亲男隔了1个月才联系急地林含雁直瞪眼。

“还有时间玩笑,你们的设计图都改好了?安妮,工厂那边你对接好了?”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缇娜站在门边双手环胸地看着大家。

众人一哄作鸟兽散,只剩下林含雁坐在桌子边缘,嘴巴里还包着蛋糕。安妮冲着林含雁挤了挤眼睛,示意自己先撤了。

缇娜对着别人是狂风暴雨,对着林含雁就是和风细雨。

“Lin,跟我去一趟大老板办公室,大Boss想要见你。”

看林含雁跟着缇娜身后走出办公室,办公室立刻开始了议论。

“看吧,就说总监最喜欢Lin。”

“你不喜欢Lin吗?”

“好吧,我也喜欢,谁让Lin长地就像个东方的瓷娃娃呢。”

“大Boss啊,我进公司这么久还只在年会上见过大Boss呢。”

“你们说大Boss找Lin是有什么事情?”

但就在我们追赶不灭的时候,天空忽然晦暗了下来,有种诡异的力量正在周围弥漫,这让我不禁心中生出一丝不详,包括李破晓也皱起了眉。

“看来又有大事发生了,这次不知道是谁……”

我正说着,李破晓却打断了我的话:“是皓希仙子得到了什么东西!相亲一个月后说不合适我这边的徒孙来了消息,远远看到她默念咒语,然后沟通了天地,诡异的力量就灌入了她的身体!”

我愣了下,连忙说道:“不好,她获得了天道之源!若是她这样的存在拿到此物上了证道天,实力必然难以想象。”

李破晓双目中半眯下来,随后认真的说道:“这是好事。”

“什么?好事?”我瞪目结舌。

“你不是和她有一腿么?她拿到了和你拿到有什么区别?”李破晓欠揍的说道。

“一边去,她与我三观对不上,若是有朝一日与她意见相左,与她大打出手一点都不奇怪。”我凝眉说道。

“还有你不对付的女子?”李破晓沉凝一会,说道:“定是你对她做的不够好,此事需得多下功夫,毕竟以她的身份,也算得上是这证道天中罕有那几位了,你该改改不能吃亏的习惯,让人家有个好印象……”

可是这么高的悬崖,又怎么能上的来。

众人起身就要往后走。

“那就这样不管了?”王沐彤

“我也留下来!”楚雪昭站了出来,

陈小天救了她一命,在他为难的时候怎么能离开呢。如果相亲男3天没联系你

“你们把团团带回去吧”王沐彤看着机长说道。

机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要拉团团。

团团把手缩了回去,摇了摇头。

“不行,我要留下来等爸爸。”

“团团听话。”王沐彤摇了摇头。

“你们确定不回去?虽然不知道这里会不会碰上兽潮,但是留下来并不安全。”

“既然你们执意要留下来,给你留点食物,如果要回来的话,一定要赶在天黑之前回来。”机长再三嘱托道。

………

陈小天看着高耸入云的悬崖皱了皱眉。

“这么高的悬崖怎么可能爬的上去?”

“算了,还是先找点东西。”陈小天决定先找到食物,有了食物就可以寻找出路。

“不……不用……你别离我太远就是,龙魂闻到你的气息,还会过来。”龙玥看我马上要离开龙气,又再次叫我回来。

我当即只能又靠近了她一些,但一闻到这动人心魄的麝香,女生说不合适却没删你我再次觉得暧昧起来,原因无他,我发现法术根本无法让我凝神聚气,一定会给这股气息给打乱。

“你……算了,没事的……也怪我一时没考虑到这一点,你……你就算顶着我,我也不会怪你的。”龙玥脸上娇艳欲滴,不止是我给催了情,连她自己恐怕都会有些难以自抑,毕竟这种气息也是相互吸引着的。

不过似乎想起的是自己母亲还在底下关着,她很快守住了心神,带着我往湖中心的位置飞去,而这一路上,果然到处是真龙之魂,数量之多,让我不禁暗暗乍舌:“从哪里来的这么多有真龙血脉的龙魂?这骆氏一族到底要干什么!?”余沟吉划。

“我不知道,母亲也在里面,我听说,这里安葬着我的爷爷,我的祖祖辈辈,还有我祖祖辈辈的一些至亲们,无数世代下来,就算大部分都因为失去肉身而消散了,但数量也算多了……母亲也不是唯一的一个,可我只有那么一个母亲……听说还有母亲的兄弟姐妹们。”龙玥说道。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