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脖子有三条深颈纹,女人有颈纹代表出轨

“华医生,如果让您医治我夫人,您会几成把握呢?”

一个“您”字足以表明上官文宣态度的转变。

上官华却似不曾察觉般,大声劝阻道:“爸,不要相信她,就算她不是江湖骗子,也只是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妈妈的身体这么重要,怎么能交给她呢?咱们华夏还有那么多国医圣手,黄医生不行,咱们再找一个就是了,千万不能冒险,把妈妈的生命交给她啊!”

上官锦也说道:“是啊父亲,我们不能病急乱投医,找几个国医圣手,还不是我们一个电话的事情?”

既然是亲手辛苦炼制的丹药,总该知道里面都有什么药材吧。

可是黄医生又急又怒,却说不出一味配药。

上官年制止了黄医生的怒骂声,转而看向萧主任:“萧主任,华医生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不然也不会只带着她来给母亲看病,你不妨介绍一下!”

萧主任之前还觉得华韵说的太过玄乎,可是看到黄医生变得如此慌张失态,女人脖子有三条深颈纹再看看上官家人的脸色变化,已经掂量清楚了。

但是岳院长亲自交待了,有些事情打死他都不能说,所以他也很纠结。

可是迎面就是上官文宣一道狠厉又冷冽的眼刀。

“呵!呵!”萧主任吓得两腿发软,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得罪了上官家可是会没命的。

“华医生虽然年轻,但是针法很妙,上次盛老夫人能够起死回生,就是她最先发现被判定死亡的盛老夫人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而且还在我腾不出手的时候,替我进行施针,这才让盛老夫人起死回生的,实在是功不可没!”

萧主任尽量表达的委婉含蓄,上官文宣已听的很明白。

对于这些拒绝、厌烦和嘲讽,华韵不以为意。

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模样:“黄医生的丹药如果给夫人吃了,才会要了她的性命!”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华韵的身上。

黄医生骂道:“你是看行骗不成,故意污蔑我是吧?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如此恶毒?”

萧主任拖拽着华韵:“华医生,脖子上天生有三条颈纹你不要因为不甘心就口出恶言,这样不是医者之道啊!”

上官华指着华韵喊道:“快点出去,再胡言乱语,我就叫保安了!”

就连一直沉稳的上官锦也摇摇头:“华和医院的管理就这个水平吗?真是混乱!”

上官绣则眉头紧锁:“小姑娘你不要在这里故意给我们添堵,赶快出去吧!”

只有上官年拦住众人,并摆摆手让大家保持安静,对华韵问道:“华医生,为何我母亲吃了黄医生的丹药反而会被要了性命,你不妨讲清楚,免得引起误会,也免得让大家心里不舒服。”

多年特案科的办案经验告诉他,一个年轻女孩能如此淡然,就肯定不简单。

“别嫌我笨。”沈培川站了起来,真有我去帮忙的架势,宋雅馨连忙摆手,“开玩笑的,还当真了。“

“你们坐着吧。”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

宋夫人站在一旁,看了桑榆两眼,心里闷的慌,转身进了厨房,本想撮合沈培川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的,他却带来一个小女朋友,心里自然是痛快不起来。

她看着女儿还在切菜,过来夺了她手里的菜刀,女人脖子有三条深颈纹相面“你去外面陪客人吧,这里我一个人行了。”

“外面也没外人,有爸在呢。”宋雅馨没理解母亲的用意。

也不是没理解,而是她心里也意外沈培川会呆女孩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母亲站在一旁,叹气,“当初你爸让你嫁给沈培川,你偏不,你看看人家现在,已经是副局了,这几年身边也没有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

“妈。”宋雅馨不想听母亲唠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再说了行吗?”

世上又没有后悔的药,就算后悔有什么用?

“哎。”宋夫人又叹了一口气,过来帮女儿,“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苏志海—边儿看着王小思—边儿冲着自已的手机摸过去了,在正准备要摁动关闭电源键时,阴差阳错的苏志海却想要看—看给自已拨电话的究竟是哪个,伸长脖子—瞟,起先抱着只看—下的苏志海,女人脖子颈纹出轨却有点儿为难起来了。

原来来电的并非别人,可不就是头几天刚才来公司签合约的孙姓老头儿。

苏志海蓦地想到,老头儿在公司来时就曾言过,他已经订好了三天之后的特快的航票,到时首站就便是洛阳,现在天可不就是第3天,老头儿即将离开的日子。

怪不得,今天苏志海醒来时,总是想到自已有件重要的事儿要做,然而—下子而又突然没有办法想起来。

现在看见了孙姓老头儿打来的电话,苏志海立刻想到今天准备去裕和雄伟的大楼—丝不苟的验收房子,和孙姓老头儿做最后的顺利移交。

这事儿代替不了,—定必需得自已去做,如果让公司别的同事过去,—定会引发老头儿的大大的误会,并且自已也点头答允过孙姓老头儿去送他上路。消除颈纹的七个好方法

可是现在,自已今早时已经点头答允过王小思今天不复去想公司的事儿,苏志海立刻难为起来了。

“我是来打擂台的,不是来斗嘴的!废话少说,一切都用实力来证明吧!”叶凡冷冷地回应道。

虽然没人看清楚叶凡此刻的表情,可是从那语气中,大部分人都听出了那种傲气。

似乎,他才是不想浪费时间的那个人,是魏人杰在浪费他的时间。

这样一来,气势完全反转了,众人甚至一瞬间忘却了叶凡的三十六档小星辰的标记,真的被他震慑到了。

魏人杰脸色大变,在这个擂台上,他才是主角!

为什么有一个臭小子,作为他的对手,不是瑟瑟发抖,而是如此硬气地回应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作为这个赛场的主宰者,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而眼前的叶凡,该跪下来和他讲话,只有如此,他才可能手下留情。

之前,他想要让叶凡跪下认输,然后滚出去,可是现在,他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想法,因为叶凡惹怒他了。

“可恶!”

魏人杰冷眼看着叶凡,气氛无比,他没想到自己的对手如此狂傲。

以前死神在雇佣兵战场,很年轻为什么就有颈纹只有他孤身一人,不管做什么,从来都不会畏惧死亡。

可是现在的死神却完全不一样了,正如之前林辰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么一句话,现在死神家大业大,身后更是有让整个世界瑟瑟发抖的恶魔组织一声号令,恐怕整个世界所有的那些组织都要畏惧。

死神如果倒下了,那么整个恶魔组织将会分崩离析,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恐怕不用想也明白,群龙无首了之后。

他们这些表面上看上去相亲相爱,跟随着死神打出名气的顶级杀手,绝对会因此而争夺不休,到时候一旦让外界的敌对势力得到的消息,恐怕最后难免会走向灭亡的后果。

看着死神并没有回答自己,而是这样径直走上了飞机,而死神身后的那十几个雇佣兵,还是尽职地跟随在身后。

霸王龙失望的神色不加掩饰,他恨,恨自己追随多年的死神不闻不问,恨自己的实力太弱小,没有办法帮助心爱的妻子报仇雪恨。

“唉……”

想到这里,霸王龙抬头望了望天,随后低下头颅,自嘲一笑,随后叹息一声,女人三条颈纹是富贵相朝着广场另一边的出口走了出去。

就在林辰的背影已经完全彻底消失在了中心广场之后,死神他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他身后的那个硬板上。

在看着林辰已经离开了之后,霸王龙他重重的捶打了一下地面,感觉非常的不甘心,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受过如此巨大的耻辱,而且一直以来在他心中如此神圣的死神,今天的所作所为却让他难以相信。

“死神大人为什么就算那个家伙是天王那又如何,曾经我们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敢直接出手对付,可是难道就因为他是天王,我们就畏惧害怕了吗?”

转过身来看着曾经,一向在自己的面前恭敬无比的霸王龙,现如今此时此刻如此的疯狂,仿佛想要跟着两个人打一架一样,死神他沉默不语,随后叹息了一声抬头说道。

“天王说的不错,我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死神了,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上过战场,而这次为了得到天使草,我甚至自己都没有亲自出现,而是派你们10个前来,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我现在怕死。”

无人机杀手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侧边,和其他的人之间距离差不多有两米以上,他此时此刻就仿佛是一个局外人一样,但是当亲耳听到的从死神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后,他却非常的明白,死神为什么会这样做。

2021-10-08

2021-10-08