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不合适的潜台词,男人说不合适其实是爱你的

林辛言战战兢兢的开口,“老……老公?”

他的眉梢一挑,似乎带着光,如星似月,光彩照人,他的唇角微扬,甚是愉悦。

林辛言知道他心情好了,主动贴近他撒娇,“我想睡觉。”

宗景灏亲了一下她的眼窝,有些痒,林辛言闭上了眼睛。

宗景灏笑,揉着她的头发,“睡吧。”

林辛言为了取悦他,主动的吻他的脸颊,“我睡了。”

宗景灏高兴的像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子。

而然准备进入梦乡的林辛言却没有看到。

宗景灏给她脱鞋子,她的脚很白,而且小巧。

此刻的林辛言还没睡着,他的触碰有些痒,但却没有动,她享受这一刻,宗景灏的‘服侍’。

不知觉中,她的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她听见宗景灏去浴室洗澡的声音,她渐渐入睡,在进入梦乡以前,她感觉到身后的床垫深陷,很快,一只有力的臂弯搂住她,结实炙热的胸膛紧贴她的后背,距离过于近,他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香。

闻言,江百原,千果忍不住笑了。

论装逼,男生说不合适的潜台词林十二还真是无人能及。

区区金仙境的时候,就让无数人将他奉为上仙,结果离上仙境界不知多远!

北州一庄四族之一的侯家!

愣是被林十二忽悠得不敢有任何行动,直至他拜入‘北疆冰宫’崛起,最终被彻底剿灭!

回想林十二飞升仙界到如今反抗天庭之大势,全靠一张嘴吓唬呀!

北原城、齐家、侯家、各大山寨!

哪一个不是被林十二忽悠,吓唬?

“哈哈,哈哈!”

“高大人,败了就败了.....现在,是该你兑现承诺,领兵返回‘玄武城’的时候了!”

林十二才不管什么,立刻大喝一声开口。

“你,你你?”

闻言,高天圣的脸色非常难堪。

林十二说自己是圣仙境,别人就能相信吗?

数日攻城,不仅损伤惨重,连林十二到底什么修为都没试探出来,男人说不合适意味着如何回去交令?

林十二一摆手,语出惊人。

“什么?”

此话一出,两军阵前的气氛顿变。

一招重创上神,是他们的耳朵疯了,还是林十二被上神之威吓疯了?

就是九宫上神,都傻眼了!

一招重创他,别说天庭上神了,就是司法大神这种高阶上神巨头,也不能办到吧!

“怎么,不相信吗?”

“既然不相信,那咱们就赌一把.....你若接得住我一招,我林骁立刻随你返回玄武城受审问!”

林十二淡淡的大了一个响指:“若你接不住,便率领‘九宫门’上下,从此听从我林骁的命令。”

魏乾阳突然发现自己是有些飘了。

一直以来自己顺风顺水的过来,钱也赚了不少,加上有着能够看清大势的眼力,自然就小看了一些人了。

花溪乡并不是魏乾阳的目标,他放眼更广阔的地方,所以,一直以来都以过客的身份看待这里的一切。男人说不合适的真实原因

现在才发现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种情况,自己已动了别人的利益了。

吐出了一口烟圈,魏乾阳把乡上的事情认真地想了一下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影响到了别人的利益了。

常中明本来要上位的,自己的到来压住了他,如果自己再把桥修起来,那就真的没有常中明什么事情了,也难怪他对自己有了想法。

还有就是桂保国,如果自己在这里发展出了一些势力,他乐意看到?

以魏乾阳这段时间对于桂保国的了解,这人的权力欲是极大的,把控一切的想法也是有的,他虽然想做一些事情,但是,只要自己会影响到他的地位,他自然也是不会愿意的。

看起来已有着一些力量联合在了一起了啊!

嗯?

古阳皱眉,“为什么?”

“我在等消息。”

古晨咬牙切齿,眸子中的恶毒仿佛能滴出毒液,男生说不合适会后悔吗咬牙切齿,“那个杂种杀了我古家这么多人,我岂能让他好过,我要杀光他身边所有的人,让他也尝一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你已经动手了?是谁?”

“他的女朋友柳清清。”

闻言。

古阳的脸色当即一变,沉声道,“立刻阻止你的人,柳清清不能动!”

“为什么!”

古阳的脸色变得凝重,“因为他是长安李老鬼的外孙女,动了她,会让李老鬼发狂……”

“李老鬼又如何!”

古晨直接打断了他,像是野兽一般嘶吼着,“我爷爷,我爸爸,我二伯三伯和四伯,都被那个小杂种杀了,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怕,他身边的所有有人都要死……统统要死!”

看他这样子,古阳的眉头凝皱的更加明显了。

他冷冷道,“阿晨,如果你还是这样,我只能选择庞系之人来主持古家了。”

闭关之前,林十二绝对无法凭借自身实力击败高天圣这种,将九十九道‘上仙法则’凝聚到极致,一只脚踏入‘上神境’的存在!

闭关参悟,并修成‘镇天神诀’的林十二。

等于将自己从人界所学,男人经常说的潜台词到‘北疆冰宫’所学重修梳理了一遍,使得体内法则更为凝练。

而且,将自己体内‘圣仙法则’,增长到了十八道。

当日林十二对战‘北境冰宫’九大外门长老,体内只有三道‘圣仙法则’而已!

实力比闭关前,足足增长六倍!

高天圣是强,但毕竟不是上神!

他能以一人之力,击败六个‘北疆冰宫’外门长老团的联手吗?

显然不可能!

“臭师尊,大骗子!”

“什么狗屁师门传承严谨,我看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师门,就是一介散仙.....还说什么,等我修炼到仙境六重‘圣仙境’的时候,才能传授本门功法!”

听到这里,城楼上的江晴儿气炸了:“结果,他自己才突破‘圣仙境’三个月而已!岂有此理,太能编,太能骗了吧!”

他低头去啄她的唇瓣,猛的被触碰,林辛言眉头褶皱丛生,她嘤咛了一声,“唔……”

迷迷糊糊中,她睁开眼睛看到宗景灏近在咫尺的脸孔,男生说不合适等于不喜欢困意涌上心头,她并不清醒,力道不大,反而有点像调情的推攘,“我困。”

声音是刚睡醒的嘶哑,软软的,柔柔的,说不出的诱惑。

宗景灏没离开她的嘴唇,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他的吻并不重,但是却很热烈,林辛言明显能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

心情不由的紧张起来,就连困意也驱散了不少。

宗景灏在那方面太过强势霸道,每一次,她都被折腾的筋疲力尽。

“景灏……我真的困。”她小心翼翼的开口。

宗景灏允着他的唇瓣,含糊的问,“你叫我什么?”

林辛言的脑子晕晕乎乎,一时间没意识到他想听什么,随口答道,“叫你景灏啊?”

她在心里想,难道要连名带姓的叫他宗景灏?

“唔……”

忽地,她感觉到身上一凉,裙子被扯开,她慌忙想去遮,然而,宗景灏更快,捉住她两只手,摁在床头上,以俯身的姿势看着她,语气充满威胁,“再说一遍,男生说不合适是真的吗叫我什么?”

到时候,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那个时候,真正的死亡将会来临。

“夏天,锁定一个,在你左前方的武器店之中,易容的,身穿褐色衣服。”斩镰传音过来。

“这么快就找到了。”夏天眼前一亮:“红凤,用眼睛去看,不要用识海探查,这样的人,如果被我们的识海探查,说不定会发现,到时候就暴露了。”

“好!”红凤也还是用夏天的双眼看了过去:“找到了,这个人伪装的还真好,几乎没有破绽。”

“第二个人在你外面的街道上寻巡逻,就是四个守卫左边第二个。”斩镰的传音再次出现。

夏天没有动,但他的视角看向了那个人。

这个人果然有问题。

“第三个人在街道边缘坐着,没有动。”斩镰说道。

夏天也是锁定了这个人。

五个人的队伍。

恩!

红凤此时也是开始逐个排查。

他一个一个人的搜索。

“这里来来回回的人还真多啊,不好侦查。”红凤说道。

“我们应该相信斩镰。”夏天非常清楚,每一个贺运九贼,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本事和手段。

虽然夏天的本事很强,手段而已多。

但夏天也不是全能的,其他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本事。

此时的夏天,也是想要靠着斩镰帮自己找出其他的四个人。

“好吧,那我先锁定那个人,看看那个人的一举一动,如果斩镰可以搞定其他人的话,那你必须第一时间擒住这个人,不能给他任何的机会。”红凤提醒道。

对付这样的人,夏天只有一次机会,这种机会是不能错过的,一旦错过了,那就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了。

这是他唯一一个可以了解黑瞳的机会。

“恩!”夏天此时也是在做准备。

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吸引黑瞳的人出来,现在黑瞳的人来了,那夏天就要抓住这个唯一的机会,一旦他出错了,那就是打草惊蛇,黑瞳的人绝对不会再上钩了,就算是黑瞳的人再来,他们也一定会直接计算好了夏天所有的实力之后动手。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