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经常吵架怎么办,谈恋爱经常吵架正常吗

面对疑惑,陈天略微思考之后回答:“目前来说就是不能再让老顽皮的消息丢失,其次就是要确定老顽皮不走的理由,至于最后,我们还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因为李文远这个人喜怒无常,而且以他现在的状态来看,他似乎很不满意李家对他的态度,所以接下来老顽皮很可能会成为他跟李家对峙,甚至是要挟我们的筹码。”

听到分析,叶轻柔再度惊讶。

毕竟她是真没想到之前一个不起眼的小道消息会引出来这么多事情,尤其听到这里面还牵扯到一个神秘东西,她就更加觉得要重视这件事情了。

“好,那我从现在开始严密监控李家庄园,一刻也不放松警惕,直到老顽皮被营救出来为止!”

“至于确定老顽皮不走的理由,这个还需要你来制定计划。”

“不过k组长之前说过一句话,他说老顽皮其实并不了解多少苏家的曾经,而且按照他的分析,与其大费周章的营救老顽皮,还不如我们再去苏家老宅找找线索,这样会更加靠谱。”

听到这话,陈天意外,但随后想到老k的态度他又立刻释然。

斯蒂文这混蛋难不成真是个赌王?谈恋爱经常吵架怎么办怎么可能!好事不能让他一个人全占了吧,多少也要给别人留点活路啊!

叶天冲现场众人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向身后的赌场安保人员询问道:

“伙计,在哪里换筹码?劳驾带我们过去吧!”

“斯蒂文先生,筹码兑换处很多,我会带你们过去,不知道你要兑换多少筹码?如果数额比较少,赌桌上就可以兑换!

还有一点,你们打算在赌场大厅玩,还是去VIP赌厅?你们都是顶级套房的顾客,有资格直接进入VIP赌厅娱乐!“

身后那位赌场安保人员微笑着说道,面部表情看着有些僵硬。

“小赌怡情!我并不打算兑换太多筹码,一万美元就够了,足以让我们过把瘾,体会一下在赌桌上大杀四方的感觉。

至于VIP赌厅,还是算了吧,恋爱几个月最容易分手你也看到了现场情况,大家既然这么支持,准备跟随我下注,我不能让大家失望不是!“

说着,叶天就抬手冲现场众多围观者比划了一下。

一想到这里,大家顿时变得更加兴奋了,每个人都满眼期待。

尤其是那些著名收藏家、古董艺术品鉴定专家、还有来自琉璃厂的几位古董商、以及几家著名拍卖行的经理等人。

这些家伙已暗自摩拳擦掌,就等着拍卖会开始,然后下场厮杀了。

没有丝毫犹豫,刘先生立刻微笑着点头说道:

“好的,叶天,这是一件好事,算我一个!”

“得嘞!那您先坐着,品尝一下北京饭店的美食,我先去舞台上了”

叶天微笑着点头说道,随即迈步而出,继续向前走去。

他刚刚离开,坐在刘先生旁边不远处的另外一位收藏家就探过头来,好奇地问道:

“老刘,这个锦盒里装着什么宝贝,两个人谈恋爱总是吵架能不能拿出来让大家开开眼?”

非但这位收藏家,现场其余人也都看着餐桌上的那个锦盒,每个人都满眼好奇。

坐在这一片的宾客,既有国内著名的收藏家、古董艺术品鉴定专家等行内人士,也有几位国内著名的企业家,每个人都身价不菲。

很快,让人眼花缭乱的锤影嘎然而止,随着最后一道清脆的撞击声停歇下来,现场所有人的心跳似乎都随之一滞。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千锤百炼煅造之法?!”做为器盟分盟主,火老头还是有些见识的,最终还是让他给认出杜龙所使的煅造锤法!

“爷爷!何为千锤百炼煅造之法?!难道比咱们火家的九九连煅法还要好?!”一旁的火山疑惑地开口询问道。

“哼!你小子成天不思进取,天天吵架适合在一起吗难怪连千锤百炼煅造法都没听说过,跟你说了也是浪费口舌!”瞪了孙子火山一眼,火老头不客气地当众剥他的脸面,隐有激将之意,只要他一天不长进,就不会给他任何面子!

就在火山面红耳赤之际,第十五号测试间内,杜龙翻手将一个大水桶安放在地面上,右手虚引,那柄已经显现金黄色泽的火龙斩便滋地一声,没入大水桶中,完成了最后淬火的步骤!

这桶专门用来淬火的液体也不是普通之水,而是青琅洞天内专门用来淬火用的万年冰心寒液,绝对是炼器淬火的圣品,连那青琅真仙也都在用它来给兵器淬火呢!

赤焰斩极品神兵的威名可不是盖的,配合以四阶之青炎罡火,对付那些手拿普通中到上品神兵的家伙,全力一刀将其武器斩断根本不在话下。

成功将这个灵阶圆满的家伙连人带武器一并斩成两段之后,最后剩下的三四头普通灵阶妖兽哪还敢上前,谈恋爱吵架怎么解决全都做了鸟兽散,任由杜龙从这个方向冲了出去!

胡媚儿紧随其后,双目放光地望着杜龙在那里表演,她非常明白,凭自己灵海阶圆满实力,恐怕都没办法做得他这种程度,被十来头灵阶妖兽拦住,速度几乎没有受到太大的阻挡!

“没用的饭桶!连片刻功夫都挡不住,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几个临阵脱逃的家伙!”那头灵丹阶圆满的黑熊妖当场怒吼连连地全速追杀过来。

虽然刚刚那些手下所能争取的时间有限,却也比任由杜龙直接飞离此地要有些阻碍,而灵丹阶的黑熊妖一行五大高手也接近了一点距离,不过,接下来就不好说了!

拉着胡媚儿全速开始在密林内奔逃,杜龙头也不回地说道:“媚儿师妹!呆会找个密林钻进去,一旦脱离他们的视线,你就找个地方藏起来,由我来将这些人引开!”

在这位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锦盒,尺寸不大,看上去却很精致。

很显然,那个锦盒里装着的,正是送给叶天和贝蒂的结婚贺礼。

叶天冲这位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道:

“刘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处对象时怎样避免吵架也代表我的妻子贝蒂感谢您,但这件礼物我确实不能收,之前我曾通知过大家,这场婚宴不收份子钱。

您这份礼物虽非现金,而是一件古董艺术品,但肯定很贵重,那我就更不能收了,如果我收了您的礼物,岂不是让其他宾客难堪!”

听到他这番解释,刘先生不禁轻轻点了点头,表情之中多少还是透着几分遗憾。

未等他给出回应,叶天继续接着说道:

“在这场婚宴结束之后,将有一场小型的公益拍卖,我会拿出一些价值适当、品质也还不错的古董艺术品,进行公开拍卖。

这些古董艺术品之中,既有从咱们国家外流出去的、也有一些来自西方的古董艺术品,东西方古董艺术品的数量各占一半。

愕然望着身形几乎没受到太大阻碍,全速冲来的杜龙,那些负责拦截他的妖兽似乎也猜到了这个结果,虽然暗暗叫苦不迭,却也只能继续发一声吼为自己打气,然后挥舞着兵器迎了上去。

“挡我者,死!让路者,活!两人经常吵架说明什么”杜龙双目杀意森然地怒吼一声,挥舞着赤焰斩就向那些迎过来的妖兽冲了过去。

“杀呀!只要稍微拖延会时间,大王他们几个高手就能杀过来支援啦!”有一个虎头妖兽挥舞着巨棒,边喊杀边率先朝杜龙冲来。

眉头一挑,杜龙闪身便以诡异的角度朝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冲了过去,这个虎头怪最多也就灵阶五级左右的实力,不管速度与力量,都跟全力爆发的杜龙有着天壤之别!

唰!

散发出淡青色火焰的赤焰斩瞬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划过虎头怪的脖颈,这家伙正抬起巨棒准备格挡,可惜还差了一点!

虎头抛飞,却没有任何血液飞溅,青炎火焰那恐怖的高温,瞬间将伤口位置烧成焦炭,连血管也被瞬间堵死了!

连看也没功夫多看这只虎头怪,杜龙早已在其头颅抛飞之际,闪身掠向另一头牛头妖,这是一头灵阶八级的存在,眼见杜龙高速冲来,速度之快,让他仅仅只能捕捉到一抹淡淡的虚影,可想而知,其速度比自己快了多少?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我跟老顽皮不但见了面,还知晓了他不走的理由。而且不仅如此,李文远也已经开始怀疑我了,说不定接下来他会把老顽皮转移地方,所以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听完解释,叶轻柔再度惊讶。

哪怕她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可想到老顽皮的位置和消息已经确定,接下来她就立刻做出了回应。

“这件事我已经跟k组长沟通过了,他说只要确定了老顽皮的消息,就可以实施营救。”

“只是现在我听你这么说,怎么感觉他好像是被威胁的?”

“没错,通过他告诉我的那句话,他应该就是被威胁了。”

陈天肯定叶轻柔的惊讶,并继续解释:“而且不仅如此,老顽皮手里似乎还有着一样对李家很重要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得以保全性命。”

叶轻柔继续惊讶,可想到之前的消息,她又再次疑惑。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相信你能带他离开?难道他觉得你没有这个能力?而且根据之前获取的消息,老顽皮好像是自愿留下来的,这点现在该怎么解释?”

2021-10-08

2021-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