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喜欢的人分手了怎么挽回,与爱的人分手后怎么挽回

黎婉星夹起来放进嘴里,边称赞着‘这个真好吃。’

两人之间的互动,黎晓全程看在眼里。

心头是越来越沉重。

怎么看自家小妹都是一副陷入恋爱的傻样,这丫头怕是早就沦陷了。

黎晓承认,秦昱确实挺有魅力。

人长得帅,身材……看起来也挺不错。

年少多金,身世成谜,身上带着诸多令女孩着迷的气质。

换做自己是他,肯定是夜夜笙歌,天天洞房。

可那得是别人家的女人,不能是自家小妹。

别扯什么双标,自私。

他就是了。

怎样?

“哥,你看什么呢?”夹菜看到哥哥一直盯着自己,黎婉星好奇的问道。

“没,没事,想事想入迷了。”黎晓尴尬回应道。

“你多吃点,这的菜味道真不错!和喜欢的人分手了怎么挽回”黎婉星站了起来,给他夹菜。

“好,我自己来。”

“小哥,味道确实不错,咱以后有地方了。”

徐浩的筷子就没停过,心说‘自己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家店呢?’

“吃,吃,就知道吃,照顾着点筱筱和小雪。”

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黎晓猛地把肉丢进嘴里。

“变态,谁要和你一起睡啊?”my轻哼了一声,然后便起身出门,回自己房间去了。

杨天也没在意,笑了笑,便继续收拾,把带的衣服什么的放进衣柜里。

弄完之后,他进浴室洗了个澡。

洗完澡,换上浴衣,他倒是没马上去休息,而是站在阳台上,靠着雕刻着精致图案的石头围栏,看了一眼外边的景致。

这里只是二楼,并不高,所以视线还是会被周围的建筑遮挡。而且天也黑了,夜幕笼罩之下,到处都很暗。

纵然如此,杨天还是靠着熹微的天光以及一些黯淡的灯光,分手前任很伤心看到了不远处那一丛丛繁茂的娇艳玫瑰,看到了一个个精致典雅的建筑,还隐约看到了远处的庄园房屋……

这样一个庄园,若只是看的话,真得很难让人联想到杀手组织呢。

杨天今天一路住进来,也都没有感觉到太多杀手组织的气息。除了气氛稍微有点平静低沉之外,这里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庄园一样。

“这就是世界第五的杀手组织么?真让人意外呢,”杨天感叹道。

“你才是属缩头乌龟的。”天灵儿愤怒的说道。

天昌盛赶紧呵斥道:“灵儿,怎么跟罗爷爷说话呢,”

虽然天昌盛知道罗斌故意刺激天灵儿,可天灵儿终究是晚辈,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跟罗斌说话。

“没关系,我怎么会跟灵儿计较呢,不过灵儿,不管你怎么帮他说话都没有用,是男人,就需要有担当力,他都不敢出面,要我相信他不是窝囊废,有点难为人了吧。”罗斌笑着道。

“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说完,天灵儿直接掏出了手机。

天昌盛一脸苦笑,天灵儿这是中了罗斌的套啊,而且她还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初中生分手了怎么挽回

“罗斌,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对你可没什么好处啊。”天昌盛感叹道,韩三千是一头猛虎,而惹怒猛虎的下场,必定是死无全尸,作为老友,他也算是对罗斌好心的提醒一句。

罗斌满不在乎,压根就没有理解到天昌盛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韩三千送苏迎夏去上班之后,刚到魔都就接到了天灵儿的电话。

就云城而言,谁敢忤逆天家的意思?

江富虽然联合了一帮商界人士想要对付天家,可是这件事情密谋了那么多年也不见江富有真正的行动,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天家在云城的威慑力。

要是以前,天昌盛自己也不觉得云城能有他不敢使唤的人,但自从韩三千来了之后,情况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天家仅仅是在云城厉害,可是韩家,即便是在燕京那也是名号响亮,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天家又不是土皇帝,哪能想指使谁就指使谁呢。”天昌盛说道,对于韩三千的身份,就连天灵儿都保密,自然不可能告诉罗斌。

“切,我知道你是害怕了,怕输得太难看是吗?离开喜欢的人心里难受你放心吧,我会让他手下留情的,你这个老东西也真是,输一次而已,也不是太丢脸的事情,你这种畏畏缩缩的态度,不是让自己更丢脸吗?”罗斌嘲笑道。

天昌盛无所谓的笑着,他一把年纪,又不是气血当头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因为一番话而被激怒呢。

“罗斌,你也知道我们现在一把年纪了,争强好胜是年轻人干的事情,你故意刺激我也没用。”天昌盛说道。

罗斌咬了咬牙,他好不容易花大价钱找来一个高手,能够痛痛快快的报复上次丢脸的事情,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天昌盛竟然连机会都不给他!

“是你不敢,还是那个废物年轻人不敢?”罗斌冷声说道。

“罗爷爷,他才不是废物。”天灵儿忍不住帮韩三千发声,虽然她知道自己和韩三千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分手很开心但即便是作为她的哥哥,她也不允许任何人诋毁韩三千。

看到天灵儿的神情,罗斌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为那个废物说话,而且还一脸不服气的表情,不会是对他有好感吧。

罗斌可是把天灵儿当作自己的孙媳妇,绝不能够让别人抢走!

“灵儿,他要不是废物的话,怎么会躲着不敢露面呢,难道他是属缩头乌龟的吗?”罗斌嘲笑道。

天灵儿的心性和天昌盛不一样,罗斌没办法激怒天昌盛,但是要惹恼天灵儿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一句话,彻底点燃了天灵儿这颗炸弹。

宫沐擎说:“你说的这个,我有考虑过,是可行的,但是现在这边我走不开,我怕你身体会吃不消。”

秦依依说:“没事,我现在好多了,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找点事做,解解闷。”

秦依依见宫沐擎想拒绝自己去搞这个事情,抢在他说话前说:“要是你不同意,我就自己偷偷回公司做。”

宫沐擎想着与其让她回公司偷偷做,不知道她的工作的时长,还不如让她光明正大的参与,自己还可以让人盯着她作息时间,如何面对喜欢的人离职妥协道:“可以让你回去,但是你只能提供你的想法,剩下就让下面的人自己做、自己盯着,你不许插手他们的工作。”

秦依依知道他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也退了一步,“成交。”

……

黎碧萱没有在莫初浩这里要到自己想要,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她作妖,这不又开始在公众面前耍自己的小心机。

现场的粉丝和媒体敏锐的发现今天黎碧萱一改以往的衣着风格。

今天黎碧萱穿着宽松的衣服还搭了一双平底鞋,和她以往能勾勒出自己完美的“S”型身材的衣服和恨天高的高跟鞋的形象,相差甚远。

策划部经理说:“我们接下来的这个季度的主打方向可以是运动的律动。”

“现在都在提倡全民运动,越来越多的人慢慢放下自己的手机、电脑、平板等电子产品,走出房门,到外面参与运动。”

“这个时候我们推出这个系列肯定会广受欢迎。”

顾寒一针见血的说:“这个早就有人做了,后面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做,你怎么就确定我们会成功。挽回喜欢的人该怎么做”

策划部经理说. :“这就需要我考虑如何在这些杂七杂八的产品脱颖而出。”

”我们除了质量必须过关外,还有我们创新度必须足够强。”

“这才能帮我们牢牢锁住一部分客户。”

顾寒点了点头,“我们的市场份额太小,必须进一步扩大。”

市场部经理说:“现在的市场竞争太强烈了,想要扩张我们的市场份额,恐怕不可能会实现。”

“这是李筱筱,假小子一个。”

话音刚落,徐浩的手就被对方一个背扣给按住了。

“说谁呢?”

“啊~疼疼疼,筱姐,错了错了错了。”

徐浩瞬间认怂,他是真干不过这假小子。

“筱筱,又欺负耗子呢?”黎晓人未到,声先到。

看着从门外进来的小哥,李筱筱推了把徐浩放开他。

踉跄的停了下来,徐浩活动着手腕道:“小哥,你真得说说她,太野了!”

“还说。”李筱筱英眉一瞪,徐浩连忙躲到小哥身后。

“好了,你们俩个别闹,小昱还在这呢!”

“小哥,你这是把我当外人呢?”秦昱玩笑道。

听他这么说,小哥立马让开对李筱筱说道:“筱筱,直接废了吧!”

嘎嘣,嘎嘣!

李筱筱捏着拳头往前走,关节响的跟炮仗似的:“我正有这意思!”

徐浩欲哭无泪:“秦少救我~”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